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义虎:谈台湾政治新态势

更新时间:2020-02-12 10:46:44
作者: 李义虎 (进入专栏)  
一些原本无关或足以避开的内外因素催生了“蝴蝶效应”和“灰犀牛效应”,对选情颇有意外功效。虽然蔡英文民进党无法亲自制造这些效应,但他们却充分利用了其产生的迅即性影响,捡枪捡炮,借力使劲,有意造成有利於提升其选情的“抗中保台”同温层,稳固了基本盘,吸引了部分中间选民的支持。其中,这两种效应所形成的同温层,在青年世代那里效果最彰,产生了更直接和更有效的影响,不仅促使台青追随其话题,“自觉”接受其洗脑灌输,而且在选举心理、投票行为上受到诱导,他们几乎一边倒,九成票投给了蔡英文。这可以视为“蝴蝶效应”和“灰犀牛效应”的典型案例。

   本来,选举初期,蔡英文的民调支持度并不很高,党内初选还遇到赖清德的严峻挑战,前景并不看好。但去年6月突然爆发的香港事件让她不是捡到了枪,而是用黄光国教授的话讲“简直是捡到了炮”;由於“一只蝴蝶飞到她的身旁”,提供给她利用“蝴蝶效应”的现成武器,她更借此做足文章。在香港事件的发酵时刻,蔡英文大打“主权牌”、“安全牌”,强化“辣台妹”角色,放肆攻击“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鼓吹“要选国民党,明天是香港”。由於台港联动性的提升,她巧用此制造新的话题,不断贩卖“芒果干(亡国感)”,树立其防卫“主权”、守护“民主”的形象。其“辣台妹”加小清新的形象,确实适合年轻人的口味,有较强的吸引力。而这一年来,蔡英文还动用执政资源,掌控媒体促其“全面绿化”,进行网军操作;特别是借助现代社交软件的广泛传播功能,推出高收视率的网红(如鸡排妹)视频节目,通过造谣污蔑,歪曲事实等手法,攻击抹黑对手,丑化大陆政府与社会。在污名大陆方面,蔡英文和绿媒可以说是用尽心思、不择手段。在这方面他们选择性地进行“爆料”,选取所谓新疆职业技能教培机构、北京昌平某村的基层个案等,先入为主地制造话题,编辑谎言故事,使其产生扩散变异效果,在台湾人心目中树立大陆的负面形象。虽然这些事例本与台湾选举并无直接关联,甚至毫不搭界,但都成为蔡英文和绿媒攻击的口实和素材。经过一年多反覆连贯的宣传散播、话题诱导及刻意歪曲放大,在皮下注射原理的误导下和青年群体“同侪效应”的推使下,让台青对大陆的负面观感不断巩固形成定见,从而将此移情到投票行为上。可以说,通过上述看似无关事例产生的“蝴蝶效应”,蔡英文成功培育起“抗中保台”的同温层,对其选情十分有利。

   中评社记者:如果说外部因素造成了“蝴蝶效应”,那麽影响这次选举的“灰犀牛”如何体现?“灰犀牛”又是如何被激活奔跑起来的?

   李义虎:“灰犀牛效应”在台湾内部就有。蔡英文们知道,利用这种效应对选情也大有好处。本来,台湾最大的“灰犀牛”是经济社会问题丛生,是蔡英文的执政败绩,是两岸大环境的恶化。假使蔡英文仅仅凭借自己的执政优势、连任惯性,选前开出教育、医疗、养老等支票,加上攻扞对手“亲中卖台”这种有效的抹红战术,在她自己那个“最大灰犀牛”劣势面前,并不能保证她顺利当选。但长期流行的民粹政治和作为岛内主要矛盾的“统独”矛盾,也是另一只“灰犀牛”。自2014年太阳花学运以来,岛内政治生态“绿大蓝小”,认同层面的“台湾主体意识”滥觞,这些一直都是显在的事实,形成了某种“反中抗中”的小气候,给这只“灰犀牛”发作提供了适宜的土壤。特别是台青的认同已经发生质变,其“倾独”取向影响下的政治选择、包括选举动作都一直成为大概率事件,“天然独”只是一个表面说法。由於蔡英文和民进党擅长於进行“台独”理念和民粹主义的操弄,将蓝绿对决与“统独”矛盾密封打包是其拿手好戏,所以,蔡英文会毫不犹豫地锁定选举主轴是打“主权牌”,基本手法是激化蓝绿对决,让绿营支持者相信自己是“扞卫主权”、“抗中保台”的不二人选;这样就足以使“绿大蓝小”政治结构和台湾多数人的认同结构发酵出作用,激活另一只“灰犀牛”,使其奔跑起来。

   中评社记者:“蝴蝶效应”和“灰犀牛效应”是如何被塑造成选举的民意?

   李义虎:值得注意的是,“蝴蝶效应”和“灰犀牛效应”能够取得一定效果,对蔡英文选情有助力,也在於如下三点:一是在互联网时代和新媒体时代,青年人都更多置身於网络社会、而不是现实社会。在新技术条件下更容易产生类似於“皮下注射”的效果,从而更能直接受到“蝴蝶效应”与“灰犀牛效应”的影响,在特定条件下甚至会有倍增效果。二是青年群体中存在着一种其他年龄段没有的“同侪效应”,大多数青年人有从众心理。这种“同侪效应”和从众心理容易加剧“蝴蝶效应”,从而形成青年群体中较为稳固的同温层。“蝴蝶效应”较多地体现在青年族群一边倒、外部因素刺激这样两个方面。三是需要有制造话题、设置议程的能力,甚至不排除诉诸造谣说谎等不端行为。民进党、蔡英文本就擅长於制造话题、引导议题。在蔡韩对决中,蔡在锁定“主权”选举主轴後,即以“芒果干”口号、“辣台妹”角色外加小清新形象,加之绿媒扭曲事实重构事实的操作,建构起了同温层话题的逻辑链条,客观上起了助选情、吸选票的作用。蔡英文民进党心里明白,制造或利用“蝴蝶效应”,更能摆脱奥步的坏形象,成本更低,效果却更好,更能借力使劲。

   这场选举给人印象较深的是,“蝴蝶效应”、“灰犀牛效应”在影响、诱导民意方面还是有一些显着效果的,对之如何利用对选举期间的民意塑造至关重要。应该看到,对这次选举有较大影响和产生明显效果的是“蝴蝶效应”、“灰犀牛效应”,不是“钟摆效应”和“骨牌效应”,也没有发生“黑天鹅效应”。有人在这次选後还用“钟摆效应”形容、分析选举结果,是很不准确的。在研究方法上,这仍然局限於传统分析框架与方法,“钟摆效应”、“黑天鹅效应”等属於线性思维,而“蝴蝶效应”、“灰犀牛效应”则需研究者以立体思维、复合思维、联动思维为主,分析框架肯定带有後现代的特征。料想今後,用话题能力加新技术工具培育形成同温层,将在各种类型的选举中发挥更大作用,成为新型选举战术。这就取决於话题设置能力和技术支撑,是思想与技术的即时性结合。

  

   蔡英文“总统票”和民进党政党票差距大 小党票不可忽视

   中评社记者:在这次选举结果中,蔡英文在“总统票”中获得817万票,但民进党在政党票中却只有481万,相差326万。为什麽蔡英文“总统票”和民进党“政党票”会差距这麽大?

   李义虎:这次选举是二合一选举,但有三张选票,即“总统”票、“立委”票和政党票。蔡英文以较大优势获得连任,韩国瑜功亏一篑。“立委”选举部分,民进党取得61席,国民党38席,台湾民众党5席,时代力量3席,台湾基进党1席,无党籍及未经政党推荐者5席。然而,对本次选举结果的一个观察点及质疑点来自於蔡英文“总统”票和民进党政党票之间比较大的差距。这种落差是瀑布式的,不是二三个台阶式的。在选举结果中,蔡英文817万票,得票率为57.1%,韩国瑜552万票,得票率为38.6%,两者之间相差265万。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得票60万余张,得票率仅为4.3%。而在政党票方面,国民党和民进党两个党是非常接近的,国民党得472万,民进党得481万,相差才9万左右。就此,岛内网民质疑为何蔡英文的票为何比民进党的政党票多了326万,相差太远?蓝营群众不服气,瞬间也传出来民进党做票的传言,特别是曾任民进党中央副秘书长的李进勇是“中选会”主委,更加深了人们的怀疑。

   但实际上,这场选举真的是蓝绿对决的结构性特征更为明显,不仅有民进党与国民党之间的激烈较量,而且有整个绿营与整个蓝营之间的死磕式对阵,由此对选举结果产生了直接而又深入的影响。需要看到裹在里面的情况是,在参选“立委”及得政党票的19个政党中,绿营涵括民进党、时代力量、台湾民众党及诸多绿营小党,也就是在民进党之外还有好几个绿营政党,因此,台湾民众党、时代力量、台湾基进、绿党、一边一国行动党、台联党等好几个政党在蓝绿对决中都站在绿营方面,它们得票的情况是:台湾民众党158万票,时代力量109万,台湾基进党44.7万,一边一国行动党14.3万,绿党34万,台联党5万余;这些政党票加起来合计360多万(这部分票还没算上深绿的喜乐岛联盟,它得票2.9万),刨去少数选民可能投给其他人或出现废票外,这个数字是比较接近前面的326万票的。虽然在政党票方面,它们肯定会投自己党,但在“总统”票方面,它们只会投给蔡英文。因此,把民进党的481万票加上这些绿营政党的票,应该就是蔡英文选“总统”能够收纳的票数(台湾民众党的多数选民也只会投给蔡英文,柯文哲母亲就说“总统”票投给蔡英文)。当然,有人会说,在19个政党里蓝营不是也有好几个党吗?确实有,而且数量接近绿营政党,不过这些蓝营小党的票加起来也就是71万多些(包括亲民党),如果去掉亲民党51万(这种票只会投给宋楚瑜和亲民党),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的票源布局,说明着岛内选举的基本结构,虽然有19个政党参加选举,蓝绿政党数量看似比较均匀,但在选民队伍和基本盘(体现在政党票和“总统”票两个方面)上,显然蓝营小党不如绿营小党。小绿的政党票虽然分散且有的并不太多,但其有聚少成多、聚沙成塔的功效。这就造成人们感到蔡英文“总统”票和民进党政党票落差极大,容易看晕并且产生质疑。

   综上所述,要想看清一场选举的实际结果,需要对投票率、得票率以及“总统”票、“立委”票、政党票的分布与涵义进行综合分析。在本次选举结果中,“总统”票、“立委”票显示民、国两党有实力有条件角逐领导人大位,仍然是岛内两支主要政治力量;政党票则显示现在台湾民众党、时代力量算是在台湾政坛可以发挥作用的关键性少数,一些小党也已经成为影响政局走向和选举运作的不可忽视的潜在因素。

  

   “绿大蓝小、绿长蓝消”的结构仍然在发展强化

   中评社记者:从政党票的分布来看,可以反映出目前岛内的政治结构是怎麽样的?“绿大蓝小”结构和“绿长蓝消”态势有何变化?

   李义虎:人们所常说的基本盘就是选举的结构,考察台湾选举首先需要看基本盘的移动,而基本盘最“基本”的是蓝绿基本盘。自太阳花学运以来,尤其是自2016年蔡英文上台以来,岛内政治结构出现了“绿大蓝小、绿长蓝消”的变化,虽然2018年“九合一”选举一度出现“回冲”现象,但这种情况在这些年来还是有了进一步的强化。

   这次选举结果说明,蓝绿基本盘的较大移动,是板块的移动而非仅是选民的权宜选择。具体言之,岛内政治“绿大蓝小”的结构自然反映在选票分布上,是绿营在整体实力上大大强於蓝营,在吸票能力上已经比泛蓝多出五分之一,在“总统”票、“立委”票及政党票多个方面显示出“绿大”的强势。其实,今年选举的三张票均可反映出岛内社会结构的某种变化,但政党票的分布更能反映目前的政治结构实情:“绿大蓝小”结构和“绿长蓝消”态势有新的扩张性变化,不仅体现在民进党对国民党的优势,而且体现在绿营小党对蓝营小党的优势。这些年,小绿出现了时代力量、民众党这样的有些影响、跨过“政党门槛”的党,并开始冲击各种类型的选举。在本次选举中,小绿的政党票成倍高出小蓝的政党票,小绿取得“立委”席位可以扮演“关键性少数”,小蓝则失去了进入“立法院”大门的机会(连亲民党也未得1席)。因此,“绿大蓝小”的一个新特点是,小绿较大幅度扩张,政党票得票积少成多,说明其具备一定的社会基础,身後的支持者还是有一些的。小蓝则政党票得票率低,说明社会基础薄弱,选举动员能力弱。当然,在总体上,这些年大绿小绿、深绿浅绿都有所扩张,绿营整体上有扩张,但小绿比较突出。这种背景恰恰是蔡英文在选举中打“主权牌”、“安全牌”,高喊“芒果干”屡屡奏效的重要原因。蔡的胜选说明岛内政治在结构上仍未脱蓝绿对决。

中评社记者:小绿和大绿之间是以什麽样的关系存在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