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谌园庭:中拉关系70年回顾与前瞻:从无足轻重到不可或缺

更新时间:2020-02-14 13:31:33
作者: 谌园庭  
牙买加总理霍尔尼斯参加了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正如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所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不是中国的独唱,而是各国的大合唱”。拉美国家的积极参与推动了更多来自拉美的优势产品进入中国。

   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助力下,拉美对华出口多样性增加。随着中国中产阶层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选择购买拉美地区的优质产品。除了智利的车厘子、墨西哥的鳄梨、阿根廷的牛肉、厄瓜多尔的大虾等具有鲜明国别标志的产品,秘鲁的藜麦、巴拿马的凤梨等食品也陆续登陆中国。中国这个被拉美国家视为极有潜力的市场正在逐渐成为现实市场。

   中国对拉美投资更加多元化。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在拉美地区投资存量达到3868.9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21.4%。拉美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地,中国也成为拉美稳定的投资来源国。除了能源、矿业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对拉美的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和服务业表示出浓厚的投资兴趣,中国资本更多地进入了金融、农业和食品、制造业、通信业、服务业、电子商务、航空运输等领域,有力地推动了拉美当地的经济发展。中国长江电力公司投资35.9亿美元收购秘鲁Luz Del Sur配电公司83.6%股权,是2019年中资企业最大的海外并购项目。此外,越来越多的中国私人资本进入拉美市场,中国在拉美的投资主体呈现多样化趋势。2019年10月,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开通拉美地区首条绿色公交线路,其所有运营车辆均采用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企业比亚迪生产的纯电动大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带一路”建设在拉美地区也结出了硕果。2018年7月,首钢秘铁1000万吨精矿扩建项目竣工,成为“一带一路”落地拉美的第一个竣工项目。秘鲁比斯卡拉总统在国情咨文中称赞,首钢项目在如此短的时间建成,创造了一个奇迹。

   中拉金融合作发展迅速。当前,中国已经成为拉美国际融资的主要渠道之一,双方建立了多层次的融资渠道。中国金融机构在拉美主要国家开设了分支机构,2017年中国银行获准在智利开设分行。此前,作为人民币清算行的中国工商银行阿根廷分行、中国建设银行智利分行也正式开业,业务面向整个拉美地区。除了传统的优惠贷款、出口信贷、境外投资融资之外,中拉合作基金、中拉基础设施专项贷款等各项基金逐步落地。2019年4月,中拉开发性金融合作机制在北京成立,是中国与拉美国家间首个多边金融合作机制,目的就是以更加紧密的金融合作促进更高水平的中拉合作。中国与阿根廷的货币互换协议在关键时刻帮助阿根廷政府缓解了汇率危机。“一带一路”倡议对接拉美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领域就是资金融通和金融合作。

   3. 人文交流成为中拉合作的新支柱

   随着中拉关系发展进入新阶段,双方对相互间文化、价值观、制度等要素的了解更为迫切。一方面,在中拉关系的发展过程中,文化、制度等因素所形成的制约日益显性化。另一方面,在国际秩序转型过程中,西方大国解决国际和全球性问题的能力贫乏,需要更多“中国思路”和“中国方案”,以及“拉美思路”和“拉美方案”为之助力。“中国思路”和“拉美思路”之间能否顺利对接,从根本上取决于文化、价值观等软实力的相互影响。正如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所说:“互联互通只有真正地把不同国家的人民、不同国家的文化相互联系起来才有意义。”

   基于此,中国政府发布的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中,将人文合作单独列为中拉需要加强的一个合作领域,而并非如第一份“政策文件”那样将人文与社会视为一个合作领域,足见中国政府对加强中拉人文领域合作的重视程度。

   媒体成为沟通中拉关系的使者和桥梁。在双方急需加深相互了解的当下,传播一个真实的中国、一个真实的拉美显得尤为重要,媒体担当此责义不容辞。2017年,中国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峰会,以及10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大,通过媒体的报道,让更多的拉美人了解现代中国。中国人也通过多种媒体了解拉美政治经济发展变化。

   随着双方交往的深入,中拉人文交流的主体更加多元化,包括智库、高校、行业协会、文化演出机构、企业以及华人华侨等都成为人文交流的主体,从而开辟了更多民间交往的渠道。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旅游不仅是中拉人文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成为中拉经贸合作的新抓手。如中国已成为向墨西哥输送游客最多的亚洲国家,2019年中国赴墨游客数量有望上升至20万。中国赴南美旅游在2019年尤其火热,拉美各国推出了各种旅游项目来吸引来自中国的游客。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表示欢迎更多中国游客赴巴西旅游并给予免签待遇。一旦实施细则出台,中国游客赴巴西旅游人数将大幅跃升。哥斯达黎加则寻求将特色医疗旅游推向中国。

   4.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拉关系发展注入新动能

   拉美国家的积极加入使“一带一路”倡议更具全球意义。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正值中拉关系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一年,习近平主席在出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前接受三国媒体联合书面采访时指出,早在几个世纪前,中拉贸易使者就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成为联系东西两个半球的重要贸易通道。但彼时,拉美地区并没有被纳入“一带一路”框架范围内。拉美国家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经历了从审慎评估到热情拥抱的过程。中国对于拉美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角色和定位,也从规划范围外到“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再到“不可或缺的重要参与方”的提升。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为中拉关系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能。

   拉美国家和“一带一路”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哥斯达黎加前计划部长埃切维里亚(Carlos Manuel Echeverría)的思考代表了多数拉美国家的观点,“为何我们要游离于丝路之外?”“如果不进行战略性的思考,如果被排除在这个令人兴奋的发展倡议之外,这将是一个严重错误”。

   中国对拉美国家的诉求给予了积极回应。2017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与前来参加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会晤时强调,拉美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2018年1月,中国—拉共体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会上通过的《“一带一路”特别声明》特别提到,中国认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不可或缺的参与方,并正式邀请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自愿加入该倡议。

   巴拿马是首个对接“一带一路”倡议的拉美国家。2017年11月,中国与巴拿马签订了第一份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此后,拉美其他国家纷纷跟进。2018年5月,中国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签署了首份中国与加勒比国家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2019年4月,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期间,秘鲁的加入使得拉美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达到了19个,共建“一带一路”伟大构想已经全面延伸到拉美大陆。

   “一带一路”倡议从理念到行动,并逐渐发展成为实际的国际合作,取得了全球瞩目的成就。也正因为拉美国家的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合作平台。

   5. 中拉整体合作开辟新的合作平台

   2015年中国—拉共体首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举行后,其衍生出的一系列合作新机制为中拉在政治、经贸、人文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提供了有效的平台,从而形成一个立体合作格局。中拉基础设施合作论坛、中拉青年政治家论坛、中拉智库论坛、中拉媒体论坛纷纷举办,助推中拉整体合作取得实质性的战略共识。

   “一带一路”合作机制也在不断完善。2019年4月,包括古巴与危地马拉在内的“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正式成立,推动绿色发展理念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些努力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尤其重要,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多为可再生能源和采掘业等对环境保护要求高的行业,如果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的环境工具和举措,将有助于在该地区创建更多更好的绿色项目。

   当前,中拉关系仍存在诸多的不平衡性。比如,贸易的不平衡性,经贸关系中投资与贸易的不平衡性,科技、人文之间的交流与政治、经济关系的不匹配,等等,这些不平衡性需要双方在更长久的时期内通过建设性合作来消弭。

   三 简要总结与展望

   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中国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大国,是包括拉美在内的全世界正在审视和判断的。实事求是地说,不应夸大中国在拉美地区日益增长的存在所带来的恐惧或希望,也要充分评估当前中拉关系面临的不确定性。

   (一)中拉关系发展的韧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跨越近半个世纪的拥抱中,中拉关系在压力和挑战面前显示出了极强的韧性。韧性在汉语中的直接意思是指受外力作用时不易折断的性质,也特别指一种顽强持久的精神,尤其是面对困难或者逆境时所表现出的有效应对和适应。而当前中拉关系的韧性主要表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中拉关系并没有因为外部因素的唱衰而转冷。无论是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的“新帝国主义列强”论,还是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善意地提醒”拉美国家在接受中国投资时要“睁大眼睛”,以及白宫召回驻多米尼加大使、驻萨尔瓦多大使与驻巴拿马代办,并无端指责中方片面改变现状等一系列举动,都无法阻止中国和拉美的相向而行。与此同时,拉美国家并没有在中美贸易摩擦中选边站,也没有一个拉美国家站在敌视中国的立场向中国施压,充分说明中拉关系经得住冲击,具有很强的韧性。

   另一方面,中拉双方在面对变局时保持了一定的战略定力。中国和拉美国家都视对方为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2019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同访华的智利总统皮涅拉会谈时说,中智关系长期走在中拉关系前列,我们要继续发扬敢为人先的精神,推动中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迈上新台阶。7月访华的哥伦比亚总统杜克表示,此次访华的目标是努力让“中国将哥伦比亚视为投资的战略目的地”。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10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表示,巴西高度重视中国的大国地位,将发展对华关系放在本国外交优先地位。互为合作伙伴的战略共识是确保大变局中中拉关系行稳致远的支撑。

   (二)中拉关系面临的挑战

   1. 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对华战略竞争政策给中拉关系的发展造成压力。2017年年底,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及中国在拉美乃至整个西半球的角色,认为“中国试图通过国家主导的投资和贷款将该地区纳入其轨道”。在发起中美贸易摩擦的同时,特朗普政府试图将拉美国家纳入其战略轨道上,不断唱衰中拉关系。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的盟国在内都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都不希望中美走向冲突与对抗。多数拉美国家认为,大国加大对本地区的投入本不是坏事,但这种关注和投入应该更多地是基于合作而不是过度竞争。就如巴西副总统莫朗所说,中美贸易战尽管对巴西的某些出口带来短期利益,但从长期看,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全球经济形势不稳定、经济秩序失衡乃至全球性经济衰退等负面影响,也会影响巴西的国际贸易、经济增长乃至政治稳定。

2. 拉美国家发展进入一个新的调适期。从经济层面看,自2015年出现负增长之后,拉美经济一直处于艰难复苏中,在全球经济格局中面临进一步被边缘化的风险。2019年,国际贸易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加大,导致投资和需求双双下降,全球经济因之同步放缓,拉美经济也不能幸免,巴西、墨西哥、阿根廷等三大经济体增长再现颓势。由于缺乏促进增长的良性外部环境,拉美各国忙于大选和政党博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57.html
文章来源:《拉丁美洲研究》2019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