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房宁:如何理解中国政治道路的逻辑?

更新时间:2019-10-22 00:18:45
作者: 房宁 (进入专栏)  
应该说,这些都是不同的形式,但是目前的选择适合我们现有阶段性。在我们不能够开放选举的情况下是代偿性的。

   (三)循序渐进地扩大和发展人民权利

   第三,我们是权力渐进性,就是逐渐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保证人民的权利,扩大人民的权利。这是中国的经验,当然也是意识形态。

   中国改变了政策,不是一下子改变的,参考了台湾地区的经验,第一是基层选举。第二就是宪章,也就是所谓的诉讼路线。选举是乡式选举,民进党利用选举来做政治动员,利用民主式的大选培养力量,形成队伍,制造舆论。宪章则存在更大的风险。通过法律手段,用一种合法的、精准的手段进行诉讼。简单的诉讼,什么叫宪政呢?宪政就是宪法的司法化。这里有理论问题: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实际上意味着国家的政治原则和它的政治价值、伦理。但是既然是个原则、价值,它就有方向,是管长远的;按照中国的政府数据,那么一管长远,就意味着不能够马上实施。而宪政主张、策略就在于要求立即实现宪法的诉求主张,就是要把宪法变成法律,把法律变成诉讼。

   我们来看看美国宪法。美国五大政治文件、立国之本中,第一就是独立宣言,宣扬平等、自由,人生而平等。然而,美国宪法居然保留了奴隶制,没有实现平权,直到通过宪法十四、十五修正案后,美国才在宪法层面上实现平权。美国宪法变成法律,由美国联邦制变成各种法律,体现了宪法原则的法律,是到了约翰逊的时候,去美国建国已经快有200年了。所以,这是一个过程。一部宪法,一部基本法变成法律,法律再变成事实,这就是政府的发展,这就是政治道路,要走很漫长的。

   马克思主义观点是要循序渐进,权利既不是天赋的,也不是法赋的。权利是经济社会文化发展逐渐赋予的,所以中国一定要很慎重,既不慢也不快。现在强调人民群众,强调以人为本位,强调把人民的利益,实际就是人民的诉求。如果晚,就会发生颜色革命。如果快,就会出现经济社会危机。所以你要在时间到达的时候。

   (四)“摸着石头过河”与“顶层设计”

   这个是中国经验。那么,为什么要摸着石头过河?难道不能够顶层设计?其实是有顶层设计的。1949年的时候,1978年的时候都是顶层设计。

   这里,有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区别。钱学森曾总结了一个理论,叫系统工程理论。他说,要搞科学、搞事业、搞经济,要有系统科学。这个系统科学实际上是三个问题:第一,要有总体设计部;第二,在总体设计的情况下,分步式设计;第三,把分步实施设计出来的部件再系统集成。钱学森曾经很喜欢香山会议,其中一个考量是,这个理论是否能运用在社会科学。

   但是,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自然科学在整体设计中,必须是一个思路,不能有两个思路。但是社会科学领域很难是一个整体,是政治学上讲的利益综合——是各方面的利益,有各种力量参与。而一旦形成了体系以后,就会有排斥。新的因素进来和原有的制度政策会发生冲突。第三,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不一样,社会政策一旦实施,就形成结果,形成了利益,进而生成固化的结构。想改变并不容易。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逻辑就是四项基本原则。当我们要改革,还不知道怎么改革的时候,我们首先确定什么不能改,所以才回到了这个逻辑。这是中国改革的大逻辑。在邓时期,在已经出现苗头的情况下,提出来我们有四项基本原则。政治上讲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特点之一是与时俱进。这就是说要做与时俱进的反应,但是有些基本的东西不能丢。今天我们把它叫风控,防风险,让它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摸着石头过河还有这层意思。

  

   结语

  

   所以“三统一”、协商民主为重点、循序渐进的发展人民的权利和摸着石头过河,还有就是探索式的发展,这是中国改革四大经验。这样的经验支持了中国的道路。中国的道路不是教条,不是模式,而是需要有具体的经验、具体的操作规则来对应。由于只有坚持这些经验,在现阶段才能保障体制的有效性。这是一体的。

   不是说这样研究中国话语的时候,认为我们有一套,我们有这个办法,这就没有问题。这些东西是要不断复制的。

   本文根据2019年8月《文化纵横》杂志社与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中心联合举办的首届“重新发现中国:研究方法与理论创新”高级研修班上的讲座整理、编辑而成。未经本人审阅。文章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所拟,篇幅所限,内容有所编删。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649.html
文章来源:公众号“文化纵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