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星:基层法庭空间的塑造:从中国另类实践看

更新时间:2019-08-15 00:02:42
作者: 刘星 (进入专栏)  

   【摘要】 从中国基层法庭空间的某些另类实践出发,可以探索法庭空间的新型理论框架。从环境心理学和更广泛的社会心理学看,中国基层法庭另类实践中体现的“感受相互性”和“空间重叠”的概念,是推进法庭空间理论再理解的引擎。由此而进,在法庭空间的理性、庄重、冷峻之外看到感性、活泼、暖心的价值,并看到不同案件纠纷类型适用不同法庭空间塑造的制度意义,可以提升司法活动的整体社会适应能力,增进司法的社会认同。

   【关键词】 法庭空间塑造;感受相互性;空间重叠;当事人视角;审理正确

  

   引  言

  

   本文讨论基层法庭的空间塑造。此空间主要指基层法庭的微观“环境”,如法庭的桌椅摆设、旗帜悬挂、四周装饰和地点选择(是否在法院内)。为使讨论较活跃并深化学理,本文又将法官的性别安排、协助法官司法的社会角色搭配和法官非司法的言行举止这些非物化的内容,定义为微观“环境”的一部分。如此定义,是因为在当事人的感知中,这些可视化的存在也会形成投射意义的环境影响,与前述物化存在互相融合,组成一体化的“空间”元素。

   环境心理学研究表明,具体的语言实践总是和周边物化状态、语言者生理条件、协助者社会身份条件、相关的附加活动举止等存在密切关联,其叙事、修辞,包括裹挟内里的策略,所有效果均在相互依赖中呈现。此外,周边空间的建构、安排、选择及协调,亦可视为叙事修辞的策略推进。这意味着,表达观点,传递信息,如果期待成功,表达者便会揣摩“空间”如何,或应使之如何。凭借语言展开(或说必须依赖语言展开)的基层司法活动自然不应例外。在法学界,以“说理”“推论”或“如何令人信服地叙述”为基本内容的司法话语总是一个研究焦点,且成果斐然。只要法律规范被试图运用于社会实践,“一般”需要统摄“个体”(如纠纷或案件),这种话语便是必经手段之一[1]。故为司法话语的深入理解还应转向“空间塑造”的讨论。

   从中国的基层司法看,人们已非常熟悉表达现代司法理念的法庭空间:庄严的提示(如以国徽或国旗为标志的中心悬挂),威权的宣告(如以案台或座椅为典型的阶梯搭建及面积足够的厅室),肃穆的听觉视觉感受装点(如法槌、法袍)……所有这些,包括人物的“性别忽略”等,显然是在法院的围墙之内。{5}虽然中国以基层巡回司法机构(派出法庭)为典型的某些司法场景,如田间法庭、街道法庭,甚至有时通过“马背上”的方式来移动(如电影《马背上的法庭》所表现),还有女性模范法官温情不失端庄的办案风格等,但这些总是被认作条件简陋、人员不足,或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替代,或被宣称为吃苦耐劳式的道德表达和责任担当的政治宣扬。现代司法通常都注重构建富有内涵的空间概念,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度上也作出了相应规定。毫无疑问,作为人们理解“客观中立理性”的司法标配,这样的法庭空间有其意义,已经也将继续维护和提升司法的严肃性和社会认同。但关于基层法庭空间的观念,是否有可能找到一种新的思路作为补充,使其不同于或某种程度上偏离于等级式“性别忽略”的肃穆的标志,既走向互融模式,又能维护甚至更进一步提升社会认同的功能?

   针对本文所指的建筑装饰性“空间”,学界已有不少研究。研究大致围绕两个思路:第一,梳理历史。将曾出现过的各类法庭“建筑装饰空间”予以记载,分门别类,描述其一致性及差异性,追寻其渊源,编排其演化,并试图展示一定的法律现代性前进的印记。{7}第二,构建范本。主张伴随现代法治意识形态而来的理性是现代法庭建筑装饰空间设想的核心理念,从符号理论、仪式理论出发以凸显理性权威的意念。法学界和建筑装饰学界,总体看亦没有因为学科差异而有别样的类分(后者比前者更坚定认同法律现代性的理念)。当然,有学者提出了争议性的观点。比如,批评主流“建筑装饰空间”的思想具有形式化的偏好,保守甚至疏离了社会民众,高高在上。也有学者认为一国法庭建筑应与国情有所适应,{15}特别是基层法庭。但批评似乎总是浅尝辄止,依然存在理论提升的可能。尤为重要的是,批评者如被批评的对象一样,在“空间”概念上令人感觉稍是拘谨(仅关注物化环境)。

   针对本文所指的性别、社会身份及附加举止等人文化“空间元素”,学界以往也有过研究,有学者探讨了女性主义的法制建构意义或社会协同治理的功能女性在法律职业中的地位,也有学者辨析陪审制的作用[3],或扩展至“社会大调解”,思考体贴式执法的社会控制价值。这些研究,自然涉及了当事人面对审判者的性别及其协作者社会身份,包括附加举止时会有何种感知,但似乎没有或极少有意识地触摸物理化和人文化结合的“复合法庭空间”,而进入这一概念,也许有益于深化问题的理解,丰富人们对于基层法庭执法的思考。

   本文尝试从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入手展开分析。首先是因为转型时期的中国的司法实践具有复杂多样且紧跟随形势变化的特点,其中既包含执政党政法传统的因素,也有现代西方司法思想的影响,{20}甚至还有中国古代司法理念的遗风。{14}最有意思的是(本文将集中讨论的)有时有点另类,但也经常遭遇人们非议或引发争论的司法自我创新。这种自我创新在本文中被称为“另类实践”,“另类”之称是缘于其具有独特性,并且有意展现了主体的自觉性。本文相信,即法庭空间实践最终是以社会运作结果的成败来评判其意义,而且,这种成败反过来又会制约司法策略的定位与调整,甚至迫使实践者必须反思既定的追求和努力。

   从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入手的另一原因是,法学讨论应尽力附着在具体经验层面才能得以深入,此说并非要“接地气”,或如此才能“有利于实践操作”,而是说惟其如此,在具体经验层面上才更可能理解“一个环境关系”的真实逻辑,有益于理论的推进。同时,本文期待通过中国的基层法庭空间实践,特别是本文所指的另类实践,细致地辨析司法参与者与空间的微观依赖关系,从而触摸司法空间构建的别样制度意义。

  

   一、如何实践

  

   本文讨论的经验样本,是中国基层法院一些法庭空间的活动故事,具体而言,是侧重调解的“盖碗茶活动”和调解审判并重的“法庭家庭化”。先看“盖碗茶活动”,其指由盖、碗、船构成沏茶器具的品饮活动。盖需入碗,盖既可保温,也可饮用时阻挡茶叶或用来拨动茶叶,因为盖的运用,碗倾向于小型,而船则指底盘,其意在承托以避免烫手。{21}民间盖碗茶虽然有变化,但大同小异。{21}整体来看,在基层法院操作中,盖碗茶是一个物质“核心”,环绕左右的还有其他衬托,如寓意特别的门窗,含义多样的桌椅,还有辅助性意向的一些摆设,基层法官的某些实践正是在这样的空间中展开的。

   以成都蒲江县人民法院为例。该法院在法院一楼大厅设立了“盖碗茶调解室”,其中一面墙,由12扇活动门板组成,随手可打开任何一扇,还有一面墙是楠竹墙,配有多种茶具摆放形态的图片,而茶台上摆放着铁观音、雀舌茶、花毛峰等茶品,周围置实木圈椅。{22}法官的设想是,12扇活动门板的意思在于提示当事人,“就算‘心有千千结’地走进来,总有一扇大门为你敞开,并让你化解心结走出去”,{22}而楠竹墙“暗示当事人要有竹一样虚怀若谷的精神”。{22}茶台及圈椅的摆设,包括室内饰品的摆放,则完全是法官结合自己与当地群众交往的经验,总结当地群众喜好的风格及方式做出的设计。法官称,个别领导提出的“高大上”建议被搁置了。{22}调解及案件的讨论,正是在这样一个以喝茶为中心的具体空间中逐步展开。蒲江县有上千年的种茶史,“一日不喝茶,浑身不自在”为蒲江人的口头禅,法官知道,民间人士沟通交流、商议事务的重要方式即为喝茶,你一言、我一语,矛盾便在喝茶中得以解决,正如该法院一位人士概括的,“好多人就是从这里板着脸进来,笑着出去的,然后就撤诉了……盖碗茶调解室是小投入,大收益”。{22}

   盖碗茶的空间实践也在不断丰富。以成都龙泉驿区人民法院为例,十陵人民法庭的法官认为,“空间”的法官性别氛围十分重要,某些家长里短的纠纷让女性法官解决会事半功倍,成立“女子法庭”,更易实现“一张笑脸相迎、一杯热茶暖心、一席话语释怀、一声慢走相送”。{23}“女性法官总能在细小处发现问题并帮助解决,柔性司法很受当事人欢迎呢”。{23}该法院还成立了以调解能手、深受当地群众欢迎的罗万龙法官名字命名的“万龙工作室”,让平易随和的名称氛围缓解原有的严肃拘谨的“法庭”感受,在饮茶过程中,更顺利地解决纠纷。{23}基层法官深知其与当地“能者”的互补性,有些基层法庭常常邀请“能者”参与纠纷解决活动。如新疆昌吉市人民法院大西渠人民法庭,有时会请清真寺理事或村委会主任参与调解,使环境气氛更易凝聚。{24}而前面提到的蒲江县人民法院,在家事调解室里,将磨子(碾压谷物成粉浆的农具)放在最易看到的地方,寓意一个家庭来之不易,亲属间应该且需要不断磨合,{25}同时,在调解室旁另设有母婴休息室及儿童看护室,墙面粉色、窗帘绿色,奶粉、小木马、尿不湿、儿童床、家庭合照一应俱全,可谓无微不至。法官设想,这样的休息室看护室是为了使带着孩子来到法院的当事人能安心、放心地办事。{22}如此,基层法院盖碗茶式的“物理空间”实践具有了丰富开放的图景。

   在盖碗茶实践中,法官扮演了双重主导角色。其一,依照法律规定负责召集并引导法庭活动的推进;其二,亲自为各方诉讼参加者沏茶送饮,营造轻松自然的现场气氛。例如,新疆昌吉市人民法院大西渠人民法庭庭长赵瑞琴,作为全国基层司法的模范典型,在“盖碗茶调解室”调解过一起离婚案件,召集当事人来到后,她不仅沏茶捧给当事人,而且指着调解室正面墙上的“和”字说,“和,就是和气、和睦、和谐”,与当事人坦诚交流;{24}如果遇到当事人之间僵持不下,赵瑞琴则不断在茶杯里续水,认真倾听当事人的陈述,脸上总是带着微笑。{26}赵瑞琴的一位同事称,“赵庭长就是从回族盖碗茶待客的习俗中得到启发的……用茶台替换法台,和风细雨地与当事人饮茶攀谈,直到解开当事人心里的疙瘩”。{24}显然,从当事人视角看,盖碗茶的“物理具体空间”增添了人物动态空间元素,轻松的气氛也增加了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信任,有利于调解的达成。

当然,盖碗茶活动,主要针对基层司法中的调解,而调解毕竟是司法的一部分,基层司法实践中还有一类调解审判并重的“法庭家庭化”,家庭化意指进入法庭时仿佛进入了一个家庭。以广西南宁、柳州、防城港、百色、贵港、崇左6市的10个基层法院为例。作为试点,法官一般采用会议圆桌开庭,或通过会客厅调解,用“小办公”及家用式桌子或沙发代替传统的审判台。更有意思的是,他们用“丈夫”“妻子”等台签取代“原告”“被告”台签,旁边配有家庭常用的电脑、电视、书柜,以此使法庭的严肃融入家庭的温馨,缓解当事人紧张对立的情绪。{25}这些法院的法官们,还设立专门的探视室、心理咨询室、临时庇护所等,进一步让家事案件中的妇女儿童和老人感受关怀。{27}还有河南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李玉香家事审判工作室”,此工作室墙壁和窗帘均为粉色,气氛温馨,法庭布置有圆桌,“原告”“被告”等法律称谓亦被“丈夫”“妻子”“儿子”“父亲”“母亲”等亲属称谓所替代。{28}这间工作室设立了三个功能区:审判区、心理咨询区和保障儿童权益的观察室,{28}工作室法官、书记员均为女性,更加适宜家事审判。{28}河南商丘市宁陵县人民法院设立的家事审判法庭,配有圆桌、吊灯、沙发,一面墙上是“家事法庭”几个大字,对面则是“家和万事兴”,“原告”“被告”的桌签也是“夫”“妻”“父”“母”“子”等,甚至选法官时,要求必须已结婚,离过婚的不选,35岁以下不选。{29}河南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7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