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未来中国如何“现代化”:发展经济学的视阈

更新时间:2019-07-31 20:25:02
作者: 洪银兴  

  

   摘  要:已有的现代化理论,研究的是人类社会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及其所导致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变化;而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理论,则是以先行现代化国家作为追赶目标的发展道路、发展方式和发展战略的理论指导。由于前者属于过去时,后者属于现在时和将来时,所以需要结合发展中国家的实际进行创造和建构。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接下来就要为基本实现现代化而奋斗。基本实现现代化,是以中等发达国家为追赶目标;全面现代化,则是要以高度发达国家为追赶目标。现代化的追赶目标不能限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数量,更要关注发展能力。与此相应的现代化目标,就涉及生活质量现代化、产业结构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社会发展现代化。作为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国家,当然要遵循现代化的一般性规律,但现代化历程不可能是西方现代化的“翻版”,必然渗透着本民族的张力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突出社会公平与正义,体现以人为本,使每个人都能获得全面的发展,这个要求必须体现在现代化的进程中。现代化的中国特色包括:现代化进程的中国特色,即以人民的富裕幸福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现代化道路的中国特色,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五位一体,全面推进;现代化动力的中国特色,即国内发展的投资需求、消费需求的发现与开拓。

  

   关键词:中国  现代化  发展经济学

  

   根据中国制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接下来就要为基本实现现代化而奋斗。中国要建设什么样的现代化国家?中国将走什么样的现代化道路?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如何与基本实现现代化建设相衔接?这一系列问题,都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  现代化内涵:追赶发达国家


   “现代化”这一概念在经济学以外的社会科学学科中使用较多,而在规范的经济学著作中用得较少。在现代增长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中,常常用“现代经济增长”“起飞”“经济成长阶段”“发展”等概念来描述现代化及其进程。

  

   从历史学的角度来定义现代化,指的是发达国家所经历的从传统到现代、从不发达到发达的历史过程。具体地说,是指人类社会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根据此规定,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人们把现代化等同于工业化过程。而在现代,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发达水平进入了信息化阶段,因此有人把现代化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工业化,据此提出了以信息化为内容的“第二次现代化”的概念。对此,我不敢苟同。中国的现代化不能到完成了工业化后再去搞信息化。

  

   从社会学的角度定义现代化,指的是在科技革命推动下社会已经和正在发生的转变过程;不仅涉及经济,还涉及政治、社会、文化、心理等方面的变化。最为典型的是美国社会学家英克尔斯(Alex Inkeles)依据对几个现代化国家的实证分析,概括出了十项现代化水平指标。这十项指标是:(1)人均GNP(国民生产总值)在3000美元以上;(2)农业增加值在GNP中占12%~15%;(3)第三产业在GNP中占45%以上;(4)非农业就业人口在总就业人口中占70%以上;(5)识字人口占总人口的30%以上;(6)适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占10%以上;(7)城市人口占总人数的50%以上;(8)平均每个医生服务的人口在100个以下;(9)平均寿命在70岁以上;(10)人口自然增长率在1%以下。这些指标虽然对后起的发展中国家推进现代化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这些指标越来越不能准确而全面地反映当今的现代化水平。

  

   经济学对现代化的研究并不完全关注其结果的评价指标,更为关注其进程和发展战略。我们可以从罗斯托(W. W. Rostow,1916—2003)的“经济成长理论”和库兹涅茨(S. S. Kuznets,1901—1985)的“现代经济增长理论”中得到说明。

  

   “诺贝尔经济学奖”1971年度获得者库兹涅茨没有直接使用“现代化”的概念,而是用“现代经济增长阶段”的概念。他在考察欧美发达国家近百年经济发展的进程基础上,把对现代经济增长阶段的发展的程度概括为“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其内容包括:产品的来源和资源的去处从农业活动转向非农业生产活动,即工业化过程;城市和乡村之间的人口比例发生了变化,即城市化过程;一国之中各个集团的相对经济地位发生了变化;产品在居民消费、资本形成、政府消费之间的分配发生了变化。他也注意到,在现代经济增长的进程中,技术、社会和时代精神变化之间的相互关系显得特别重要。没有社会制度上的变革,不可能产生科学在技术上的应用。

  

   美国经济学家罗斯托的经济成长阶段论直接使用了“经济现代化”的概念。他界定:一个国家从贫穷走上富有,从传统走上现代,分为六个阶段:(1)传统社会。(2)为起飞创造条件的阶段。(3)起飞阶段。(4)向成熟推进阶段。(5)高额群众消费阶段。(6)追求生活质量阶段。其中,起飞阶段是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分水岭。在经过起飞阶段以后的三个阶段的各个特征尽管有时间先后显示,但都可以看做是进入经济现代化阶段后的各种表现。例如,“向成熟推进阶段”是指现代技术在各个经济领域中广泛使用,实现经济长时期的持续的增长。“高额群众消费阶段”是指资源越来越倾向于被引导到耐用消费品的生产和大众化服务的普及。“追求生活质量阶段”涉及自然(居民生活环境的美化和净化)和社会(教育、卫生保健、交通、生活服务、社会风尚、社会秩序)两个方面:一方面,与医疗、教育、文化娱乐、旅游有关的服务部门加速发展,成为主导部门;另一方面,认真处理和解决环境污染、城市交通拥挤和人口过密等问题。

  

   以上所述的各种关于现代化的定义都是以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为蓝本的。其走过的道路对后起的发展中国家推进现代化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其所达到的现代化水平也成为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参照系。就像德国思想家马克思(K. H. Marx,1818—1883)在《资本论》中所说:“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但是,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现代化就是追赶先行现代化国家的过程。基本实现现代化,以中等发达国家为追赶目标;全面实现现代化,则要以高度发达国家为追赶目标。

  

   就现代化理论建构来说,已有的现代化理论研究的是人类社会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及其所导致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变化。而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理论则是以先行现代化国家作为追赶目标的发展道路、发展方式和发展战略的理论指导。从一定意义上说,已有的现代化理论属于过去时,而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理论则属于现在时和将来时,需要结合发展中国家的实际进行创造和建构。

  

   观察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可以发现,现代化已有了三次浪潮,每次现代化浪潮都是由产业革命或科技革命推动的。18世纪后期,以蒸汽机的使用为标志的第一次产业革命推动了第一次现代化浪潮,英国搭上了这班现代化列车,成为现代工业的中心,然后其工业化浪潮向西欧扩散,把西欧国家卷入现代化浪潮。第二次产业革命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以电力和钢铁为标志。它所推动的第二次产业革命推动了第二次现代化浪潮。年轻的美国搭上了这班现代化列车,一跃超过英国成为最发达的现代化国家。前两次现代化浪潮都将落伍的国家沦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第三次现代化浪潮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一方面继续延续第二次产业革命的成果,另一方面产生了以电子信息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这次现代化浪潮影响之大和作用之深是前所未有的。在亚洲,先是日本,紧接着是韩国、新加坡等国搭上了现代化的列车。与此同时,先行现代化的美国和西欧国家又在电子信息革命的推动下,现代化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

  

   中国之所以在经济和文化上长期落后,重要原因是几次直接影响世界现代化进程的产业革命没有产生在中国,或者说中国几次没有搭上现代化的列车。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写的《资本论》就将中国落后的生产力水平与英国作了比较:使用一架强有力的自动机劳动的英国人一周的产品的价值与只使用一架手摇纺车的中国人一周的产品的价值有着大得惊人的差别。当时是第一次产业革命以后的状况,后来的第二次产业革命中国也没有赶上。中国的生产力水平进一步落伍。因此,现代化只能是存在于中国人的梦想中。

  

   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正迎来第三次工业革命。据提出“第三次工业革命”概念的里夫金(Jeremy Rifkin)描述,这是以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革命,同时产生低碳的经济发展模式。这场革命伴随着新科技革命,必然催生新一次现代化浪潮。

  

   顺应现代化的新浪潮,中国需要搭上现代化的列车。不能因为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先后经过工业化和信息化的阶段而亦步亦趋,走所谓的先完成工业化后再推进信息化的两次现代化历程。要搭上现代化的列车,就需要采用最新现代技术;不仅要利用第二次产业革命的信息化成果,还需要研发并采用第三次工业革命新技术。过去两次现代化浪潮都与中国擦肩而过,这次决不能失之交臂。否则,永远赶不上发达国家,更谈不上现代化了。

  

   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以及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实际上与其他新兴工业化国家一道进入了现代化的轨道。首先,所有现代化理论都有一个共识,就是先有社会制度的改革和创新,才会有技术创新及相应的现代化进程。中国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方向的改革实际上为经济起飞和现代化铺就了“跑道”。其次,中国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突飞猛进的经济成就,“GDP”(国内生产总值)总量在2010年时已达40.1万亿人民币(5.88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1年,人均“GDP” 35083元人民币(5432美元),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农业比重降到10.1%,工业比重达46.8%,已经从农业国变为工业国;城市化率达到51.27%,进入城市化中期。与此同时,以人民生活水平衡量,不仅告别了温饱阶段,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部分地区还实现了全面小康,到2020年全国将达到全面小康社会水平。在此条件下,开启现代化的进程是历史的必然。

  

显然,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起点。在这个历史起点上,中国的现代化已不是摆脱贫困问题,所要解决的是进入中等收入国家阶段后的发展问题。最为突出的是以现代化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世界银行最早提出“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是在其《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中:“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2006年,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GDP’3000—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原因在于,进入这一发展阶段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13.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