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富强:锦标赛制定价体系的经济周期理论:兼论经济危机的市场内生性

更新时间:2020-03-22 10:58:26
作者: 朱富强 (进入专栏)  

   当然,与“生产过剩”相对应的就是“消费不足”。事实上,无论是马克思经济学还是凯恩斯经济学或者其他一些流行理论,通常又都会从需求维度来分析经济波动,不仅将经济危机归咎于有效需求不足,而且还从提升需求的角度来寻求解决经济危机和摆脱经济萧条的经济政策。基于上面的分析,“需求不足”也就明显地表现在这样两方面:(1)社会大众尤其是富裕阶层开始减少对高级消费品的需求,从而造成相关产业和产品的需求显著不足;(2)收入下降的社会底层甚至无力购买足够的基本生活品,从而导致福利水平的明显下降和贫困加剧。由此,又引发出这样两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既然社会大众连基本生活需要都没有获得满足,这些产品为何还会面临着普遍的有效需求不足呢?根本上,这与产品结构有关。有效需求不足根本上也是结构性的,体现为:目前市场大量供给的产品缺乏足够的需求,而那些有需求的产品却可能同时存在明显的供给不足。第二个问题,既然经济危机已经导致商品价格出现了普遍下降,社会大众为何还会无力购买必要的生活必需品呢?根本上,这就与社会收入结构及其变化有关。这里着重从两方面对第二个问题展开解析。

   第一,收入结构决定了需求水平的总体不足。一般地,如果一个社会出现了悬殊的收入结构,那么,边际消费递减规律就会导致整个社会的消费支出不足,这种消费不足根本上也就源于社会大众因较低收入而缺乏足够的消费能力。同时,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和持续,不仅工资水平出现普遍下降,而且也会爆发大规模失业,这些又进一步降低了社会大众的消费能力,尤其是对高级产品的消费能力。正是基于这一逻辑,马克思经济学就倾向于将生产过剩归咎于社会大众的购买力不足所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以及由此造成的产业结构的“生产比例失调”。其中,“有效需求不足”主要是指,消费品需求的增长慢于消费品生产能力的扩大,从而导致了总供求失衡。其原因则在于,基于力量博弈的市场竞争产生了不公正的收入分配,由此导致社会两极化的发展趋势;进而,两极分化又导致穷人的购买力不足和富人的储蓄过度以及总消费需求不足,由此引发普遍的生产相对过剩。马克思写道:“社会消费力既不是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这个消费力还受到追求积累的欲望的限制,受到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的欲望的限制。”[3]

   第二,消费结构带来了需求能力的突然下降。在上一段分析中,我们需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经济危机的爆发根源于社会消费能力的急速下降,而上面揭示的收入(下降)效应是经济危机爆发后所衍生出的,那么,经济危机爆发前后为何会出现断层式的需求骤降呢?毕竟,一个国家的收入分配结构并不会在经济危机爆发之前发生如此的急剧变动。一般地,需求能力突然下降的原因在于:当一个社会超越其经济发展水平而过度追求高级产品的消费时,就会出现消费透支和剩余不足,进而致使社会消费能力的虚脱;进而,当消费能力的虚脱因某个触发因素而成为社会的共同知识时,它就会通过市场互动和相互反馈而形成扩大效应,由此就会造成断崖式的需求下降并阻碍进一步的生产和投资;这样,在一连串蝴蝶效应的作用下,就会引发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也正是沿着这一维度,我们就可以将经济危机与消费结构或消费方式联结起来。根本上说,消费结构和消费方式并非消费者所自主的,而是受到社会风气尤其是生产者主权的影响和支配。一方面,在收益原则主导的市场经济中,逐利的厂商必然会偏好生产那些具有高购买力的富裕阶层所需求的那些具有高交换价值的高级产品;另一方面,生产者主权的现代社会中,高级产品的厂商往往可以通过广告等型塑社会偏好,进而引导社会大众进行攀比式消费,将大量金钱花费在一些并非紧要的次一级需求上,由此就会出现整个社会对这些高级产品的过度需求。

   事实上,只要稍作观察就不难发现,当前各个市场经济国家普遍都存在着对高级产品的过度需求,最为明显的就是美国。例如,对生活在美国联邦贫困线(收入水平绝对值)以下、占总人口12.6%的美国人所做的调查就发现,一方面,他们中80%的人拥有空调,近75%的人至少拥有一辆小汽车或卡车,近33%的人拥有一台计算机、一台洗碗机或者第二辆车;但另一方面,他们往往又没有钱来购买食物之类的基本生活品。[4]同时,尽管缺乏足够的消费能力,现代信用体系使得他们能够方便地进行超前消费,其结果就是,他们的储蓄越来越少,而债务则越来越高。例如,占美国一半人口的穷人只拥有总收入的20%,但1995年却占了总债务的30%;尤其是,1989-1995年期间信用卡债务增长了35%,平均每年偿还信用卡债务的支出占16%。[5]同样,近年来中国社会的消费升级步伐也在不断加快,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已经进入了联合国划分的20%-30%的富足区间。[6]这些现实例子反映出,纯粹市场经济中往往会出现消费结构与收入结构之间的不对称,乃至存在消费层次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脱节;进而,消费层次的超前又会刺激高级产品的生产和投资,乃至产业结构也脱离实际的经济发展水平。正是由于纯粹市场经济中往往甚至必然会存在消费结构与产业结构间的扭曲,这就会引发经济危机。也即,经济危机内生于市场经济之中并由市场运行机制所激发。

   一般地,经济危机的市场内生性体现在如下五个层次中:(1)市场定价与收入分配之间具有内生性;(2)收入分配与市场需求之间具有内生性;(3)市场需求与产品价格之间具有内生性;(4)产品价格与企业利润之间具有内生性;(5)企业利润与产业结构之间具有内生性。其逻辑是:市场定价体系决定了收入分配,收入分配决定了不同层次的消费能力,消费能力的差异又导致商品的等级化和价格分层,产品价格的市场分层产生了不同水平的企业利润,进而又引导厂商的生产与投资……。其中的主要机制在于,产品的需求及其价格往往受制于消费者的购买力,而购买力又主要由收入水平决定。这样,较大的收入差距就会造成较明显的需求和价格分层:一方面,低级产品的需求存在不足,从而导致低级产品的价格往往偏低;另一方面,高级产品的需求则增加,从而导致高级产品的价格往往偏高。进而,需求分层和价格等级化又会造成生产结构和投资结构的扭曲:一方面,满足社会大众真实需要的产品和产业在生产和投资上存在不足,相关的技术创新和进步也就会严重受限;另一方面,满足富人需要以及其他受诱导的非真实需求的产品和产业在生产和投资上出现过度,相关的技术创新和进步也就会不断升级。因此,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并由此产生出持续拉大的收入差距,就会造成这样两大问题:(1)普遍的有效需求不足,而当普遍的需求不足达到一定限度时,就会造成总体经济的生产过剩,进而会爆发出经济危机;(2)需求结构的明显扭曲,而当高级产品的市场需求显著地高于人们的真实需要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造成“虚脱”需求的破裂,进而会导致相关产业的崩溃和企业的破产。

   最后,生产过剩或者需求不足所引发的经济危机还呈现出这样一个重要特征:危机时期,产品的价格往往低于其生产成本,乃至出现利润下降、为零甚至为负的现象。这又引发了思考:经济危机时期的出售价格为何会低于产品的生产成本呢?在罗斯巴德等奥地利学派学者看来,其关键就在于,原来买进成本的价格过高了。那么,问题就来了:原来买进成本为何如此之高呢?奥地利学派学者倾向于将之归咎于信贷扩张,这导致“不当投资从那些应该产生利润的行业转向了那些被证明不能带来利润的行业。所以与消费需求相关的特定商品生产过剩,而其他的特定商品生产不足。”[7]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厂商为何会转向这些产品呢?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产品曾经为生产厂商带来了高额利润,只不过利润在危机时期趋于迅速下降或消失了。由此就要思考更为关键的问题:这些产品的生产为何会从危机前的高利润转变为危机后的无利润?奥地利学派将之归咎为利率的变化,这是从成本角度的分析。这里则强调,更为根本性原因应该归于价格,这是从收益角度的分析。其基本逻辑是:市场经济赋予高级产品远远高于其自然价值的价格(交换价值),从而刺激厂商对之增加投资和扩大规模生产;同时,连锁的锚定效应又使得与高级产品相关的成本(如工资和其他中间品成本等)高涨,这些高涨的成本在经济危机期间由于存在刚性而难以与产品价格发生同比例的下降,这点留待第八部分再做详细剖析。基于这一逻辑的分析,“产能过剩”就不能简单地归咎于信贷扩张,而应该从市场定价体系角度做更深入的探究。正是通过对市场定价体系的剖析,才可以深刻地洞悉经济危机的根源,深刻地认识到经济危机内生于市场经济的必然性。

  

三、经济危机的发源:定价体系


   流行的“消费不足”说认为,由于工资水平较低等原因,消费者无法在生产者能够获利的价格上进行消费,进而造成相关的生产投资闲置而产生经济危机。不过,这一见解遭到奥地利学派学者的断然否定。例如,罗斯巴德就写道:“如果消费不足理论可以有效地解释任何危机,那么萧条应发生在消费品行业中,该行业的剩余商品将积压,同时至少相对的繁荣将发生在生产资料行业。但是,通常我们认识到的是,在萧条时期是生产资料行业,而不是消费品行业遭受更大的损害。消费不足理论不能解释这一现象……每次危机的特点都是不当投资和储蓄不足,而不是消费不足。”[8]显然,这就带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经济危机的基本特点究竟体现为储蓄不足还是消费不足?由此就引发思考:经济危机的根本成因何在?

   一般地,经济危机爆发时的需求不足通常会呈现出这样两大特征:(1)消费不足往往不是短期内的全面性呈现,而是存在一个逐渐扩散的过程;(2)在经济危机扩散过程中,需求不足更为严重地体现在资本品和非消费品上。这里提供的关键信息是,消费不足根本上不是体现在所有商品上,尤其不是体现在必需品上;相反,更为可信的是,它首先并集中体现在高级产品或奢侈品上,进而才扩散到与之密切相关的资本品上。其中,奥地利学派着重剖析了资本品的需求不足,但没有剖析何种资本品存在需求不足,更没有进一步追溯高级产品的需求断裂这一根源。这里则对此展开深入的考察。

   事实上,在经济危机爆发后,高级产品的需求通常会面临着更大的冲击。其原因主要有二:(1)高级产品的需求具有更为强烈的心理特性,相应地,经济波动所造成的心理恐慌就会首当其冲地冲击高级产品的需求;(2)高级产品的成本受到连锁锚定效应的锁定而具有很强的刚性,相应地,经济危机爆发时也就难以依据市场需求来降低成本。两者相结合就会产生出经济危机中的显著现象:一些高级产品的大生产企业会出现巨额亏损而倒闭。这里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是:高级产品的供求通常为何更容易出现失衡?在很大程度上,这就与高级产品的过度生产和投资有关,而这又受到市场机制的激发。

   我们可以从两个层次来分析高级产品的供求问题。第一,高级产品具有这样两大特征:(1)生产上,高级产品的生产通常会依赖更多的资本品和更高的技术,这有助于降低其他厂商的竞争而维持其产品的高等级;(2)消费上,高级产品的需求通常会依赖更高的购买力和消费外部性的诱导,这有利于提高它的价格水平以及相应的利润水平。第二,这两大特征使得高级产品更容易趋于过度繁荣状态:(1)技术创新和生产投资通常集中在高级产品上,这有助于高级产品的生产在规模上的不断扩大以及在质量上的不断升级;(2)高级产品中嵌入了更为强烈的心理效应,这导致它的市场需求往往源自攀比的欲求而非真实的需要,进而使得高级产品的需求在规模上不断扩张以及在等级上不断更新。

更进一步地,高级产品的供求失衡又是如何引发全方位经济危机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5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