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知常:我心中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 澳门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建设中的文化命运

更新时间:2019-12-18 21:20:36
作者: 潘知常 (进入专栏)  
一个已经存在了457年的文化特区。 这个文化特区,有着自己的特别之为的"特",也有着自己的特别之位的"特", 更有着自己的特殊特色的"特"。 放眼世界,倘若要寻找一个中西文化每天都在异彩纷呈地上演精彩的交流与对话的一幕的所在,那麽,除了澳门,也实在别无它属。

   而且,不同於曾经的"视窗"、"敦煌"、"遗址",澳门至今还鲜活地存在着、发展着,至今还充盈着属於未来的无限启迪以及可以发扬光大的文化经验。 澳门过去、现在、将来,都始终在先行、先试,进行着中西文化的交流、对话的实验。 而澳门为世界所提供的另一种文明发展的模式,则既可以为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之间化解冲突提供历史智慧,更又可以为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之间和谐交往提供有益借鉴。

   显而易见,这也就正是澳门的定位与意义。

  

                        二

  

   进而,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思考澳门的文化命运,还无可避免的关涉到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建设。

   长期的澳门研究告诉我,关于澳门的思考,存在着四个基本的、绝对不容忽视的前提,而倘若离开四个基本的、绝对不容忽视的前提,澳门的文化产业发展则无异于"沙砾上的城堡"。 具体来说,它们是:

   一、绝对不能离开博彩业的前提

   二、绝对不能离开澳门自身发展的前提

   三、绝对不能离开海洋生命线的前提

   四、绝对不能离开港珠澳大桥的前提

   而以第四个前提而言,毫无疑义,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早已为世人所瞩目。 而且,显而易见,港珠澳大桥最重要的意义就在:它把澳门和它所赖以生存的生命线联系得更紧了。 港珠澳大桥,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理念的凸显,这就是:珠江口产业新平台。

   历史早已证明,珠江口岸历来也是商家必争之地。 例如,有地理研究者和历史研究者对中国历史发展与地理的关系研究後,发现唐宋之後中国历史地理的大门就在珠江口,而且千年不倒。

   历史上,唐宋之後的国家强盛,导致的中国历史地理发展的基本路线,就是顺东转南并一路朝南走。 可是,中国人在东边的艰苦努力却一直没有奏效,倒是在国家危亡的时候,外来势力进入中国,却往往从东边破局,显然,这就是上海之所以问世的原因。 同样,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也曾经在东北、在华东华北沿海、甚至在三线谋求发展,但是,却都失败了,为什麽会如此? 岂不是从反面证明只有珠江口才是中国的发展方向?

   那麽,中国为什麽会一路向南? 为什麽会在珠江口打开国门? 原因当然是在於中国的海外市场在南边,而不是在东边,这样,珠江口就是最为适宜、便捷的。 郑和下西洋,固然没有选择珠江口而是选择了长江口,但是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选择的,却是珠江口,鸦片战争中,英国人选择在长江口登陆,可是,他们最终却滞留在珠江口。 还有最早入华的葡萄牙人,众所周知,他们选择的正是身处珠江口的澳门。 香港更有典型意义,这样一个当时的小渔村、小码头,竟然入了英国人的法眼,这说明了什麽? 还不是因为英国人要进军珠江口?!

   历史的这一选择,显然绝不是偶然的。

   新时代,谁能够在这个珠江口产业新平台的整合方面做出有富创意的策划,谁就能够在未来的命运博弈中抓住先机,抓住胜负手。 这是一个四大特区、七大城市之间"煮酒论英雄"的历史契机。

   在这方面,美国军团的对於迪士尼公园,香港大屿山的关注,美国军团的对於澳门路氹与横琴开发的关注,都意味着他们的对於区域整合的清醒意识,理应引起我们的警觉。

   而且,港珠澳大桥这个新平台将使得我们第一次解放思想,打破原有的行政区化概念,走向区域经济,从而也就有了一个从全新的整体角度思考澳门未来的可能。 要知道,在这里存在着四大特区、七大城市,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未来的产业的新高地。 由此带来的产业带,要求澳门必须从区域整合中去寻求"适度多元化",而不是自我欣赏式地去追求虚幻的多元化、虚幻的小而全。

   我们知道,港珠澳大桥连接起来的三城坐拥三"中心",也在谋建港深、广佛、澳珠3个产业发展极,当下,亟待港珠澳三地去共同努力,优势互补,以谋求更大的协同效应。 为此,三城之间务必要避免同构,避免产业重叠,避免过度竞争、互相拆台。

   就澳门而言,则务必不能单打独斗地脱离珠江口岸发展自己的文化产业。 毕竟,一个城市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积极寻找区域合作的夥伴将是每个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 作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经济高度发达、经济结构单一而又资源匮乏的微型经济体,澳门要突破澳门自身,在广泛、深度的区域发展中寻找机遇和未来,在东亚和珠三角寻找自己的专业分工,通过区域合作发挥後发优势,拓展生存与发展空间。

   尤其是在港珠澳大桥把四大特区、七大城市之间的距离空前拉近之後,澳门的文化产业的战略选择,更是必须要在四大特区、七大城市之间进行相关的特色发展、错位发展、梯度发展的差别化战略选择。

   这意味着;要从"小珠三角"的概念(广东省内珠三角东西两岸九个地市)发展成为"大珠三角"(小珠三角再加上港澳),乃至於近年的泛珠三角(即9+2省区合作)。

   那么,在从小珠三角向泛珠三角的转变过程中,澳门究竟在其中的地位又如何呢? 澳门的乳酪又在哪里呢?

   须知,从澳门的地理位置上看,虽然处於大珠三角的核心地区,但并不是经济的核心,与珠三角、香港之间的投资互动中,资本的流入多於流出,与香港与珠三角的关系资本流出多於流入相反。 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统计暨普查局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外来直接投资在澳门的投资累积额为229.5亿澳门元,而澳门在境外直接投资累积总额为11.0亿元。 前者是後者的20倍。 投资数额最大的地区分别是香港、中国内地与葡萄牙。 而投资的行业则主要有文娱博彩及其它服务业,尤其是批发零售业、其次是金融业与工业。 这反映了澳门对外来资本的吸引力所在。 显然,这与一般的规律不同,按照一般规律,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人均收入4000美元以上时,就成为直接投资的净流出地区,澳门人均GDP远远高於 4000美元,这,也是令澳门发展困惑的问题。

   无疑,实事求是说,面积、人口、自然资源和市场规模的限制的"小澳门"要发展"大经济 "困难重重,澳门发展博彩业也并不具有垄断优势,无非只是因为别人没有开而已,因此只是地域垄断。 对於澳门来说,成本优势、历史经验的积累是一个优势,但是也很容易被复制;澳门的自身的建筑品质、人文景观、交通条件、配套服务,其实也不比香港新加坡要好。 而且,在新加坡、南韩陆续开赌场後,赌客可能就会转到南北韩或者东南亚区赌博了。 因此,实事求是地到说,澳门不仅与相邻香港相比缺乏优势,即便与相邻的"小特区"珠海比较, 也没有优势。 珠港澳大桥的建成,有利於加快区域间的经济合作,不过,珠港澳大桥建成後,澳门要吸引内地旅游业会更加艰难。 例如,这可能使原本过夜率不高的澳门,更有可能雪上加霜,成为区域旅游中的"客厅",而不是" 卧室",游客穿堂而过,数量大,但是品质不高,而且,更要命的是,只游览,但是却不消费。

   换言之,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产业的集群化发展也已经成为大趋势。 这不是一个城市单打独斗、"单兵作战"的时代,积极寻找区域合作的夥伴是每个城市发展的必然选择。 作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经济高度发达、经济结构单一而又资源匮乏的微型经济体,澳门要突破自我局限,向外拓展,寻找自己的专业分工,通过区域合作发挥後发优势,拓展生存与发展空间。 而且,要不攀比,不内耗,不恶性竞争,不单打独斗,抱成一团,争团体冠军。 值此时机,成之也小,败之也小的澳门理应意识到"财富金矿"的存在,积极置身其中,既互相竞争,更同病相怜,着眼双赢,借力打力,突破空间狭小困局,走集中化发展路线,积极参与区域分工, 把有限资源集中在重点上,保持自身竞争优势,优势互补、错位发展,再谱一曲高山流水的新探戈。

   在这方面,澳门与广东有类似之处。 有人曾说,广东文化形态呈晶体,是一个多面构造,正因为多面,所以才璀璨绚丽。 其实澳门的文化也呈晶体状,广东文化的发展同中原文化分不开,同海外文化也分不开,澳门文化发展与广东文化分不开,更同海外文化分不开。 背依黄土地,面对蓝海洋,在南北文化之间,在黄蓝文化之间,在中西文化之间,澳门也创造了一种有鲜明特色的富有活力的文化:金色文化。

   再看香港。 澳门与香港有颇有相似之处,不过,香港是金色商业,澳门则是金色娱乐。 有人说,经济香港、文化澳门。 应该说,此言大致不差。

   总的来说,粤港澳都属於蓝色海洋板块,同为三块金色宝石。 相比之下,澳门在商业上难以与粤港相比,唯有娱乐文化,才是澳门自身的特色。 在博彩之外,"小澳门"要发展"大经济",实在难上加难。 唯一的办法,就是:"小澳门,大(娱乐)文化"! 这也就是说,简单而言,其实,即使未来澳门经济转型成功,每年若干亿的GDP,在全球的的那些庞大非经济体面前,也仍然是个微型经济体,澳门要有所突破, 光在经济上作文章远远不够,必须要走向"小澳门,大(娱乐)文化"。

   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澳门,一定是"文化澳门",而并非"经济澳门" 。

   而从文化的角度为澳门定位,事实上也就是从未来的角度为澳门定位。

   放眼全球的很多城市,毋庸讳言,其中的大多城市都陷入了疲於应对现实问题的困境,它们的城市定位也往往是从横向对比入手,仅仅站在现在去谋划现在,而不是从纵向对比入手,力求站在未来去谋划城市的现在。

   令人遗憾的是,眼睛只盯着现在的结果,是这些城市最终都沦入了问题导向型的城市。 目光如豆,鼠目寸光,全部身心都被眼前的一切所左右,犹豫彷徨、顾此失彼,永远走不出现实,更遑论跳出"三界外"了。 这样一来,由於短视症的一叶障目,资源被提前透支,机会被预先错过,现在的一切努力都因为舍本逐末而成为今後发展的障碍。 顺利之时,未能把握机遇,困难来临,则比困难还要困难。

   澳门之为澳门,无疑绝对不能再去重蹈上述城市的覆辙,而应该也必须去从未来导向型城市的角度去为自己定位。 未来,截然区别於现在,它代表了方向,代表了希望。 事实上,所谓现在,其实正是未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没有未来,城市就没有方向,发展就没有支撑,崛起也会失去依托。 因此,世界因未来而改变,澳门也因未来而改变。

   而从城市定位的角度,澳门之为澳门,倘若以"未来之城"作为取向,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

   澳门建城450多年,曾经创造了辉煌,那麽,下一个450多年如何再造辉煌? 澳门回归也已经二十年,也曾经杀出一条血路,那麽,未来的岁月如何闯出一条新路?

   立足未来,恰恰是澳门城市定位的最佳角度。

   作为未来之城,对於澳门,这实在是一次历史的契机!

   历史,把澳门推到了一个命运的制高点上。

澳门,置身於未来的晨曦,属於美好的未来,无疑应该先行、先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