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乐民 史傅德:法国大革命与启蒙精神

更新时间:2020-01-15 01:23:55
作者: 陈乐民 (进入专栏)   史傅德  
议员们说这也许很准确,但是我们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大家又开始讨论什么是人民,这是个泛而窄的概念。1781年的宪法说要另有一个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这也是公社和民众要求的。西耶斯认为不必要,因为这些都已经包含在宪法里了,但是大家都坚持。西耶斯说既然这样,我自己也有好几十个建议,我也有自己的公民权宣言。他的宣言非常明晰,很睿智而完备,公民社会等问题都包含在内了。可是人们又说这太复杂了。西耶斯说,你们可以不用我这个宣言,但是总得有一个系统而合乎逻辑的东西,可是人们说没关系,混乱中的折中主义更好,更适合于人民。就这样,有这么一个具有启蒙文化的优秀哲学家,他在那里疏导走进死胡同的辩论,但是他的启蒙思维方式无法被接受。不过,也正因为他不是罗伯斯庇尔那样的政治家,他得以逃脱被处死。总之,大革命在某种程度上参照启蒙,没有系统地接受启蒙。比如当时有些革命家们对康德的理性有种拜物教式的崇拜,人们谈论理性的地位、理性的形象,崇拜理性,甚至有个理性女神,人们围着理性跳舞,但是唯独人们的脑袋里没有理性,民众根本不理解什么是理性。

   无论是在市民当中,还是在农村中,我们注意到一直存在着对公民社会的抵抗。农村和部分城市居民中有一部分人总是梦想旧制度能解决所有问题,能把一切都体制化。法国大革命的另一个革命意义还在于,这个公民社会的进程始终没有完成,包括理性。尽管理性的形象、雕像和崇拜已经树立。革命的主题是建立公民社会,是建立理性社会。有人说德国之所以没有革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启蒙和理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比较天真,但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宪法》与《人权宣言》至此已经成为法学家的事情而不是民众的事。人权和公民权并不为大众所理解。我们谈到过西耶斯和人权,如果我们跟踪关于人权的讨论,我们会发现这个讨论很混乱。西耶斯很绝望,因为没有一个结构和框架。权利的界限在哪里?比如抵抗的权利的界限。卢梭和洛克提出两种方案,正面提出某些权利,比如生命权、财产权等等,其他权利则通过一些法律程序来证实。这个政治观念还有一个特点,即以国家立法来反对公民社会。有一个《夏伯里埃法》,禁止一切协会。他认为应当建立一个有秩序的社会,他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我们不能触及民族代议的统一性。议会和选民在选举后要立即分散,国家不希望选民的聚会继续存在。那时也已经有了巴黎公社、革命俱乐部的经验。公社的确是必要的,因为是通过公社推选最高法官和行政官员。这样公社有自认为是全民族的代表的倾向,因为法国各县的公社之间开始沟通,这对国民议会来说又构成了威胁。这样就出现了两个并行的体制,公社自己声称代表全民族,因为他们的代表是经选举产生的。而也正是从公社开始,妇女有了选举权。罗伯斯庇尔起了很大作用,他植根于公社当中。但是他意识到了危机,如果革命俱乐部开始互相联络并颁布文字,这将是国民议会的末日,这种危险会转过来反对革命。因此革命俱乐部应该成为辅助执法的机构。当时议员们被派到各地执行议会的法律,于是政府试图把革命俱乐部引导成为这种职能,这样才能驯服革命俱乐部,使其纳入政府的轨道。公社成员要在国民议会派去的议员的监督下执法,议员要被派往各地,您可以想象当时国民议会得有多少议员。在巴黎和里昂都有这样的尝试。

   工业化以后,这种情形不能持续了。工会、政党建立。当时在国家和中央政府当中存在着微型的公民社会,即政府不是代表全民族而是代表各方的具体利益。这样在欧洲形成了委员会的传统,直到今天。如果有利益集团开始造舆论指责政府成员,执法部门立即立案。法国政界甚至抱怨法院的权力过大,比如希拉克一定要再次当选,因为他一卸任,法官紧跟着就要起诉他。德国也一样,一旦有腐败、受贿的嫌疑,法官和特别委员会就会追踪。而在美国,政界人物必须发生了很重大的经济问题法律才会干预。

   美国总统和美国政府官员所说的人权和欧洲政界人物谈的人权实际上是两个概念。美国讲的是“个人自由”,他们能想象出在伊拉克建立一个在伊斯兰教基础上的法律,在这个法律框架中维护个人自由的权利。而欧洲的概念更加全面而有区别性。不光是个人自由,我们还强调公民社会的制度,这个体制包容一系列的观念。因此,欧盟与一些非洲和东欧国家或地区签订了协议,在他们遵守协议的基础上才同意与他们交往。比如说保护儿童法、劳工法、妇女法,禁止奴役童工等。这些地区的企业如果没有这些基本保证,欧盟内的企业就无法与之合作。与大众、宝马等公司合作的拉美等地区的企业,即使在专制的体制下也不得不建立工会组织。

   本文来源于“澎湃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84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