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方毅:明末清初汉文西书中“海族”文本知识溯源

——以《职方外纪》《坤舆图说》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9-11-28 20:53:59
作者: 程方毅  

  

   摘要:明末清初欧洲耶稣会士利玛窦、艾儒略、南怀仁等传入中国的地理知识中,包含有“海族”即海洋生物知识。学界对这些“海族”知识已有一些研究,但不够充分。艾儒略《职方外纪》和南怀仁《坤舆图说》的“海族”文本,针对不同的内容,参考了欧洲不同类型的资料。其中包括地理学书籍,如16世纪中期马格努斯的《海图及对北域的描绘》《北方民族简史》、奥尔特利尤斯的《寰宇大观》等。为了使描述更为精准,当涉及具体论题时,相应研究著述也会成为艾儒略和南怀仁参考的对象。因此,尽管可能有主要的参考对象,但他们的作品可以被视为他们当时能够接触到的各种资料与信息的杂糅。这些“海族”文本知识,既有古希腊罗马自然史传统的印记,又有基督教神学和基督教动物故事集文本传统的影响,还有大航海时代以来建立的“科学”的“新”知识,呈现了当时欧洲知识界的整体面貌。

  

   关键词: 海怪;耶稣会士;艾儒略;南怀仁;奥劳斯·马格努斯;亚伯拉罕·奥尔特利尤斯 

  

   明末清初之际,随着西欧耶稣会士如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艾儒略(Jules Aleni,1582-1649)及南怀仁(Ferdinandus Verbiest,1623-1688)等的入华传教,大量当时欧洲的天文、地理、数学等方面的知识都被译介至中国。其中,地理学方面的内容以利玛窦所绘的《坤舆万国全图》及南怀仁的《坤舆全图》最广为人知,与这些地图相对应的文本资料是艾儒略所著的《职方外纪》及南怀仁的《坤舆图说》。对于这些地图与文本资料中的地理学内容,学界已有颇多研究,但本文将要讨论的这些资料中所绘及记载的海洋生物即“海族”却鲜被问津。谢方对《职方外纪》的校释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开端,他试图对该书中“海族”一节中所涉及的“海中族类”一一进行解释。[1]2014年,邹振环对这些资料中的“海族”首次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他分三个主题——“飞鱼”、“远洋航海中令人恐惧的鱼类”与“大航海时代拟人化的鱼故事”——对这些记载中的海洋生物进行了信息溯源和科学分析,同时强调这些这些记载是“地理大发现以来关于海洋的新知识”,并为中国人“带来了大航海时代以来建立起来的新知识传统。”[2]除此之外,还有学者如赖毓芝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讨论在《坤舆全图》和《坤舆图说》中的生物插绘的欧洲根源与流变,但其所处理多为陆地上动物,如无对鸟、骆驼鸟等等,甚少涉及海洋生物,因为其并未能找到这些海洋动物图像和文本的来源[3]。这些研究既有开拓之功,也得出了有价值的结论,不过在“海族”知识溯源方面也留有继续研究的空间。本文以艾儒略和南怀仁的“海族”文本为中心,首先考察其在文字叙述上的来源,而后追问它们在西方知识体系中的脉络与地位,同时讨论这些“海族”的宗教背景及其与天主教在华传播的关系。


 一、欧洲制图学传统中的“海族”知识:马格努斯和奥尔特利尤斯


      耶稣会士所带来的“海族”知识主要见于前述《坤舆万国全图》《职方外纪》《坤舆全图》和《坤舆图说》。这其中既有文本资料,又有图像资料,本文集中讨论文本资料,关于“海族”的图像资料笔者将另文论述。“海族”文本资料主要见于《职方外纪》与《坤舆图说》,而后者中的“海族”资料大体承袭前者。

    《职方外纪》是艾儒略于1623年在杨廷筠的协作下完成的。此书有多种版本,1996年中华书局所出版的谢方校释本最为详实可靠。该版本包括正文五卷,前四卷论述五大洲的国家、城市等信息,末卷即第五卷以海洋为主题,包括有“四海总说”、“海名”、“海产”、“海状”、“海舶”及“海道”等节,“海族”一节亦在其中。除却两种海鸟,《职方外纪》中“海族”一节囊括了二十种海洋生物。《坤舆图说》是由比利时耶稣会士南怀仁完成于1674年,分上下两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是书上卷自“坤舆”至“人物”,分十五条,皆言地之所生。下卷载海外诸国道里、山川、民风、物产,分为五大州,而终之以“西洋七奇图说”。大致与艾儒略《职方外纪》互相出入,而亦时有详略异同。”[4]书中的海洋部分便在下卷中的五大洲之后,有“四海总说”、“海状”、“海族”、“海产”及“海舶”五节以海洋为主题的内容。除此之外,《坤舆图说》最后所附图片除却“七奇图”,另附有“异物图”二十五幅。从内容来看,该书的“海族”一节几乎一字不易地摘抄了《职方外纪》中“海族”一节的所有条目,仅添加了三种海鱼:麻鱼、海虾蟆与风鱼。而在《坤舆图说》的最后,该书最后的“异物图”部分也包含了五种海洋生物,即飞鱼、狗鱼、西楞、把勒亚和剑鱼,每种生物后的解说文字与“海族”一节中的解说基本一致。

   值得强调的是,这些海族文本资料与在地图上出现的海族图像资料应该是相互对应的,因此这些海族文本资料的编撰也是耶稣会士地图制作工作的一部分[5]。对于这些海洋生物的文本与图像资料,洪业提到“西人旧图往往有这些玩意儿”[6],但后来学者的研究都并没有从地图学的角度来追溯它们的西方传统,而仅仅从博物学的角度来对这些动物进行考证,因此在考证时往往有所疏漏。欧洲文明对于“海族”的了解虽然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期,如亚里士多德的动物学作品及老普林尼的《自然史》,但是在地图学上,尤其是在地图中海洋空白处绘上海洋生物这样的传统却并非如此。出生于瑞典的天主教神甫奥劳斯·马格努斯(Olaus Magus,1490-1557)可以被称为在这一传统中的先驱。1539年,马格努斯在意大利威尼斯印刷出版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地区为主体的《海图及对北域的描绘》(Carta marina et description septentrionaliumterrarum)(下简称《海图》)。这幅木刻地图由九张对开的图板组成,高约1.2米,宽约1.5米。由于印刷成本及售价高昂,该地图在当时只出版了数个印本。与之前的地图相比,马格努斯的这幅作品除了更为详实和准确,更因为绘制在地图上的各种动物植物及人类活动的图像而闻名。但是到16世纪80年代时,原版海图已经无法看到,取而代之的是由意大利版画雕刻师安东尼奥·拉弗雷利(Antonio Lafreri)在1572年发行的尺寸更小的版本。直到1886年,一份《海图》的彩色原版才在慕尼黑市立图书馆被发现,之后又有一份于1962年在瑞士被找到,现藏于瑞典的乌普萨拉大学图书馆。

   在完成《海图》之后,马格努斯又花费了16年时间为地图完成了一本注释性质的拉丁文著作——《北方民族简史》(Historia de gentibus septenrionalibus)(下称《简史》)。该书于1555年出版,全书由22个分册组成,共有778个章节,并配有十分丰富的木刻版画插图。此书影响巨大,在随后的一个世纪里被再版多次,并被译为意大利语、德语、英语等六个版本。与海洋生物相关的部分在该书的第21册《海怪》(De piscibus monstrosis)。该册共50章,分别讲述在海图上出现的各种海洋生物,以及与它们相关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以及在当时的各种传闻报导。

   今天学者在研究早期耶稣会士介绍到中国的地理资料时,往往都会将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追溯到比利时地图学家亚伯拉罕·奥尔特利尤斯(AbrahamOrtelius,1527-1598)于1570年刊印的《寰宇大观》(Theatrum Orbis Terrarum),而将南怀仁的《坤舆全图》追溯到约翰内斯·布勒(Johannes Blaeu,1596-1673)刊印的《新世界地图》(Nova Totius Terrarum Orbis Tabula),并认为其上的动物形象主要参考自康拉德·格斯纳(Conrad Gesner,1516-1565)出版于1551至1558年间的卷帙浩繁的《动物史》(Historiae Animalium)。[7]而艾儒略的《职方外纪》中的“海族”部分资料则被认为是如他自己在该节文首所说的那样,是根据他自己“舶行所见”而得来的资料。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学者在讨论海洋生物部分时,所采用的许多图像与文字叙述都或多或少与马格努斯的《海图》及《简史》有关。马格努斯在这两部作品中的“海族”部分开一代风气之先,几乎是文艺复兴时期所有海怪形象和传说的主要来源。这些描述对后来的地图、地图集以及各种与海洋生物相关的书籍都影响深远。甚至可以说,今天市面上地球仪或者地图上海洋部分中点缀着的鲸鱼形象,依旧可以追溯至马格努斯的《海图》。而奥尔特利尤斯的《寰宇大观》是第一本现代世界地图集。在该地图集中的“冰岛”部分,奥尔特利尤斯经常援引马格努斯关于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论述。同时,地图中大部分怪物都是直接或间接参照马格努斯《海图》中的怪物演化而来。同时,康拉德·格斯纳也并不例外地在其《动物史》第四卷中大量引用了马格努斯的图像与文字。[8]由此可见,马格努斯在欧洲早期地图学甚至动物学传统中的特殊地位。因此,对于早期传教士传入的“海族”文本抑或图像资料的研究,不应该仅仅着眼于一两部可能为当时欧洲传教士参考对象的著作,而更应该将其放入当时欧洲知识传统和体系中来理解,从而可以进一步讨论它们给当时中国带来的影响及其原因。


二、《职方外纪》《坤舆图说》中“海族”文本释读与溯源


   在了解欧洲地图学中关于海洋生物图像和文本部分的传统以后,早期耶稣会士介绍入中国的“海族”知识可以据此而被更加清楚的认识。如前文所述,《职方外纪》的“海族”一节与《坤舆图说》中的该节大体内容重合,只是后者的内容稍有增加。在正式介绍海族之前,艾儒略说道:“海中族类,不可胜穷。自鳞介而外,凡陆地之走兽,如虎狼犬豕之属,海中多有相似者。今聊据舶行所见,述一二以新听闻。”[9]《坤舆图说》“海族”开篇亦云:“海族不可胜穷,自鳞介外,凡陆地走兽,海中多有相似者。”[10]这种“凡陆地之走兽,如虎狼犬豕之属”,都能在海中找到相似者的观点,在中世纪欧洲已经十分流行,更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的老普林尼,他在《自然史》中写道:

因此,这个庸俗的概念很可能是真的,即无论在自然的任何其他部分产生了什么,都同样会在海中发现。同时,海中还有许多在其它地方并不存在的物体。 在海中找到的物体,不仅仅包括陆生动物的形态,还有非动物物体的形态。只要有人费心去查看葡萄鱼,剑鱼,锯子鱼和黄瓜鱼,他就能很容易明白这一点。黄瓜鱼无论是外形还是气味都非常接近真正的黄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1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