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兴庆 等:退出与流转:农民宅基地处置选择及影响因素

更新时间:2019-09-29 20:06:53
作者: 叶兴庆    
其次,选择Probit模型对农户的宅基地处置行为的影响因素进行考察,回归结果见表3。模型I是对农村改革试验区农户宅基地退出行为的考察,若农户退出宅基地,y取值为1,否则为0。模型Ⅱ为对农户宅基地流转意愿的考察,若农户愿意流转宅基地,y取值为1,否则为0。考虑到农户的流转意愿,可选择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农户选择继续持有宅基地还是有偿退出;第二阶段是农户的宅基地流转意愿,只有农户未退出宅基地时,才能观测到这部分农户的宅基地流转意愿,而只分析选择继续持有的农户的宅基地流转意愿可能存在样本选择偏误,为解决此问题,因而选择Heckprobit模型〔24〕进一步验证。首先,若农户未退出宅基地y取值为1,否则为0,其次若农户愿意流转宅基地y取值为1,否则为0。

  

   1.农户宅基地处置选择

  

   根据表2模型I显示,首先,相对于宅基地选择留着自用的农户来说,对选择流转宅基地的农户有显著影响的因素有性别、年龄、受教育水平、家庭规模、承包地退出、产权归属、一户一宅和到县城距离。其中,产权归属、一户一宅的系数为正,表明认为宅基地的产权是自己的农户以及了解“一户一宅”政策的农户相对更倾向于流转宅基地。其他影响因素的系数为负,即男性农户、年龄较大农户、受教育水平更高农户、家庭规模更大农户与承包地退出农户相对来说更不愿意流转,对于宅基地更倾向于留着自用。从相对风险比来看,相对于留着自用的农户来说,产权归属和一户一宅对选择流转的影响概率更大,分别为1.629倍和1.782倍。其次,相对于宅基地选择留着自用的农户来说,对选择有偿退出宅基地的农户有显著影响因素的有宅基地依赖程度和到县城距离,对宅基地依赖程度越高,越不愿意选择有偿退出,离县城距离更远的农户更倾向于保留宅基地。

  

   为对比宅基地处置中,农户对于流转和有偿退出的区别,以流转出去作为参照组进行估计,结果为表2模型Ⅱ。可以看出,对农户选择退出有显著影响的变量有性别、受教育水平、承包地退出、宅基地依赖程度、承包地退出、拥有处分权、到县城距离。即相对于流转宅基地,男性农户、受教育水平较高的农户、承包地退出农户和到县城距离较远的农户更倾向于选择有偿退出宅基地,对宅基地依赖程度较高、认为宅基地可以买卖的农户则更不愿意选择有偿退出。从相对风险比来看,相对于选择流转的农户,承包地退出对于选择有偿退出宅基地影响的概率更大,为2.691倍,这是因为退出承包地的农户一般有着相对稳定的非农就业或非农收入来源,对农村宅基地的依赖程度也相对较低,相对于流转来说,更愿意选择有偿退出宅基地来获得相应的补偿。调研中还发现,农户的宅基地及房屋出租行为更多的是短期出租且租金水平较低,流转行为为其带来的财产性收入有限,当前试点地区的补偿政策对其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2.农户宅基地有偿退出的影响因素

  

   为进一步分析有偿退出和流转的影响因素,选择退出行为和流转意愿进行估计。根据表3模型I显示,农户的宅基地退出行为主要受以下几个变量的影响。

  

   (1)生产决策者特征方面。性别对宅基地退出行为的影响系数为负,即男性家庭决策者更不愿意退出宅基地。调研表明,在未退出宅基地农户中,40%的农户选择暂不退出是因为想观望补偿能否兑现,等补偿高些再退,尤其男性相对于女性对宅基地有着更高的增值预期,更倾向于长期持有农村宅基地。

  

   (2)家庭特征方面。农户的家庭规模对农户宅基地退出行为影响系数为负,家庭人口较多的农户,进城转移成本较大,对农村宅基地依赖程度更高,相对更不愿意退出。

  

   (3)宅基地特征方面。闲置宅基地数量对农户宅基地退出行为的影响系数为正,且在1%水平显著,表明闲置宅基地越多的农户更愿意选择有偿退出来实现财产价值,这印证了试点区域为稳定推进有偿退出试点工作,重点引导农户有偿退出空闲或房屋倒塌、拆除未恢复使用的宅基地是正确的;对宅基地的依赖程度则对农户宅基地退出行为有着反向的影响,即对农村宅基地依存度较高的农户,作为其基本生活需要,更不愿意退出宅基地。

  

   (4)农地依赖方面。退出承包地对农户的宅基地退出行为影响系数为正,且在1%水平上显著,表明已经退出承包地的农户更倾向于退出宅基地。调研发现,退出承包地的农户多数在城镇有着稳定的收入和居住场所,农村宅基地多为闲置,这部分农户更倾向于退出农村宅基地增加财产性收入。

  

   (5)权能认知方面。认为宅基地归个人所有的农户更不愿意退出宅基地,了解“一户一宅”规定的农户更愿意退出宅基地。我国农村宅基地为集体所有、农户使用、一户一宅,这表明了对权能认知更为清晰、政策了解程度更高的农户更愿意退出宅基地。

  

   (6)村级变量方面。地貌特征和到县城距离对宅基地退出行为的影响系数都为负,并在1%水平显著,距离县城较近、平原地区的农户相对转移进城更具优势,更倾向于退出宅基地获得政策补偿。

  

   3.农户宅基地流转的影响因素

  

   在宅基地“三权分置”提出之前,农村宅基地不具备合法流转的条件,处置方式主要为集体内部转让,少部分农户通过房屋出租来一定程度实现财产性收入。对于宅基地流转的影响因素,模型Ⅱ结果表明以下几点。

  

   (1)在农户特征方面。男性农户相对更不愿意流转农村宅基地,与有偿退出一致,表明了宅基地作为农户最重要财产,男性农户在生产决策上更为慎重。年龄变量显著且系数为负,表明年龄越大的农户越不愿意流转农村宅基地,同时年龄二次项变量显著,表明年龄对宅基地流转意愿的影响存在拐点,经计算此拐点约为57岁,即57岁以下的农户,年龄越大越不愿意流转宅基地,57岁以上的农户年龄则对宅基地流转有着正向的影响,这是因为年轻的农户一般进城务工居多,短时间的流转可以增加其财产性收入并不影响其宅基地的资格权。同时,调研也发现57岁往上的老年群体,逐渐丧失劳动能力,多数与子女生活,更愿意流转空闲老宅子获得财产性收入;受教育程度越高的农户更不愿意流转农村宅基地,这可能与目前宅基地“三权分置”政策尚不明确、仍在探索阶段有关,农户更倾向于持有农村宅基地观望。

  

   (2)在农地依赖方面。退出承包地的农户对宅基地流转则有着较低的意愿,选择退出承包地的农户相对更倾向于一次性退出宅基地获得一笔补偿作为资本积累转移进城。

  

   (3)在村级变量方面。到县城距离对农户的宅基地流转意愿的影响系数为负,即离县城更近的农户更愿意流转宅基地,这与县城附近的农村宅基地及房屋有着更好的流转条件有关,并且调研发现,距离县城较近的农户对宅基地及房屋的预期流转价值期望较高。此外,农户的家庭特征、宅基地特征及权能认知情况相关变量对宅基地流转则不显著。

  

   4.基于Heckprobit模型的验证

  

   农户的宅基地流转选择可以分为两个决策过程,首先农户是否退出了宅基地,其次是未退出宅基地的农户是否愿意流转,选择Heckprobit模型进行检验,结果见表3中模型Ⅲ,模型在1%水平通过Wald检验,变量的显著性明显提高,表明模型拟合效果较好。第一阶段估计与模型I回归结果一致。对于农户的宅基地流转的Heckprobit估计结果,除了模型Ⅱ中显著变量基本一致外,在农户特征变量中,年龄变量的显著性提高,年龄对农户宅基地流转意愿影响的拐点为57.5岁,与模型Ⅱ基本一致。在家庭特征方面,家庭规模变量系数为负,与退出行为的作用方向一致,即家庭人口较多的农户,在宅基地处置选择上更为慎重。在宅基地特征方面,闲置宅基地数量对农户流转意愿的影响显著且系数为正,表明闲置宅基地较多的农户有着更高的流转意愿。在产权认知方面,了解“一户一宅”政策的农户更愿意流转宅基地,认为拥有宅基地处分权的农户,即认为可以自由买卖的农户更愿意流转宅基地。在村级变量方面,平原地区的农户有着更高的宅基地流转意愿。由此可以看出,农户特征对宅基地流转意愿的影响更为显著,其他因素对农户的宅基地有偿退出和流转的影响则有着较多的相似之处。

  

   五、研究结论及启示

  

   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不断推进,带动了大量农民转移进城,集体内部的封闭性和成员的流动性之间的矛盾,以及城市公共服务体系的排斥,阻碍了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农民进城务工、回乡盖房,形成了农村的闲置宅基地和农村建设用地的双增长的尴尬局面。为提高农村建设用地的利用率、盘活农村闲置资源,政策层面尝试探索宅基地有偿退出和“三权分置”。在文中我们基于对重庆梁平、成都温江、泸州泸县三个农村改革试验区的微观调研,对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及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研究表明,宅基地有偿退出超过流转,成为农户宅基地处置的首要选择,相对于流转,男性、受教育水平较高、承包地退出和距县城较远的农户更倾向于选择有偿退出宅基地。如果进一步对两种选择进行各自的分析则表明,农户年龄、受教育程度等个人特征对宅基地流转的影响较为显著,对宅基地退出决策的影响并不显著;农户家庭特征、宅基地使用情况、所在村地形和区位是其宅基地处置选择的重要考虑因素;退出承包地的农户更倾向于退出宅基地转移进城;产权认知对农户的处置选择有着显著的影响,认为宅基地为自己所有的农户更倾向于退出宅基地,认为宅基地可以买卖的农户更愿意流转宅基地。

  

   基于以上结论,在推进宅基地制度改革,特别是探索有偿退出和“三权分置”改革的过程中应注意几点问题。一要坚持农户自愿为前提,宅基地事关农户的生产生活,有着较强的外部效应,受到广泛关注,相关制度探索要在农户的意愿前提下稳妥有序进行。二要明确有偿退出和“三权分置”的政策指向和目标群体,宅基地有偿退出旨在为进城落户农民提供退出通道,促进其市民化进程;“三权分置”则旨在提高农村建设用地利用率、盘活闲置资产,为农民提供财产性收入。三要完善相关配套制度设计,保障宅基地相关改革的联动性和系统性。完善相关风险防范机制,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消除农民进城落户障碍,完善宅基地相关法律法规,为改革提供依据。四要拓宽试点内容,统筹推进“三权”改革实践。农户基于成员权的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是其在农村最重要的财产权利,“一权”的处置选择对于其他“两权”有着重要影响,统筹推进“三权”改革有利于从多元视角提供政策选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376.html
文章来源:《农村经济》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