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车浩:三问疫情隔离:场所?对象?方式?

更新时间:2020-02-07 22:06:58
作者: 车浩  
通常不涉及到生命法益的时候,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利益,在行政措施的比例原则考量时,是可以胜出的。但是这里涉及到的,是一个本来仅仅是普通肺炎的人,或者是没有任何疾病的密切接触者,但在被强制送进隔离区又没有单独隔离后,却面临着可能被他人传染上新冠肺炎甚至无法治愈身亡的重大危险。如果小部分人有特别牺牲,从法律原则上,他们需要得到特别补偿,但生命却是无法补偿的。

   当然,在任何社会中,都会有为了多数人的福祉而甘愿牺牲自身利益甚至生命的逆行者,这样的人是英雄,这样的品行也值得讴歌,就像这次抗击疫情战争中的医务人员。但是,一个本来只是普通肺炎的发烧者,被强制关入隔离区后感染,对这样的情形,难道是要称之为一种为了隔离区外大多数人的安全而牺牲小我的英雄壮举吗?

   这恐怕只能说是一个多数人暴政下的悲剧。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是:

   疑似病人不一定就是病人,至于普通肺炎发烧者,更可能是与新冠无关,但确实无法排除其中确实存在潜在病人。如果不采取单独隔离,那么对一个无病者来说,集中隔离与居家隔离相比,被传染的几率反而大大增加。自愿居家隔离,就算是传染一家也是自陷风险,但如果被强制送进隔离区而被动感染的话,个体悲剧这笔帐,该算在谁的头上?在生命安全的至高法益面前,为了保护大多数人而牺牲少数人,正当性质疑这一关,又该如何过?因此,如果集中隔离后能做到单独隔离,这就是依法隔离,我双手赞成;如果因为成本太高而无法单独隔离,我反对隔离。

   以上三点,是我对当前新冠疫情下,地方政府采取隔离措施的三点疑问和建议。我是一个法学学者,既不是官员,也不是医生,不可能比一线工作者掌握更多的数据和疫情防控经验,因此,如果说到一项防疫措施的效率和效果,无论是在医学上还是在行政上,我都没有发言权。疫情万分紧急,确是天大的事情,但是,再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仅仅考虑应对措施的效果和效率,而必须也要经受住正当性与合法性的拷问。这种拷问,不能解一时燃眉之急,也无助于疫情缓解,但却是在维系一个社会共同体不走向瓦解和崩溃的基本价值。

   隔离措施对防治疫情的整体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它同时也涉及到私人财产的保护、民营企业的信心、人身自由的限制、少数群体的利益等社会基本价值。提出有效的防疫措施,或许超出了法律人的能力;但是,珍视并呼吁这些价值,不在防疫措施急切前行的滚滚车轮中被漠视甚至碾压,也正是法律人的职业价值。

  

   车浩,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