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春玲:中国阶级阶层论述的百年演进:理论取向与研究模式

更新时间:2020-04-13 01:17:47
作者: 李春玲  

   一是由李慎明领衔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我国目前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研究”课题组提出的三大类十三小类的阶级阶层分类。三大类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其他社会阶层。其中,工人阶级包括:职工阶层、干部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和国有、集体企业经理阶层及士兵阶层;农民阶级包括:农业专业大户、兼业农户、小耕农、集体农民和农村干部;其他社会阶层包括:个体经营者阶层、非公有制企业经理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9]。

   二是阎志民等提出的两大阶级和若干新阶层的分类模式。两大阶级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其中,工人阶级包括:体力劳动工人阶层、办公室工作人员阶层、文化教育和体育卫生工作者阶层、科学技术人员阶层、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阶层;农民阶级包括:农业劳动者阶层、林牧渔业劳动者阶层、农民企业家阶层、乡镇企业工人阶层、外出打工农民阶层、农村知识分子阶层、农村党政干部阶层。新社会阶层包括: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科技人员阶层、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阶层、个体户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阶层、自由职业者阶层[10]。

   三是段若鹏等提出的两阶级两阶层分类模式。两阶级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两阶层是知识分子阶层和私营企业主阶层。其中,工人阶级包括:普通工人阶层、管理者阶层、公务员阶层、低收入职工阶层;农民阶级包括:农业劳动者阶层、农民工阶层、雇工阶层、农民知识分子阶层、个体劳动者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乡镇管理者阶层和农村管理者阶层[11]。

   四是周罗庚等提出的两阶级和若干新阶层的分类模式。两阶级为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其中,工人阶级包括:体力劳动者阶层、脑力劳动者阶层和领导者阶层;农民阶级包括农业劳动者阶层、农村基层管理者阶层、城市农民工阶层;新社会阶层包括:个体经营者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自由职业者阶层、专业服务机构从业人员阶层、边缘群体[12]。

   新的社会阶层的出现引发了有关私营企业主群体阶级属性的争论。这些争论在理论界持续了多年。绝大多数学者认为,新的阶层群体的出现不可能改变社会主义性质,当今中国社会的私营企业主阶层与马克思分析早期资本主义社会所说的资产阶级的性质不同,他们也是建设社会主义、促进经济发展的积极力量[13]。

  

   四、从阶级概念转向阶层概念:十大社会阶层

   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入展开,收入差距逐步扩大,社会经济分化现象日益突出。社会学界的一些学者开始关注阶级阶层问题,并提出与“两个阶级、一个阶层”理论不同的阶级阶层分析模式。社会学界从社会分层视角出发,认为中国社会正在逐步形成一个与经济改革以前完全不同的分层形态,社会群体之间的社会经济地位差异日益明显,一个新的阶级阶层结构正在浮现。这一时期多数社会学研究者认为,阶层在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等方面存在着等级差异,相互之间有利益冲突但可以协调合作[14]。中国社会科学院陆学艺研究团队提出的“十大社会阶层”分类是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也是影响最为广泛的阶层分析模式。他们认为,经过经济改革20多年来的社会经济分化,中国社会已经出现了一个正趋于稳定化的阶层结构,社会成员分化为十个阶层: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经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和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这十个阶层在经济资源、文化资源和组织权力资源的拥有量以及职业地位方面存在显著差异。依据职业地位的高低和资源拥有量的多少,这十个阶层组成了一个高低排列的等级结构。“十大社会阶层”分类以职业分类为基础,以组织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的拥有量为划分标准[15]。此后,还有许多学者对各个阶层进行了专门研究,关于中产阶层和新社会阶层等群体的研究是其中的热门主题。

   五、阶级结构化理论及其阶级分析理论复兴:“回到马克思”与“重返阶级分析”

   与陆学艺等人强调阶层概念取代阶级概念的取向不同,另外一些社会学家则倾向于采用马克思提出的阶级概念。他们认为,当前的社会经济分化导致阶级形成,出现了阶级结构化现象,应该采用马克思或其他一些理论家的阶级分析方法研究当代中国社会分层问题。这些学者认为,在当代中国社会,社会经济差异已结构化,或者说阶级结构稳定化,而且阶级结构将被延续下去[16]。另外一些研究者在研究农民工群体时发现农民工正在成为一个新的工人阶级,中国社会正在经历阶级形成的过程[17]。这类研究认为,对当代中国社会分层的研究应该“回到马克思”的阶级理论,“重返阶级分析”的思路[18]。还有一些学者发展了马克思的阶级理论,以生产资料占有为基本的阶级划分原

   则,结合劳动分工指标,提出当前中国社会的阶级分类框架,并进行阶级关系的分析。比如,有的学者依据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四种生产要素的占有关系,提出了四个阶级的分类:劳动阶级(工人和农民)、资本所有者阶级、专业和技术人员阶级、管理者阶级,在其中占主导地位的是管理者阶级和资本所有者阶级。不过,多数阶级分析理论家认为,虽然当前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阶级,并存在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但这并不意味着会产生阶级对抗,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条件下,阶级冲突将走向阶级合作。

  

   六、超越阶级阶层分析框架:阶级概念消解与功能论分层观兴起

   随着阶级理论认识的深化,越来越多的学者主张超越阶级阶层分析框架,用功能论分层观取代冲突论的阶级斗争理论,以新的视角研究当代社会分化问题。他们认为,当代中国社会已经不存在马克思分析早期资本主义社会时所定义的那种阶级,即由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所定义、具有阶级意识和阶级行动、存在阶级利益冲突、矛盾斗争不可调和的阶级。这些学者指出,马克思当年的阶级分析方法基础是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理论,而这种阶级分析方法只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之前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不适用于剥削阶级已被消灭的社会主义社会。当代中国社会分层研究需要跳出单纯的阶级分析思路和政治分层标准,应从多维视角、多元标准来研究中国社会分层的变化[19]。还有一些学者主张采用利益群体概念取代阶级阶层概念。这些学者认为,在我国社会经济急剧转型分化的现时代,以往传统的阶级分析无法准确反映社会群体的关系结构,因为阶级阶层多指利益分化已经完成、物质利益地位已经相对稳定的集团。而“利益群体”概念能够更好地描述正处于分化阶段的社会群体[20]。这些学者根据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利益获得和利益受损的状况,将中国人分为四个利益群体或利益集团,即特殊获益者群体、普通获益者群体、利益相对受损群体和社会底层群体[21]。

  

   七、结  语

   我国理论界关于阶级阶层问题的论述,经历了固有理论的反思与突破、不同观点的碰撞与争论、多元取向的借鉴与吸纳、本土经验的创新与深化四个阶段。当前,相关理论讨论还在持续,研究的深度与广度还在推进。对社会经济分化的群体应该称之为阶级、阶层或者利益群体,阶级阶层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冲突对立还是合作妥协等问题,学者们的解答日益多元化。大体而言,当前我国阶级阶层研究在理论取向上可以区分为冲突论取向与功能论取向,在研究模式上可以区分为学术理论性研究与政策应用性研究。不同的理论取向和不同的研究模式产生了不同概念建构和理论阐述。相对来说,偏重于冲突论理论取向的研究者更偏好采用阶级概念,更强调阶级之间的权力支配关系和利益冲突。偏重于功能论理论取向的研究者更偏好采用阶层概念,更强调通过调整利益分配格局、协调阶层利益关系到达分层现状的合理化与合法化。政策应用性研究更倾向于从社会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进程角度分析阶级阶层问题和社会结构变迁,把阶级阶层研究的理论概念融入政府政策目标话语体系,从而产生更多的政策影响力。学术理论性研究更强调相关理论概念的建构,探讨社会经济分化的动力机制。不论哪一种理论取向、哪一种研究模式,其研究成果都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当今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变迁,有助于我们多角度、多层面地了解社会分层现象和阶级阶层结构。

   参考文献:

   [1]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9:3.

   [2]  李强.当代中国社会分层与流动[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1993:60-62.

   [3]  黄宗智.中国革命中的农村阶级斗争——从土改到文革时期的表达性现实与客观性现实[J].中国乡村研究,2003(2):66-95.

   [4]  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五日)[EB/OL].[2020-03- 18].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3583/73601/73624/5069218.html.

   [5]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G].北京:人民出版社,1969:17.

   [6]  李强.政治分层与经济分层[J].社会学研究,1997(4):34-43.

   [7]  陆学艺.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阶层结构是“两个阶级一个阶层”说法的剖析[J].求实,2003(11):4-6.

   [8]  李春玲.断裂与碎片:当代中国社会阶层分化实证分析[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58.

   [9]  李慎明,等.当前我国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C]//李慎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若干重大理论问题研究.

   [10]  阎志民.中国现阶段阶级阶层研究[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2:25-29.

   [11]  段若鹏,钟声,王心富,等.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阶层结构变动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56-88.

   [12]  周罗庚,夏禹龙,谢维俭.市场经济与当代中国社会结构[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2:26-43.

   [13]  李培林.中国新时期阶级阶层报告[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5:32-37。

   [14]  李春玲.意识形态变迁与中国社会分层研究[J].中国研究,2010(Z1):58-83+330.

   [15]  陆学艺.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4-25.

   [16]  李路路.社会结构阶层化和利益关系市场化——中国社会管理面临的新挑战[J].社会学研究,2012(2):1-19+242.

   [17]  沈原.社会转型与工人阶级的再形成[J].社会学研究,2006(2):13-36+243.

   [18]  冯仕政.重返阶级分析?——论中国社会不平等研究的范式转换[J].社会学研究,2008(5):203-228+246.

   [19]  张宛丽.近期我国社会阶级、阶层研究综述[J].中国社会科学,1990(5):173-181.

   [20]  顾杰善,刘纪兴,刘世奎,等.当代中国社会利益群体分析[M].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5:12-25.

   [21]  李强.当前中国社会的四个利益群体[J].学术界,2000(3):5-19.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25.html
文章来源:《统一战线学研究》2020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