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岳川:老子其人其书之谜

更新时间:2019-09-19 22:54:59
作者: 王岳川 (进入专栏)  
古書流通処影印本。

   [6] 梁启超“评论胡适之中国哲学史大纲”,见《饮冰室合集》第38卷,第50-68页,中华书局1936年影印版。

   [7] 张煦《梁任公提诉老子时代一案判决书》认为,梁启超的看法,是“或则不明旧相,或则不察故书,或则不知训诂,或则不通史例,皆立言过勇,急切杂抄,以至纰缪横生,势同流产”。载罗根泽编著《古史辨》,第四册,香港,太平书局,1962年版,第311页。

   [8] 胡适《中国哲学史》卷上,上海商务印书馆,1926年版。

   [9] 唐兰《老聃的姓名和时代考》,载《古史辨》,第四册,第332-351页。

   [10] 郭沫若《老聃·关尹·环渊》,载罗根泽编著《古史辨》,第六册,香港,太平书局,1962年版,第631-663页。

   [11] 黄方刚《老子年代之考证》,载《古史辨》,第四册,第353-383页。

   [12] 马叙伦《辨〈老子〉非战国后期之作品》,载《古史辨》,第六册,第526-533页。另外,马叙伦认为,老子精警的诗歌式文体,一方面与《易》之爻辞《诗》之雅诵为类,另一方面与《论语》为类。“夫古无纸墨可以传写,契于简册,故文贵简。又多以口传,故章有韵。《老子》书文与此二条件皆相符合,则非战国后期之作品易明也”。引自张扬明《老子考证》,台湾,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85年版,第260 页。

   [13] 高亨《重订老子正诂》,北京,古籍出版社,1957年版。

   [14] 詹剑锋《老子其人其书及其道论》,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15] 陈鼓应《老子注译与评介》,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版。

   [16] 梁启超“评论胡适之中国哲学史大纲”,载《饮冰室合集》第38卷,第50-68页。

   [17] 钱穆《关于老子成书年代之一种考察》,载《古史辨》,第四册,第383-411页。

   [18] 罗根泽《老子及老子书的问题》,载《古史辨》,第四册,第449-462页。

   [19] 谭戒甫《二老研究》,载《古史辨》,第六册,第473-536页。

   [20] 孙次舟《再评〈古史辨〉》,载《古史辨》,第六册,第100页。

   [21] 梁启超的主要论点为:其一,老子八代孙与孔子十三代孙同时,未免不合情理;其二,墨子孟子书中从未提及老子;其三,拘谨守礼的老子和五千言的精神相反;其四,《庄子》寓言十之九,不能作为历史看待;其五,老子的话太自由太激烈,不像春秋时人所说;其六,《老子》书中用“王侯”、“王公”、“万乘之君”、“取天下”、“仁义”等用语,应是战国时期用语。见梁启超“评论胡适之中国哲学史大纲”,载《饮冰室合集》第38卷,第50-68页。

   [22] 顾颉刚《从吕氏春秋推测老子之成书年代》,载《古史辨》,第四册,第462- 519页。

   [23] 张寿林《老子道德经出于儒后考》,载《古史辨》,第四册,第317-332页。

   [24] 张季同《关于老子年代的一假定》,载《古史辨》,第四册,第422-443页。

   [25] 罗根泽《老子及〈老子〉书的问题》,载《古史辨》,第四册,第449-462页。

   [26] 冯友兰《中国哲学史》,北京,中华书局重印,1984年版;《中国哲学史新编》,上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27] 熊伟《从先秦学术思想变迁大势观测〈老子〉的年代》,载《古史辨》,第六册,第566-597页。

   [28] 张西堂《张西堂先生序》,载《古史辨》,第六册,“张序”第2页。

   [29] 其实,张煦在《梁任公提诉老子时代一案判决书》中早已指出,梁启超所认为的《老子》充满战国词语的看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其指出的几条中相当一部分是春秋时词语,少数如“偏将军”、“上将军”之类词语只不过是后人窜改而已。

   [30] 唐兰在《老聃的姓名和时代考》中指出,老子的“不尚贤”与墨子的“尚贤”不相干,“贤”字是当时一个流行底题目,和“道”、“德”、“仁”、“义”、“名”、“实”一样,各家的学说里都要讨论一下,决

   不能说某书是受某书影响的。见《古史辨》,第四册,第349页。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太平御览》五百十三曾引《墨子》说:“老子曰:‘道冲而用之,有弗盈’”。高亨在《老子正诂》中,据此强调《老子》当早于《墨子》。

   [31] 这一观点在刘笑敢著《老子》中,已经具体地加以了阐释,其不仅说明《老子》与《诗经》在句式上、修辞手法上、韵式上有诸多相近或相通之处,而且据此证明老子的年代应在春秋末期。见刘笑敢《老子》,台湾,东大图书公司,1997年版。

   [32] 胡适指出,孔子以前无私人著述的说法没有根据,当孔子三岁时,叔孙豹已有“三不朽”之说,将“立言”作为传世的重要途径,并说“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即没,其言立”。载《古史辨》(第四册),第418页。

   [33] 陈鼓应《老子晚出说在考证方法上常见的谬误》,《道家文化研究》,第四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

   [34] 吕思勉《先秦学术概论》,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5年版,第27页。

   [35] 《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北京,文物出版社,1976年版。

   [36] 参见荆门博物馆编《郭店楚墓竹简》,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年版。

   [37] 楚简《老子》节抄本,以不同字体抄写在三种不同长短、不同性质的竹简上,整理者将其分成甲乙丙三组。三种竹简抄写年代不尽相同,内容也很少重复。一般认为,甲组更接近于更早的祖本,丙组则与马王堆汉墓帛书和今本大体相近。

   节选自《东方大哲的玄思:<老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249.html
文章来源:乾元国学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