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泰岩:我国改革的周期性变化规律及新时代价值

更新时间:2019-10-26 20:44:49
作者: 黄泰岩  
这成为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一个标志。所以,毛泽东同志曾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4]习近平总书记也明确指出:改革开放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必须坚持尊重人民的首创精神。[3]

   发挥人民的首创精神,还必须与党的正确领导相统一,才能形成改革的强大动力。例如,小岗村村民的自发改革,只有在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的《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确认为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以及1983年中共中央进一步肯定联产承包制是在党的领导下我国农民的伟大创造的情况下,才以燎原之势在全国掀起农村改革大潮。对此,毛泽东同志指出: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5]邓小平同志明确指出:农村搞家庭联产承包,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农村改革中的好多东西,都是基层创造出来,我们把它拿来加工提高作为全国的指导。[6]习近平总书记也指出:改革开放是人民的要求和党的主张的统一,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改革开放事业的实践主体,所以,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和党的领导的统一,紧紧依靠人民推进改革开放。[3]

  

三、我国改革周期性变化规律的新时代价值

  

   改革的周期性规律对于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也是我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最主要的目的所在,突出表现在以下四点。

   第一,经济面临下行调整期,恰是深化改革最佳窗口期。新时代的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是改革的难度越来越大。一方面经过40年的改革,好改的和容易改的基本都改完了,现在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另一方面这一轮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既是对经济体制的全面深化改革,还要将经济体制改革置于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生态体制改革等整体系统改革中加以推进,实现经济体制改革与其他改革的协同、协调,从而产生整体效应,因而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求越来越高。二是改革与经济转型叠加,形成体制和经济的“双转型”。这就要求一方面改革不能沿着原来促进高速增长的发展思想和框架向前推进,而是要遵循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思想和框架的要求,设计有助于推进经济转型的经济体制和机制。这就使改革不再是对原有体制机制的进一步完善,而是要创新性地全面改革,构建新体系、新机制。另一方面要求经济转型要为体制转型创造必要的空间和条件,比如经济转型形成的新经济体系和新增长动力对经济增长的有力支撑,就可以强有力地推进改革的深化,但目前新增长动力不足却形成了对改革深化的制约。三是国际国内各种矛盾的多发易发,特别是以中美贸易战为开端的美国对我国发展的遏制,以及出现逆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势头等,都使我国的全面深化改革环境更加不稳定、不确定,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处理好改革与发展、稳定的关系,一方面要依据现阶段发展、稳定的具体要求安排相应的改革,既不能滞后也不能超前,从而对改革的优先次序做出科学的安排;另一方面要依据现阶段发展、稳定的具体承受能力安排相应的改革,既不能不顾承受能力盲目加快改革,也不能惧怕困难使改革裹足不前,从而对改革的力度大小做出科学选择。

   纵观中国40年的改革史,每一次改革的启动都是发生在经济遇到严重困难和挑战之后。今天中国经济又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特别是处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时期。跨过去,中国就将成为现代化国家;跨不过去,中国就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据世界银行统计,从20世纪60年代到2008年,世界上共有101个经济体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但只有13个经济体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且这13个经济体都是区域和人口小国,并大都得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支持和保护。由此可想,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何等的艰难?但是,历史和经验反复证明,面临的困难越大,挑战越大,改革就越容易达成共识,改革的大潮就将汹涌而来。这是因为,改革是各种重大利益关系的调整,这就会使有的人在改革中受益,有的人的利益则可能受损,因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推进改革,都主动参与改革。可是,当我国经济运行达到不改革就无法发展,不发展就会使各种矛盾凸显甚至激化的时候,改革就容易在各个群体间达成共识,就容易深化改革,并获得巨大的改革红利。

   第二,改革进入新周期,才能孕育经济运行新周期。新时代的全面深化改革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主要领域改革的主体框架基本确立,并有力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2013-2016年平均增速达7.2%,高于同期世界2.5%和发展中经济体4%的平均增长水平;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快速增长,2012-2016年年均实际增长7.4%,快于同期GDP增速和人均GDP增速;就业持续稳定增长,2013-2016年,城镇新增就业连续四年保持在1300万人以上。但是,经济运行进入高质量发展的轨道对进一步深化改革提出了极为迫切的需求,主要体现在:一是从根本上解决经济下行压力必须加快改革。近几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最主要原因是驱动经济增长的旧动能逐渐失速,而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还处在快速成长期。据国家发改委的测算,2015年战略性新兴产业拉动GDP增长仅有约1.4个百分点,如果完成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比重比2015年翻番的发展目标,我国就可以进入中高速稳定增长的轨道。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改革开放。二是到2020年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经济制度必须加快改革。我国经济改革的目标和任务就是在建党一百年时,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和定型,推动生产关系同生产力、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相适应,更好地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巨大优越性,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从现在到2020年仅剩下2年多一点,时间紧、任务重,改革必须只争朝夕、时不我待。三是推进经济转型必须加快改革。经济转型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由之路。只有通过加快改革,建立起一套有利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体制机制,形成经济转型的强大内生驱动,经济转型才能最终取得成功。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广东团讨论时所说的: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是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的,只能是大而不强。[7]

   第三,激发人民的改革激情与活力,才能推动改革周期性变化。新时代的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进一步强化人民的改革主体地位。一是改革要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改革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因而必须要有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8]从经济体制改革的层面来看,改革要做到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就必须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这是因为在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体制机制下,任何一项改革举措,广大人民群众对其满意不满意、支持不支持,既可以用手投票,也可以用脚投票。当广大人民群众对某项改革举措支持和欢迎时,就会积极参与其中,成为改革的奋斗者、推动者和拥护者。例如我国在深化改革中要求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就得到了广大企业家和创业者的积极响应,增强了他们战胜困难的信心。相反就可能成为旁观者,甚至抱怨者。二是改革要时刻为了广大人民群众。改革的动力源必须是内生的,这样才能源源不断、长久不衰。从经济体制改革的层面上讲,这个内生动力主要来自人民群众对利益的关心和追求。因此,必须把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从而使改革成为人民群众自身的事业、自觉的行动。三是改革的成果必须由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分享。只有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改革才能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改革才能取得成功,否则,就会如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6]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经济体的发展经验来看,凡是收入差距过大的经济体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而不能自拔。

   既然改革是为了人民,要依靠人民和改革成果由人民共享,那就决定了以下三点。一是判断改革成败得失和改革措施取舍的主体是人民,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的执政水平和执政成效都不是由自己说了算,必须而且只能由人民来评判。人民是我们党的工作的最高裁决者和最终评判者。[9]二是判断改革成败得失和改革措施取舍的标准是人民是否满意,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始终把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赞成不赞成作为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与三个有利于标准是一脉相承的。因为发展社会生产力和提升综合国力的目的都是为了使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日益充实、更有保障和更可持续,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三是判断改革成败得失和改革措施取舍的出发点是人民的利益,对此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要从人民利益出发谋划改革思想,制定改革举措。[10]

   今天我们断定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功,就是因为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经济和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现了40年年均增长9%以上的高速增长,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国奇迹”;综合国力大幅提升,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全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43元增加到2017年的36000多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的134元增加到2017年的13400多元;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7.7亿人减少到2017年3046万人,贫困人口减少7.4亿人,年均减贫人口近1900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下降了94.4个百分点;社会消费零售总额2017年达到了366262亿元,基本与美国持平。也正因为此,改革才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拥护和积极参与,成为推进改革周期性变化的强大动力。

   第四,加强顶层设计,才能推动改革全面深化。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求必须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从而既要“摸着石头过河”又要加强顶层设计,实现改革的人民主体地位和党的领导的统一。这就需要积极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加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就经济体制改革的层面来看,加强党的领导,一是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我国的改革开放突破了把市场经济与私有制相联系的传统理论,创新性地实现了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了新的制度选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巨大优势就在于:既发挥市场对优化资源配置的体制机制优势,又发挥了公有制所具有的制度优势,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方向,既是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经验,也是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二是加强改革的顶层设计。实现强国目标,需要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不仅要求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还要同时深化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改革的方式就需要加强顶层设计、整体设计、统筹设计,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三是加快政府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就要求实施“放管服”改革,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动资源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配置。政府的职责和作用主要是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促进共同富裕∶植故谐∈Я榈取R媲謇碚笈孪睿菇ǜ好媲宓ス芾砟J健=饩稣摹霸轿弧焙汀叭蔽弧保纬汕坑辛Φ挠行实姆ㄖ涡驼⒎裥驼迪止抑卫硖逑岛椭卫砟芰Φ南执R虼耍逯聘母锖驼澳茏涞哪康牟皇侨∠窃诠艺妨斓枷峦ü跃醺锩行平饩鸵小白呈慷贤蟆钡挠缕汀氨乘徽健钡木鲂摹

   加强党的领导之所以能够与人民的改革主体地位有机统一,主要因为:一是由党的性质决定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就决定了我们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根本利益。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4]从而要求共产党人必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4]二是由党的决策机制决定的。由于党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因而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4]习近平总书记把党的这一群众路线提高到,是我们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11]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就是要在制定党的改革开放路线、方针、政策时,广泛倾听人民的呼声,以人民关心的问题为导向,以维护和发展人民的切身利益为目的,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改革开放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在落实党的改革开放路线、方针、政策时,能够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达成改革的共识,从而把党的改革开放路线、方针、政策转化为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

  

   注释:

   ①1860年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就提出了9年~10年的经济周期。经济学家熊彼特1936年提出经济周期分为长周期、中周期和短周期,每一个长周期包括6个中周期,每一个中周期包括3个短周期。短周期约为40个月,中周期约为9年~10年,长周期为48年~60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721.html
文章来源:《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8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