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一凡:美国霸权的兴衰逻辑

更新时间:2019-09-02 23:19:15
作者: 赵一凡  
美国自由派一致支持肯尼迪竞选。1961年,肯尼迪顺利上台,随即仿效罗斯福,任命一个由哈佛教授组成的智囊团,又请阿瑟(小肯的历史课老师)出任顾问。我老师丹,身为小肯的文学课老师,也成了总统的坚定支持者。

   哈佛智囊,一败涂地: 哈佛的全明星阵容,当年曾为罗斯福新政,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们还力助美国打赢了二战。众所周知,哈佛教授主导了战略情报局(现在的CIA)。麻工与加州理工,负责研发兵器,包括原子弹。这批出类拔萃之辈(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却在肯尼迪时代一败涂地,而且败得不明不白!

   肯尼迪因何失败?我几番揣度,试说如下。

   一,肯尼迪年轻气盛,与银行家关系紧张。他继承罗斯福的强力干预政策,坚持由国家控制美元的发行与流通,可是他的多数提案,都在国会遭遇了挫败。

   二,1961年5月,肯尼迪访问巴黎,与戴高乐商谈东南亚局势。老戴说越南是个大沼泽,千万别陷进去!阿瑟证实:古巴导弹危机后,总统决定从越南撤军。很显然,此事惹恼了利益集团。

   三,肯尼迪挑选得州参议员约翰逊,作为竞选搭档。但二人生性不合,矛盾公开化。再度竞选前,肯尼迪表示要换人。结果是总统被人一枪爆头,副总统在血泊中宣誓接任。

   约翰逊上台,下令向越南增兵五十万,随之投入上千亿美元。美国大银行与军工联合体,从中狠赚了一票,美元也开始在全球泛滥。法国总统戴高乐,乘机抛售美元,回收黄金。

   1968年初,美联储一口气抛出九千三百吨黄金,不料全被欧洲人吸纳!约翰逊魂飞魄散,放弃了总统连任。尼克松上台后,被迫放弃了金本位。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轰然倒塌。

   2007年,阿瑟因病故去。我以为,美国史学大家中,唯有阿瑟一人,见识了阴森的政治内幕,体验了惨烈的社会动荡。阿瑟晚年笔耕不辍,持续批判美国世纪。

   冷战与帝国:阿瑟在《冷战》一文中,潜心研究帝国。何谓帝国?阿瑟说帝国自古就有,特征是穷兵黩武、扩张成性。何谓帝国主义?阿瑟说那是一种扩张意志:每当强国崛起,它自会恃强凌弱,挤占空间。然而美国世纪降临,改变了传统帝国的扩张方式,即从宗教战争、领土兼并,走向政治颠覆、文化渗透。

   阿瑟又说,美国是一个准帝国,因为它缺少领土欲望。但它更像一种强势扩张的文化帝国主义。美国的称霸关键,在于二战。二战为美国打造了一支庞大军队,一套举世无双的先进军工体系。冷战进一步提升它们的规模与水准,并将其制度化、职业化了。

   阿瑟又指美国世纪的扩张意志,主要来自政客、将军、银行家。此说代表学术界精英,印证艾森豪威尔的警告:“我们必须警惕军工联合体。权力的恶性增长,已经存在、并将继续存在。”说到底,美国有一个爱打仗的利益集团,其势汹汹,谁敢阻挡?

   帝王总统,福兮祸兮:1973年,阿瑟又出版《帝王式总统》,区分三种类型的总统。首先是宪政式总统,它遵循开国元勋的原则,推行大民主、小政府、弱总统的治国理念。

   罗斯福利用经济危机,颠覆这一模式,确立了总统主导权。然而他的继任者,都想延续罗斯福的权势与荣耀。阿瑟说,从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到约翰逊、尼克松,构成一组君临天下的帝王总统。

   他们个个手握美元、美军与核弹,又把持着NSC(国安会)、CIA(中情局)、兰德公司。(赵按:这在政治学家眼里,无疑是一个全球帝国的现代化架构,人类史上绝无仅有。)

   再看帝王式总统,如何滥用战争权。美国历史上,只有五次符合宪法的国会宣战,即美英战争、美墨战争、美西战争、一次大战、对日宣战。换言之,罗斯福死后,国会宣战权就名存实亡了。其后的总统,不断向海外派兵,从韩战、越战,再到海湾战争、叙利亚战争。(赵按:这些军事干涉,俱是不宣而战。)

   帝王总统肆无忌惮,终于引发了水门事件。尼克松遭弹劾,阿瑟戏称他是“造反总统”。此后几任总统,被迫有所收敛。里根上台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权势膨胀。

   (赵按:二战后的美国总统,几乎不分党派地喜欢打仗。这是为何?回顾一下艾森豪威尔的告别演说,再看看阿瑟的《帝王式总统》,还有哈佛智囊团的那一轮惨败。难道美国民主的背后,还真的隐藏一个Deep State[深层国家]?)


从传统帝国,到英美帝国

  

   说起美国,中国人会想起一句俗语:美国的月亮圆又圆!我想告诉大家:美国月亮早先一点也不圆。借助黑格尔的现代性,它后来逐渐圆起来,一度圆得非同寻常,以至于现在又不那么圆了。依照中国的传统历法,此乃自然规律,没啥子稀罕。

   再看美国世纪。1941年,美国报业大王亨利·卢斯,写下《美国世纪》一文。年底,日本袭击珍珠港,罗斯福宣布对日开战。从那时起,美国世纪持续了七十八年。

   还记得我老师的说法么?每过八十年,美国就会爆发一轮严重危机!在我看来,南北战争是政治危机,1929年大萧条是经济危机。眼下这一轮,应该是一场霸权危机了。

   各位若是不信,请看普林斯顿教授吉尔平(Robert Gilpin),他也下过一个类似判断。吉老师是西方政治经济学、国际关系学的领军人物。他2018年去世,留下了两部传世大作,即《世界政治中的战争与变革》《全球政治经济学》。

   我们先看第一本。《世界政治》称:人类史上出现过三种国际体系,其结构特征,先后有别。

   原始社会的地方结构:所谓地方结构,是指古希腊的雅典与斯巴达,或中国的战国时期。那一批早期国家,依赖奴隶和战俘,实行低水平的农业生产,很难扩大再生产。

   传统帝国的掠夺体系:从罗马帝国到波斯帝国,形成一种帝国支配下的国际体系,特征是穷兵黩武,开疆拓土,不断扩大势力范围。吉尔平将这种传统帝国,称作掠夺性帝国(Predatory Empire)。

   就是说,它们为了维持霸权统治,必须通过不断的杀戮、征服与掠夺,拼命搜刮硬通货,譬如攻城略地、勒索小国、收受贡金。又比如开采金银矿,控制贸易通道,征收苛捐杂税。至于帝国的经济盈余,主要取决于土地的大小,人口的多少。

   海上重商帝国:十七至十八世纪,史称欧洲重商主义时期。此际,民族国家呱呱坠地,国际市场逐渐打开。传统的掠夺性帝国,开始升级为现代帝国。最先出场的是西班牙与葡萄牙。它们凭借远洋船队,漂洋过海,建立殖民地。荷兰与英国紧随其后,改进殖民模式。

   其中关键,是宗主国不断输出工业产品,用来交换殖民地的劳动力、农产品、矿产资源。两百多年激烈竞争,促使英国人打造一种新帝国。新旧帝国,有甚不同?吉尔平指英国人改变统治方式,发展出缜密的敛财手段,建起一个海上重商帝国。

   该帝国由两大部分组成:首先是一个工业强盛、商业发达的霸主国,其次是霸主国控制的海外殖民地。如此掠夺方式,与罗马帝国雷同。但大英帝国的成功,恰在于现代化转型,即由粗放农业,转向工业制造、跨洋流通,同时依托一个民族国家体系。

   吉尔平感慨:英国人赶上了资本主义大发展的头班车。他们占尽先机,因能在工商科技领域,长期保持领先。他们疯狂榨取殖民地,从中获得高额收益,那可是传统帝国无法想象的!

   吉尔平断言:大英帝国代表一种“现代资本主义发明的世界政治经济结构”。这个结构日新月异。二战后,美国进入全盛期,迅速顶替了英国,成为新霸主。与英国不同,美国高度重视自身的国家安全、经济利益。为此它出钱又出力,主动建立一套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美国霸权,后来居上:凭借这一套条约组织,也仰仗罗斯福留下的超强国力,美国推行一种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这导致美军全球部署,美元到处流动,经济长期繁荣,民主深入人心。(赵按:民主与现代性一样,也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悖论。就是说,美国推广民主之际,也导致各国人民,竞相批评美国的反民主行径。)

   如果说,从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代表一次从传统到现代的飞跃,那么从大英帝国到美式帝国,历史再次腾飞,进入一个全球帝国时代。吉尔平冷静指出,新旧国际体系,自有一种内在连续性,即弱肉强食。作为新霸主,美国恶习不改,照样是贪得无厌,赢家通吃。

   吉尔平强调:美国打造了一套号称民主的统治秩序,却未从根本上改造国际政治。相反,新霸主妄自尊大,并将因此而走向衰败。

   吉尔平:帝国衰败,在劫难逃

   千百年来,数十个新老帝国,争相控制国际体系。一旦他们拔得头筹,就开始不劳而获,贪婪攫取。吉尔平叹息:这种争霸努力,却是一项烧钱事业,一种慢性自杀。它让霸主国变得入不敷出,直至饮鸩止渴。从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莫不如此。

   吉尔平确信,任何霸权统治,都涉及一个经济学基本命题,即霸主国能从国际体系中攫取财富,可它也要为此付出巨大成本。例如它要加大投入,增强军力。同时,它必须拉拢盟国,提供援助。它还要镇压反叛,确保帝国运转。这些巨额费用,都不是生产性投资。对于霸主国,它们层层加码,构成一种要命的负担。

   霸主国若要继续统治,就不得不巧取豪夺。这在吉尔平看来,也不过是枉费心机。请看传统帝国,往往延续上千年。英国霸权也长达两百年。美国治下的和平,仅仅过了几十年,便已极度紧张了。全球帝国为何短命?吉尔平给出五个理由,介绍如下。

   帝国发展,S型曲线:英国学者莱本斯坦,描述帝国的S型生命周期。第一段指传统经济,特征是低技术、低投资、低效益。第二段是改革开放,即引进新技术,推行新政策。第三段进入成熟社会,即拥有庞大的工商业与城市人口。此时消费发达,腐败滋生。

   在此成熟阶段,美国大力提倡经济自由化,鼓励资本输出、技术扩散。如今它又后悔不已,因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开始彰显后发优势。在此成熟阶段,一旦停止军事扩张,霸主国就会出现资源枯竭,经济减速。这又必然导致军费、消费与投资的持续下降。这就是那条该死的S型曲线!

   战争成本,成倍增加:为了避免曲线,霸主国只能到处打仗,加紧掠夺。这又激活一道催命符,即战争成本成倍增加。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指现代战争,成本翻番。原因是霸主国必须确保其军事上的压倒性优势。但军事技术一再扩散,落入敌国之手。这又反过来刺激霸主国,大幅改进技术,疯狂提升军备。

   公共财政扩张:罗斯福新政开创了福利国家的先例。战后每一届美国政府,都要加大福利投入,从社会保险、国民教育,到失业救济、医疗保障。就是说,政府买单越来越多,直到不堪重负。

   从肯尼迪到约翰逊,公共财政迅速膨胀,老百姓获得了巨大好处。问题是,他们过惯了好日子,政府的麻烦可就大了去!如今美国人酷爱消费,不喜欢存钱。这一享乐倾向,始于罗马帝国。如今的美军,也像罗马军团那样,开始依靠雇佣军,或征召烂仔当兵。

   美国经济由实向虚:美国在冷战中挥金如土,推行马歇尔计划。等到欧洲恢复了元气,布雷顿森林协议也瓦解了。于是美国放弃金本位,转而大规模印制钞票,玩起了金融空手道。

苏联垮台后,美国又犯下三大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015.html
文章来源: 时政国关分析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