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立鹏 李家胜:美国“印太战略”背景下中印关系的新一轮调适

更新时间:2019-11-24 11:33:00
作者: 王立鹏   李家胜  
而是采取了各自发布公告的形式,通过比较可以发现印度所发布的公告与其他三国明显不同,印度在公告中没有提及“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自由航行与海洋安全”“国际法”等词汇,也没有承诺要继续深化四国安全对话。

  

   “印太战略”的推进除了需要美国增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和经济投入外,还需要继续提高美印关系。目前看来,美印关系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但印度不太可能与美国达成具有应对安全威胁意义的传统联盟。印度曾在冷战期间偏离“不结盟”政策,但是冷战结束以来便没有与任何国家建立正式的联盟,并且非常重视战略自主。2012年2月,印度在《不结盟2.0:21世纪印度的对外战略》文件中指出,“不结盟”政策是指导印度未来10年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其中最核心的一个概念就是“战略自主”。“战略路径的核心目标就是在处理与世界的关系时,印度能够拥有最大程度的自主权,这一路径可以被称作‘不结盟2.0’,而不结盟的核心目标就是确保印度在界定其国家利益时,不是基于意识形态或其他什么目的,而是保证印度能够拥有最大程度的自主权以实现其发展目标;并且能够推动国家发展,构建一种公平与公正的世界秩序。”

  

   三、印度更注重大国平衡

  

   印度不认为“印太战略”是一个封闭的俱乐部,也不是为了对抗某些国家,而是将继续在中俄和美日之间维持平衡。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政府上台以来,虽然印美关系又迎来了新一轮发展,但是印美结盟的可能性还是微乎其微。这主要是因为当前国际形势远没有达到冷战时期的严峻程度,印度还没有必要选边站,而且从莫迪的第一任期看,他极为擅长两边要价,从而在维护战略自主的同时获得更大收益。自2014年5月执政以来,莫迪已经6次访美,与奥巴马、特朗普更是多次会晤。但是与此同时,印度与俄罗斯依然维持着紧密的军事合作,比如2018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印度期间,两国签署了价值54.3亿美元的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购买协议。不仅如此,2017年6月,印度还正式加入了上海合作组织。除了历时已久的中俄印外长会晤机制,2018年12月在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和2019年6月的G20大阪峰会上,中俄印领导人都举行了非正式会晤。因此,在莫迪第二任期内,印美关系依然会继续发展,印度也将谨慎欢迎“印太战略”,但并不会完全附和该战略。正如2018年6月莫迪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指出,“印太”是一个充满全球机遇与挑战的天然地区,东盟是印太地区的核心,印度不将“印太”视为一种战略或是只有有限成员的俱乐部,也不是让某个集团追求主导地位,而且绝不认为“印太”是为了对抗某个国家。这一表态与美国的一贯期待相距甚远,凸显了印度一直试图与“印太战略”和四边会谈保持一定的距离。印度的“印太战略”与其他许多国家紧密相连,但其认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是保持印度战略自主的手段而非目的。为了保持战略自主,印度在与印太地区国家的合作中寻求谨慎的平衡。

  

“印太战略”背景下中印关系的走向


   由于印度更加注重在印度洋与东南亚地区的战略投入,加之其对外政策一贯秉持战略自主和注重大国平衡,未来一段时期,在美国推进“印太战略”的背景下,印度将根据自身利益,继续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并扩展其经济与战略利益。对中国而言,妥善处理中印关系将成为缓和“印太战略”压力的关键。

  

   2018年4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在武汉举行首次非正式会晤,两国领导人“东湖漫步”,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中围绕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行战略沟通,并就中印关系未来发展的全局性、长期性和战略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2019年5月,印度人民党赢得大选,莫迪再次当选印度总理,开启新一届任期。虽然中印双边分歧在短期内难以完全解决,但在两国领导人的努力推动下,中印关系将在相互调适的过程中不断向前发展。

  

   首先,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推进,为了维持战略自主,印美关系继续深化的同时,中印关系也存在继续提升的空间。“洞朗对峙”之后,中印关系就基本维持稳步发展,随着2017年9月厦门金砖会晤和2018年4月武汉非正式会晤,两国关系历经反转、走出谷底并迎来新起点。在此期间,不仅中俄印外长会晤机制发挥了稳定作用,中印两国领导人还建立了非正式会晤机制,中俄印领导人也形成了定期会晤。在最高决策者层面建立常态化的对话机制,有利于管控彼此分歧,引领双边关系稳健发展。莫迪再次当选总理后,习近平主席向其致贺电,并且此后一个月内两国领导人先后在上海合作组织比什凯克峰会、G20大阪峰会上会晤。自“洞朗对峙”以来,中印两国领导人已经在双多边场合举行了7次会晤。不仅如此,2018年以来中印双边交流机制全面恢复并取得新进展。两国外交部、商务部、国防部及执法部门都实现了部长级会晤,两国先后举办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会议、经贸会议、军控磋商、战略对话、海上合作对话、执法安全高级别会晤、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高级别人文交流会议,其中执法安全和人文交流都是首次举办高级别会议。

  

   其次,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推进,为维持大国平衡外交,中印在全球经济治理和地区安全层面的合作空间也相应增大。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动辄对贸易伙伴发起关税战,以WTO为基础的自由贸易规则遭到严重破坏。习近平主席与莫迪总理在会晤中就指出,“作为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重要代表,中印双方要共同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发展权利”。2019年6月,特朗普总统宣布终止印度继续享有发展中国家普惠制待遇,随即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印度前夕,印度政府也宣布对从美国进口的29种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在地区安全层面,随着伊朗核问题持续发酵,美国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而中印两国在维护波斯湾地区安全、维护石油市场稳定方面具有重要的共同利益。并且,由于印度已经是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中印在维护印太地区安全、打击恐怖主义、加强海洋合作等领域都有较大的合作空间。

  

   再次,美国推行“印太战略”以及特朗普政府在国际社会多次“出尔反尔”的失信行为,对当前世界形势的发展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而莫迪新任期内的主要任务不仅是继续塑造印度的大国形象,还将重点推动经济增长,因此中印经贸关系将继续稳定发展,两国人文交流也将更加频繁。即使在发生对峙的2017年,中印双边贸易额也达到844亿美元的历史新高,中国继续保持印度最大贸易伙伴地位,双边贸易额在2018年持续增长,达到955亿美元,有望在2019年突破1000亿美元。中印投资合作也不断升温,中国企业累计对印实际投资超过80亿美元,印度企业对华投资近3年年均增幅达18.5%。印度将重点推动双方产业园区项目合作,欢迎中国企业赴印投资,扩大在印市场份额。双方支持多边贸易体系,加强在世贸组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多边和区域贸易框架下的沟通与协调,维护和促进区域和全球贸易发展。中印人文交流近两年有所发展,目前两国建立了14对友省友城,人员往来突破百万,印度在华留学生总数已突破2万。但是相较于两国都是10亿级人口规模的大国,人文交流领域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在2019年8月召开的中印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第二次会议上,两国教育、文化与文物保护、旅游、媒体、青年、体育、影视、智库和传统医药等部门负责人分别介绍了首次会议以来,两国在相关领域交流合作取得的新进展,以及下阶段的交流合作新规划。

  

   最后,由于中印既存的双边分歧在短期内无法彻底解决,美国“印太战略”或将导致地区形势紧张,印度又惯用紧张形势为己谋利,对中美两边要价,因此中印之间的小摩擦仍将难以避免。中印两国的分歧大多是历史遗留问题,比如边界纠纷、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中巴紧密关系等,这些分歧在国际形势紧张时往往会爆发出来。从以往来看,中印关系发展起伏不定,两国在历史上曾有“印地秦尼巴依巴依”(印中人民亲如兄弟)的佳话,但也爆发过边界战争。要打破这种历史怪圈,两国需要做好释疑增信工作,管控分歧,并确保双边分歧不至于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稳定的大局。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印分歧仍将存在,但是两国已经建立的各级别交流机制能够为双方深化合作提供平台。相较于“印太战略”,中印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保障。中印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10亿级人口规模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处在快速发展的重要阶段。两国携手合作,不仅能助力彼此发展,而且将为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贡献力量。

  

   【本文是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5批面上项目(项目标准号:2019M653677)“印度对印太战略的认知与反应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同时得到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

  

   第一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国际关系系;

   第二作者单位:西安交通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本文注释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163.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9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