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文军:中国社会学的得失及其反思

更新时间:2019-10-08 21:35:48
作者: 文军 (进入专栏)  
定量数据的处理,导致一些实证调查缺乏质感和经验感受力;(3)琐碎化:研究选题过于醉心于细小的具体“事实”,缺乏宏大的历史视野和系统观念,导致很多研究无法从整体层面回应社会变迁规律;(4)分裂化:研究共识与价值观难以达成,导致同一研究主题的研究结论差异过大,研究的科学性普遍受到质疑;(5)浅层化:研究呈现过于停留在描述性的分析和介绍层面,缺乏对现实的反思与理论建构能力,导致很多研究学理性不强,理论对话严重不足;(6)庸俗化:研究结论过于停留于对一般社会现象的表层解释,缺乏对复杂现象的关联性和系统性思考,导致所谓的社会学解释实际上非常平庸肤浅;(7)依附化:研究立场过于依附于政治和意识形态,缺乏对社会现实的建构、引导和反思的能力,导致很多研究就像意识形态式的论证和宣传,学术研究成了政治表态;(8)封闭化:研究视野过于封闭和在地化,缺乏全球视野和国际对话,导致很多研究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全球性不足。

  

   面对中国社会学的“得”与“失”,中国社会学者必须学会自我反思,并对自己的处境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如果社会学家把自己看做可以解决任何社会问题的“圣人”,那么结果可能是事与愿违的(社会学至今还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研究对象和领域就是一个例证)。尽管,新一代的社会学者所受到的学科训练中关于社会学的知识非常之多,但是对于自己的学问是干什么的可能并不清楚,这或许正是当代社会学五花八门的原因。未来中国社会学走向何处?这是一个很难却亟需回答的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可能就是社会学创新性人才的培养。就目前而言,我认为未来中国社会学人才的培养要着重于以下六个方面的能力提升:一是现实研判力,即培养具备准确研判现阶段及未来社会发展面临的各类社会问题的能力;二是规划实践力,即培养具备对理想社会治理方案的规划、设计与实践能力;三是社会引导力,即培养具备将社会学的知识反思性地运用到对现实社会的建构当中,从而“引导”与“建构”一种新的“社会事实”的能力;四是协同攻关力,即培养具备联合攻关、协同作战的“集体意识”和学术创新能力,以逐步推动形成社会学的“新中国学派”;五是全球对话力,即培养具备转化中国本土化学术语言,开展全球性对话的学术能力;六是理论建构力,即培养具备从中国社会现实出发提炼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本土社会学理论的能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48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3期P37—P4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