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明楷:论缓和的结果归属

更新时间:2019-08-11 21:59:06
作者: 张明楷 (进入专栏)  
例如,《刑法》第 129  条的规定: “依法配备公务用枪的人员,丢失枪支不及时报告,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从法条表述来看,严重后果显然不是指丢失枪支本身,而是指此外的结果。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2008 年 6 月 25 日《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 追诉标准的规定( 一) 》( 以下简称《立案追诉标准一》)第 6 条规定: “丢失的枪支被他人使用造成人员轻伤以上伤亡事故的”“应予立案追诉”。据此,丢失枪支导致拾得枪支的人利用该枪支自杀身亡的,属于造成严重后果,丢失枪支的行为人要对该结果负责, 承担丢失枪支不报罪的刑事责任。再如,《刑法》第 148  条规定的构成要件是,“生产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化妆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化妆品,造成严重后果”。

   如下所述,也存在让行为人承担较重刑事责任的情形。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刑事责任不是指三阶层犯罪论体系中的责任,而是指犯罪的法律后果( 罪名与法定刑)  。与通常的结果归属相比,缓和的结果归属只是直接导致行为的不法程度降低,而不是直接导致责任降低。但是,由于责任是对不法的责任,故不法程度降低当然使得责任程度降低,进而使刑事责任降低。除了对引起自杀的行为进行缓和的结果归属之外,对引起他人故意或者过失犯罪的行为也存在缓和的结果归属现象。

   《立案追诉标准一》第 24 条规定,“致使他人精神失常或者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的”,属于“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又如,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 2006 年 7 月 26 日《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 以下简称《渎职罪立案标准》),“致使当事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属于《刑法》第 399 条第 3 款规定的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中的“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 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一种情形。

   如果根据客观归责理论,不能将自杀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行为。我国的司法实践虽然将被害人的自杀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行为,但仅让行为人承担较轻的基本犯的刑事责任。于是,既缓和了结果归属的条件,也缓和了刑事责任的程度。

   第二,在刑法分则条文以情节严重、情节恶劣作为成立犯罪的条件时,司法实践一般将引起他人自杀、自残等作为情节严重、情节恶劣的表现。例如,《刑法》第246 条规定的侮辱、诽谤罪以“情节严重”为要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3 年 9 月 6 日《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2 条规定,“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再如,《刑法》第 293 条第 1 款前 3 项所规定的寻衅滋事罪以“情节恶劣”或者“情节严重”为要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3 年 7 月 15 日《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2 条至第 4 条规定,实施寻衅滋事行为,“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属于《刑法》第 293 条要求的“情节恶劣”或者“情节严重”。又如,《渎职罪立案标准》将“导致被监管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  者精神失常”规定为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员“情节严重”的一种情形;  将“导致被排挤的合格人员或者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规定为招收公务员、学生徇私舞弊“情节严重”的一种情形;  将“致使当事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规定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一种情形。此外,根据2013 年 2 月 26 日最高人民检察院、解放军总政治部《军人违反职责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导致俘虏自杀”属于虐待俘虏罪中的“情节恶劣”。

   在上述情形中,司法解释一方面将自杀身亡的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行为,另一方面又没有让行为人承担故意杀人罪、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责任,因而不同于通常的结果归属。

   第三,虽然刑法分则条文没有将情节严重或者情节恶劣作为成立犯罪的条件,但由于法条文字表述可能导致处罚范围过于宽泛,需要一定限制( 实际上要求情节严重或者情节恶劣) 时,司法实践也会将引起他人自杀、自残等作为限制条件。例如,刑法规定的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报复陷害罪没有以情节严重为要件,但《渎职罪立案标准》规定,“非法拘禁,情节严重,导致被拘禁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非法搜查,情节严重,导致被搜查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刑讯逼供,情节严重,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暴力取证,情节严重,导致证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报复陷害,情节严重,导致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均构成相应的犯罪。显然,将引起自杀的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行为,进而认定行为构成犯罪,不仅没有扩大, 反而缩小了非法拘禁、非法搜查等罪的处罚范围。这种结果归属显然不符合客观归责 的要求,因而也是一种缓和的结果归属。

   ( 二) 作为从重处罚情节的情形

   除了刑法明文规定的从重处罚情节之外,司法解释规定了大量的酌定从重处罚的情节,其中也不乏缓和的结果归属的情形。例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1 年3 月1 日《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以下简称《诈骗案件解释》) 第 2 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达到数额较大标准,“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可以依照《刑法》第 266  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处。再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16 年 12 月 19 日《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达到相应数额标准,“造成被害人或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的”,酌情从重处罚。

   不难看出,司法解释虽然将他人自杀身亡的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诈骗行为,但由于这一归属并不符合通常的客观归责的要求,故仅规定为诈骗罪的酌定从重处罚情节,而 没有规定按故意杀人罪、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量刑。

   ( 三) 作为处罚较轻的加重犯的加重结果情形

   处罚较轻的加重犯,是指刑法条文虽然就加重结果规定了加重的法定刑,但并没有像典型的结果加重犯那样加重刑罚,只是略微加重了刑罚的情形。例如,《刑法》第 257 条第 1 款规定了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的基本犯,第 2 款规定: “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较早的教科书指出: “引起死亡是指被害人自杀死亡”,现在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其中的“致使被害人死亡”包括被害人自杀身亡,司法实践中也有这样的判决。这实际上肯定了暴力干涉行为与自杀死亡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但是,这里的因果关系,显然只是条件关系,而不符合通常的客观归责的要求。再如,《刑法》第 260 条第 1 款规定了虐待罪的基本犯,第 2 款规定: “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  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 2015 年 3 月 2 日《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 定: “因虐待致使被害人不堪忍受而自残、自杀,导致重伤或者死亡的,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二款规定的虐待‘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这里的“不堪忍受而自残、自杀”显然也不符合客观归责的条件,否则就应当将行为认定为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

   将引起自杀作为处罚较轻的加重犯的加重结果,与上述作为基本犯的从重处罚情节并没有实质区别,都是缓和的结果归属的表现。

   ( 四) 作为处罚较重的加重犯的加重情节的情形

   我国刑法分则规定了大量的情节加重犯( 许多情节加重犯与结果加重犯相并列) , 并且规定了较重的加重法定刑。不少司法解释将引起自杀作为适用较重的加重犯的条件。例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2013 年 11 月 14  日《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造成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24   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据此,在其他情节相同的情况下,没有造成自杀后果的,“处五年以下  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自杀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再如,《诈骗案件解释》第 2  条规定,诈骗数额接近本解释第一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并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  266 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显然,当诈骗数额只是接近数额特别  巨大的标准时,原本仅能适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但若该行为引  起了被害人自杀的结果,就要适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法定刑。又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3 年 11 月 11  日《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以下简称《抢夺案件解释》) 第 3 条规定,抢夺公私财物,“导致他人自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 267 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

   将引起或者导致自杀作为处罚较重的加重犯的加重情形,也可以归入缓和的结果归属。例如,虽然《抢夺案件解释》将“导致他人自杀”认定为“严重节”,但该解释第4 条规定,抢夺公私财物,“导致他人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这清楚地表明,这两种情形的结果归属条件不同,结果归属后  的处罚也不相同: 前者是缓和的结果归属,后者是通常的或者严格的结果归属。再如,《刑法》第358 条第 3 款规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显然,《卖淫案件解释》的上述规定,没有将造成被害人自  杀评价为杀害行为,否则,就不是将造成自杀作为严重情节处理,而是作为故意杀人罪  实行数罪并罚。所以,造成被害人自杀成为缓和的结果归属现象。

   不言而喻,上述四种类型有两个共同点: 其一,被害人都是自杀身亡,行为人的行为与自杀死亡结果之间不具有通常的结果归属条件。虽然司法解释分别使用了“引起”自杀、“导致”自杀、“致使”自杀、“造成”自杀等表述,但自杀结果与行为人的行为之间通 常只具有条件关系。其二,在将自杀死亡结果归属于行为人的行为时,并没有让行为人 承担故意杀人罪或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责任,大多只是承担了相对较轻的刑事责任。

  

   三、缓和的结果归属的成因

  

   按照 Roxin 教授的观点,广义的客观归责,除了具备( 合法则) 的条件关系外,还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一是行为制造了不被允许的危险; 二是危险已经现实化; 三是结果没有超出构成要件的保护范围。如果接受客观归责理论,那么由于自杀是被害人自主决定的结果,所以便可以较为简明地认为,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不能归责于引起自杀的行为。

第一,行为是否引起了他人自杀的危险不容易判断,即使得出肯定结论,但也难以认为自杀身亡的结果是危险行为的现实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64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