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伊朗杂记(八)

更新时间:2020-03-29 22:38:43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终于在被抓大半年并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获释了……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不过,历史上阿莫勒所在地区马赞德兰省也有很多故事。其中最值得一说的还是在伊朗建立了恺加王朝的恺加人的故事。恺加人原本是西突厥人,即土库曼人的一支,就居住在伊朗北部里海沿岸的马赞德兰、吉兰和土库曼斯坦这一带。

  

18世纪伊朗领土,带有红色竖条地区是恺加王朝后来割让给俄罗斯的土地。

  

   就如同明朝末期生活在中国辽东地区及黑龙江流域的满族人一样,18世纪初由于萨法维王朝的衰亡和波斯内战以及附近异族,如东边的阿富汗人和西边的阿拉伯人在波斯国土上不断地混战,伊朗恺加人在被厄尔布尔士山隔开的波斯北部地区秣兵厉马,逐渐强大起来,开始翻越厄尔布尔士山进攻波斯腹地,并最终统一了波斯高原,建立了恺加王朝(1779-1921),成了萨法维王朝在波斯地区的继承者。

  

   不过恺加王朝创始人——统一了波斯的阿加·穆罕穆德却是一个暴君。他对波斯的征服与当年大清血腥征服中国同出一辙,那就是进行了多次大屠杀,如克尔曼大屠杀、第比利斯大屠杀等,残暴手段令人发指,堪比华夏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十九世纪的伊朗,生产力非常落后,王亲国戚和教士集团横征暴敛,压榨人民,民众生活十分困苦。而这时随着近代工业技术和资本主义的发展,西方强国纷纷东进寻求更大的国际市场。英国为了控制波斯湾航运,扩大对伊朗、伊拉克和阿拉伯半岛贸易,便以剿灭海盗名义于1800年起与伊朗签订了一系列协议,控制了波斯湾航运,在伊朗和中东地区推销其商品,扩大影响力。到了1830年,英国商品居然占到了伊朗进口商品的90%。

  

   与此同时,伊朗北方的霸权强国俄罗斯则以领土扩张为目的,为争夺高加索统治权与伊朗发生了两次战争,并于1828年强迫波斯恺加王朝签订了《土库曼恰伊协议》,吞并了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的大部分以及亚美尼亚和土库曼斯坦的一部分土地,然后又于上世纪二十年代鼓动土库曼斯坦以及其它中亚诸国成立苏维埃并加入了前苏联。

  

   恺加人最终将自己的龙兴之地割让给了俄罗斯,而自己则最终湮没在波斯的土地上。这段历史与我们的大清国在其东部割让黑龙江以北及乌苏里江以东以及在其西部割让巴尔喀什湖以南大片国土于同一个侵略者——俄罗斯的历史又是多么的似曾相识啊!

  

   18世纪以前,里海周边只有两个国家,即波斯和俄罗斯,两国几乎是对半瓜分里海。后来便成了波斯与前苏联。到了上世纪90年代,前苏联瓦解,里海周边于是便有了5个国家,即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和伊朗,而伊朗拥有的里海也就剩了最南端那一小块了,其里海海岸线最短,甚至还短于阿塞拜疆。

  

   那天我在阿莫勒的里海边散步时,望着风平浪静的里海,就想到了伊朗和中国的这些近乎雷同的近代史,心中嗟呀不已,也对伊朗这个国家及其民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同情和亲近感。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阿莫勒闲逛,看到街上很多商店出售藏红花,即番红花(Saffron),伊朗人称之为扎夫龙(Zaferon),因当年中国的藏红花多从波斯经印度到西藏再传入中原地区,所以才有藏红花的叫法。伊朗人喜欢用藏红花泡的水煮米饭,黄澄澄的,有一股清香。据说藏红花还有很多药用价值,加上产量低,所以比较昂贵,价钱也不等。我们在德黑兰买藏红花,高级的多用一个带有条穗、绣上波斯花纹的的香囊装着,一袋一克,价格约5美元。但那天在阿莫勒,记得是5000里亚尔,约4个美元不到一袋。我们几乎都买了几袋,自用或送人都很好。

  

戈勒斯坦伊朗人清晨准备采摘藏红花,摘自网络

  

   不过现在的藏红花却很贵了。女儿最近从加拿大给我们邮寄了用一个很漂亮也很大,足有16开杂志那么大印有红色枫叶的硬纸盒包装的藏红花,打开一看,除了充填的防碎材料,只有一只小玻璃瓶装了1克(0.035盎司)高品质的西班牙产藏红花,包邮价格199人民币(近40加元)!

  

   阿莫勒的藏红花比德黑兰便宜,因为往东不到200公里外就是与土库曼斯坦接壤的戈勒斯坦省。戈勒斯坦省盛产藏红花,是伊朗藏红花主产区。藏红花其实是鸢尾科一种花卉开放时花瓣中心花蕊旁边长出的几根深红色的花丝,也叫花柱,据说每朵花只长有3根。伊朗人多是清晨天未亮或刚亮时去摘花,太阳升起后,这几根花丝如沾上花蕊上的花粉质量就打折了。所以藏红花产量不高,全世界不到250吨,而伊朗产量则占到了80%或以上。

  

   阿莫勒是一个具有近2000年历史的古城,还有不少历史遗迹。可那时我们对这些东西大多不感兴趣,于是除了在街上闲逛购物或到里海边坐着聊天或发呆外,也就是开着车子在城里转或找地方吃饭,尤其是想找一家饭店吃烤鳟鱼。除了鲟鱼及其鱼子酱,里海还出产一种名贵的鱼——鳟鱼。鳟鱼是一种鲑鱼,也是冷水鱼,肉质细嫩,很好吃。据说,由于当年里海捕渔业失控,鳟鱼资源日益减少,伊朗很早就开始人工养殖鳟鱼。据说,伊朗的鳟鱼育种养殖技术早已高居世界第一,而马赞德兰省就是鳟鱼人工养殖主产地之一。

  

   在阿莫勒期间,因感觉伊朗里海气候如此潮湿而德黑兰及其以南地区又是那么的干旱,我还曾与谭福甲先生等水利专家们讨论过有无在某河谷地段炸开厄尔布尔士山,将里海以及中亚大平原潮湿气流引向南方以改善伊朗南部干旱气候的可能性。记得谭先生说,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得至少炸开高一公里、长和宽各数十公里的山体,人类现有技术条件下,估计100年内几无可能。那伊朗南部的水资源问题怎么解决呢?我继续问道。谭先生说,在可见的将来伊朗只能大力发展水库等水利工程,舍此并无他法。中国公司得抓住这个机会在伊朗承接更多的水利水电工程项目。

  

   后来的伊朗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中国的水利公司也从我们承接的那些水利设计咨询项目开始逐步进入了伊朗的水利水电施工领域。10年后,即本世纪初,伊朗已经建成或在建的各种类型大小水库已有76座以解决城市用水问题。中国公司介入设计咨询和施工的水利工程项目就占了约七分之一以上。2002年,中国水利水电集团还以出口信贷方式承接了德黑兰塔里干(Taleghan)水利枢纽工程,4年后投入运营。该工程极大地促进了伊朗北部德黑兰和加兹温等地的城市供水、农业用水、发电、防洪和养殖等诸多领域的发展。

  

   第三天我们就离开阿莫勒返回德黑兰了。这次我们走的是东线,即从达马万德山脚下跨越厄尔布尔士山。《旧约圣经·创世纪》说,公元前2370年大洪水时期诺亚方舟最后停靠的山是土耳其靠近伊朗及亚美里亚边境的亚拉腊山(也叫阿勒山)并非达马万德山,但后者与前者一样都是一座锥形死火山,高度也都有5000米以上,只是后者更高一些。

  

谭福甲先生(左二)等水利专家与作者夫妇(前后排右二)合影(后排中间两位年轻人为我公司办事处人员),摄于1992年秋

  

  

   那趟里海之行结束了。这次旅行显然是快乐的。返回路上,谭福甲先生等项目组工程师们与我们还在距离白雪覆盖的达马万德山很近的地方专门下车拍了一张集体照留念。这张照片记录了我们的伊朗里海之行,也记录了我的众多联想,包括在那趟旅行中对伊朗的一段似曾相识近代史的回顾与认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633.html
文章来源:史啸虎杂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