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满素:尊重反对派

——对话钱满素

更新时间:2020-03-09 12:36:32
作者: 钱满素  
而反对派的合理意见根本就听不到。何况权力的和平过渡使双方都拥有竞争上岗的机会,执政一方下岗后作为反对派也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先是带来一种平衡,随之政治进入优胜劣汰的良性循环。政府与公众交流渠道畅通,八面来风,有错纠错,好上加好,执政水平大幅提高。在不同政见的竞争中,国家的治理方式不断得到改善,政治机体日益优化。总之,反对派的合法存在能使政治生活阳光化和平化,避免权力转移中的暴力和激烈的社会动荡,从根本上消解暴力革命的必要性,极大地减少社会进化的成本,从而维护人民的最高利益。

  

   问:如此一来,被治者不容易走极端,当政者也不容易走极端,因为他有警钟长鸣的意识。有反对派的监督,他就能更审慎地执政,也会变得更英明一些。那么反对派是怎么出现的呢?

  

   答:为什么会有反对派?答案主要是因为有反对意见的存在,当然也不排斥个别煽动家和野心家的存在。一般而论,对大多数问题的意见主要就是正反两面,有时也会有第三种意见。反映在美国政坛上,就是民主共和两大党的格局,一个代表正方,一个代表反方,一旦有大党代表不了的第三种意见,就会有小党出来补充,如绿党、茶党。你可以看到,所有政见都有合法表达的渠道,包括怒气的表达。我们不要小看了情绪宣泄,积聚起来的民愤一旦失控会引起极大的能量爆发。

  

   反对派的出现可以说是历史必然,因为人民在政治上变得成熟了。民智开启就像孩子成长一样,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孩子小时候全听父母的,长大了要自立自主,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好。人民也会渐渐成熟,需要自立自主。这就是所谓世风变了,政治理念变了,人类进入现代了。以前能够接受或容忍酷刑、等级制、皇权专制等,现在不能了,这有什么不对吗?联邦党的失败就是美国社会风气变革的结果,随着人民参与意识的增强,他们不再接受联邦党人那种精英意识。在这点上杰斐逊显然比亚当斯更有前瞻性,虽然他还是主张“天然贵族”的。但是政治的大众化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规律,美国立国至今通过了二十七条宪法修正案,选民的范围扩大到所有成年公民,大众政治终成事实。政治是一种公权,涉及全民利益,必须适应时代和民情的变化。

  

   问:那么,反对派能够合法存在的条件又是什么?

  

   答:我想,一旦大权在握,很容易受到一种冲动的诱惑,那就是将反对自己的人说成国家敌人,名正言顺地让他们消失。所以必须制定一套规则,保护反对派的合法存在。说到底也就是必须实行法治,除了制定法律条文,还要保证对法律的遵守,哪怕以再好的名义,也不能去破坏它。一旦法治被破坏,社会必然动荡不安,也许再也找不回那个秩序了,代价实在太大。

  

   只有法治才能保障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倘若反对派真的违法有罪,也应该依法惩处,而不是随随便便将国家敌人的帽子扣到他们头上。杰斐逊一派当年办报宣传,攻击联邦党,丑化华盛顿,但华盛顿还是写信给杰斐逊,相信他对宪法的忠诚。他写道:“我坚信二公见地均出自纯正及良好的用心,而争论的症结仅在于何种措施较为优越,这只能由实践予以验证。”今天的茶党也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口号:“记住,持不同意见就是爱国。”(Remember:Dissent is Patriotic.)《反颠覆法》的失败产生了一个积极意义,那就是在美国建国伊始就杜绝了将反对派视为颠覆国家的做法。

  

   美国比较幸运的是,在这第一次党争中双方旗鼓相当,反对派占了国会的一半,领袖杰斐逊是《独立宣言》的起草人,麦迪逊是美国宪法的设计师,很难把他们说成是国家的敌人。当然联邦党人也是有君子风度的,没有破釜沉舟,为了保住权力去打一场内战。他们识时务,讲规则,为反对派的合法上台、为国家的平稳过渡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话再说回来,国情如此,传统如此,他们不这样做恐怕也难。在美国人思维中,政治是一种利益的平衡,这其中不需要流血牺牲,不需要英雄烈士,需要的是纲领、竟争、投票、协商、妥协、磨合……是一系列的合法程序。而这一切都需要反对派的合法存在,这一存在为现代政治提供了安全,提供了活力,提供了创新的空间。

  

   本文选自“美国文明三部曲”之《自由的阶梯:美国文明札记》,钱满素/著,东方出版社,2014年10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357.html
文章来源:译者秦传安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