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华正学:新中国70年多党合作制度理论创新和实践创造——对民主党派定性质、定地位、定职能和定价值

更新时间:2020-04-16 16:24:18
作者: 华正学  

   作者简介:华正学,浙江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教授。浙江 杭州 310025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多党合作制度理论创新和实践创造的重要体现是对中国各民主党派定性质、定地位、定职能、定价值,彻底解决了民主党派的性质、地位、职能和作用问题。定性质,即确定民主党派的政治属性,认定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定地位,即确定民主党派的政党特性,认定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定职能,即确定民主党派的政治功用,认定民主党派具有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定价值,即确定民主党派的政治归属,认定民主党派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重要主体。多党合作制度对民主党派定性质、定地位、定职能和定价值,是从“是什么”“为什么”到“怎么办”“怎么看”内在统一的接续联动,是由政治属性、政治地位、政治功能和政治价值构成的有机整体,建构起中国特色政党制度的理论张力和实践逻辑,形成对中国特色政党制度的坚定自信。

   关 键 词:新型政党制度/多党合作/理论创新/实践创造

   2018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联组会时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1]。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讲话指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文简称“多党合作制度”)的制度属性、根本特点、形成原因和历史方位。新中国成立70年来,多党合作制度不断发展完善,实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中国实际的有机结合,真实广泛持久地维护人民利益,有效避免了一党缺乏监督可能导致腐败和多党轮流坐庄、恶性竞争而导致的社会撕裂,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谐有序有效发展,对人类政治文明作出重大贡献。多党合作制度理论创新和实践创造的重要体现是对中国各民主党派实现“四定”,即定性质、定地位、定职能、定价值,彻底解决了民主党派的性质、地位、职能和作用问题。“四定”开创了多党合作制度理论与实践的崭新局面,形成了对中国特色政党制度的坚定自信。在以往关于多党合作制度的理论研究中,将上述四个方面单独分离开来展开研究比较多。这种研究方式有利于具体研究议题的深入,但不利于整体性把握多党合作制度70年来演进发展的轨迹。为此,本文从多党合作制度的重要主体——中国各民主党派的性质、地位、职能和价值出发,全方位展示新中国70年多党合作制度的嬗变演进。

  

   一、定性质: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确定民主党派的政治属性

  

   政党是近现代政治发展的产物,是现实经济社会发展在政治上的结果。任何政党只要它存在、发展,就有体现和表明政党性质的问题。不能明确自己政党性质和政党追求的政党是难以立足的,甚至根本不能称其为政党。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党性质问题是政党首要的和最基本的问题,是一个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本质特征之所在,外界也是据此来判定一个政党的存在和决定对它的态度。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社会发展跌宕起伏,社会性质经历了从新民主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性跨越。无论是从新中国的建立还是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无论是从新时期还是到新时代,新中国的社会经历了飞跃发展。三大改造的完成标志着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那些成立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民族资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及其他爱国知识分子为联系对象的各民主党派,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政党,就成为多党合作制度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民主党派的性质如何,直接关系到中国共产党还能不能与之合作、合作什么以及怎样合作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所以,坚持和完善多党合作制度,就需要厘清民主党派的性质。只有在科学确定民主党派政党性质的基础上,多党合作制度才有进一步成长发展的空间。

   问题的焦点在于,中国各民主党派是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产物。它们大多诞生于抗战胜利和解放战争初期。它们在成立之初都是联系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和爱国民主人士,具有鲜明民族资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性质的政党。新中国成立后,各民主党派普遍赞同拥护《共同纲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参与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经济社会建设,成为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的政党,民主党派的性质也随之发生深刻变化。比如,1952年民建第二个会章第二条就明确指出:“本会是一个新民主主义的统一战线的政党。”九三学社1952年通过的章程第一条也明确指出:“九三学社是以小资产阶级文教科学工作者为主要成分的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政党。”[2]中国共产党结合民主党派“参加了人民政权和人民政协的工作,为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实现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积极配合国家实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实际,也认为“它们基本上都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政党”[3]。

   1956年底,随着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基本完成,我国开始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党派原有的社会基础已经发生深刻变化。知识分子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原私营工商业者大部分转变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在此情形下,民主党派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政党,对于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而言,都是一个需要急切面对而且必须给予科学回答的问题。在这个重大问题上,民主党派依据中国社会性质的根本变化和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坚定信念,率先对自身性质做出了“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的判断。邓小平指出,民主党派已经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根据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和毛泽东主席所指示的六条政治标准,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奋斗”的政党,是“真正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2]633。民主党派对自身性质的“自知”,还必须得到中国社会和作为政治核心领导力量中国共产党的“他定”。只有这样,民主党派性质问题才能最终得到解决。但是,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的性质总是在“仍然是资产阶级性的政党”和“真正成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党”之间徘徊。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的性质才形成了稳定的认知。1979年6月,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郑重宣告,我国各民主党派“都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4]。随后,各民主党派通过党章修订的方式普遍重申,自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党。从此,民主党派“社会主义政党”的定性在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共同认可下确定下来,并在以后的岁月里不再发生任何摇摆、松动和改变。

   政党性质是政党社会属性和政治属性的综合。社会属性是政党性质的基础,政治属性是政党性质的核心。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关于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性质确认,是关于民主党派社会政治属性的科学界定。这一科学界定的内涵有三:第一,民主党派是标准意义上的政党,不是一般的简单的群众组织和社会团体;第二,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不再是原有的小资产阶级、新民主主义性质的政党;第三,民主党派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党,不是西方那种竞争性、议会式政党。由此,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合法性存在被赋予了坚实的政治依据,为多党合作制度的建立、完善和发展筑牢了基石。

   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战略高度审视这一定性,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性质确认,主要是从政党的社会基础、政治纲领和政治实践的三维互动来考察的[5],符合中国民主党派发展的实际,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新中国一切合法性政党存在的基本条件。同时,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定性表明,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在政治上是平等的,不存在你高我低的层次之分和门第之见。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定性,也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真实写照,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作用的发挥和民主党派参政职能的实现奠定了坚实基础,对多党合作制度的建立与完善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二、定地位: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确定民主党派的政党特性

   明确各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政治属性,只是解决了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民主党派存在的合法性、前提性问题,对于民主党派实际作用的发挥并没有作出明确的指向。民主党派要想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真正发挥作用,还必须明确自己的政党定位,找准自己的政治方位,确定自己发挥作用的角色和空间。在实际的政治运行中,民主党派在解决了定性问题后,接下来的关键问题就是政党定位,即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凭借何种角色存在、以何种形式发挥作用。

   政党是为实现某种目标而有计划地组织起来的政治组织。从政党产生的历史看,政党是阶级斗争或政治斗争的工具。在传统政党制度的意识形态中,政党是为取得或维护政权而存在,并通过影响政治权力的行使而发挥作用的。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政治定性,虽然已经确认了民主党派的政治属性,但是在多党合作制度语境下,民主党派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政党。无论在中国革命、建设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已经形成一种新型政党关系,即各民主党派在政治上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实践中参与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经济建设,既不是反对党,也不是在野党,简单地套用西方传统政党理论已经不能科学地确定民主党派的政治方位。正如周恩来在1950年4月指出的那样:“各民主党派,不论名称叫什么,仍然是政党,都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不能用英、美政党的标准来衡量他们。他们是从中国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6]在这种情形下,怎样界定民主党派的政治地位,就成为对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政治智慧和政治艺术的一大考验。对此,中国共产党从民主党派的政党属性出发,结合多党合作制度的特点和优点,创造性地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概念,以此定位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跳出了西方政党政治的藩篱,成功地实现了政党制度的“中国式”创新。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来界定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首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政党定位,历经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实践检验,具有符合民主党派自身发展的历史逻辑。民主党派是在争取民族独立、反对独裁统治的斗争中与中国共产党相互走近的。1948年,各民主党派响应中国共产党“五一口号”,标志着民主党派开始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协商建国,通过并遵守《共同纲领》,民主党派成为新中国各项事业的实际参与者。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形成之初,民主党派实际上就有了“参政党”之实,只不过受理论认识和实践展开的局限,中国共产党并没有以“参政党”之名定位民主党派。其间,中国共产党在不同场合有民主党派是“具有阶级联盟的性质”的政党[7]、“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团体”[7]246、“部分劳动者的政党”[8]、“同我党通力合作的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9]等提法,但这些表述都与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实际地位不是十分契合。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共产党重新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重新科学地界定民主党派是“社会主义政党”的基础上,1989年12月,《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第一次提出“参政党”[10]的概念。民主党派“参政党”的政治定位,客观、准确地表达出民主党派与国家政权的关系,既明确了在国家政权中参政的民主党派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党际关系,又明确了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应有的位置、权利及结构,是多党合作制度理论的一次重大突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81.html
文章来源:《统一战线学研究》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