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奎松:1950年代初农村典型调查资料的研究价值

——以湖北《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为例

更新时间:2019-10-31 22:04:03
作者: 杨奎松 (进入专栏)  
因而在利用这套资料时就不能不注意对照利用其他相关的资料文献。比如, 中南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出版的《中南区一百个乡调查统计表》, 以及湖北省农村工作委员会编印的《湖北省农村调查》 (之一、之二) 等资料中也整理过与该乡有关的统计数据。两相映照, 就会对了解锦绣乡历史上及1950年代初人口、土地、阶级等状况, 有不少帮助。

  

   表1是按照《中南区一百个乡调查统计表》中提供的锦绣乡抗战前、新中国成立前和土改后三个不同时期的数据统计做出的。(见下页表1)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 和当年许多农村调查提供的数据一样, 《中南区一百个乡调查统计表》中提供的数据也有不少错误或缺漏。但相对于一些比例数计算的错误, 或因抄写排印出现的个别数字错误 (如表1中全乡抗战前牛的总头数为69.41头, 而表中给出当时中农拥有的牛的头数就达到了71.18头) , 表1中数据的缺漏, 是格外需要注意的一个现象。

  

   社会调查时有些缺漏是合理的, 如表1中土改后游民数字的空缺就容易理解, 这是因为分田后原来的游民也加入到劳动者阶层中去了, 自然也就不会再显示在“游民”一栏里了。有些数据缺失则是年代过久, 调查者无法查实造成的, 如表1中抗战前各阶层的具体人数等。也有的缺失则有可能是因为成份划分标准的难以掌握, 难于归类造成的, 如“其他剥削者”新中国成立前和土改后的数据完全没有, 等等。但更让人难以理解的, 是一些关键性数据的隐形缺失, 即形式上有数据, 而实际给出的数据却存在很大的缺口。

  

   比如, 按表1给出的三个时期各成份户数的总和, 就与各时期全乡总户数合不起来。抗战前全乡225户中缺了4户人家, 新中国成立前304户中更有23户人家不知所踪, 土改后292户中仍然少了29户。相应地, 当我们将表中各时期中各阶层“所占地亩合计”数相加, 与同时期全乡各阶层“所占地亩合计”数对照时, 也很容易发现, 两者并不相符, 有相当数量的耕地不知去了哪里。如数据理应最完整的土改后的两个“所占地亩合计”的数据比较, 就有约526亩, 即相当于13%的亩数不知归了谁人;新中国成立前两个数据比较下来, 更是有1014.52亩, 相当于1/4的亩数不知所在。13

  

   另外, 有关农户成份的数字, 典型调查和表1提供的数据也存在着一些不同。最明显的是地主户数的变化。首先是前引《战前至解放前关于地主阶级、富农及农民阶级户口异动变化情况及原因的调查报告》, 就提到了三个数字。称1949年底1950年初减租反霸阶段认定的“本乡地主13户”, 土改开始后“划出地主9户”, 土改复查阶段又“查出6户漏网地主”, 故地主户数最后确定15户。14但到1953年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制表1时, 因为该乡又降低了复查中被错划了的两户人家的成份, 因此地主的户数又成13户。15

  

表1:武昌县锦绣乡抗战前、新中国成立前和土改后阶级关系变动情况统计表

资料来源:中南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编:《中南区一百个乡调查统计表》, 内部资料, 1953年。

  

   成份问题的变动还特别要提到对“其他剥削者”这一阶层认定的问题。已知1950年夏《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已经明确规定:“因从事其他职业或因缺乏劳动力而出租小量土地者, 均不得以地主论。”161950年11月30日, 中共中央又再度专门就小土地出租者等问题发出指示, 并做了具体解释。17几个月后, 因注意到各地仍然在把小土地出租者等同于地主或划入“其他剥削者”行列, 中共中央又进一步发出补充指示, 明确规定应将“小土地出租者”列为一特定的农村成份, 以区别于地主和其他剥削者。18查锦绣乡调查报告可知, 1951年土改复查前后, 该乡已依照中共中央上述规定将小土地出租者与地主区别开来, 另定了成份。报告特别说明, “小土地出租者”从抗战前7户, 到土改前有升有降, 一直存在着;“小土地经营者”也是如此。19小商贩抗战前有4户, 后下降3户, 土改时仅存1户;手工业者抗战前8户, 上升4户, 下降3户, 也仅存1户。另外, 报告还指出, 该乡有“高利贷者”的成份认定, 虽然只有1户, 土改时依旧将该户定性为“高利贷者”。20

  

   但是, 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1953年所制表, 却既没有遵照中共中央历次规定行事, 也没有借鉴锦绣乡调查报告中提供的相关成份划分的材料。它对于农村阶级划分, 依旧坚持以往的分类办法, 即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雇农、工人、贫民和游民。对于认为不易纳入上述成份中的农村人口, 则用“其他剥削者”和“其他劳动者”加以分类。换言之, “小土地出租者”及“小土地经营者”事实上都被归入到“其他剥削者”阶层中去了。

  

   多半因为阶级成份认定和划分标准在时间上和掌握上不同, 典型调查资料和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统计表中, 中农及贫农的数字也表现出极大的差异性。表1标注抗战前中农户数为69, 贫农户数为79, 典型调查中的数字却分别是84和85;表1中新中国成立前中农的户数是83, 贫农户数是133, 而典型调查中的数字却分别是66和91, 两者相差之大, 可见一斑。20

  

   另由表1可知, 锦绣乡由抗战前到新中国成立前, 除占人口很少的其他剥削者、雇农、工人、贫民外, 主要农户, 无论总户数, 还是各阶层户数, 自抗战以来, 都在增长中。全乡总户数增长了79户左右, 增长了约35%, 土地面积相应增加了700亩, 相当于在原有面积上增加了将近20%, 可知这一波增长多半是区划扩大了的结果。但值得注意的是, 地主户数并未明显增加 (只增加了1户) , 富农也只增加了4户, 中农增加了十几户。贫农增加得相对多些, 从79户增加到136户, 增加了42%;而雇农却减少了25%, 从35户减少到26户。但从人均占地亩数来看, 却只有富农人均占地提高了将近1倍, 其他地主、中农、贫农和雇农人均占地都发生了较明显的下降。故结合典型调查资料中介绍的全乡各阶层相互流动的复杂情况, 不难看出当地农民成份的升或降, 断然不是从一张统计数据表上能够了解清楚的。

  

   对照表1, 还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以土改前土地占有的情况而言, 地主占地不过12.3%, 加上富农, 合计占地最多也仅为全乡耕地总数的24.8%;地主人均占地是中农的1倍左右, 是贫农的6倍多, 仅1倍于全乡人均耕地面积。依据上表和典型调查的资料, 我们不难判定锦绣乡断不是土地集中的典型乡, 连一般乡也算不上。奇怪的是, 土改委的制表者却把锦绣乡划在了“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的类别中。

  

   何谓“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呢?从1951年湖北省第一次省党代会和省农民代表会召开时起, 在认定湖北土地集中程度高的前提下, 就把该省土地关系划定为三类, 即土地关系集中区、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区和土地关系分散区。所谓集中区是指地主占地超过50%者, 一般集中区是指地主占地低于50%高于30%者, 分散区是指地主占地低于30%高于20%者。21锦绣乡地主占地只不过12.3%, 至多不过12.63%, 22连分散区的标准都未达到, 如何就被认定属于“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了呢?

  

   对此, 湖北省农村工作委员会的说法是, 此前的推算固然是“比较正确的”, 这次调查的结果也是准确的。这二十个乡“土地集中乡七, 一般乡七, 分散乡六, 分散乡不多, 无疑占有的百分数要小”。虽然这与1951年省党代会及省农代会宣布的标准有出入, 但如此归类更符合发动土改运动的判断与初衷, 即土改前的中国农村的土地关系是高度集中的。按照该表的说明, 有一项土地数目是前述锦绣乡调查报告及中南军政委会土改委统计表格中都未提及的, 即“公堂土地”的数量。如省农工委对二十个典型乡调查的总结是:“根据二十个乡材料的统计, 占全人口不到百分之六的地主, 占有土地 (包括操纵之公堂土地在内) 百分之三十六 (战前四一) ;占全人口百分之五一的雇贫农, 仅占土地的百分之十七。”“地主阶级每人平均田地数二十四亩八分, 而雇贫农每人平均仅仅只有三分。即地主阶级一个人占有的土地八十二倍于雇贫农, 七倍于自然平均数。”按照三类地区划分, 土地集中区地主占地仍达到58.99%;土地一般集中区略低于30%, 为28.95%;土地分散区略低于20%, 为19.26%。23

  

   中南军政委员会土改委的制表者也是按上述标准来分类的。只是, 他们坚持湖北省党代会和农代会提出的标准:“凡是地主、富农及其操纵的公田占全乡土地总数百分之五十以上者即为‘土地关系集中地区’;占百分之三十一至四十九者即为‘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占百分之三十以下者即为‘土地关系分散地区’。”24需要注意的是, 制表者在这里还是把富农也加了进来计算的。它同时强调说, 即使一个地方地主、富农占地少于20%, 也一样算“土地关系分散区”。

  

   按照土改委制表者所坚持的划分标准, 可知锦绣乡之所以会被划入到“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 一定是制表者认定该乡地主、富农占地超过了31%。问题是, 按制表者统计的数据, 如上所述, 锦绣乡还是到不了他们定下的这个“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的标准。

  

   这里唯一可能对土改委的判定锦绣乡是“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有帮助的, 就是其存在着超过相当数量的“公堂土地”。从已有研究中不难了解, 在中国农村中, 公田 (宗族+非族) 的存在曾经十分普遍。越往南方, 公田所占耕地面积的比例越大。已知国民革命时期, 湖北汉阳府、黄州府各县农村公田面积仍占耕地面积15%左右, 其中族田 (含公堂土地) 则占到43%左右, 25约等于耕地面积的6.45%。进至1950年土改前, 湖北各地相关部门统计显示, 相当多的村和乡族田所占耕地面积比例依旧很高, 平均不低于4.66%。个别高者能达到49.62%, 高于9%以上者也不少。26

  

但是, 查土改期间湖北七专区农村典型调查材料亦可清楚地发现, 并不是所有湖北农村都有公田, 有公田者也有多少之别。少的仅占2%左右, 多的能到40%以上。可以肯定的是, 如果公田占地在锦绣乡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武昌县锦绣乡典型调查》报告无论如何也不会不做说明。该报告的第一部分详细介绍了农民遭受经济剥削的各种形式, 第七部分还专节讨论到宗族矛盾问题, 但都没有提到公田或族田之类的问题。27同样, 土改委认定锦绣乡属于“土地关系一般集中地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807.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 (下半月刊) 2019,(04),3-15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