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南生:徐继畬与中国近代外交转型

更新时间:2019-09-01 00:08:38
作者: 袁南生 (进入专栏)  
实际上,他也是把对外开放视为爱国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

  

   (三)外交要处理好赢在当时与赢在长远的关系。成功的外交体现在既赢在当时,也赢在长远。被民粹主义绑架的外交,往往赢在当时,输在长远。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第二款规定:“自今以后,大皇帝恩准英国人民带同所属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港口,贸易通商无碍;且大英国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条约虽然有了,但五口通商依然颇费周折,五口民众不断掀起反洋人入城运动,谁同意洋人入城,谁就是卖国,福州亦不例外。所有这些都是在爱国的口号下进行的。1850年6月林则徐回到福州不久,福州发生神光寺事件,两个英国人,在福州城内神光寺租屋居住,得到了福州所辖侯官县县令兴廉盖印批准,引起林和当地士绅强烈不满,坚决主张驱逐。英人入城有《南京条约》为依据,尽管条约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但毕竟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有效条约,在条约被废止之前,侯官县县令依约盖印批准英人租住房屋,本无不妥。在此问题上,徐与乡绅并无根本分歧,林则徐和乡绅一起,主张立即驱逐“蛮夷”出城,要求调动部队,招募兵勇,演练放炮等,对英人展示强硬的姿态。徐考虑的是守约和避免给对方发动战争以借口,主张用比较策略的办法把在城内租房的两个外国人赶走。他没有采取乡绅主张的强行驱逐的办法,而是采取了遵约抚夷、以商制夷、制抚兼行的办法。用林则徐的办法,可以大快人心,赢在当时,但会留给国外不守条约的印象,无疑会损坏国家的软实力,同时如引发新的战争,一旦战败还会严重损害国家的硬实力。徐认为:“该绅士等忠愤所激,洵足令人钦重,然以目前之小事,不顾日后之隐忧,究属失计。”用大白话来说意思就是:乡绅的爱国热情令人钦敬,但以区区小事引发中英对抗,引起战争,损害国家长远利益,在长远战略上终究失策。总督刘韵珂也认为:“言事者,但只情关桑梓,不顾安危之大局。”批评乡绅们只顾眼前,不顾长远大局。(同前引书,第125页)今天的国人不难看出,徐继畲当然是对的,《南京条约》都签订了,福州也开放了,英国人住城内城外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难不成人家在城内租个房住,就意味着中国半殖民地程度又加深一步?折腾半年多后,最终还是用徐的办法成功地把两个英国人驱逐了。

  

   不过,由于乡绅们不依不饶,反复告状,就因为两个英国人在福州城内租房居住这件今天看起来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小事,总督刘韵柯和巡抚徐继畬竟然都被皇帝摘掉了乌纱。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980.html
文章来源:一枚石头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