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倬云:古代国家形成的比较

更新时间:2020-03-30 20:02:41
作者: 许倬云 (进入专栏)  

   他们组织的初级国家中两种形态都有:一类是城邦,它的母型与希腊的极为相似;同时也有由部落变成的领土国家。这两种形态在印度河、恒河流域犬牙交错,同时并存。可是他们同有一个大的文化圈——吠陀(梵)文化圈。梵文化圈内也有文化差异,因为每一次对土民的征服都带有新的印欧民族的成份。这就如同一块调色板上不断地加新颜色,从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层次。在这里,各地由于贸易流通,有相互的交往。而且经过白马祭的仪式,不断有群体间的揉合。所谓白马祭,是为一个族群,放出一匹白马,后随大军。白马所到之处,要么承认白马其后军队为宗主国,要么抵抗,如果输了,就派军队跟着白马跑,如果赢了白马就归他。白马跑一圈下来会出现一个众多族群的领袖。白马祭并不是真正的战争,只是仪式性的作战。大军之后是商贾,所以仪式的实质也是货物流通。

   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些共性:初级国家作为征服、统治的功能自然是很明显的,但是它的结合并不是为了政治的企图,而是有一些别的目的。举个例子,两河流域古代城邦有大型神庙,它是活动的中心。神庙从事两件重要的事情:一件是国际贸易。庙宇收集资本,派一队人到远处去做生意。买当地缺乏的资源,如石料、金属……,卖当地生产的东西,如农产品、橄榄油、酒……,他们的远途贸易抵达地中海岸,如黎巴嫩,甚至到了埃及,向东到达阿富汗。这种长途贸易没有大量的资本、没有大批人员是不可能的。两河的城邦相互尊重。而在两河以外,商队还须作战自卫——神庙的商贩功能是很大的。它的第二个功能是社会救济。在神庙里,鳏寡孤独残废人、贫而无靠者都有饭吃,神庙保存分发粮食以及其他物资的记录。以上神庙的两大功能不是为了政治统治,而是为了生活共同体成员的生存。

   这种初级国家的功能其社会性强于政治性,但是政权压倒教权已经很显著了。国家内部的社会分工以及资源的高度集中,使埃及可以造出金字塔,两河可以造出高大的土山,希腊可以有那样高度的物质文明,印度在梵文文化时有那么高度的精神文明。这些都是资源高度集中的结果——这就是初级国家的形态。

   3.正式国家

   进入国家后,我们仍然从西边的埃及讲起。

   埃及进入了中王国。旧王国没有了,经过一段纷乱后进入中王国(B.C.2000~1700或1800年):金字塔更大了;宗教仪式更加繁琐了;一般的人死后也有了一些仪式;国王与贵族的距离加大了。在尼罗河谷地的埃及原本不太能扩张,它西边是石灰岩的山,北边是海,南边有大瀑布。中王国时,埃及开始扩张,到达了大瀑布的南边。东西两岸跨过山岭进入绿州。疆城更大了,资源更丰富了。这时各地的地方神也被编组成一个反映人间政治组织的神廷。众神之间也有了功能、等级的分野,神的地方性丢掉了,被统一在法老的神权下。

   往东走进入希腊。这时出现了两个现象:希腊城邦里有城邦间的联合体,例如伯罗奔尼撒城邦同盟和以雅典为首的底洛斯同盟。都是一个中心城邦带领一大群城邦,彼此攻伐。

   最后冲出来的领土国家却是马其顿,它源于希腊半岛最北部没有城邦阶段的地区。这里也是印欧民族,他们学习南边的城邦的文化与组织方法。亚历山大的父亲菲力浦斯就是学习南方城邦,改革自己的部落,成立了国家。亚历山大本人是雅典的留学生。父子两代建立了一个马其顿王国。然后年轻的亚历山大灭了希腊,以希腊文化守护者的身份,东边打到印度河流域,南边征战到埃及,东北边侵入伊拉克,这么大范围的帝国。这是从初级国家到国家形态,既是延续,也是跳跃,因为这是一个希腊文化圈内部成员学习希腊文化的某个地区的发展,而本身又是跳跃地发展。在这个例子里,延续和跳跃是辩证地统一了:从文化圈看是延续,从小地区讲,对马其顿来说,它是跳跃。

   再往东是印度。这时整个印度河与恒河及德干高原,一直到印度次大陆全部都有了国家。在印度河流域与恒河流域有几个主要的大国。这时政治首领的权力很大,它已经压倒了婆罗门。印度有四个种姓,婆罗门本来是最高的,他是祭司。在小国的婆罗门和王还是平等的,但在大王(moharaja)统治的大型列邦,作为军人的大王已经压倒婆罗门,政权力量明显大于教权。资源的集中反映在几个大国的都城上,几个大国的都城遗址被发掘出来,规模相当宏伟。

   列邦时代(B.C.6~4世纪)与希腊列邦几乎同时。从希腊与印度这两处看,可以看出印欧民族向前的发展:一支向西,一支向东。尽管走的路线相差很远,但其发展形态却非常相似,都经历过城邦与部落国、酋邦共存的情况,而构成王权强大的国家。但是在印度河没有发现像马其顿那样的强国。印度次大陆从来没有由他们自己的政治体真正统一过,印度经常是由外来政权统一的。

   现在我们归纳一下这一类国家的形态:它已是完全的领土国家,政治权、层级化、功能分工以及管理制度,什么都有,国家主权大于其它权力。

   近代的民族国家(Nation state),这个现象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欧洲500多年前发展出来的。中国没有,埃及也没有,两河有点,但又不太像。印欧民族的后裔:希腊的马其顿和印度的列国非常相似。两千年后,即15世纪的欧洲列国,他们也认为共同有一个白人文化,有一个共同的基督教文化,这条血脉的贯穿引人注意。尽管其发展方式各地有其特色,但是从若干文化背景下分支出去的东西往往还背着那个烙印。

   4.帝国

   现在讲到了帝国,它比国家更大一圈。Nation state是文化圈里的单位,有时大的国家可以和文化圈相同。比如马其顿征服希腊时,他的民族国家与希腊本土文化圈一样大。但是帝国是超越文化圈,是跨几个文化圈的。帝国的目的,就是达到扩张的野心。帝国的扩张者常自认为是某个文化的代言人或守护者,他有责任推广这个文化。

   我们还是从西往东说。埃及有新王国。中王国是被亚洲去的人灭亡了,经过一段混乱,埃及出现了新王国。新王国是帝国时代(B.C.1500~1000多年)。当时印欧民族南下的最远一支,海克索斯人曾征服了埃及。埃及人从敌人那学会了用马和战车,埃及开始扩张到尼罗河之外,到达地中海东岸(巴勒斯坦、以色列、叙利亚、约旦),这是埃及的极盛的时代,在非洲的土地上,它也同样跨越绿州、三角州,占领了今天的利比亚,向南一直达到尼罗河两个河源的交汇处。强大的埃及收取各地贡纳,吸引万国来朝。在这么大的帝国里,什么人都有,从犹太人到黑人,从白人到本地的闪族(Semites),这是一个多文化的帝国。多文化使它丧失了原有的特色,埃及没有做好融汇和整合工作。它自己的文字反被希腊文字取代。原本埃及自己的文字已经简约到相当于我们的形声字形态,但他们丢掉了,改用了希腊字母。从此埃及文字再没人能念。直到拿破仑时代找到的石刻上刻有三种文字,我们逐渐译读它,所以帝国时代,对埃及文化而言,毋宁说是历史的诅咒。今天埃及文化与埃及古文化之间没有连续性。

   大帝国扩张并不一定都是福,但也有歪打正着的。埃及法老阿赫那吞自己独创了独一尊神——太阳神,其余诸神及万物,都为太阳神而存在。一根小草因太阳神而有生命,人也受到它的恩惠。这一次宗教改革的原因,至今仍是未解的谜。但是在埃及做奴隶的犹太人中,有一个叫摩西的,将这一教义发展成犹太教中的独一真神,又发展成基督教的独一真神。后又衍生了回教的独一真神。

   希腊的亚历山大帝国,一直打到印度河岸以为到了“天边”。他发扬了希腊文化。他一死,其部将分成了好几个国家。但希腊文化笼罩着整个地中海和半个西亚,甚至进入中亚。这个帝国内政体没有融合,很快就分裂了,但文化影响非常庞大,希腊文化成了罗马文化的祖宗。我们今天还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原因是它的大扩张。因扩张后各地都学习它的文化,并形成了各自的特点。可见希腊本土的希腊文化衰退之后,却又在别处发扬光大。

   两河的帝国是亚述帝国(B.C.10~6世纪),它位于两河西部,完全在河中以外。那是长满高草的高地,有野驴和马。在古代文化的边陲,亚述飞速发展,具有强大的武力。它本身没有独立的经历长期的文化发展阶段,但是学习了苏美尔,发展成很大的王国,很快又吞并了整个两河。向南曾征服过埃及,向西征服土耳其,向东征服伊朗。自己号称为“四海之王”。

   亚述的都城已经发掘了一部分,相当伟大。在我读博士的芝加哥大学有个东方研究所,有一座牛的雕像,两个翅膀五条腿,牛比一般房间高。宫殿之高大,可想而知了。亚述帝国把两河的文化推广到各处,但亚述文化只是两河文化中心的边陲。它的国势强盛,吸引了两河最好的人才,参加这一帝国的治理工作。

   亚述衰败之后,新巴比伦曾一度兴起在河中地区。这是两河文化发展的最高点。此时创立了善恶两神对立的宗教——索罗教。两河民间信仰,还有一个神叫马尔杜克的大神(Marduk)。前者说明这时已经以为辨明善恶是很重要的事。后者,马尔杜克原本是个小神,在万魔与众神的战争中,许多大神败下阵来,他要每个神借他一个法力,然后与万魔打仗。这样他成为一个众神之王。他没有道德,也没有慈悲之心。但在亚述的新巴比伦时,老百姓把它变成了再生与复活之神,这个复活的神与埃及的埃赫那吞的独一尊神,两种教义合起来就变成了基督教。

   在帝国时代,两河文化的结晶推出具有超越意识的文化,关怀到一些非生计的问题,如为什么生,又为什么死;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是,什么是非。在尼罗河流域,埃及文化也孕育了超越的意识。埃及人相信死后的裁判。不管是贵族、法老还是乞丐,死后心都要放在秤上秤,如果心比羽毛重,他就有罪。他就要在奥赛列斯神前受神(这个神也是受尽苦难的牺牲者)。希腊的超越意识,是关注如何思考,如亚里士多德的逻辑、柏拉图的辩论、苏格拉底的教育等。这些思考如何思考的第二层思考,是希腊文化的重要贡献。现在大学教育也还是不过教人如何思考而已。正是在希腊文化扩张时,多种文化发生接触,互相辩论,才会出现超越意识的文化。

   印度也有帝国出现,这是印度人自己建立的第一个帝国——孔雀王朝。它统一了全部次大陆又侵占了阿富汗。孔雀王朝是建在佛教兴盛的时代。佛教文化是在梵文化圈中出现的。孔雀王朝与中国和伊朗波斯帝国以及中亚都有过较多接触。后来它被贵霜王国吞并了(贵霜是中国人赶走的大月氏的后代)。从此印度再没有建立自己的帝国,每一次次大陆的统一都是别的国家的帮助。但是印度文化圈一直保留,印度文化的成熟正是帝国时期。

   总之,帝国的文化多元性,大约是超越意识出现的背景。

  

  

   现在我们看中国的历史。第一个阶段是复杂社会。我刚从牛河梁回来。牛河梁就是一个复杂社会。它是一个礼仪中心,我们还找不出政权的结构,在其附近至今未见大型聚落。良渚也是复杂社会的中心。但良渚至少有两三个层级的礼仪中心。牛河梁有没有?我相信有。因为牛河梁地区涵盖面很大,要营造出这么多建筑,取得这么多文化成就,不是简单的。它要控制相当大的范围,这不是哪个群落做得出的,必然会有第二、三级中心,但这不是国家。

   次级国家:夏禹会万国。夏后是许多王中的一个。我不相信当时的万国北到匈奴南到吴越。夏可能是一个初级国家,君权继承正在激烈的转变,转变是由选贤变为父子相继。“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终于成为国家。

商代前期老是搬家,后来固定下来。在殷墟卜辞可以看出那二百多年内政权的演化过程,逐渐有了功能分工、文武分工。发展到商末纣王,已经是独裁的君主,商代本身从一个初级国家演变为一个相当发达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644.html
文章来源:《北方文物》(1998年第03期,总第5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