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苑秀丽: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马克思主义分析

更新时间:2020-02-14 13:29:07
作者: 苑秀丽  
记者不得不服从公司和老板的利益。记者史蒂夫·威尔森、简·阿克勒有一次报道了美国牛奶公司供应的危险因素, 这触犯了广告商的利益, 最终两位记者遭到福克斯电视台的解雇。为了获取商业利益, 新闻传媒不仅会向经济势力低头, 也会向政治力量低头。以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的《世界新闻报》为代表的新闻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为追求商业收入, 获得“爆炸性信息”, 有时不惜采用非法窃听、钱色贿赂等手段获取独家内幕消息, “窃听门”事件等一系列丑闻使媒体的公信力大大受损。可以到, 在市场化条件下所谓新闻传媒是“第四权力”根本就不是现实, 是对资本自由的一种粉饰。

   有研究者还洞察到更多的问题:“市场新闻业由于以‘市场’和‘利润’为指针, 不仅使传媒组织不能与政治力量和市场力量保持距离, 进而还规训了组织内部的新闻从业者, 使新闻的独立性成为空中楼阁。”在市场化条件之下, 西方新闻媒体及从业人员逾越底线、丧失操守的现象不断上演, 他们常常凭借自己的社会影响力, 在利益的驱动下, 选择新闻、策划新闻、制造新闻。西方新闻人变成了新闻商人, 新闻作品变成了新闻商品, 虚假新闻、有偿新闻、公关新闻、广告新闻、低级趣味的新闻泛滥, 新闻传媒越来越成为赚钱的工具。

   西方新闻传媒市场化的现实告诉我们, 当市场化大行其道时, 民众的新闻自由权利被大资本、大财团肆意践踏和滥用的现象比比皆是, 新闻的真实性、独立性、客观性, 以及民众的新闻自由是无法实现的。

   三、并不存在“去政治化冶的西方新闻传媒

   西方新闻传媒中政治因素依然存在并发挥影响, 并不存在“去政治化”。只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 新闻舆论领域的政治因素被一些表面现象遮蔽了。“广告商资助的牟利新闻不但成了新闻业的‘自然‘状态, 而且几乎成了‘自由的新闻业’的代名词。与此同时, 政府补贴的新闻业成了‘不自由’的新闻业的代名词”。透视西方新闻传媒纷繁复杂的表象, 可以看到当代西方新闻传媒领域依然是各种政治力量控制、影响和斗争的场域。

   马克思主义认为, 新闻传媒与政治是不可分离的。马克思看到资产阶级报刊从自身的利益出发,确定自己的政治立场和选择, 报刊的政治态度背后还存在着各种收买和贿赂行为。资产阶级国家报刊公开变化政治态度很常见, 有时报刊出于政治的动机, 完全不反映人民的思想和情绪。“马克思和恩格斯很注意对报刊进行阶级分析和党派属性的判断, 承认报刊与政治有较为密切的关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说过报刊的每篇报道、每项活动都与阶级、党派有关, 都具有政治性质。报刊自身的利益, 特别是经济利益通常决定着报刊的政治态度, 但是, 这种利益也可能使报刊的政治态度相当模糊。”在资本主义新闻业的发展过程中, 新闻传媒成为强有力的政治报道和政治宣传工具, 对政治信息的巨大需求曾促进了整个新闻传播事业的飞速发展。

   当代西方新闻传媒依然能够发挥独特的政治作用。一方面, 新闻传媒具有多种社会功能, 能够传播新闻、反映舆情、提供娱乐、服务经济等, 为满足社会的信息需求提供一种公共服务。另一方面, 新闻传媒属于精神产品的提供者, 对社会舆论、社会意识和社会行为具有重要的塑造、引导和控制作用, 其中政治影响力和政治塑造力也是新闻传媒的重要功能。新闻传媒在新闻的选择、加工和刊载过程中可以表达特定的观念和意图, 发挥宣传引导作用。在娱乐内容的选择和提供中也能够灌输特定的意识形态内容、价值引导内容。因此, 各个国家各个利益集团或组织都把新闻传媒作为维护自身利益和发挥社会影响力的重要工具。

   当前, 无论是在全球还是在一国国内, 西方资本主义新闻传媒的“政治化冶依然存在。从全球来看, 国家与国家之间, 政党与政党之间的政治分歧和斗争, 表现在新闻舆论领域中同样异常激烈尖锐。2013年6月, 美国中情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向媒体披露与曝光包括“棱镜”项目在内的美国政府多个秘密监视项目, 让世界看到了美国所谓的“互联网自由”“信息自由流动”话语的虚伪。西方宣扬的“新闻自由”并没有抹去政治性、意识形态性。从国际上看政治对新闻的塑造和影响,甚至可以认为新闻业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国际新闻传播并不仅仅是信息传播, 其中还包含着政治表达。国与国之间不同的社会制度、阶级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使新闻传媒领域也充斥着阶级分野和意识形态分歧。西方新闻传媒在全力维护资本主义制度、敌视社会主义制度方面的高度一致, 暴露出西方新闻传媒否认其政治性的虚伪性。一些西方媒体戴着“有色眼镜冶报道中国, 对社会主义国家持咄咄逼人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攻势, 都明显地表现出西方新闻传媒的政治性功能。

   在西方国家的新闻传媒领域, 政治性一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现代西方新闻传媒多为资本控制,不可能不受其意识形态的影响。新闻媒体自身也有明显的政治倾向, 例如, 在关涉资本主义国家利益、意识形态以及对外战争等重大问题时, 美国主流媒体总是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在政治博弈时刻,比如总统大选时, 媒体的政治性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主流新闻传媒都会表现出自己的政治立场或政党倾向。在伊拉克战争期间, 英国一些有影响的右翼报纸和电视台与英国政府配合默契, 制造舆论, 为出兵伊拉克摇旗呐喊。因此, 西方新闻传媒领域依然是各种政治力量表达自己、影响民众、争夺权利的场域, 我们不能简单化西方政党、政府与西方新闻媒体之间的关系。

   四、西方新闻传媒难以践行客观性原则

   有研究者提出, 新闻的客观性原理是“西方新闻业界的职业规范和报道规则”。客观性的理念“一直能雄踞美国乃至西方新闻报道规范之中流”, “客观新闻报道方式的演变和主导地位, 体现了民主和科学的精神的发展壮大”。的确, 在新闻传播理论中客观性原则的提出具有重大意义, “新闻客观性就是拒绝个人或组织的偏见影响他们对新闻事实的选择、处理、评价, 以独立公正的立场去认识事实并反映事实”。客观性原则追求客观、公正、真实, 一些西方新闻传媒及其从业者也积极倡导这一原则, 但是, 实际上这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在现实中,“报刊传播新闻除了受到不可避免的自然因素(媒介本身的限制、事件发展过程和人的认识能力的限制、空间传递的限制等等) 的影响外, 还受到政治(阶级、党派、政府、政客等等)、经济、文化传统等的影响或牵制”。西方新闻传媒及其从业者很难践行客观性原则。

   从理论上讲, 新闻传媒及其从业者应该坚持客观的立场去展现新闻的真实性、公正性。但是,在现实中, 每一家西方新闻传媒都不可能是“无心”的传播者, 他们总会宣传自己认可的一些观念、主张, 总是在践行自己的传播立场、价值取向, 进行某种观念的传扬。不同的社会成员也有不同的立场、利益和表达需要, 新闻传媒从业者也不例外。毛泽东揭示了这一点:“在阶级消灭之前,不管通讯社或报纸的新闻, 都有阶级性。资产阶级所说的‘新闻自由爷是骗人的, 完全客观的报道是没有的。”

   一些人宣称西方资本主义新闻传媒是社会公共平台、社会公器, 以为社会大众服务、履行社会责任为基本目标。西方新闻传媒也宣称自己是独立的、客观的, 是社会公共利益的表达者和维护者。但现实是, 西方各个新闻传媒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会受到其他各种社会力量的影响, 它们会与政治力量、商业力量合谋, 在追求自身利益的过程中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 新闻传媒会受到国家、政党、政治集团的利用和影响。一些媒体宣扬新闻报道要客观公正, 但实际上他们却常常抛开客观报道原则来表达自己的政治倾向。新闻传媒往往立足于政治、党派的利益选择性地报道新闻, 呈现给民众的是经过加工的新闻内容, 这时的新闻是很不客观的。比如, 各国主流媒体往往都是维护本国战略利益, 配合军事行动的舆论工具; 在政府组织的大规模社会活动、政治选举中, 一些新闻媒体实际上是政府、政党、某些利益集团的附庸。在国与国的关系中, 国际报道也充满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偏见。1999 年5 月, 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中, 中国严厉谴责这一行为, 美国政府却声称是误炸, 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美国媒体支持政府, 在报道这一事件中的表现和倾向性让新闻的客观性原则毫无立足之地。

   经济压力也是能否进行客观公正的新闻传播活动的重要影响和制约因素。新闻传媒在市场运作 过程中必然要受到发行、广告等因素的影响, 需要面对来自广告商等方面的商业压力, 为了经济利益, 新闻传媒机构在进行新闻传播活动的时候难免会有失客观。

   有人认为, 职业新闻工作者应该遵循以新闻为本位的传播原则和要求, 用新闻职业伦理、职业道德原则约束和规范自己, 应该保持客观性。但是, 从西方新闻从业者的个体层面来看, 情况也很复杂。在从业者内部, 存在不同的利益考量和期待追求, 有专业追求、宣传追求、利益追求、名望追求等。对于个体, 这些因素的影响往往相互交织。在西方新闻媒体客观真实、新闻自由的幌子下,常常出现新闻传媒及其从业者无视职业规范, 摒弃社会责任, 损害广大民众权益的事件, 比如, 假新闻、有偿新闻等, 这些表现让我们看到西方新闻传媒的公正、客观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而根本实现不了。

   “并非说西方媒体都不讲客观, 都不尊重事实, 只是想说明, 他们出于利益的需要和价值观的驱使, 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背弃新闻报道的一些基本原则来表达其政治倾向。”总之, 那种认为西方新闻传媒能够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不被任何力量所控制, 不为任何利益所动摇进行客观报道、传播事实、公正评价, 只是一些人的想象和美化。

   五、结语

   一些人在理想化、神化西方新闻舆论的同时, 对中国的新闻舆论却百般挑剔、指责和攻击, 比如, 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过时了, 不适用中国了;新闻传媒的双重属性功能的确立, 表明党对新闻传媒工作的领导不再是必须了;新闻传媒的市场化、“去政治化冶是大势所趋, 党管媒体是不民主的表现, 不再需要党管媒体, 等等。面对这些非议和攻击, 习近平总书记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新闻舆论工作的基本立场和主张,为辨清错误认识, 坚持正确的新闻舆论思想提供了科学的指导。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2月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阐述了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高举旗帜、引领导向,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 团结人民、鼓舞士气, 成风化人、凝心聚力, 澄清谬误、明辨是非, 联接中外、沟通世界。这是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基本定位和明确要求。面对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纷乱认识,我们特别应当做到澄清谬误、明辨是非。我们应当以马克思主义为武器, 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和管理, 辨析关于西方新闻舆论的错误认识, 推进新闻舆论事业的健康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新闻舆论工作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当下中国, 新闻传媒领域面临多样化、多元化的挑战, 新闻舆论日益成为斗争的前沿阵地、主战场。我国所处的国际国内舆论形势、国际传媒间的激烈竞争、西方新闻观的负面影响, 以及我国新闻传媒领域存在的问题等都对坚持和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提出了挑战。“信息”“受众”“客观性”“去政治化”“市场化”等貌似中性的词语的流行, 商业主义新闻观念、专业新闻主义观念的影响, 让一些人质疑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否具有解释力, 是否还有必要坚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洞察西方所谓“新闻自由冶的本质, 自觉抵制西方错误新闻观的影响, 认清西方新闻传媒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的妖魔化。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新闻舆论工作的“定盘星”。牢固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56.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