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林纾、陈衍为何没阻止“废除文言”?

更新时间:2019-08-13 21:19:04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果以篆籀之文,杂之白话之中,是引汉唐之环燕与村妇谈心,陈商周之俎豆为野老聚饮,类乎不类?”讲得十分中肯,可谓语重心长。“非读破万卷,不能为古文,亦并不能为白话”,实为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

  

  

   为了捍卫以文言为载体的传统文学,林纾不仅是坐而论道者,而且是起而行动者。且让先来看几则《申报》刊登的广告。

  

   1917年1月1日,《申报》有“丁巳年正月初五,《国文周刊》出版”的广告:

  

   诸君:知道国文的关系么?既然为了国人,别的学问,不懂还可;国文不能通,究竟有怎样的受累,诸君是知道了。本社同人,都肄业于上海国文专科学校,于国文的知识,本是粗浅不通;近年以来,得有一知半解,从此都起一心愿,要把这国文的题目,设法普及,所以联合同学,发起《国文周刊》,第一期于明年阴历正月初五,准定出版,以后每七日出一本。里头的材料,有为同学在校中研究的种种知识,有为校长教员指示文字上的门径,以及性情品行上学术上的指南,真是字字珠玑,语语金石。此外又有各省各县,及海外各埠,工界、商界、军界、路界、电界、矿界、航空界、美术界、译界等,许多同学的专门著述,分门别类,按期登载,甚是可观。每本只要六分,诸君所费不多,得了一定有许多利益。无论男女,要补习,要自修,要消遣,都离不了这本周刊。如愿预定,四个月是一元,定全年是三元,另给纪念优待券一纸。出版不远,快来预定,各处批发,又有折扣,预先接洽,勿错机会。

  

  

  

   1917年1月3日,又刊登“中国文学研究会成立兼收学员”的广告,落款为“主任陈石遗”。

  

  

  

   两年后的1919年5月1日,《申报》有《林纾主干函授部招生》的广告,内容包括:

  

   组织:本函授部为海内文人所组织创设,自民国四年,于今已有四载。宗旨:专门函授中国旧文学,旨在普及国文而维坠绪。分科:内部分文学选科、文科简易国文科。教员:林琴南、陈石遗、易实甫、天虚我生、王钝根、许指严、李涵秋、刘哲庐、李定夷、吴东园、潘兰史、蒋箸超诸先生。教法:讲义,改课,批答,观座。

  

   同日,又有《文艺丛报》的广告:

  

   ▲预约宽限半月

   ▲廉价赠品照旧

   ▲反对文学革命者

   ▲不可不读

  

   文学革命之声浪,喧传已非一日,至今益烈。本报旨在保存国粹,不能不竭力扶持,爰请文学名家林琴南先生及本报主任陈石遗先生,各著论说,以辟其谬。大凡事理,愈辩愈明,爱护国学者,诚不可不读本报,以明其旨也。

  

  

  

   可见,林纾、陈衍等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信念,并且通过办丛报、开函授班的方式,团结了一批文人学者,获得社会相当程度的响应。

  

   然而,握有真理的林纾、陈衍,并没有阻止“废除文言”的潮流;绝无学理根据的胡适,最后竟然取得了胜利,这是什么原因呢?

  

   1923年,胡适在给韦莲司的信中说:“至于我作为成员之一的中国文学革命,我很欣慰地说,已经是大致大功告成了。我们在1917年开始推展这个运动的时候,大家预计需要十年的论辩、二十年的努力才能竟功。然而,拜这一千年来许许多多无名的白话作家的默默耕耘之赐,真可说是瓜熟蒂落!才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就把反对派打得溃不成军,五年不到,我们这个仗就大获全胜了。”(转引自江勇振:《舍我其谁:胡适·第二部·日正当中》(1917—1927),第209页))

  

   那么,一年多就把反对派打得溃不成军的奇迹,是如何创造的?耿云志是这样解释的:“在北洋军阀反动黑暗的统治下,白话文居然凯歌行进,无可抵御。这是因为它适应历史发展的需要有着深广的社会基础。”(《胡适研究论稿》第5页)不知史家为何未曾想到:内外交困的北洋政府,为何竟会成了胡适的支持者?1919年5月4日,北洋政府残酷镇压了青年爱国运动;1920年1月2日却遵照“新文化运动旗手”胡适的意愿,颁布了废除文言文的法令,使白话文运动取得“迅速彻底的成功”,岂不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么?

  

   1920年1月2日,北洋政府颁布废除文言文的法令:“定本年秋季起,凡国民学校一二年级,先改国文为语体文。”4月再发通告,分批废止旧国文教科书,逐步采用经审定的语体文教科书,其他各科教科书也“参改语体文”。胡适于1920年5月17日不无得意地说:“这个命令是几十年来第一件大事。它的影响和结果,我们现在很难预先计算。但我们可以说,这一道命令把中国教育的革新,至少提早了20年。”(《〈国语讲习所同学录〉序》)通过对文献的梳理,便可窥见这一切都是胡适操弄的结果。请看他1920年5月的日记(日记是表格式的,分“预算”与“实行”二项):

  

   20日,下午三点,预算:“国语会?”;实行:空白。

  

   22日,下午三到四点,预算:国语;实行:只讲了一点,国语统一筹备会主席。

  

   23日,上午九到十点,预算:国语;实行:√。下午三点,预算:空白;实行:国语统一筹备会主席。

  

   25日,下午四到六点,通栏:国语统一筹备会主席。是日大会,前日之委员会议案都通过。大会闭会。共开了五天会。

  

   国语统一筹备会是北洋政府教育部的附设机构,成立于1919年 4月21日。会长张一麐,1915年任教育总长,1916年因不满袁世凯称帝辞职南归,其时挂名而已。副会长袁希涛,1917年以教育部次长代理部务,1919年代理教育总长,不久辞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出洋考察。真正理事的副会长是吴敬恒,会员有由教育部指派的黎锦熙、陈懋治、沈颐、李步青、陆基、朱文熊、钱稻孙等,还包括由部辖学校推选的胡适、钱玄同、刘复、周作人、马裕藻等,与胡适关系都不错,遂让他主宰了国语统一筹备会的会务。

  

   1921年12月23日,中华教育改进社成立,推举孟禄、梁启超、严修、张仲仁、李石曾为名誉董事,蔡元培、范源濂、郭秉文、黄炎培、汪精卫、熊希龄、张伯苓、李湘辰、袁希涛为董事,陶行知为总干事,主要成员包括胡适、陈鹤琴、张彭春等,主导权又落入胡适手中。1922年7月5日胡适日记:“二时,分组会议,内中一项是我修正的,文在下页。”编者注:

  

   “手稿本”附有中华教育改进社汇编的该“议案”的剪报。“议案主文”原为:“现制高小国文科讲读作文均应以国语文为主;中等各校讲读应以文言文为主,作文仍应以国语文为主;新学制国文课程依此类推。”胡适修改为:“现制高小国文科讲读作文均应以国语文为主;当小学未能完全实行七年国语教育之时,中等各校国文科讲读作文亦应以国语文为主;要于国语文通畅之后,方可添授文言文;将来小学七年实行国语教育之后,中等各校虽应讲授文言文,但作文仍应以国语文为主。新学制国文课程依此类推。”

  

  

  

   与此同时,胡适又把手伸到了出版界。科举废除之后的新型学校,本来就需要新的教材,国文课本最是厚利之源。商务印书馆出版教科书,得教育部批准,规定为各学校通用,就此大发其财。1917年的《申报》登有此类似广告,如1月1日有商务印书馆“通俗教学用书”的广告;1月5日有中华书局沈恩孚“国文自修书辑要”的广告、商务印书馆“普及教育之利器,教育部审定单级教科授书”的广告;1月14日有中华书局“国文教授之革新”的广告……随着“新精神”的贯彻,出版界必定会调整对策,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也成了参与运动的积极分子。

  

   胡适是最有商业头脑的。1921年11月14日,他参与了商务编译所政策的策划,日记中说:

  

外人(如我们)对于商务的期望,是望商务能利用他的势力做社会先导,替社会开新路,引社会到新的兴趣、新的嗜好上去。替商务辩护的人对于这个冀望总是说,商务是一个营业机关,只能供现成的需求,也不能造新的需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