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中国社会学学科建设的回顾与反思

更新时间:2019-09-09 19:26:58
作者: 李强  

  

   其一,中国特色的城镇化建设。我们知道,现代化的进程历来是与工业化、城市化密不可分的,中国也是如此,当然,中国走的是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从概念上看,国外叫城市化,中国叫城镇化。城镇化概念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社会学家费孝通的影响。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一方面城市和农村无论是管理体制还是生活状况都存在巨大差异;另一方面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农村剩余劳动力又有强大的向城市转移的压力。于是费孝通先生提出建议:小城镇是农村与城市之间的重要环节,大力发展小城镇,既可以避免人口过多向大城市集中,又可以让农民改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走上现代化道路,费老的“小城镇大问题”观点产生了巨大社会影响和政策效应。反思40年来中国城镇化所走过的道路,有很多经验可以总结。与国际上多数国家的城市化比,中国城镇化与工业化的关系是工业化速度快、城镇化速度慢,而国际上多数国家两者的关系是城市化速度是工业化速度的2倍。所以,中国的经验是,通过控制城镇化的速度,而避免了不少发展中国家遇到的“过度城市化”问题,避免了由于工业吸纳力不足而造成的大量人口在城市聚集以及困扰社会的“城市贫民窟”等问题。中国的特点是流动人口、外来人口虽然数量巨大,但是在城镇里基本上都是能够找到工作的。当然,中国今天还是要下大力完成城镇转移人口的市民化任务。再一个重要的理论贡献就是,从过去比较注重“物的城镇化”转变为今天强调“人的城镇化”,即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实现人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转变,实现公平公正的权利权益,以及实现人的文明素质的提升。

  

   其二,关于中国特色的产业化道路。这里之所以强调“产业化”概念而没有简单使用“工业化”概念,就是为了突出中国的现代化是工业与农业同样受到重视的。中国的改革是从农业改革开始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巨型人口社会来说,如果没有成功农业的支撑,工业也难以发展起来。而且,中国的工业发展也经历了乡镇企业蓬勃发展的重要阶段,创立了乡村发展工业的新型范式。所以,从社会学角度看,过去我们认为工业现代化与农业现代化是分开来的两件事情,在中国现代化的实践中认识到两者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这样我们就更清楚地看到,核心是应用一种现代产业运作方式、采取一种集约化的原则来推进经济运行,这种运行方式所组织的生产要素既可以是农业的也可以是工业的,在此种产业模式下各生产要素的组合是非常高效的。最近,新型产业运作方式遍地开花,在农村常见的新型合作社方式、公司加农户方式等,都是运用现代产业方式的成功案例。

  

   其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学界也常常称之为“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文件中首次提出的。该思想表明,现代化不仅仅是各个产业部门分类上的农业工业国防科技等技术层次的现代化,更重要的是建立一种现代化的国家治理制度。国家治理是指总的制度体系,它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各个领域现代治理体系的建设,因此,这是一种全方位的现代化思想。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提出是对于传统的现代化观念的大大深化,是从制度层面对于现代化的深刻思考。国家治理现代化就是要在中国的土地上创造和创新符合现代法治原则的低成本、高效率,广大人民群众都能够广泛参与的治理体系。

  

   其四,关于人的现代化。这是社会学界特别重视的。社会学界强调人的现代化有深厚的理论传承。在中国的场景下,人的现代化的任务显得更为突出。中国有近14亿人口,如果每一个人都具备了现代文明素质,其发展潜力不可限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中国现代化和中国发展的重要基础就在于人。改革开放以来,在人的现代化方面创造了很多有利条件:中国有极具奋斗精神的、刻苦耐劳的9亿劳动者,我国的产业化造就了数以亿计的多行业操作型技术人才、造就了数以千万计的管理人才,全民族的受教育水平有了极大的提升。未来几十年我国仍处在城镇化高峰期,数亿人口会加入到城市生活中来,会实现市民化转型,会接受城市文明、法治文明、产业文明的训练。当然,也必须认识到,人的现代化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也还有一些陋习和糟粕,在现代化的训练中也必须抛弃这些陋习和糟粕。中国人的文明素质的现代化不仅是实现现代化强国的必要条件,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尊重。

  

   (二)对于市场转型与社会转型的研究

  

   改革以来,从体制变迁的角度看,中国社会最大的变化就是引入了市场机制,也就是说从改革以前的那种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即基本上由政府采用行政干预的方式配置资源,改变为创建新的市场机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央文件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从社会学角度看,改革40年来的市场转型,步骤和节奏是十分清晰的,从最初的商品市场,到劳动力市场、房地产市场、金融信用市场,市场发挥了巨大功能。对于市场本身的研究,经济学是主战场。那么社会学关注的是什么呢?社会学关注的是市场机制建立以后,对于人和人群的影响,即市场如何改变了亿万老百姓的社会生活,如何改变了社会关系和社会结构,这是社会学关注的焦点。从社会学角度看,市场转型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带来了经济的高增长,另一方面也引发了贫富差距扩大等新问题,而社会学更关注于解决市场转型引发的社会问题。下面就尝试着按照我国市场转型的步骤和节奏做一简略分析。

  

   我国的市场转型是从商品市场改革开始的,商品市场的核心问题是物价,市场转型也曾一度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当然最终我们闯过了物价关,实现了商品市场的极大丰富,在这一阶段社会学者也提出了众多社会学的应对策略。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国企改革的推进,核心是在推进劳动力的市场化转型,国企当年面临的问题是冗员太多、效益低下,所以果断地采取了“破三铁”等一系列举措。劳动力市场化的初期曾经引发了严重的失业下岗问题,社会学在推进劳动力市场化和解决失业下岗问题方面做出了诸多贡献。到新世纪初叶我国市场化的劳动合同制度已经普遍建立起来。

  

   经历了90年代初期的立法,到90年代中后期,我国开始大力推进土地要素(土地使用权)进入市场的实验,于是房地产市场迅速发展起来。住房市场化以后,住房建设的总量大增,我国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从1978年的3.6平方米增加到2017年的约40平方米,所以住房市场化改革的成绩还是明显的。当然,住房是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基础,住房市场化以后,必然对老百姓日常生活产生巨大影响,自然成为社会学关注的焦点。最突出地表现在两方面。其一,居民从过去的绝大部分人住在公房,变成了居民拥有住房,中国成为居民拥有住房比率非常高的国家,北京大学的研究报告证明,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财产的79.8%是他们的住房。居民拥有住房以后,其价值观、心态、行为当然会产生重大变化。有恒产者有恒心,居民拥有住房是中国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同时,对于居民的物权观念、法治观念亦有重大影响。其二,住房市场化后,对于广大人民的社区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居民生活从过去的那种主要由单位管理社区的模式,转变为由居住者付费的市场管理机制,即物业公司的管理机制。由此社区之间也产生了分化,一部分社区能够适应市场机制,得以良性运行。也有一部分社区与市场机制发生矛盾,如很多老旧小区,居民不愿意缴纳物业费,出现了严重的市场不适应问题。目前,很多社会学者都在参与老旧小区的体制机制改革与建设。所以,住房市场化的负面影响也不能忽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在房屋占有上,居民之间的分化比较严重;其二,房地产市场化过程中,一些人利用公共权力获取私利,产生很多腐败事件;其三,一些城市房地产价格暴涨,不仅造成资产泡沫危机,而且使得外来的新生代就业者购买不起房屋,造成了新的社会问题。从理论上看,房屋具有两重性质,房屋既是商品,同时房屋也具有公共物品性质,怎样保障居者有其屋,处理住房市场化以后的社会不公问题,也成为我国社会学者长期研究的重点。

  

   当前,国家正在推进金融信用市场改革。这项改革更要多多关注广大老百姓的利益,特别要关注实现金融的普惠功能。历史经验证明,金融是特别容易被少数人操控而牟取巨大利益的领域。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就是近在眼前的教训,美国少数操控金融的集团获取巨大利益,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受损,造成贫富分化、引发社会的不满。所以,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尤其要注意金融改革的普惠目标,一定要让广大人民群众从金融改革中获益。

  

   对于改革开放40年来的市场转型,社会学更多地是从政府、市场与社会三大机制的角度来进行解读的。政府、市场与社会是现代社会运行的三大机制,三大机制之间的平衡关系是社会良性运行的关键。当然,在我国,政府是指党和政府。改革开放以前,大部分的资源配置都是通过政府干预完成的,粮油布匹等基本商品是采用票证制度配置给居民的、劳动者就业采用分配工作的体制、城镇住房采用分配体制等。政府的过多干预不符合现代社会的运行原理,所以,造成了经济社会发展的严重滞后。改革开放以后,大胆进行市场转型实验,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经济社会取得长足进展,经济总量更跃居世界第二。社会学认为,目前三大机制中,社会机制薄弱比较明显。市场机制的完善,需要社会体制的支撑,目前之所以有很多市场不规范行为,与社会体制的薄弱有直接关系。社会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激发社会活力,社会具有强大的调节能力。当然,社会是由每一个老百姓构成的,改革的难度很大。因此,中央提出了社会建设、社会治理创新,下文会有进一步论述。

  

   总之,40年来,我国超巨型人口的市场转型和社会转型,在世界上是没有先例的。所谓社会转型,就是指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当年,欧洲的社会转型,从英国工业革命算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发展时期,大体上用了三百年时间,涉及人口也仅是4亿人。今日,中国的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涉及的人口是近14亿,中国正在推动着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城镇化、产业化进程。对于这样的转型,还是要充分考虑到可能遇到的困难与难题。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国社会学将继续为我国的现代化转型做出新的贡献。

  

四、社会学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学在经历了最初的学习引进阶段之后,在长期本土化探索的基础上,也做出了社会学理论的一些创新。比较重要的新概念包括:社会建设、和谐社会、民生、社会治理等。在西方传来的社会学中确实没有这样的概念。四个概念的英文翻译也比较困难,需要做出比较多的背景解释,然而,四个概念在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已经成为比较普及的概念了。囿于篇幅,下面仅谈谈民生与社会治理两个方面。

  

   (一)民生研究与社会学理论创新

  

民生是颇具中国特色的社会学概念,目前大多翻译为“The people′s livelihood”,其实这个翻译很难展现其深刻涵义,所以笔者主张直接音译为MinSheng,然后再阐释其涵义。民生概念的最早提出者孙中山先生曾经解释说:民生就是“社会的生存、国民的生计、群众的生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107.html
文章来源:《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