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奎松:对蒋介石“放水长征路”一说若干史实的考析

更新时间:2020-04-22 18:21:58
作者: 杨奎松 (进入专栏)  

  

   二蒋介石有压迫红军“西窜”的部署吗?

  

   相信1934年10月中共江西苏区红军得以顺利突围西去, 是蒋介石蓄意“放水”的说法者, 想来无非基于两种判断:一是如李宗仁所称, 因为中央军难以就地歼灭红军, 蒋介石非开一缺口不可, 考虑到可借机进兵西南诸省, 因而蒋介石“将缺口开向西南, 压迫共军西窜”; (2) 一是如蒋纬国所说, 中央军并非不能就地歼灭红军, 只是蒋介石出于安内统一以便攘外抗日的战略布局, 故意“压迫他们进入四川”, 以便于中央军进兵西南再跟入西北, 一举将四川乃至西北变成抗日大后方。

   鉴于江西红军事实上突围成功, 关于中央军自身具体能或不能就地歼灭红军的问题, 暂时或可不加考虑。但是, 要证明蒋介石有无“放水”意图, 其第五次“围剿”计划是否存在“将缺口开向西南, 压迫共军西窜”的部署, 却是一件非考察不可的事情。

   已知国民党对江西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最初起步于1933年9月底, 其作战的基本设想及目的是:“国军以歼灭赣南匪军主力及流窜于闽西、鄂南、赣西北、浙赣闽边区匪军之目的, 区分为北路、西路、南路军, 及浙赣闽边区。于十月中旬, 开始同时围剿。以政治配合军事, 本战略攻势、战术守势, 及组训民之原则, 构筑绵密之碉堡封锁线, 防止匪军流窜, 逐步缩小包围圈, 期于最后聚歼匪军于赣南地区, 并以北路军为进剿主力。” (3) 这里, 南昌行营将作战目的讲得很清楚, 此次作战即在要实现“最后聚歼匪军于赣南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 这次“围剿”大不同于以往“围剿”。其主要之点, 就在于蒋介石于军事行动开始之初曾反复研究, 逐渐概括起来, 又不断推敲和讨论, 最终形成一套新的战略、战术和战法, 基本要点就是要“以七分政治, 三分军事, 战略攻势, 战术守势, 稳扎稳打, 步步为营, 节节筑碉, 同时修路, 逐渐推进, 由广大包围封锁匪区, 断其食盐, 绝其粮食, 逐渐缩小包围”。此一策略的最突出之处, 就表现在强调不要急于求成。蒋介石对此再三做过解释, 要求众将领要沉得住气。他于1933年10月17日以南昌行营名义发布的训令, 甚至将此点规定为各部队行动要领, 提出“今日剿匪, 不在时间之缓急”, “而在我将士忍性坚心”和能否“效愚公移山之法”。用蒋介石的话来说, “匪 (区) 纵横不过五百里, 如我军每日能进展二里, 则不到一年, 可以完全占领匪区”。 (1)

   既然下定决心“愚公移山”, 可知蒋介石及其南昌行营指导制订的中央军的作战方针和计划, 中心之点就是强调“稳扎稳打, 步步为营”。各级将领因此也始终严格执行包括每天前进以30里为度, 下午3点前必须进入宿营地, 并马上抢修工事, 次日开始就地筑碉和向后修通军用公路, 一切基础建设完成后再向前进的推进方式, 绝不冒进。 (2) 1934年2月平息福建事变后, 当中央军开始发动对赣南苏区全面进攻时, 陈诚提出并得到行营认可的第三路军的“进剿”计划, 就是本着这样一种作战指导思想来制订的。计划以“解决我心腹大患之闽赣赤匪”为“唯一任务”, 以“收复一地一城即不再落匪手”为推进方针, 强调要边推进边筑碉边修路, 分步实现阶段性目标, 直至各路推进完成, 实现“最后会师, 寻匪主力而围歼之”。陈诚特别强调说明, 此方案的特点就是:“我碉堡完成之日, 即剿匪成功之时。虽似觉缓慢, 实万全之策”也。 (3)

   既然战争计划原本就规定的是先筑碉修路再推进的“稳扎稳打”的“愚公移山”的打法, 北路军主力由北向南及由东向西的推进步骤, 自然也就不存在时人所怀疑的蒋介石是在刻意拖延“进剿”速度, 以便给红军留下突围脱逃时间的问题。实际上, 即使减去为平息福建事变而不得不中断的近3个月时间, 北路军自1933年9月底从永丰、乐安、南丰一线出发, 东路军1934年2月从建瓯、南平、龙岩一线出发, 5月中旬时两路分别推进至龙冈、广昌、建宁、归化、永安、连城, 日均推进只在0.3里至0.7里左右。自1934年6月至10月中旬, 两路再推进至石城 (10月6日) 、长汀 (10月9日) 、兴国 (10月14日) 之线, 日均推进已提高到日均1里至1.4里的水平。至红军主力西去后, 两路进占宁都 (10月26日) 、瑞金 (11月10日) 、雩都 (11月17日) 、会昌 (11月22日) , 就更是数倍于过去速度了。因此, 说蒋介石及中央军刻意迟滞、徘徊, 拖延军事行动, 无论是说10月中旬发现红军可能有突围意图之前, 或之后, 都未必很准确。

   需要了解的是,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问题, 蒋介石此次施行的“稳扎稳打”的推进策略, 效果都是明显的。部队推进虽慢, 但既没有出现大进大退的情况, 也再没有出现以往“围剿”所遭遇到的那些惨重损失, 确实做到了“步步为营”。进至1934年9月底10月初, 蒋介石已经很清楚胜利在望了。他为此就几度公开电告各方, 宣称“赣匪则已届最后挣扎时期, 最短期间必可捣破匪巢”, 我各路“围剿”军“现已一切准备完成, 复值秋高气爽, 实为进剿最便之时机。倘三个月内时局不生枝节, 则歼灭赣赤饶有把握”。 (4) 在这里, 蒋介石公开所强调的也依然还是要就地歼灭红军。

   不难想象, 作为蒋介石的属下, 无论是南昌行营、北路军总司令部, 还是北路进攻主力陈诚的第三路军总指挥部, 大家所得到的信息和指示, 包括亲历的作战进程, 基本上也都是相同的。至少到1934年秋, 中央军的将领都相信:“当前剿匪军事已到最后阶段, 千仞之功, 差仅一篑。”虽然因情报不足, 他们多以为红军主力还潜伏于宁都、石城及其以南地区, 寻机最后决一死战, 胜则固守, 败则西窜, 但他们这时特别关心的, 就是一定要“聚歼匪主力于赣南地区”。如陈诚这时就力主“北路军拟先构筑兴国、古龙冈、头陂之封锁线, 再以主力分两路, 一路取雩都, 一路取瑞金”, 同时“令西路军扼要筑碉, 并特别加紧守望队、保安队之训练”, “令南路军于大庾、南雄、信丰线上秘密加筑碉堡, 尤以对于交通要点及市镇、大村落更为重要, 使其无从劫掠”。总之, “务求歼匪于赣南地区”。 (1)

   事实上, 蒋介石及其行营并非没有预计到红军突围, 包括“西窜”的可能。在其相关计划和部署中一直就非常重视南线和西线的防御问题, 并依据预先划定的纵横几条防线, 依次扩大封锁和围歼范围, 所期望的“围剿”区域, 即在以赣州、信丰、安远、寻乌为第一纵线, 并以万安、遂川、大汾为第一横线的范围内。情况出现任何变化, 即马上增强第二、三线的防御部署。如1934年9月22日, 刚一得知红军主力大举向下进攻南路军的消息, 蒋介石马上就电示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要着手强固第二纵线, 亦即宁冈、桂东、汝城、仁化、曲江之线的防线。电称:“该匪此次南犯, 是否主力或先以一部渡河, 虽难断定, 而第二纵线及遂 (川) 、 (大) 汾横线关系重要。除已令罗霖师先行南移, 接替储潭、良富防线, 及令李生达部即日开拔外, 应由西路速派队守护上述两线, 及集十五、十六两师于郴州, 再看情形东移。五十三师应速设法抽集于遂川以南为要。”(2)

   紧接着, 南昌行营基本确定红军主力的“西窜企图”后, 也是依照既定方针依次提出:“在歼匪于第一线以东地区已不可能时, 自应歼匪于第二纵线及万、遂、汾横线中间地区。”万一第二纵线也被突破, 即应考虑在第三纵线内围歼的可能。其电报提出:“如能在沿赣江至信丰、安远之第一线及宁冈、桂东、汝城、仁北、曲江之第二线以东地区歼灭之固善, 倘被窜逸, 则以在沿湘江桂江之第三线封锁较为确实。” (3)

   就实际情况看, 进至1934年10月底11月初, 在得知红军大部已入湘境后, 蒋介石也马上放弃了在赣南歼灭红军的计划。但是, 他这时亦并未考虑到尾追红军入黔的问题, 更没有设想过尾随红军入川的问题。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各路军指挥官, 不惜一切牺牲, “务将西窜匪徒聚歼于湘江以东地区, 勿使漏网”。 (4)

   不难看出:第一, 在1933年至1934年蒋介石对中央军和整个“围剿”作战的指导和部署中, 并不存在急于将红军逼出江西去西南的计划和方案, 其各项指示亦明确主张要在赣南“捣破匪巢”“歼灭赣赤”。 (5) 第二, 在蒋介石及南昌行营下达给中央军各级的“围剿”作战部署和计划中, 就地歼灭红军主力, 始终是最基本的作战任务。万一遇到红军突破了西南封锁线的情况, 其部署也无一例外地会按照预先设定的“堵剿”线, 由近及远地努力争取要在最近的距离内完成歼灭任务, 并未见其有尾随红军进入贵州和四川的具体设想与部署。

  

   三蒋介石在有意削弱和空洞西南两路防御吗?

  

   认定江西红军突围西去是蒋主动“放水”, 一个基本前提是相信第五次“围剿”期间, 蒋介石及其中央军握有充分的主动权。但是, 国民党第五次“围剿”作战, 并不都是靠中央军来进行的。在当时北、南、西、东四路大军 (1) 中, 红军最后选定并突破的对象, 一是南路军陈济棠所部, 二是西路军何键所部。问题是, 该两部几乎都是由与南京中央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利益冲突的地方实力派的军队所构成, 他们是否会对蒋介石言听计从呢?这显然是值得怀疑的。

   众所周知, 1934年夏秋, 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与中共红军暗通款曲, 最终使得江西苏区八九万红军“顺利实现转移”, 不过是以邻为壑的一种自保策略, 不仅不是蒋介石所授意、暗示或默许, 而且是公然违反蒋令的。 (2) 西路军何键在这方面的态度和立场更明显, 他们不仅未与红军秘密交涉, 而且极度担心江西红军的侵入。在红军大举入湘后, 其兵力虽不足, 碉堡修筑也不理想, 却仍旧与蒋介石密切配合, 在桂东、汝城一线, 郴县、宜章一线, 以及湘江东岸等地, 进行了异常激烈的拦击和追击作战, 也因此给红军造成了十分巨大的损失。

   那么, 是不是蒋介石不动声色地利用了陈济棠不愿为南京牺牲自身利益的心理, 故意不让何键在西线组织起严密的防线, 同时通过北线空前有力的中央军的攻势, 巧妙地把红军逼上了西进之路并成就了中央军尾随红军入黔入川之想呢?

   首先, 如前所述, 涉及蒋介石生平思想的史料, 包括日记手稿、电报信函等, 今天已基本公开, 但从没有人找到过蒋介石有此密谋、设计和具体的安排部署, 包括此一密谋生成变化的过程资料。如果说蒋介石确有此谋, 那也就意味着蒋介石当年不仅瞒住了陈济棠、何键, 而且丝毫没有让自己最亲信的干部和将领与闻其计。甚至为了要欺瞒后世, 就连他每日必录的对于战略、策略、计划的思考, 也都刻意不留任何记录。这显然既不合情理, 也不符合我们今天所了解的蒋介石的个性和为人的习惯。 (3)

   其次, 陈济棠、何键等地方实力派既然对蒋介石怀有高度防范和猜疑的心理, 蒋介石言行中但凡流露出任何不利于粤、湘及所谓西南五省 (4) 的迹象, 都可能会被他们放大为一种阴谋, 以致引发轩然大波。更何况要削弱或空洞南线特别是西线防务, 一切措施都必须要通过电令、信函或专人传话, 具体让陈济棠特别是何键去了解和落实, 这就更不可能不留下种种远不止是蛛丝马迹那样的确实证据。然而, 陈济棠、何键均未发现蒋介石的阴谋, 甚至在第五次“围剿”期间, 蒋介石与陈济棠、何键的关系也从未因此引起过任何麻烦, 而且蒋介石与何键之间的配合较以往明显地还要默契许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970.html
文章来源:史林 2017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