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林:七十年来明清小说戏剧研究的成就与启示

更新时间:2020-03-04 10:21:59
作者: 梅新林  
则依然以文化研究为中心,充分显示了《儒林外史》文化研究的恒久魅力,但在学术研究的多样性、丰富性、前沿性上却不如《聊斋志异》。

   4.《牡丹亭》《长生殿》与《桃花扇》的经典阐释。三部传奇经典问世于明清不同时代,以《牡丹亭》成就最著,标志着明代传奇发展的最高峰;清代文坛有“南洪北孔”之称,说明《长生殿》与《桃花扇》地位相当。现今通行以《牡丹亭》与《西厢记》《窦娥冤》《长生殿》合称中国四大古典戏剧,而《桃花扇》却未能名列其中。在学术研究上,则以《牡丹亭》为冠,《长生殿》次之,《桃花扇》又次之。由于三部名著的作者都有可考史迹与文集传世,而且都已整合为集成性的研究成果[2],所以也是双线学术的推进与互动,并且在从早期的“四段论”逐步走向美学研究、文化研究、叙事研究、传播研究、比较研究、图像研究与空间研究的重心转移与延续中逐步彰显彼此互有异同的鲜明特色。

   诚然,经典诠释并非文学批评与研究的全部,故而有的学者特别提出关注“边缘”问题,如此方能对学术生态本身进行“全景式”的还原,但对明清小说戏剧研究而言,不仅在经典名著的数量上独占鳌头,而且诸多名著的经典化本身即已构成一道亮丽的学术风景线,由此充分印证和彰显了经典诠释的独特价值。所以首先还是需要以经典诠释为核心,然后以经典诠释引领和带动非经典的“全景式”还原与研究。

  

  

   明清小说戏剧研究成果的第三个板块,是具有引领作用的理论研究。其中文体学处于最为核心、最为关键的地位,具有本体论的理论意义,然后是以评点、序跋、专论为主要体式的理论研究,同时也呈现为逐步走向专题—综合研究以及尝试理论体系的建构与集成。

   1.明清小说戏剧文体研究。在明清小说戏剧理论研究中,文体研究一直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热点论题,学术成果也最为丰硕。首先是文体辨体研究,主要围绕“小说”与“戏剧”总概念、亚概念、根概念三个层级展开文体理论研究。所谓“总概念”,意指“小说”与“戏剧”本原意义上的文体理论;所谓“亚概念”,意指“小说”与“戏剧”总概念下文言小说(传奇)、白话小说(话本、章回小说)、杂剧、传奇(戏剧)等;所谓“根概念”,意指根植于“四大奇书”的历史演义、英雄传奇、神魔小说、世情小说的文体概念。就以上三个层级与明清小说戏剧的关系而言,分别具有包含其中、介乎其间与根基所在的不同关系。在戏剧文体研究方面,郭英德将文体的基本结构比作人体结构,从外至内依次递进地分为体制、语体、体式、体性四个层次,并具体体现在其《明清传奇戏曲文体研究》(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的学理逻辑与理论分析之中。小说文体研究方面,早期的代表性成果是石昌渝《中国小说源流论》(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4年版)。谭帆《中国古代小说文体文法术语考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试图建构“小说学”的文体谱系。董乃斌《中国古典小说的文体独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创造性地拈出感事、咏事、含事、演事等术语,着力从叙事学的维度探讨小说如何成为一种独立文体的问题,然后在《中国文学叙事传统研究》中(中华书局2011年版)进而将文体学与叙事学理论加以融会贯通。有学者关注到文体关系研究,即小说戏剧两种文体之间的内在关系问题,主要涉及文体异同辨析、戏曲与小说题材关系研究、同类故事在戏曲小说间演变的考索、艺术特性与创作手法的相互渗透研究等论题。

   2.明清小说戏剧评点研究。评点作为中国戏曲史发展中的一种独特文化现象与文学批评体式,具有多重功能与价值,包括文本价值、传播价值与理论价值,是文体之外的另一个经久不衰的热点论题,其热度要远远超过序跋和专论另两种载体。评点研究的焦点人物是金圣叹,先后有张国光《〈水浒〉与金圣叹研究》(中州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刘欣中《金圣叹的小说理论》(河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陈洪《金圣叹传论》(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多部专著以及大批论文问世。至于超越个案的整体性研究,则有谭帆《中国小说评点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林岗《明清之际小说评点学之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等。而20世纪的明清戏曲评点经历了“文学批评”视域下金批《西厢》研究、“戏曲学”视域下的“‘戏曲’评点研究”、“评点”的戏曲评点研究三个历史阶段。

   3.明清小说戏剧序跋研究。序跋这一重要体式研究的兴起远晚于评点研究,但已成为世纪之交学术研究新的增长点。小说序跋方面,早期的名家名著资料汇编多有收录小说序跋,从曾祖荫等《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选注》(长江文艺出版社1981年版)的开创,至丁锡根三卷本《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版)的集成,为序跋的理论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文献基础[3]。在理论研究方面,始于20世纪50年代有关《水浒传》《红楼梦》的序跋阐释。20世纪80年代初,一方面是从敏泽《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开始纳入序跋内容,另一方面则是从毛庆其《明清小说序跋初探》(《学术月刊》1985年第12期)开始明清小说序跋整体性的独立研究,其后的论著由整体研究、断代研究分别推向专体研究、个体研究等,包括诸多论文尤其是硕士、博士论文多有新意,但其不足是缺乏动态性考察与本体性辨析。与小说相比,戏剧序跋研究更加滞后。

   4.明清小说戏剧专论研究。在小说理论研究领域,黄霖、韩同文编著的《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对历代小说理论批评进行了一次系统的整理与总结,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古代和近代的小说理论发展历程。然而有关小说专论却少而又少,直到晚清才有梁启超《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1902)、楚卿《论文学上小说之位置》(1903)、王国维《红楼梦评论》(1904)、黄人《小说小话》(1908)等陆续问世。与此相反,因受词为“诗之余”,曲为“词之余”传统观念的影响,在戏曲领域则留下了诸多戏曲专论,成为戏曲理论最为集中、最为典范的代表。其中的热点是承续20世纪后期研究之势的李渔研究,而且评价呈日益高涨之势,主要以李渔《闲情偶寄》为中心而广泛涉及戏剧创作与演出理论,并在研究领域与观念上有了新的突破。其他戏曲专论多受学界关注的有徐渭《南词叙录》、王骥德《曲律》、吕天成《曲品》、祁彪佳《远山堂曲品·剧品》、李调元《曲话》与《剧话》、焦循《剧说》等。其中《南词叙录》是我国第一部关于南戏的理论专著,在戏剧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相关研究成果比较丰富。

   5.明清小说戏剧专题—综合研究。这是明清小说戏剧理论研究同时走向分化与综合的重要成果,两者都有论、史以及两者融合等不同取向。一方面是通代研究中的以明清为主体,其中属于专题性理论研究者,诸如陈衍《中国古代编剧理论初探》(湖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祝肇年《古典戏曲编剧六论》(中国戏剧出版社1986年版)、陈洪《中国古代小说艺术论发微》(南开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蔡锺翔《中国古典剧论概要》(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吴士余《中国小说思维的文化机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赵山林《中国戏曲观众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刘奇玉《古代戏曲创作理论与批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等,分别延伸至小说戏剧的艺术论、编剧论、创作论、演出论以及女性戏剧理论研究等;而在综合性理论研究方面,则日益趋于理论探索与建构,更具理论批评的集成性价值。其中小说领域从黄霖《古小说论概观》(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到宁宗一等《中国小说学通论》(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谭帆《“小说学”论纲——兼谈20世纪中国古代小说理论批评研究》(《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4期),更加注重“小说学”的理论体系建构;戏曲领域从赵景深《曲论初探》(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版)、齐森华《曲论探胜》(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等侧重于整体性研究,到叶长海《中国戏剧学史稿》(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以“戏剧学”、李昌集《中国古代曲学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以“曲学”引领戏剧史研究,再到谭源材《中国古典戏曲学论稿》(春风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赵山林《中国戏剧学通论》(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分别以“戏曲学”“戏剧学”命名,直至新世纪谢柏梁《中华戏曲文化学》(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的出版,也同样具有趋于戏曲理论体系性建设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更为重要是以明清小说戏剧理论研究为对象,同样也是专题性与综合性理论研究的双向并进。其中王先霈、周伟民《明清小说理论批评史》(花城出版社1988年版)从小说序跋、评点、笔记杂著、小说本文、目录学著述、史论、诗文和小说专题论文等八类古籍中搜集了大量小说理论材料,并进行反复鉴别、校勘和整理,撰成第一部《明清小说理论批评史》,具有开拓性意义。

   总观明清小说戏剧研究第三个板块的四个方面成果,以文体学研究为核心,以评点学研究为聚焦,然后推及序跋、专论以及专题—综合研究。相比之下,通代研究成果盛于明清两代,所以尤其需要强化后者更为系统、更为专题、更为深入的理论研究。

  

  

   明清小说戏剧研究成果的第四个板块,是具有集成效应的文学史撰写。20世纪是中国新体文学史从开创走向兴盛的世纪,故有学者将20世纪称为“中国文学史的世纪”[4]。而就建国七十年间的文学史撰写而论,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建国至“文革”结束为第一阶段,改革开放后90年代末为第二阶段,自世纪之交起为第三阶段,其中第三阶段业已进入文学史学的理论自觉阶段。其中的明清小说戏剧史研究成果集中体现在以下四个层面。

   1.通代文学史中的明清小说戏剧史研究。从50年代林庚的《中国文学简史》(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1954年版)与詹安泰、容庚、吴重翰编纂的《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60年代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写的《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年版),游国恩等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版),到90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纂的十二卷本《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90年代陆续出版)、张炯主编的《中华文学通史》(华艺出版社1997年版),以及章培恒、骆玉明所著《中国文学史》(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郭预衡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再到21世纪初傅璇琮、蒋寅总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通论》(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明清小说戏剧皆为其中的核心内容,而明清小说的地位与分量又远远高于同期的戏剧。

2.通代小说戏剧史中的明清小说戏剧史研究。关于小说戏剧通史,从早期周贻白的《中国戏剧史》(中华书局1953年版),北京大学中文系1955级编写的《中国小说史稿》(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版),至20世纪80—90年代成果日益显著,主要有张庚、郭汉城主编《中国戏曲通史》(中国戏剧出版社1980—1981年版),齐裕焜《中国古代小说演变史》(敦煌文艺出版社1990年版),李庆番《中国戏曲文学史》(花山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许金榜《中国戏曲文学史》(中国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杨义《中国古典小说史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杨子坚《新编中国古代小说史》(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徐君慧《中国小说史》(广西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廖奔、刘彦君《中国戏曲发展史》(山西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李剑国、陈洪主编《中国小说通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刘勇强《中国古代小说史叙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等。其中《中国戏曲发展史》与《中国小说通史》皆为四卷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83.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 2019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