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庆国:国际秩序之变与中国作为

更新时间:2019-08-16 08:31:59
作者: 贾庆国 (进入专栏)  

  

   虽然西方国家军事实力的下降幅度较经济实力 而言要小很多,但还是比较明显的。北约国家的军事开支占世界军事开支的份额从过去的2/3降到 2017年的55 % 左右。此外,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更使得美国和盟国内部关系紧张,共同行动的能力弱化。

  

   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维护国际秩序 的能力下降的同时,其维护国际秩序的意愿也在下降。美国介人第二次海湾战争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其经济出现了较大问题,财政赤字髙企和财富分配不合理导致美国国 内许多人越来越反对美国过多地卷人国际事务。受此影响,美国政府维护国际秩序的意愿下降,特朗普的上台及其采取的“美国第一”的政策都是美国国内政治上述偏好 的外在表现。

  

   与普通国家不同,作为超级大国,美国只能通过维护国际秩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普通国家可以通过搭便车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美国不能,因为它的块头太大了;如果它搭便车,车会垮掉。但是,维护国际秩序是一个成本很高的事情。正如美国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指出的,历史上超级大国大都不是被打败的,而是被维护秩序的成本过髙拖垮的。所以,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的最大利益就是以最小的成本最大限度地维护国际秩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在战后做 了三件事:一是保留和加强了二战期间形成的军事同盟体系;二是和其他国家一起建立了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组织和国际机制;三是和其他一些国家建立了各类合作伙伴关系。通过上述做法,美国让别的国家一起出钱出力,以最低的成本维护国际秩序。

  

   让他国出钱出力,美国也需要承担相应责任,其中包括:给盟国提供安全保障;倡导和推动国际社会解决全球性问题;遵守规则,对一些国家特别是盟国开放市场等。二战结束后,特朗普之前美国历届政府都坚持了上述做法,并有效维护了美国的利益。部分地由于上述做法,七十多年过去了,尽管这个世界经历了风风雨雨,起起伏伏,美国仍然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特朗普一上台就放弃了这种做法,他认为美国承担了过多的国际责任。特朗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放弃过去承担的责任,包括退出像TPP 和《巴黎气候协议》在内 的一些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这样做势必给现存国际秩序带来巨大冲击。

  

   在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特别是中国崛起的背景下,变革既有国际秩序成为新兴经济体现实的诉求。面对传统的国际秩序,新兴经济体出于各种原因都不太满意,它们都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对现有秩序进行改革。例如,俄罗斯觉得北约东扩威胁到俄罗斯的利益,印度觉得国际社会对它的大国地位还不够尊重,中国觉得在国际上没有足够的话语权。

  

   在上述背景下,国际秩序受到了严重冲击,出现了全面弱化的趋势。首先,国际经济秩序弱化,突出表现在世贸谈判停滞、区域性贸易和投资机制兴起、经济自由化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其次,国际政治秩序弱化,突出表现在大国之间信任降低,矛盾有激化趋势,美俄、中美、中日之间关系都是如此。西方国家和中国为代表的崛起国家之间的协调出现越来越大的问题,战略上缺乏互信、沟通困难重重、具体问题上相互掣肘,合作维护秩序的意愿不强,如在朝核、网络安全、5G等问 题上。最后,国际安全秩序弱化,突出表现为网络安全威胁上升、不扩散机制受到挑战、大国之间竞争加剧等方面。当前国际秩序需要变革,但是,应该如何变革?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很多不同声音。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厘清下述两个问题。其一,有没有一个理想的国际秩序?对具体国家而言,也许有。理论上讲,具体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到最适合的某种国际秩序,如美国倡导的民主自由秩序和中国 主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秩序。然而,由于国家利益的多元性、变动性和主观性,国家之间的差异太大,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发达国家发展中国 家,来自不同文明背景的国家的诉求很不一样。对于国际社会而言,理想 的国 际 秩序也许就是个可望而不可 即 的奢侈品或乌托邦。但是,没有绝对理想的国际秩序不等于没有好一点的国际秩序。至少可以这样说,一个和平、有序、繁荣、公平、公正、重视保护人权和相对和谐的国际秩序,比一个战乱、无序、萧条、不公平、不公正、漠视和践踏人权和尔虞我诈的国际秩序要好。尽管战后国际秩序存在很多问题,但客观地讲,它也是一个较以前的国际秩序更加和平、公平和平等的秩序。它固化了“二战”的胜利成果,体现了国际正义和国际社会的愿望,在过去七十多年 中尽管出现了冷战和局部战争,但还是避免了世界战争;它限制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它推动了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加速了全球化进程,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繁荣;它为应对全球化问题的挑战提供了合作的观念和利益基础。

  

   其二,西方国家维护国际秩序的能力和意愿的下降会不会导致现有国际秩序的终结?丙方的实力处于下降的通道里,就目前的情况看,继续下降的可能性较大,当然不会完全是直线的,有可能会波动,但它不会像过去那么强势、强大。加上中国等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整个国际格局的实力可能会更加分散,非西方国家的声音会更多更强。所以说,在某些方面,现存国际秩序可能正在走向一个终点,即西方独霸这个世界的情况也许正在走向终结。世界的资源和实力将不再像过去那样集中在美国或几个少数发达国家手里。但是,这并不等于说国际社会会放弃现有国际秩序中 那些好的、大家比较认同的国际机制、国际法和国际规范,恰恰相反,现在的大部分国际组织、国际法和国际规范,都可能都会留存下来。如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后者仍继续存在;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大多数国家还是留在了里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国际秩序的未来没有必要过于悲观。


三、中国与全球治理新格局


   中国虽然也曾参与建立现有国际秩序,但那时中国很弱,在相当长时间内,中国的声音得不到重视,作为二战的主要战胜国之一,中国没有赢得相应的尊重。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发现这个国际秩序对发达国家要更有利。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冷战的原因,中国长期被排斥在这个国际秩序之外。所以,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时间内,中国政府对现有秩序是持批判态度的,认为这个秩序是不公平、不公正的,甚至在某些时候曾致力于推翻这个秩序。但是,自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以来,特别是1979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在现有国际秩序下发展壮大起来:中国是世界上五个拥有否决权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是世界上五个合法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一。

  

   当然,对于中国而言,这个秩序在不少方面还是不公平和不公正的,需要通过适当的方式加以改变。因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世界各国应该共同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积极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共同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探讨中国在国际秩序变化中的作用,需要明确认识中国在国际秩序中的身份、角色、利益等。首先,中国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它跟一个崛起中的小国不一样,它跟一个没有在崛起的大国不一样,它跟一个崛起后的大国也不一样。国家规模大,崛起的影响也会很大,所以国际社会对中国崛起的反应也会很大。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综合国力快速增长,很多产品的生产总量中国在世界上早已是第一位,比如说钢铁、水泥等产品的生产中国早就远远超过其他的国家。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在迅速地提升,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世界的瞩目和关注。

  

   其次,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的身份和利益还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反复告诉外部世界中国永远不称霸,但在许多外国人看来,也许这只是说说而已,最多也只管现在。有一位对中国还算比较友好的国外学者说:我真心地相信中国政府说它不称霸是它的本意,那就是现在中国真的不想称霸。但是屁股指挥脑袋,也就是说人在什么位置上就会从什么角度考虑问题。按照这个逻辑,当中国实力发生变化的时候,中国在这问题上的想法和看法也会随之而改变。当中国真的有了称霸实力的时候,中国会不会还是不称霸呀?中国怎么能够让我们确信中国将来也不会称霸呀?要想完全说服对方,似乎是件无法做到的事。因为只有当中国真有了实力以后,中国还不称霸,别人才会相信你。

  

   第三,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既不是崛起以前的中国,也不是崛起以后的中国,又是两者兼有之、两者都不是的中国。这样一个中国,它的身份和利益在多方面是双重的和矛盾的。从身份的角度来说,它是发展中国家,也是发达国家;它是穷国,也是富国;它是弱国,也是强国;它是普通大国,也是超级大国。身份决定了利益,中国在多方面 有两重身份也就意味着 它在多方面有两种不同的利益,而这两种不同的利益经常是矛盾、甚至是冲突的,如我们既有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也有发达国家的利益;既有穷国的利益,也有富国的利益,等等。结果,在这个阶段,确定 国家利益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此时中国的国家利益,常常是自相矛盾、自我冲突的。

  

   第四,从全球秩序的角度来讲,中国的崛起做出了重要贡献:首先,从维护国际秩序而言,中国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像美国这样的西方大国在处理国际事务问题上更难滥用权力。例如,美国想通过联合国来做一些事情就需要说服中国。如果中国不 同意,它就很难利 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来做自己意向的事情。其次,激励其他发展中国 家摸索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的崛起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启示,即一个国家要想发展好,就必须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制定发展策略,而不是简单地照搬其他国家的模式。只有找到了符合自己国家国情的发展模式、发展方式,才能够发展起来。否则 的话,就存在一个水土不服的问题。最后,中国的融入既是一个不断强化既有国际秩序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推进国家秩序变革 的过程。为融入当前的国际秩序,中国自身进行了很多的改革。例如,为加人WTO,中国修改了很多法律法规。应该说,既有的国际秩序,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由于中国的融 入变得更加强了,有了更大的覆盖范围。

  

此外,中国的加人,也给国际秩序的未来提供了新 的希望。例如,在全球治理问题上,中国提出的一些改革措施,使发展中国家有更大的发言权;中国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 IB) ,也是对现存国际金融机制的贡献。应该看到,让中国提出一个现有国际秩序的新秩序方案,不太现实,也许也没有必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正是在融入这个秩序的过程中 发展和壮大起来的。现有国际秩序有其合理性和进步性,对于这个秩序,中国需要做的是改革和改良,而不是推翻和取而代之。中国面 临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任务,在当前深刻的国际秩序变迁中,必须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必须从世界秩序的历次变迁历史中参悟有益的政治智 慧,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 体,并与其他国家合作,引领全球治理新格局的发展。为此,中国首先需要继续坚持对外开放。在全球化时代,互通互联是一种必然,只有开放才能获取和平发展所需的资源和信息,只有在开放 的竞争中才有所比较和不断改进自己,也只有通过开放在国与国之间的互动中才能形成共有观念来指导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13.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9年第四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