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东洋文明是静的文明”及庄子“虚静”论

更新时间:2020-04-28 16:14:18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静自然生成。静似“混沌”,混沌未开,无处不静。[20]“澹澹而静乎!漠而清乎!”[21]静如长水远去,亦如大漠清宁。[22]

   2老子:“归根曰静”[23]

   老子《道德经》多处提到“静”字。试举几例:“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24]致力于虚空,持守于静笃,如此万物生长。我从旁观察,视其周而复始。天地万物、芸芸众生,由生而灭,都要回到原来的地方。此谓归根,归根即静,遵循命运的安排。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25]因为轻薄,所以让“重”作他的根本使其稳重;因为急躁,所以让“静”作他的君王使其镇静。圣人终日持重守静,就像打仗时行军途中离不开粮草辎重。

   “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无名之朴,夫亦将无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26]眼看事情将发生变化,我以说无名的质朴予以镇守。“无名之朴”,即无欲无求。既无欲无求,则宁静而生力量,天下由此安定。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27] 大直犹如弯曲,大巧犹如笨拙,善辩者就像一个结巴。因躁动而克服寒冷,因清静而制胜溽热。唯清静为天下正道。

   3《列子》:“静也虚也”

   《列子》说“静”如下:第一句:子列子曰:“非其名也,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矣。”[28]不要探究那个名称,理解静与虚到意义是最重要的。所谓静,其本质就是一个虚字,因虚而得静。

   第二句:关尹喜曰:“在己无居,形物其箸。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故其道若物者也。物自违道,道不违物。”[29]道具有以下的特性:其不设主观干预,而让天地万象自然彰著。动如水,静如镜,应答如回声,视之若万物无异。以上也说到“静”,“其静若镜”。


三、“虚静”与“渊静”

   1“虚静”论首创是庄子还是老子?

   《庄子》屡次出现“虚静”概念,并阐述其“虚静”论。春秋时期周厉王时代《大克鼎》铭文已有“虚静”这个词:“冲上厥心,虚静于猷”,而“虚静”论为老子首创。老子有言:“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30],将“虚”与“静”放在同一句式中表达。两者属因果关系,唯做到极度的内心“空无”即“虚极”,方可臻入深度的精神静谧即“静笃”。庄子将“致虚极,守静笃”六字简约为“虚静”,形成固定的哲学概念传之后世,并对“虚静”论作进一步阐述。《庄子》的“虚静”论是对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思想的继承与意义扩展。《庄子》中多处论及“虚静”。

   第一句:“言以虚静推于天地,通于万物,此之谓天乐。天乐者,圣人之心以畜天下也。”[31]将“虚静”的精神推广至天地,贯通于万物,可使天下人获得莫大的快乐,这样的快乐,称得上是“天乐”,上天给予的快乐。要知道,这也是圣人之心,用这样的心意指导带引,务使天下人同赴“虚静”的境界。

   第二句:“夫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万物之本也。”[32]假如一个人真正持有虚静之心:淡泊愉悦,甘于寂寞,清静无为,那么就觉悟到天地万物的根本意义。

   第三句:“夫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33]这句话可以说是对上述一句的语气及意义的强调与加重:“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这几点可要牢牢记住呵!这是天地根本的性质,人间最高的道德。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两句《庄子》都将虚静与恬淡、寂寞、无为三词并列,此实为道家”虚静观“作注解,何为“虚静”?淡泊愉悦,甘于寂寞,清静无为。

   2“渊静”的含蕴

   《庄子》云:“其居也,渊而静;其动也,县而天。”[34]在这一句中,《庄子》首次说到“静”字,用的是“渊静”的概念。与这个句子相关的段落如下:

   崔瞿问于老聃曰:“不治天下,安藏人心?”老聃曰:“女慎,无撄人心。人心排下而进上,上下囚杀,淖约柔乎刚强,廉刿雕琢,其热焦火,其寒凝冰,其疾俯仰之间而再抚四海之外。其居也,渊而静;其动也,县而天。偾骄而不可系者,其唯人心乎! ”

   有一个叫崔瞿的人问老子,你不是说不必把治理天下的事情放在心上吗?那么请问怎样去安定人心呢?老子回答说,予百姓以静稳无欲的心态,不要轻易地去扰乱它,这样就可以了。老子继续说:人心有险恶的一面,具体表现在以下数端: 排斥在下的弱者,攀附在上的权贵,为图晋升牟利,以至设狱谋杀,无恶不作;时而温柔绰约,时而刚硬蛮狠,且刻意雕琢形象,掩盖丑恶的嘴脸;待人接物,因人而异,变幻莫测,时而热如炭火,时而冷若冰霜;怀野心而具计谋,顾眼下急事急办,得有闲空,则谋及四海之外;停下来的时候,深渊般的寂静,活动起来,就像雷电悬于空中。骄傲放纵的行为不可羁系,更何况复杂的内心难以捉摸。

   老子上述的话,旨在说明人心险恶,藏于“凡众”之中。 对于“人心”须安抚使之平静,而不可“撄之”,即引逗撩拨。须使民众无欲无求无知,由此“渊静”而致最佳社会状态。《庄子》重提老子的这个言谈案例,是继老子之后,再作帝王师,提出大体相同的治国方策,只是把老子的“静”字换做“渊静”两字,分外突出,可看作是对老子“静”字学说的延伸再造。

   这使人想起,刘邦起于草莽,发动起义摧秦立汉,汉初统治者接受历史教训,一面减免税收,“与民休息”,一方面欲民安静,不起动乱之心,由此老子“虚静”学说应时而兴。

   中国古代文人多次运用“渊静”一词。三国魏嵇康 《琴赋》:“非夫旷远者,不能与之嬉游;非夫渊静者,不能与之闲止。”《北史.卷六四.韦孝宽传》云:“晚年虚静,唯以体道会真为务。”明唐顺之

   《启圣祠祭文》:“维公濬哲渊静,胄衍神明,饘粥承家,永有令名。” 王闿运 《候官陈君墓志铭》:“君孝思纯穆,神情渊静。”

  

余论

   “虚静”思想本作为人生理念而广为流传,而至魏晋时代则蜕变为一种美学精神进入艺术领域,对中国古代创作意境的变迁发生影响至深。南朝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写道:“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瀹五藏,澡雪精神。”即构思写作之前务必摒弃杂念,沉宁寂静,以至体态舒畅,神志清澈,达到庄子所云“心斋”的最佳状态。

   元代吴镇则云:凡画画者,“ 始由笔墨成,渐次忘笔墨,心手两相忘,融化同造物。”

   他认为创作一幅优秀的绘画作品,要经历三个过程:起初心在笔墨,意念凝滞;其后忘记笔墨,一心作画;最后连自己在作画也忘记了,超然忘我,出神入化。这第三个境界就是老庄说的“虚静”境界。

   魏晋南北朝时期“道法结合”趋于瓦解,以道家理念为核心的玄学思潮应运而生,而其中的重要思想元素则为老庄的“虚静”观”。如南朝宗炳所说:“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

   圣人以道德之原理照彻事物之百态,贤者持澄明之心怀体味气象之万千。

   佛教流行,在其中国化过程中,尤其是般若学发生的途中,以“虚静”说为重要标识的道家、玄学曾给予充分的滋养并发生显著的催发作用。事实上,道与佛在不少方面出现复线重叠的情况,如《金刚经》偈子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与道家相似,把眼前的世界视为“空无”,即“如梦幻泡影,如梦也如电“。一个中国文化变迁的事实也被学界认同,即因道家对佛教的接纳与相融,其结果产生属于中国自己的佛教禅宗。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古代精神主流儒家思想在其行进发展过程中也接受了道家“虚静”观的影响。被称作“理学殿军”的曾国藩把一个“静“字奉为一生为人做事的基本“功夫”。如他在日记中所说:“静”字功夫要紧,大程夫子是三代后圣人,亦是“静”字功夫足。王文成亦是“静”字有功夫,所以他能不动心。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总是要静。[35]

   儒学固然是中国古代主体支配思想,然而不可否认,道家依然是“主体”的必然补充与必要“配伍”。两种思想从官宦士子到普通百姓,全覆盖地浸润全体中国人的精神深处;从“进”与“退”、入世与出世等方面,全方位“形塑”中国人特有的民族性格。

  

   1916年,《东方杂志》主编杜亚泉不同意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就文化问题提出的部分观点,撰文驳议,由此引发著名的“东西方文化大论战”。这场论战是中国"第一次对东西文化进行了比较研究,对两种文化传统作了周详的剖析,实开我国文化研究之先河。"论战中,杜亚泉撰写《静的文明与动的文明》,指出中国与东方的文明是“静的文明”,而西方文明是“动的文明”。如果说论战持久不息,难成定局,那么在一个问题上却达成共识,即一起主张中国与东方文明是“静的文明”,而与西方“动的文明”迥异。[36]

   道家“虚静”观是中国人从老祖宗哪里接受的一份精神遗产,中国人豁达远观、沉毅坚韧的精神特征或可溯源于此,然而也使中国人性格添加了某些消极无奈、无所作为的负面因素,而这些也是人们在研究庄子“虚静”观时值得留意的课题。

  

   注释:

   [1] 《庄子·内篇·人间世》。

   [2] 《庄子·内篇·齐物论》。

   [3] 《庄子·内篇·人间世》。

   [4] 参见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钱春绮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版。

   [5] 《道德经》中有关“虚”字

   1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老子·第三章》)

   2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老子·第五章》)

   3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老子·第十六章》)

   4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老子·第二十二章》)

   5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余,是为盗夸。非道也哉!(《老子·第五十三章》)

   [6] 《老子·第三章》。

   [7] 《老子·第五章》。

   [8] 《老子·第十六章》。

   [9] 《老子·第十六章》。

   [10] 《老子·第五十三章》。

   [11] 《列子》中的“虚”字:

1或谓子列子曰:“子奚贵虚?”列子曰:“虚者无贵也。”子列子曰:“非其名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0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