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卫荣:今天我们依然是香格里拉的囚徒吗(二):内部的东方主义

更新时间:2019-08-23 00:02:27
作者: 沈卫荣  
我们正在消费和再生产关于藏地和藏人特定的描绘。如今的西藏已然变成‘信念’‘信仰’‘纯净之地’的象征,而这样的描绘实际上是将主体从其自身日常的情景中移除,使他们变成了盛放外界观众和其所处的历史时空中存在的焦虑、恐惧、欲望和想象的容器。”(日噶:《影像的表达和商品化:关于藏地题材电影的一些思考》,山美译,微信公众号“山美龙石”原创,2017年7月3日)而这样的批评本来都应该是指向西方有关西藏和藏传佛教的文艺作品的,它也正是洛佩兹《香格里拉的囚徒们》所要表达的主题。1997年,好莱坞拍了两部与西藏有关的电影,除了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衮顿》(Kundun),另一部即《在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讲的是纳粹分子、奥地利登山运动员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 1912-2006)二战期间在西藏七年生活的故事。这两部电影都是非常典型的东方主义影响下的西方文艺作品,其中的情节设计和语言表达凸显出西方“西藏话语”的典型特征。令人吃惊的是,眼下国内出版的有关西藏的影视或者文学作品,它们的语言表达和故事情节设计已经与西方同类的作品相差无几了。而且,这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现的“内部的东方主义”现象已经有了本质的差别,因为它不再只是基于汉族社会和文化生活的需要而对西藏和藏传佛教所做的想象和设计,而更多的是将西方东方主义视野中的西藏和藏传佛教观念内在化了。

  

   不可否认,国人眼下对于西藏和藏传佛教的认识和宣传,已经受到了诞生于西方的香格里拉神话的深刻影响。如前所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香格里拉”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被发现和认定,2001年中甸县被批准正式更名为香格里拉。虽然,这一系列举措的动机或是为了旅游宣传和推动这个地区的经济和商业发展,或可视为一种“贱卖传统”(tradition for sale)的行为,哪怕这个传统本来就是被想象和创造出来的,但于此事件背后隐含的政治上的不正确性却是不应该被忽略的。而更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眼下国人对香格里拉的想象和向往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对云南迪庆的这个香格里拉的设计和建设上,显然我们还正在努力地香格里拉化整个西藏。在对整个西藏和藏区的未来发展蓝图的设计中,香格里拉的影子已经无处不在。人们似乎很希望将整个青藏高原建设成为一个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此即是说,要把整个青藏高原建设成为香格里拉。由此可见,进入了“新时代”的中国人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成了香格里拉的囚徒了,虽然资格不如西方的囚徒们老,但显然我们的人数更多,力量更大,足以从此彻底改变香格里拉囚徒们的民族成分和文化面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835.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2019.9.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