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滕泰 刘哲:全球衰退阴霾下,理性调低今年我国增长预期

更新时间:2020-03-18 20:23:59
作者: 滕泰 (进入专栏)   刘哲  
从生产法和支出法两个方面综合评估,预计2020年一季度中国GDP增速约为-3.3%,二季度增速约为7.1%,三、四季度GDP增长速度同比约6.6%、6.5%,预计2020年全年经济增速为4.5%左右。

  

  

五、稳增长的"三宽政策"建议:货币降息、国企放血、改革放松


   就货币政策空间而言,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降息空间很大。然而,与欧美各国普遍降息或量化宽松不同,中国货币决策部门这几年一直纠结于货币流向,而不愿意采取普遍降息或全面量化宽松政策,即使在严重外部冲击下,也倾向于用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去引导资金定向支持中小微企业而非全面宽松。多年的实践证明,企图短期从金融体制上改变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相对于国企、大企业的融资劣势是不现实的;把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货币流动性对立起来也是不正确的。既然多年"滴灌"理想不达预期,怎么面对现实?根据"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水少小河干"的货币流向规律,只有相信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普遍降息、全面宽松才能真正解决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等的融资难问题,并有利于降低实际利率,刺激民间投资和消费。

   面对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积极财政政策仍大有可为,但必须用创新办法打开收支空间。除了发行特别国债、适当调高财政赤字率到3%这样的市场共识之外,若要求国有企业按2019年利润的50%现金分红,可增加非税收入1.3万亿元。

   当然,最长效的稳增长政策,还是抓住时机加快市场化改革,放松供给约束,释放新红利。中国还有很多行业和生产要素受到行业管控、价格管制等"供给约束"的影响,这些计划经济遗留的"沙砾",长期广受社会诟病,其中除了少数特殊物资和公共服务外,大部分供给约束都应该放开。疫情过后,加快深化市场化改革,全面减少行政计划手段对市场的干预,进一步放松对生产要素、各行业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约束,才能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六、给企业和投资者的建议


   对不同行业的企业而言,疫情期间虽然所受冲击不同,但是总体来看,凡是信息化和自动化程度比较高、商业模式和组织管理模式比较先进的企业,不仅受冲击小,而且复产复工速度快。相反,那些信息化和自动化程度低、商业模式陈旧、组织管理模式落后的企业,不仅遭受冲击更严重,而且复产复工速度慢。疫情过后,中国经济转型的速度会进一步加快,存活下来的企业都应加快新技术的应用,加快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组织管理模式创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以适应更严峻的国内和国际竞争形势。

   对中国投资者而言,首先要对海外市场暴跌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关系有客观清醒的认识,美股暴跌到多次熔断是长期风险累加的结果,中国资本市场不会持续追随美股下跌。

   新冠疫情的冲击和原油价格的暴跌都只能视为美股下跌的催化剂。美股自2008年后长达十多年的上涨,首先是新经济引领美国经济基本面向好的原因,其次是美联储不断降息、释放的流动性带来的估值提升,第三也有市场不断自我强化形成的泡沫部分。虽然美股在连续暴跌后,短线风险释放告一段落,但从中长期看,其背后的影响因素比较复杂,可能需要较长时间的估值调整。

   在全球股市连续暴跌的背景下,中国A股市场并不是什么国际资金避风港,因为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但是与处在历史估值高位的美股不同,A股市场的估值处于历史相对较低水平,即使全球股市泡沫破裂演化为熊市,A股向下的空间也不大,不会持续追随美股下跌。

   而中国股市能否走出独立行情,还取决于前述货币政策是否足够宽松、财政政策是否足够积极、改革政策是否向着市场化的方向等诸多条件。若能走出独立行情,也应该是价值投资为主线,以新经济为结构特征,尤其需要关注以5G、物联网、人工智能、新零售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知识产业、信息产业、文化娱乐等新供给、新需求方向。

   从前述疫情影响来看,中国经济遭受的短期受冲击虽然很大,但按照"新供给增长模型",疫情冲击对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制度条件(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长期要素供给和技术驱动力并没有影响,2021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速还能回到6%以上,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前景要坚定信心。

  

   (作者滕泰为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长,刘哲为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海冰、朱长征、潘玥、李明昊、徐治翔参与了有关行业调研讨论,对本文亦有贡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4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