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玲:对当前中美经贸关系走势的分析与研判

更新时间:2019-09-09 19:33:45
作者: 陈文玲 (进入专栏)  
甚至以对抗为主。这个战略转向从2017年12月美国出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开始,这个报告明确地提出,对美国安全威胁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国、俄罗斯;排在第二位的是伊朗、朝鲜;排在第三位的是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因素。2001年9·11事件以后,美国把安全威胁放在第一位的永远是恐怖主义,第二位是流氓国家,包括朝鲜、委内瑞拉、安哥拉、伊朗,列了十几个国家,第三位是其他大国。但是在2017年12月这份报告首开了先河,美国的战略转向,就是把美国战略斗争重点,竞争重点变成了中国,目标非常清晰。这就是美国的战略转向,包括之后的核威胁安全报告、全球军力报告以及国情咨文等几乎重要的美国国家文本,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了这种战略转向。

  

   第二个方面,是美国这些年社会矛盾激化。美国贫富矛盾非常突出,财富占有率的99%和1%的关系,导致了华尔街富人和穷人之间的矛盾,导致了贫富之间的矛盾。而特朗普能够当选就是白人中的穷人、铁锈地带的工人,还有那些生活水平下降的中产阶级成为他的支持者,希望能改变他们的生存状态。美国最近做了一个调查,说美国所有家庭里面,40%的家庭连400块钱美元的存款都没有,50%的人这些年的生活水平下降了。财富集中在哪呢?集中在华尔街的精英手里,集中在像特朗普这样的大资本家手里。面对美国的这种社会矛盾,他们要转移视线,把美国这种社会矛盾外移,他们希望美国所有的人,把中国当作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忽略造成美国整个社会深刻矛盾的根本原因和内部原因。特朗普非常情绪化,他公开演讲就说“中国人好日子过的太长了。”他竞选演说时说“中国才是发达国家,美国才是发展中国家。”拿中国的高铁、基础设施与美国的高铁、基础设施相比,的确美国的基础设施非常差,美国土木工程协会统计,美国的桥梁平均年龄是43年,高速公路平均年龄是50年以上,基础设施评级为D+,的确很多东西落后了。美国正在把社会矛盾向外转移,他要找一个出口,让美国人把这个帐记在中国人身上。

  

   第三个方面,是导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性问题没有解决。2008年金融危机,实际上美国的坏账达到50多万亿美元,最终这些坏账怎么消失的呢?是通过美元的升值贬值,通过美债的卖出买入,通过黄金的升值贬值,通过石油价格的高涨下跌,在不同方面转移了危机形成的巨额负资产。尽管通过各种途径转移,也没有解决美国2008年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本性问题。导致金融危机的矛盾就是美元是信用货币,而这些与实物和黄金没有任何关系的价值符号成为金融衍生品,成为泡沫经济的源头。美元现在是信用货币,最早的货币体系是金本位制、银本位制,以金银为结算体系。后来是双挂钩制,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和黄金挂钩,各国货币和美元挂钩,美元和黄金固定的比值,1盎司黄金相当35美元。现在1盎司黄金相当于多少美元?最多时2011年1921美元,现在1400多美元,美元一直在升值通道,它也有贬值时间,但贬值时间长,升值时间短。所以,美元的升值给世界货币体系带来了极大的混乱,美元已经不再是和实物挂钩的货币,不是和黄金挂钩的货币,成为在一个国家强权支持下,国家信用扩张支撑下的经济武器。所以,金融危机的根本性矛盾是解决不了的,因为美元仍然作为准世界货币,美国仍然用美元作为武器来剪羊毛,而并承担着国际货币的职能。因此,这次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在某种程度上,从更深层次看,也是金融货币体系矛盾的大爆发。

  

   第四个方面,美国精英阶层认为几十年对华政策失败了。从1978年到现在,美国希望中国通过改革开放融入世界体系,成为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而且永远是要做美国的跟班。美国各界开展了一个对华政策的大讨论,认为美对华政策已经失败。美国从奥巴马时期就开始实施重返亚太战略,对中国实行挤压政策。奥巴马当时提出,制定国际规则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说了算。特朗普是把这种大辩论形成的对中国的误判转向战略,对华战略转向又极端化,变成了对华的打击行动。

  

   第五个方面,美国对中国的制度有认识偏差。美国很多人认为,美国的市场经济和中国的市场经济不同,美国坚持自由市场经济、企业行为为主,而中国是用举国体制和美国的单个企业进行竞争。所以,中国经济发展快了,他们认为,中国的体制出了问题,制度设计出了问题,中国改革开放没有融入美国希望的那个体系。实际上,美国也是举国体制,但是我们的举国体制能办大事,而他们办大事比较难。现在美国真正把中国当成战略竞争对手,把中国当成了敌手。美国战略转向是基于美国重大的战略预判和美国自身深刻的社会矛盾,包括两党矛盾、种族矛盾和贫富矛盾,是美国矛盾的一个大爆发。因为美国的各种矛盾大爆发,才能选上来特朗普。中国有中组部,有各级组织部门对干部把关,有干部考察程序,我们大部分干部是好的,虽然也有一些出问题的。但是美国没有这一套组织管理制度,谁当总统谁说了算,所以特朗普当总统头两年把白宫的主要领导换了83%,基本上都换完了。国务卿换了两任,美国安全顾问也换了。去年我去美国调研时,与美中贸易委员会的副会长交流,我问特朗普总统这么随意,想换谁换谁,为什么美国没有人反对呢?为什么美国总统发个推特就能免职,特朗普也不需要跟他们谈个话呢?做个思想工作什么的?她说,美国不需要,美国在竞选总统之前是充分民主的,是由大家投票的,但是竞选后一旦是谁当总统,就由谁来组阁。但是我没想到别的总统都比较稳定,组阁以后比较稳定,而特朗普组阁以后换人的频率这么高,美国法律没有办法对他制约,他的作法是符合美国法律的。特朗普政府现任的24个内阁成员,还有6个是临时的,特朗普感觉很好,他说我很愿意用临时的,看谁不行马上就炒掉,马上可以解雇。特朗普解雇执政团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发个推特,说你不用来了,你就被解雇了,然后这个人就从白宫消失了。哪像中国组织上还要给你一个工作鉴定,组织上还要跟你谈谈话,考察干部有一个过程,解聘也有一个过程。特朗普执政团队经过这两年的大清洗,现在核心成员都是鹰派,还有鹰派中的鹰派,非常的强硬派。所以,现在贸易战看起来是逆差、顺差问题,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两国的战略对弈。

  

   特朗普执政团队几个主要鹰派人物,关于特朗普本身,我给他概括是:

  

   他是一个政治素人,没有当过任何一级政府领导干部,除了任特朗普集团的董事长,自家企业的负责人,没有任何一级的从政经验。去年布隆伯格要提出竞选美国下一任总统,他还当了三任纽约市市长,但特朗普什么都没当过,政治素人。

  

   他是一个成功商人,所谓成功商人,也是三次破产,三次崛起,在交易中极限施压,做了很多次成功买卖,任美国总统之前他的资产评估是35亿美元。特朗普的资产和布隆伯格差很远了,布隆伯格的资产是500亿美元,是35亿美元,但也是大资本家,是个成功的房地产商。

  

   他是一个狂人,非常疯狂的一个人,历届总统没有这么疯狂的,对于与美国有贸易逆差的国家,特别是对中国极限施压,对伊朗极限施压,对委内瑞拉极限施压,对俄罗斯极限施压。下一步可能继续与中国贸易谈判,准备谈成之后和日本谈,原来美国和日本谈判时间确定的是2月份,为了跟中国达成协议以后再跟日本谈,用中国当成样板压日本,所以把和日本谈判推到几个月以后。所以,他所有行动几乎都是疯狂的,包括美伊战也是很疯狂的,包括对叙利亚几次导弹的打击、轰炸,都是非常疯狂的。

  

   他是一个孤家寡人,实际上特朗普周边的鹰派,最强硬的就是贸易谈判办公室的莱特希泽。莱特希泽原来是在1986年逼日本签订广场协议和日美贸易谈判的副代表。我们中心去年12月3—7日号到美国,与美国总商会共同举办中美“二轨”对话,在对话过程中,美国总商会会长请到了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库什纳坐在台上,美国总商会会长与他进行对话。会长问库什纳,您认为中美的贸易谈判会是什么样一个前景?库什纳说,我对中美贸易谈判抱有很高的期待,因为莱特希泽是一个优秀的谈判高手,总统非常信任他,总统给他充分授权,他完全可以在谈判中决定任何事项。所以,美国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不管来多少人,但真正作主的是莱特希泽。莱特希泽在日美谈判中大获全胜,他原来是律师,口才非常好,专门打国际贸易官司。他和日本代表谈判的时候,除了谈判之外,你能想到他做了什么事情?日本代表坐在对面,莱特希泽一言不发,一会儿折了一个纸飞机,隔着桌子把飞机扔过去,日本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莱特希泽说,我所有的诉求都在这个飞机上,日本人赶紧打开飞机看有什么诉求,而莱特希泽就翘起腿来,把腿放在桌子上。莱特希泽对日本人非常蔑视,根本就不好好谈,从精神上压垮对方。所以,刘鹤副总理到美国去,莱特希泽还是彬彬有礼的,还是到门口迎接的,坐到那还是正儿八经的谈,但当年是和日本这样谈判的。当年日本做了很多的退让,包括扩大从美国进口,包括禁止很多日本商品出口美国,直到最后,美国联合英、法等四国逼迫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要求日元大幅度升值,一直升到日本经济垮下来,美国大获全胜。莱特希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日美谈判之后他就在美国的四大律师事务所其中最大的一个律所,专打国际贸易官司。这次他被特朗普启用对中国进行贸易谈判,我认为,莱特希泽对中国的贸易谈判,一开始是和日本的打法是一样的,居高临下,极限施压,提高要价,然后让你签订一系列退让妥协的协议,这样一直到第九轮。

  

   第九轮谈判之后,今年4月15日—20日我们正好在美国调研,在美期间我们见了美国贸易谈判办公室中国方面的负责人,也就是莱特希泽谈判的助手,见了美国国会一些议员,见了负责美国白宫国安会有关官员和研究中美问题的专家。当时我们感到,美国各方面认为他们赢了,说中国很快就要同意签字了,按他们说中国已经做了很多退让。特朗普当时在推特里发的推文也说,中美贸易谈判很快就要结束了,这个协议将由我和习近平主席亲自签署。莱特希泽说是贸易协议,特朗普说应该改成协定,希望它更加稳定。在中美第十轮谈判之后,就是美国莱特希泽到中国来进行第十轮贸易谈判之后,中国对文本进行了一些修改,提出了中国的修改意见,由外交部正式递交美国,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团办公室报给特朗普以后,特朗普和莱特希泽愤怒了。特朗普马上发推文决定给中国2000亿商品加征25%关税,说如果中国反制,将对剩余的325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

  

   第十一轮贸易谈判受阻,刘鹤副总理在美国召开记者第一次把两国谈判的分歧向全世界公开了,大家都知道了中美三个重大分歧点。一是要求美方必须取消相互加征的高额关税。二是中国不能做不切实际的承诺,美国不能强买强卖。三是文本的平衡性。就是在文本的表达上必须要平等、对等、相互尊重,不能说美国只要求中国作承诺,要对中国建立监督落实机制,而美方却不作承诺和退让。

  

对于贸易战,中国不愿意打,是中国不愿意破坏和平发展的环境;中国不愿意破坏中美建交四十年来积累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联系;中国不愿意由于中美两个大国这种对抗性博弈给世界经济、世界和平带来负面影响。中国不怕打,是因为中国现在发展的体量、发展速度、发展的质量、发展的能力和战略博弈的能力,已经具备和美国在很多领域进行竞争与博弈的能力,有进行反制的能力。当然,我们在高科技很多领域还比不上美国,教育、医疗、军事能力总体上还比不上美国,但是我们的优势也非常明显。比如说中国的市场规模,未来肯定比美国大,科技创新的后发优势,再加上我们现在的人才储备都有很大的潜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108.html
文章来源:中美印象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