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澎:从“垃圾战”到“多元协作”——日本垃圾治理的路径与经验

更新时间:2020-01-26 08:24:40
作者: 胡澎 (进入专栏)  
极大提升了公民的环保意识、垃圾分类和垃圾治理的观念。每年的5月30日被命名为“零垃圾日”,6月5日被命名为“环境日”,从5月30日到6月5日的一周期间是“垃圾减量、再循环推进周”,同时也是“全国垃圾非法丢弃监督周”2。推进周期间,环境省、内阁府、总务省、农林水产省、经济产业省、国土交通省等相关省厅、各都道府县、市町村、全国知事会、全国市长会、企业、NPO、NGO等,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发行宣传手册,介绍相关法律、环保调查报告以及环保先进事例,推广可持续社会和循环型社会的宣传,开展对各种环境美化活动、3R活动。在这一周,环境省对于大规模产业废弃物、非法丢弃和防止等行为,进行集中监督,同时设立非法丢弃垃圾的报警热线。每年,环境省在各都道府县的支持下,对产业废弃物、非法丢弃的现象都要进行调查统计和公示。日本政府将那些在环境保护方面取得卓越成绩的地区命名为生态城市3。每年10月被命名为“3R推进月”,推进月期间,相关省厅、地方公共团体、相关团体开展广泛的宣传活动。环境省还会与自治体共同召开“3R活动推进论坛”4,众多企业、研究机构、各业界团体、NPO等参与。2006年开始,在每年的“3R推进全国大会”上,对在垃圾分类、垃圾减量、可循环社会建构上积极采取行动并有突出贡献的个人、企业、团体予以表彰。在“3R推进月”期间,环境省、“3R活动推进论坛”、经济产业省与自治体,流通业相关团体、消费者团体共同举办“环境友好购物活动”,呼吁生产厂家对商品进行简易包装,呼吁消费者携带购物袋并在购物时充分考虑环保。为了让消费者识别再生纸商品,3R推进协议会制定了“R”的标识,印在用再生纸制造的商品上。为了加深民众对垃圾问题的理解,促进垃圾减量和再循环的市民参与,东京都从1989年6月开始,进行以“TOKYO SLIM”为题的宣传活动,1991年开始,每年开展一次“东京垃圾集会”。活动期间,在人流量较大的JR站、私铁站等地张贴宣传布告,开展各种宣传活动。

   一些非营利组织也积极致力于环境保护和垃圾治理的宣传。例如,“民间非营利NGO”5针对生活中的垃圾、食品、住宅、交通等问题进行调查;召开研讨会、市民论坛;在京都郊外进行有机农业的实践;派遣会员去海外参观、学习;开办讲座对少年儿童进行环境教育等,在环境保护的宣传和普及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日本十分注重对青少年环保意识的培养,中小学经常开展体验式环境教育、环境学习活动。如,到公共设施进行清扫活动,参观垃圾处理厂、垃圾焚烧厂等设施。孩子们在体验和实践中获得垃圾治理的相关知识,学习和思考垃圾问题和环境问题。就连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学会了把用过的牛奶盒、饮料瓶洗干净后进行分类和回收。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体验式的环境教育活动大多是通过学校、家庭、社区、企业密切合作的“多元协作”方式实现的。

   日本不仅重视对本国民众进行垃圾分类的普及和宣传,还注重对来日本旅游或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进行垃圾分类的宣传和指导。在地方自治体的官网上,可以查询到本地生活垃圾分类规定,图文并茂指导如何垃圾分类。根据本地区外国居民的构成,这些垃圾分类的规定还被翻译成英语、中文、韩语、巴西语、泰语等。垃圾分类规定被印成彩色图表或日历,日历上清晰标明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的投放时间以及各类资源垃圾的回收时间。当有新居民从外地搬进本区生活,房东、町内会委员、邻里居民有义务指导他们如何进行垃圾分类。

   通过宣传,越来越多的民众认识到地球上资源和能源是有限的,必须改变既有生活方式。垃圾分类、垃圾减量乃至垃圾治理的基础在于民众观念的变革和广泛的参与。

   (三) “多元协作”治理垃圾问题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垃圾战”反映了地区利益之间、公私利益之间、公共利益和地区利益之间以及一部分人与另一部分人的利益之间产生的摩擦和冲突。实践证明,作为公共问题的垃圾治理,不能由国家、自治体单方面决定和承担,也不能让处于利益矛盾双方的民众长期处于对峙和争斗的状态。前者会在公共性名义下侵害部分民众的基本人权,后者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在处理垃圾问题上,日本民众与政府一度是“官民对立”的关系,民众主要通过抗议、请愿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诉求。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和“官主导”政治的变化,民众与政府的关系逐渐由“对抗”转向“协作”。9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非营利组织的兴起,越来越多的民众参与到环境保护和垃圾治理的过程之中,并产生一种共识,即:政府、非营利组织、企业和民众各有其独特的作用,“官”与“民”应建立伙伴关系。通过垃圾分类、垃圾减量运动,民众与政府之间的信任被修复和重建,垃圾减量运动就反映了民众自身参与政策决定和解决自身问题的趋势。政府也在制定政策和治理垃圾问题的时候,有意识地吸纳不同利益方的声音。

   目前,“多元协作”的方式已成为日本垃圾治理最为突出的特征。首先,在国家层面,建立健全法制、广泛宣传以及政府部门的身体力行是垃圾治理的关键。2000年日本制定了《国家及其他实体促进环保货物和服务的法律》《绿色采购法》,规定国家各省厅、国会、法院等部门须制定和公布采购环保物品的方针,每年度还要进行评估。政府采购的汽车以及空调、电脑、复印机、复印纸等设备及耗材,都应是节能环保或再生利用制品。其次,地方自治体在促进垃圾治理、循环型社会的构建中起到了引领作用。为了实现循环型社会,各自治体制定了垃圾减量的目标。例如,浜松市制定的目标是实现家庭垃圾产生量最少的政令指定都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要开展三大战役:一是厨余垃圾减量,在扔厨余垃圾之前要把里面的水分控干净,因为水分会让垃圾增重,增加运输成本、降低焚烧效率。二是将可燃垃圾中可资源化的约8%的垃圾,如,包食品的纸、用过的信封、卷筒卫生纸里的纸芯等进行分类并放置回收点。三是消灭食品浪费。

   垃圾问题与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日本的垃圾治理从反对公害、呼吁合理处理废弃物过渡到关注生活方式对环境的影响。为了不给环境增添负担,民众要改变传统的生活方式,建立新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目前,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产生这样一种共识,即:民众既是垃圾问题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加害者。在这一观念的影响下,逐渐改变既有生活方式,养成对环境友好的生活方式:他们遵守所在市町村规定,将垃圾分类并在固定时间、地点投放;分类收集的牛奶盒、塑料泡沫托盘,洗干净后送到超市的回收点;自带购物袋,尽量不使用超市的塑料袋;购物时选购包装简易的环保型商品,尽可能使用替换装,减少容器垃圾的使用;厨余垃圾用于堆肥,培育蔬菜和鲜花,美化社区环境;食品尽可能吃光,减少食物浪费;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把不用的物品拿到自由市场、跳蚤市场给有需要的人使用。旧衣服等纤维类废旧物品经清洗、消毒后在二手店以低价出售,有些被运往发展中国家支援贫困民众。据统计,有87.5%的人先考虑环境再采取行动,“垃圾按照地区的规则分类”,有83.3%的人选择“日常生活中尽可能不产生垃圾”,有84.6%的人“不把油或者食物残渣倒入下水口”⑤。实践证明,越来越多的民众在践行垃圾分类,参与垃圾减量运动,将废旧物资加工制作成商品进行售卖,这样一来,人与物、企业与消费者、消费者与消费者建立起了联系并逐渐形成网络,成为推动地方社会和社区发展的动力。

   垃圾治理也需要企业遵守各项环保法规,变一味追求生产,不顾及环境的方式为环保型经营模式。例如,在设计产品的时候考虑资源再利用问题,家电、汽车报废拆下来的各部分零件怎样变为再生资源。同时,还要努力让容器包装更轻、更便捷,以抑制容器包装垃圾的产生。事实证明,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在环境保护意识的影响下,开始关注企业的社会形象和社会责任感。多数企业能够从社会整体利益出发,在防止污染、保护自然环境等方面积极配合、协作,实施资源减排措施,开发高新技术,构筑循环产业体系。例如,雾岛酒造企业从2006年开始利用微生物将红薯废料和酒糟进行发酵,生成沼气并将沼气作为燃料再用于烧酒的酿造。2014年,将红薯废料和酒糟发酵之后产生的部分沼气用于发电,每年销售电量达700万千瓦时。这种生产废弃物处理方式可以有效利用食品废弃物和农产品废弃物,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变废为宝⑥。

  

   三、日本垃圾治理的案例分享

  

   (一)京都市的垃圾治理举措

   京都市作为一个年间游客人数高达5 000万人6的旅游城市,垃圾问题一度困扰着城市发展,也影响着古城的风貌。20世纪90年代,京都市从垃圾分类入手大力整治垃圾问题。1997年10月,对玻璃瓶、易拉罐、塑料瓶开始分类收集,同时,对大型垃圾采取付费制;2006年10月,对装家庭垃圾的塑料袋开始有偿化;2007年10月,对塑料容器包装开始分类收集;2013年9月,对有害垃圾、危险垃圾实施移动式回收;2014年10月,开展杂项垃圾的分类和再生利用。2015年10月,制定了垃圾减半的目标,规定了实施垃圾分类是市民的义务。全市范围的超市不再免费提供塑料袋;2016年10月,实现了可燃垃圾的上午收集,垃圾分类中增加了修剪树枝一项。1996年,由市民、相关责任方和行政人员组建了“京都垃圾减量推进会议”。2000年《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出台后,京都市更是坚决实施。2010年10月,决定了生态活动实施要纲。垃圾从2000年最为严峻的82万吨减少到了2016年42万吨,减少了将近一半,焚烧设施也从5个点减少到了3个点,节约了138亿日元的垃圾处理成本⑦。

   京都市每年有上万个旅游观光节、学生节等集会庆典活动,尤以“祗园祭”最为盛大。“祗园祭”期间,大量人流聚集并产生大量垃圾。从2014年开始,“祗园祭零垃圾大作战执行委员会”在“祗园祭”之前督促每一家露天摊位尽量不使用一次性餐具,要严格执行垃圾分类和回收。2016年“祗园祭”期间的垃圾减量效果明显。据统计,“祗园祭”期间的游客达550 000人,有228个露天摊位,2 300位志愿者,重复使用了21.6万个容器。相比没有开展垃圾减量活动的2013年、2014年,垃圾量减少了25%。⑧

   (二)多元主体的垃圾治理实践

   政府重视、立法推动、市民参与、非营利组织践行、企业自律以及多元主体的相互配合,使得日本的环境保护、垃圾治理运动走上了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京都市垃圾减量推进会议”7是一个包含NPO、环境市民团体、企业、大学等在内的520家团体的联合会,致力于垃圾减量、环境友好城市的实现。该组织下设4个委员会,即普及与启发执行委员会、垃圾减量事业化执行委员会、地域活动执行委员会、2R型生态城市构筑事业执行委员会。在市民、企业、行政方结成的伙伴关系的基础上,开展了各种活动,特别是在京都市废弃物减量等推进审议会的咨询中,市民、企业、行政三方相互协作,阐述了垃圾减量的重要性。发行会刊、运营自己的网站,召开面向企业的垃圾减量的讲座、对垃圾治理“多元协作”事例予以资助。值得一提的是,在市役所前的广场开设二手物品交易市场;督促行政单位垃圾减量;促使商业街的店铺不使用一次性容器采用可重复使用的容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16年该组织以其突出的成就荣获了“环境大臣奖”。由东京民众代表、相关企业代表、行政方代表构成的“东京垃圾会议”制定垃圾减量的行动计划,运营物资循环再利用中心和二手货交换场所,进行废旧物品的修理、展示和提供,居民家里闲置物品的信息可在那里登记、自由交换。

“充满活力的垃圾治理伙伴之会”8在环境省、经济产业省、农林水产省、国土交通省等的支持下,2001年创设了“市民创造的环境城市活力大奖”9,他们在全日本征集以“多元协作”方式建设的充满个性的循环型地区典范。2001—2003年期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91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