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劳东燕:以爱的名义进行操控

更新时间:2019-12-17 21:28:02
作者: 劳东燕  
在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中也经常存在。

  

   国家本身只是想象的共同体,并不是现实的存在。所以,国家不可能有自己的目的,它应当以民众的福利作为自己的全部诉求。

  

   由于民众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个人所组成,相应地,国家存在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让每一个公民都尽可能地过上自由而幸福的生活。

  

   除了特定的危机时刻,动不动以爱国为由,要求民众做出牺牲的国家,其国家与个人的关系必定不太正常。国家是用来保护个人的,不是用来让民众不断地、无限度地做出牺牲的。

  

   据说日本NHK电视台在街头采访日本民众,“你愿意为国而死吗?”几乎所有被采访的年轻人都发表了类似的言论:“要人家为它而死的国家,就让它灭亡好了。”

  

   我对日本文化并无太大的好感,总觉得精致有余而格局不足。

  

   但是,如果这个信息属实的话,不得不说,二战之后的日本社会,的确是有巨大的进步。至少是在国家与个人的关系问题上,比我们这个社会的年轻人,更具见识,也更为理性。

  

   需要注意的是,政府不等于国家,政府只是受委托代表人民来对社会进行管理的组织。所以,国家、政府与民众之间,属于不同的利益主体,彼此之间的利益既有相一致的地方,也必定存在尖锐的冲突之处。

  

   三者之间,涉及的首先应当是权利义务的关系,而不是爱的关系或者监护关系。无论是国家还是政府,承担的都不是家庭中大家长的角色;公职人员,当然也就不是所谓的父母官。动辄以爱的名义来定义国家、政府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多少有混水摸鱼之嫌。

  

   在一个共和国里,既然民众才是国家的主人,政府只是受托人,政府自然需要受到民众的监督,需要防止公职人员利用公权力来为自己谋取私利。

  

   政府对外是国家与民众的代言人,但未必能够忠诚地履行受托人的角色,而完全有可能将小集团的利益,置于国家与民众的整体利益之上。这也是为什么现代国家需要出台一套公法体系,来防止政府及其公职人员违背委托关系与忠诚义务的根源所在。

  

   所以,不是有国才有家,而是有家才有国,不应当颠倒其间的关系。在强调个人应当爱国之前,需要先行追问两个问题:第一,国家是不是已经合格地履行了应当履行的保护义务;第二,国家是不是热爱自己的民众。由于国家并不是一个实体,保护义务的履行,以及国家是否热爱民众,主要是通过政府的行为来体现。

  

   这意味着,在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上,理应先谈论权利与义务,再来谈爱与付出的问题。权利义务是底线,爱与付出则是底线之上进一步的伦理要求。

  

   在这个意义上,片面地强调个人应当爱国,一味地强调单方面的爱与付出,并不符合现代政治的基本伦理。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若是动不动将民众的利益当作可以随时牺牲的代价,有什么理由反过来要求民众的热爱呢?

  

   在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中,不谈权利与义务而只谈爱与付出,由于缺乏基本的界线感,颠倒国家与个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往往容易被别有用心者利用。以爱的名义进行操控,在历史上,在各个社会中,都并不罕见。

  

   无论是在两性关系中,还是在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中,这样的一种操控,表面上谈的是爱,骨子里仍然是一种不正当的支配关系:爱成为操控与获得服从的技术,目的就是要让人们心甘情愿地自我牺牲。

  

   让人悲哀的是,以爱的名义而受到操控的人,自己还往往沉醉在莫名其妙的骄傲感与自豪感之中。甚至于,倘若有人像《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孩子一样,直率地指出操控或是奴役的实质,还可能引发他们无名的怒火,遭群起而攻之。

  

   可以说,他们非常接近于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不仅对自己所处的状况心满意足,有的甚至还着想周全,反过来体谅赵太爷们的不易。在他们身上,你能看到容忍无底线的美德。

  

   同时,虽说自己也是被操控被压制的一方,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站在赵太爷们的立场来看待与考虑问题。

  

   所以,但凡看到有别的人竟然不能容忍而发表异议,或者甚至想愤而反抗既有的秩序,便忍不住要跳出来帮腔,帮着指责与辱骂心有不甘的人们。

  

   当然,具备容忍无底线的美德,并不妨碍他们同时拥有欺善怕恶的品格。就像阿Q那样,若是遇到合适的对象,他们才不会放弃欺辱他人的机会。

  

   由于有精神胜利法的武器,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够苟且地活着,自由算什么东西,尊严又有什么不可放弃的。在他们的眼里,自由与尊严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用;所以,当然无法理解为自由与尊严而愤起反抗的人,只会觉得后者可恶而愚蠢。

  

   按照现代心理学的说法,这一群体无疑表现出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在不断地遭受外在的压制与规训之后,为了避免心理上的巨大痛苦,而自觉地驯化自己,最终导致外在奴役的内在化。

  

   无论是两性的关系,还是国家与个人的关系,说到底,想要使之趋于良性发展的态势,都不是通过其中一方的无限容忍,甚至以爱的名义进行自我奴役,而能够得以实现的。

  

   这样的社会中,不可能有真正的男女平等,也难以产生现代意义上的公民。当然,也就不可能形成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缺乏基本界线的爱与付出,换来的只可能是日益畸形的关系。

  

   在这样的关系中,只有愚弄与操控,而缺乏基本的尊重。

  

   指望通过无底线的忍让,来让强势者有一天良心发现,做出相应的改变,注定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这样的做法,不仅无法改变被支配者的糟糕境遇,反而可能会使强势者更加地不可一世,甚至以主人自居,而把对方视为奴仆。

  

   在缺乏正当根据的支配关系中,对于弱势的一方而言,无疑只有团结起来积极地进行抗争。像耶林所说的那样,为权利而斗争,才有改善自己境遇的可能。

  

   所以,无论是两性关系,还是国家与个人的关系,还是先谈权利与义务,再来谈爱与付出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497.html
文章来源:劳燕东飞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