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朋:大数据赋能的政治生态监测预警

——邳州市实践探索的经验启示

更新时间:2019-12-27 00:17:29
作者: 陈朋  
单位廉政档案包括单位基本信息、评价指数得分及在全市排名、单位被投诉举报和办理情况等5项主要指标;个人廉政档案涵盖个人基本信息、分管工作、信访举报、谈话函询、党纪政务处分、行政处罚、个人有关事项报告等内容。廉政档案既成为政治生态监测预警的重要参照,又可以为干部提拔使用、年度考核、出国(境)廉政审查和单位评先评优等工作提供重要依据。

   2.2 精准分析数据,为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研判提供强力保障

   数据采集本身不是目的,数据的价值在于分析应用,为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分析研判提供支撑,尤其是借用大数据找准县域政治生态建设存在的突出问题。邳州市在设计开发信息技术平台时就一并嵌入分析功能。相比之下,这也是邳州市数据平台的突出亮点。一是实施综合分析,找准共性问题。各种数据采集完毕后,系统对全市120家单位和近5000名干部自动进行综合分析。如分析发现,2017年全市干部清正问题集中在职业道德、党政纪处分上,失分分别占24.7%、18.2%;政府清廉问题集中在为民服务上,失分占66.1%;政治清明问题集中在组织建设、法治文化和信访稳定指标上,失分分别占38.5%、26.8%和21.6%。二是实施个性分析,找准行业问题。比如,“政治生态评价信息管理平台”对20余家协同单位上报的数据进行定期分析,发现资产处置不规范、未按规定进行政府采购、扶贫资金监管不力等突出问题20余项;“民声通平台”通过对诉求受理数量、诉求回复退回数量、诉求超期回复数量及不满意诉求件数量进行分析,查找出问题主要集中在懒政惰政、不作为等方面。三是实施关联分析,找准问题线索。利用平台掌握大数据的优势,邳州市开发运用了三个数据模型。比如,身份证关联算法模型,将党员干部个人身份信息与工商注册、涉农项目、“阳光扶贫”等信息关联比对;异动数据分析模型,对财政、扶贫等资金流向比对,深入分析相关数据拨付量、使用量、增量及变量;关系网数据分析模型,将党员干部关联群体的重要信息纳入平台,通过重点关注其城乡低保、社会救助等资金数据进行比对。借助于三大数据模型,截至目前,先后查办侵占、挪用集体资金案件46件,惠农补贴领域案件9件,对4人立案审查,多名村(居)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2.3 实施有效预警,发挥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研判的震慑力

   数据采集是前提,数据分析是中枢,有效预警是关键。邳州市把预警当作重点来抓。一是对违纪违法行为进行预警。当单位、干部个人综合指数低于85、80、70分时,“政治生态评价信息管理平台”分别自动生成蓝、黄、红三色预警,直接推送至被预警单位主要负责人和被预警的党员干部,提醒其及时查询失分原因,做到即知即改。2017年,平台共对44家单位、91名干部发出预警信息;2018年第一季度对13家单位发出预警信息。二是对履职不作为、不担当进行预警。“民声通平台”重在监测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其内设“超期办件”“即将到期办件”“正常办件”三大版块,对审批超时限等违规行为发出预警信号、“黄牌”和“红牌”信号,并自动通知承办人等责任人。2017年以来,先后对72家单位、135名分管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发出红色预警607条,督促解决问题564件。

   2.4 凸显有效治理,瞄准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研判的目标指向

   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研判的主要目的是解决问题,促进生态优化。邳州市在对有关数据进行分析研判后,着力做好治理。一是实施专项整治。着眼于数据分析结果,邳州市通过开展专项巡察、专项治理等形式,着力解决突出问题。如2017年,依据数据分析结果分别对教育局、农工办、农委、民政局等单位进行重点巡察,督促其对重点问题进行有效治理。对“为官不为”专项治理和群众身边不正之风等问题,先后向财政局、审计局等单位下发监察建议9份,目前已解决问题19个。二是实施日常嵌入式治理。系统数据自动生成分析结果后,就适时启动治理,决不让问题拖延不决。比如,“民声通平台”一旦发现敷衍塞责等不作为问题,就会立即发出预警,督促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和具体办理人员及时解决。这种日常化治理对地区政治生态建设发挥非常直接的震慑作用,有效激发了干部群众共同参与政治生态建设的积极性。

  

   3 技术赋能与生态优化:邳州市实践的内在机理

   正如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曾预言:“数字化生存天然具有赋权的本质,这一特质将引发积极的社会变迁。”[9]8在现代信息社会,大数据技术对优化政治生态来说具有强大的赋能作用。对此,邳州市实践已经作出了清晰说明。之所以有这种强大能量,主要是因为它蕴含着数据搜集、数据分析和数据共享的内在逻辑。

   3.1 实现多触角和广领域的数据搜集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强力反腐的推动下,中国政治生态进入新的时空环境,“风清气正”成为新时代政治生态建设的共同目标指向,同时也逐渐转化为现实景观。但历史和实践亦表明,政治生态的持续好转不仅需要理念革新和制度保障,还需要先进技术的支撑。而“大数据之‘大’在于所利用数据是海量的,追求的目标是‘全本’而非‘样本’数据”[10]29。大数据技术的嵌入为这种诉求提供了极佳路径和有利条件。在大数据技术运用的整个系统中,数据搜集是基础。强大的数据分析和预警功能,都源于可靠和精准的数据来源,这是实现政治生态客观、精准画像的前提。特别是对政治生态监测预警这种有别于一般性数据处理工作来讲,其敏感性和复杂性对数据获取渠道和内在要求更高。

   近年来,随着移动通信技术、互联网技术以及云存储技术为代表的新型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各种信息迅速增长并逐渐以大数据的方式呈现。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交往方式,同时也引发了政府治理模式的革命和创新。人们日渐认识到,运用大数据技术不仅可以对某一领域发展的总体趋势予以客观扫描,而且可以通过数据流的提取和搜集,准确记录、监测、评估其行动轨迹的变化,进而在此基础上作出更深入、更精准的洞察。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在实施县域政治生态监测预警过程中,抓住的第一个环节就是数据采取和搜集。同时,在保障数据安全的情况下,将相关群体的低保、耕地补贴、各项救济补助等信息纳入信息系统。这些数据直接构成政治生态监测预警与研判的重要来源。事实证明,在国家征信系统和政府信息公开日渐完善的当前,相关群体的公务活动和个体行为等海量信息均可“留痕”记录。只要开发和运用大数据技术,做实数据采集和挖掘处理,相关部门完全可以提取各类信息。在数据提取过程中,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还非常注重数据的有效性和高质量。客观而言,当前有些地方在提取数据过程中,过于偏重数据的广度,而忽略了所提取数据本身的质量。实践证明,这种数据在应用中很难取得成效。对此,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有着清醒认识,在数据采取伊始就通过采取重点部门、重点人群信息、建立完善的即时数据管理登记制度,防止数据被篡改或删减。

   3.2 实现精准高效的数据分析研判

   实践表明,对大数据的开发与运用一般有三个步骤:首先是搜集数据,尽可能地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其次是运用技术对数据进行分析、整合,分辨隐藏其间的规律;最后是根据需求运用大数据。对于政治生态监测预警而言,同样如此。数据搜集和提取是前提和基础,要进行准确的政治生态研判还需要进行精准分析。因为,通过不同数据平台获取的信息虽然体量很大,但大多是分散、零星的,根本无法直观判断出隐藏在数据背后的规律和趋势。而且,有时候一个地区或一个片段的数据并不具有规律性,并不能说明某些问题。但是,将不同来源的数据进行累积和对比,就会形成可能存在各种内在联系的数据库。在此基础上,再将数据库中具有稳定性、关联性的数据抽取出来,即可分析其内在逻辑关系和发展规律,揭示政治生态的现实情况及可能的演化趋势。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在开发运用大数据之初也遇到过类似问题,搜集的信息可谓庞杂繁多。来源于金融、房产、商务消费、“三农”补贴、工商注册、婚丧嫁娶等方面可能有损于县域政治生态的数据都可以被挖掘出来。但数据获取以后如何分析则是重中之重,否则就会成为一个沉睡的数据库。

   基于这种现实需要,邳州市采取了综合分析、个性分析和关联分析三种方法。特别是通过实施身份证关联算法模型、异动数据分析模型和关系网数据分析模型这种关联分析方法,深入分析相关数据的变动曲线和流向对比,将数据信息与干部个人的行为特征作关联分析。比如,在关系网数据分析模型中,将干部重要亲属信息导入进来,分析其城乡低保、社会救助等资金数据的变动情况。一旦发现异常即可及时预警。大数据系统不能只提取数据,而不分析数据。如果说提取数据是第一步,那么数据分析则是实现政治生态监测预警的最后一公里。这个最后一公里是否打通、质量如何,对整个政治生态监测预警工作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实际上说明了数据分析的重要性。从学理的角度看,这种数据分析方法是一种典型的聚类分析。所谓聚类分析,就是在样本分析过程中不做任何标记,而是根据其自身规律自动归类处理,将同类数据自动匹配、划归为若干族群,进而生成富含一定规律性的东西。邳州市实践所运用的就是这种聚类分析方法。

   3.3 促进信息共享,破除信息壁垒

   在信息化社会,不同领域和不同行业都沉淀、积累了大量数据。《中国电子政务年鉴2018》显示,当前我国政府部门信息覆盖率近90%,公安、审计、银行等行业覆盖率几乎接近100%。但是,部门之间信息不共享的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特别是对于一些敏感信息,系统之间、部门之间彼此隔绝的情况还比较常见。对于政治生态监测预警而言,其数据的敏感度更高。在这种情况下,数据能不能实现共享,对于数据采取的空间广度和后续分析的准确度都有直接影响。很难想象,单靠一个部门、一个系统的数据就能对一个地区或系统的政治生态状况作出准确研判。这就意味着要铲除封闭独立的“信息壁垒”,实现信息共享联通。邳州市在实践探索中逐渐认识到,要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库,必须对政务活动数据、干部个人商务消费数据和社会交往数据等进行整合提取。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尽最大努力实现数据资源共享。基于此,邳州市纪检监察部门力推有关部门革除“数据小农”思维,全力引导甚至倒逼信访局、财政局、公安局、民政局等部门,着力打造数据共享网络。数据共享以后,各条线、各领域的数据都逐渐汇总到“政治生态评价信息管理平台”“民声通监管平台”和“三清在线”手机APP这三大平台中,让以前孤立隐藏的数据实现了集中可视化观察。以“民声通监管平台”为例,它将巡察办、公安、法院、检察、司法、审计、财政、农委、教育、卫生、交通等部门的信息全部整合进来,并与纪检监察部门的信访、案管、审理、党风政风、干部监督等业务数据对接,从而实现多领域、多部门数据共享使用。实践证明,这一做法打破了以往不同部门之间自制信息壁垒、信息藩篱,实现了数据资源共通共享。

  

   4 大数据之于政治生态监测预警的启示与拓展性思考

   大数据所具有的庞大体量、适时呈现、应用便捷等特征,为腐败治理提供了全新视角和有力凭借。作为实施有效腐败治理的重要支撑,政治生态监测预警既倚重于大数据的开发运用,同时也为其有效运用提供了广阔空间。

   4.1 政治生态监测预警需要从定性走向定量

古人早就提出,管理国家,“必先正风俗。风俗既正,中人以下,皆自勉以为善;风俗一败,中人以上,皆自弃而为恶”[11]16。政治生态对于一个地区的发展特别是对于执政党建设来讲,影响潜移默化而又极为深远。“一个地方要实现政通人和、安定有序,必须有良好政治生态。政治生态污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611.html
文章来源:《探索》2019年 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