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卫东:约章齮齕:中法战争时期的外交抗争

更新时间:2020-04-09 22:27:56
作者: 郭卫东  
肯定有,但不是中国而是法国。44李凤苞在与茹费理交涉时从另一角度揭出实情,谅山冲突“皆误于贵部在议(院)宣言撤兵限期”,使得政府骑虎难下,没有了回旋之地,只能在未得到中方应允的情况下悍然发动军事进攻。45

   交涉多渠道并行展开。法国驻华使节提出中方违约的重要原因在于中文译本有错,此误“关系匪轻”。46核查法方提交的新译文,与原译文没有多大差别,总署当即怼了回去,称所谓“显见法文译错,误会约中之意等因”难以成立,简约虽然规定“以法文为据,然系汉文、法文两国校对无讹,而后彼此画押者也,既系校对无讹,自可各以两国文字互证。中国防兵调回边界,并未声明调回之地及调回之时”。47此议题延续发酵,清朝海关总税务司赫德赴法使馆商谈后建议“可归咎翻译之错,中国亦不算失体”。48英人赫德介入中法交涉,后来,此人相当程度上替代了李鸿章,成为重要的幕后指挥者。问题提出后,上谕将火一股脑发在李鸿章身上,“现在法使即以此为口实,并以《简明条约》法文与汉文不符,藉词尝试,无理取闹,皆由李鸿章办理含混所致”。49李鸿章抱屈:“至谓条约法文与汉文不符,似系旁观挑衅之论,臣本不识洋文,税务司德璀琳、道员马建忠素精法文,皆欲成就此事,臣原令该员与法领事法兰亭等再三校对,据称并无舛讹”。50

   侵略者词穷匕首现,外交辞令化作兵戎相见。7月13日,法国海军进攻福州和基隆,“用意是要拿住这两个埠口作质”。51战火再燃,“越事已同破甑,近复迭起波澜,震动沿海”。5215日,法方恶人先告状,指责中国“干犯约章,必有人从中构衅”,要求中方“饬北圻戍兵火速退出”,还要将退兵信息“刊登京报”,再次宣称“奉命向贵国索赔银至少二百五十兆法郎”,胁迫“惟撤兵、赔银二项自今日为始,限七日内复明照办。不然,我国必当径行自取押款,并自取赔款”。53这明显属于最后通牒性质。翌日,总署回复断然拒其无理要求,称中方并未违约,法国索赔“亦乖万国公法”。54

   中方仍旧采取求和姿态。7月19日,朝廷命令两江总督曾国荃充任全权大臣赴沪与法国驻华公使巴德诺(J.Patenotre)办理交涉,曾氏以疆臣只知“守土”,不敢“与闻和议”,且“荃性激烈,不善议款”推辞。55朝廷不允,曾国荃只得与巴氏在上海广肇公所会晤,谈判旋即破裂,巴德诺“竟怫然而去”。56此间,外界观感有了变化,“各国舆论”曾以中国不撤兵“为曲”57,真相陆续披露后,“竟使人人信中国所言为不谬。当伦敦初得信时,各报馆未经细考,辄哗言中国实难辞咎。迄今人心渐淡,反贬法为浮躁妄动”。58

  

   三、再订续约

  

   从1884年11月起,中国无意在前订简约上再行纠缠不休,另谋新订续约。在国内,为了狙击朝内主战派的声势,赫德建议,“只求将凡属以言战于朝廷者,集于一处,使之俱行前往台湾办理防务”。59是时中法在台湾有战事,这与慈禧在甲申政潮后打压清流党人,“故使书生典戎”的政策不谋而合。60在国际,中方草拟议和八条,被法方拒绝。相持不下之际,1885年1月6日,赫德命清朝海关驻伦敦办事处代表金登干赴巴黎交涉在台湾海面被法国舰艇扣押的海关巡船,更重要的任务是与法方商订约章,金登干随后“受命为代表中国签字的专使”61。10日,金登干到巴黎,与法国政要接触。

   既要签约,语本适为关键,这是前此双方杯葛之处。茹费理先声夺人宣称法文约本更具“权威”;金登干不同意,称“两种文本应当由主管当局加以核对,并证实译文是否确切无误,如果两种文本一致,那意料不到的困难即不会发生”。62金登干将此电报赫德:“过去因为中法约文不同,以致造成了意外。”61是时,法国正在中越边界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外交活动延缓。3月24日,法军进攻镇南关的行动被冯子材部大败;29日,清军克复谅山。30日,“谅山灾难”败讯传到巴黎,午后两点,茹费理赴众议院,“一群敌意的民众麇集于铁栅栏前,在议院走廊下,喧闹也一样地猛烈。反对派大声叫嚣着并转为威胁。支持内阁的多数渐渐地瓦解了。”6331日,茹费里内阁辞职。4月4日,茹费理在外交部召集同僚商议善后,“他们全体一致决定在(中法)协议上签字,不再等待”。64下午4时,金登干与法国外交部政务司司长毕洛(Billot)签订《停战条件》及《停战条件释义》。外交的获得须以军事为前冲与后盾,在战场胜利的鼓舞下,中国的外交姿态有了快速转变,金登干缔结的协议在中国国内遭到诟病,“法举国惶惧,……急浼赫德乞和。不知赫德如何饰词耸听,草草定议。”65短时之间,众心顿改。不过,这只是一份停战协定,还不是正式条约。

   正式条约也在紧锣密鼓洽谈中。4月25日,金登干寄送法方所拟的条约草稿。5月5日,中方回寄修改稿,其中关键更动是将“本约内各款,如有疑义,应以法文为准”修改为“本约中、法文意义容有不同,将另附准确英译约款,以备参证”。61引入第三种文字作为依准,是对1858年6月27日签订的中法《天津条约》中关于嗣后缔约若遇文词解释分歧时以法文本为准规定的部分修正。66此案遭到法方坚拒,表示“英文约文事不能接受”。中方又拿出方案,“或另附一款,说明两国政府各以本国文字为准”;要么索性将“这一恼人条款大可删除”。这里提出了三种备选方案,一是第三方文字为准,以示不偏不倚;二是各据本国文字;三是含糊表述。法方坚持不让步,金登干“一再交涉,但法方提出:(一)津约内曾有规定;(二)现行一般条约都以法文为准。”法方还进而追溯:“关于使用法文一节,现在的条约显然不能修正1858年中法和约章程第三款的规定”,这就提出了更严重的问题,即是否中方要颠覆前此定约,法方强调“这款规定应当继续有效”,法国政府不以现约为限,而认为是在捍卫1858年以来的一项条约特权,此特权因片面最惠国待遇,还瓜连其他列强。法国新任外长佛莱新纳(C.de Freycint)为此“发怒”,以停止巴黎谈判相威胁,“谈判现有稍纵即逝之势”。67这位“佛莱新纳先生生性多疑,总觉得在谈判的争论中暗藏着某种陷井——‘未开化的中国人有不少坏主意’”。68法方随即通知“最后决定”:“约文应按公法通例以法文为正,我们有权坚持这个规定,但为顾全大局,表示对中国和好起见,拟在新约内规定可照1858年中法和约章程办理,……我们不能再多作让步,因为它对我们也是一个面子问题,现任内阁无法使议会应允废弃津约内已订定的办法。”法方担心由于推翻单独款项而影响整个条约的有效性,进而对列强在华构建的不平等条约体系打开缺口。为消除法方关于中国整个推翻条约特权的顾虑,中方也摆出姿态,承认“所有前立条约章程一概有效”。67战场的胜利给中方以底气,态度变得硬朗,谈判桌上,“真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68

   5月20日,赫德透露:每项约款都经过慈禧太后的仔细审阅,甚而,太后亲笔“勾掉”了某些款项,指示金登干继续与法方人员“密谈”,并警告法国如果仍旧不退让,后果严重,“太后必定要说:‘谈判有什么用,打吧’!中国如果真能打到底的话,它会赢的!”67陆地战场的优势一度转向中国。清廷也发电旨确认,相关条款业经“披览改定”,不容更动,照此办理“亦最妥协”。69这时光绪年幼,尚未亲政,慈禧大权独揽,作为文字能力较差的她十分罕见地御笔改定,亮出了底牌,表明中方的交涉人员已经没有让步空间。为此,中国甚至不惧一战。赫德观察到,在主战派浩大声势面前,尽管慈禧“力排反对之议,主张和平”,67但这也就在一念之间,如果法国拒绝,“有可能他们必须再打仗”。68压力之下,情况转圜。5月23日,法方同意以法文为准的惯用词“在本约内不必定须明说”。67这是对“久成铁案”的列强在华享有外文约本优先特权的些许改正70,修正的幅度不算大,而且还是不具文,不明说,但毕竟是一个撬动近代中国不平等条约语本体制的开端,是一个利于中国作后续“文章”的起头,是一个战而胜之后的外交获得。条约汉译本先是由法方译交,自诩“字句毫厘不差”,中方核查后,发现多有“紧要关键”处“语意含混”,“无非利彼损我”。71中方实在不放心,接手此项工作,30日,条约由来华教士丁韪良(W.A.P.Martin)译出。6月7日,法国驻华公使予以接受,赫德欢呼“中国各方面都顺利了”。67李鸿章吸取此前教训,“臣等与巴德诺督同中法翻译官详确考究,讲解文义。间有不符,复函请王大臣与赫德、丁韪良等妥细校正,寄由臣等与巴德诺面定”,定稿后,“又缄请庆郡王令赫德、丁韪良另译进呈”,获批后“再将各条详加核对”,以使“意义相符,并无参错”。729日,举行隆重仪式,中法《越南条款》在天津订立。11日,清帝批准。“法国批准条约的法案由法兰西共和国总统格利维先生签署,并于1885年7月22日在《法国公报》上发布”。67

   对中法战争期间清政府的作为,坊间向来评为战场胜利,议约失败的典型。此评价似可商榷。于战争,不能仅凭一两次战役的胜利,还要看战争全进程的战况;不能只看陆地战场,还要兼及海上战场;不能只眼单纯的军事,还要衡量整体的国力,坦率地说,仍处弱势的中国,难以支撑一场“兵连祸结”的长期战争,“彼欲难餍,我饷莫支,愈久愈危,亟宜设法收束”73,中国乘个别战役胜利的余威适时地结束战争有其合理性。于议约,中法《越南条款》中止了法国对台湾、澎湖的军事封锁,法军限期撤出中国全境,规定“惟无论遇有何事,法兵永不得过北圻与中国边界”;随着停战的生效,法方解除了对中国的稻米等禁运;对中方十分在意的“中越往来,言明必不致有碍中国威望体面”,缔约方同意就中越边界的某些地区进行“公同有益”的勘界;陆续开放中越边境贸易;条约尽管言称“日后若中国酌拟创造铁路时,中国自向法国业此之人商办;其招募人工,法国无不尽力襄助”,同时背书“惟彼此言明,不得视此条为法国一国独受之利益”。更重要的是,条约果决地结束了法国侵华战争,迎来了和平。应该看到,该约中方的确作出了若干让步,特别是承认法国对越南的控制74、单方面开辟两处通商口岸等,使得该约难脱不平等的性质,但与同时代的其他丧权辱国约章相比,中法战争时期系列约章对利权的出让委实幅度有限、程度有别。75中方签约代表(包括外籍人士)尽了相当的努力,抵制了法方的诸多无理要求,部分修正了西方人士的对华观感,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同情,在不平等条约肆行的语境下能够做到不割地不赔款,于近代中外停战条约中属罕见特例;宗藩关系向条约关系的转变亦是无可奈何的大势所趋。

  

   注释

  

   1[英]劳特派特修订:《奥本海国际法》上卷第2分册,王铁崖、陈体强译,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第419目。

   2学术先进们的相关研究集中于历次战役与外员参加议和得失等方面,主要研究成果有黄振南:《中法战争诸役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雷颐:《李鸿章与“中法和约”》,《史学月刊》1987年第1期;张寄谦:《金登干与中国海关》,《近代史研究》1989年第6期;董海樱:《金登干与中法议和》,《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1995年第16卷第4期;张振鹍:《福禄诺节略与中法战争两个阶段的转变——从〈泰晤士报〉的一篇报道说起》,《近代史研究》2017年第4期。

   3《致总署》,顾廷龙、戴逸主编:《李鸿章全集》第33册,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379页。

   4《粤督张树声致枢垣据潘鼎新报法人寻衅开炮电》,王彦威、王亮辑编,李育民等点校整理:《清季外交史料》第3册,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93页。

   5《粤督张树声致枢垣潘鼎新在观音桥大捷电》,《清季外交史料》第3册,第793页。

6《军机处奏总署奕劻与法使问答情形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05.html
文章来源:安徽史学 2019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