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未来中国如何“现代化”:发展经济学的视阈

更新时间:2019-07-31 20:25:02
作者: 洪银兴  
对社会主义现代化来说,无论是哪些现代化指标,都要以人民的富裕幸福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三)现代化道路的中国特色。

  

   首先,中国特色的经济现代化,需要“四化”(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发达国家走过的现代化历程,往往伴有现代病:两极分化,城市拥挤,农村凋敝,环境污染,等等。作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一开始就要防止和克服这些现代病,其主要方式就是注意“四化”的同步发展。以工业化来转移农业剩余劳动力,以城镇化来克服城市病,以农业现代化来繁荣农村。同时,这“四化”又相互促进,如信息化与工业化相互融合,工业化和城镇化相互促进,农业现代化与城镇化相互配合,可以大大降低现代化的成本,缩短现代化的进程。其路径包括,用工业化理念来谋划现代农业发展,促进工业与农业的产业对接;坚持用新型城镇化来消解二元体制张力,促进城乡协调融合发展;坚持利用信息化成果,改造传统产业。

  

   其次,中国特色的现代化要走文明发展道路。先行现代化国家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推进工业化时,地球上有很大一部分还处于传统农业社会,是其附属国或殖民地,先行国家可以无所顾忌、无障碍地掠夺国外资源来支持其粗放方式的工业化。而现在,发展中国家作为后起的国家已经没有先行国家当时那种资源环境,不仅是物质资源的供给严重不足,环境资源的供给也受到严厉的约束。作为后发国家,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不能走西方国家所走过的浪费和掠夺资源的现代化道路,必须走低消耗、低排放的新型工业化道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是老百姓能够切身感受到的现代化水平。中国在发展初期采取过掠夺性增长方式,虽然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中已经注意到可持续发展问题,但长期的过度开发所遗留的环境和生态破坏问题必须在推进现代化阶段解决。其基本要求是,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在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等源头上扭转生态环境恶化趋势的基础上,推进生态现代化的进程。

  

   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需要解决好可持续发展问题。只有在资源得到充分而有效的利用、环境污染得到有效的控制、劳动者的闲暇时间增加的基础上实现的增长才是有价值的。由此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就是寻求一条新的发展道路,既满足当代人的福利又不损害子孙后代福利的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需要转变经济发展的模式,最为突出的是改变传统的片面追求产值、偏重工业偏废农业的发展模式,改变在20世纪西方国家现代化过程中为极大地提高生活水平的以矿物燃料为基础、一次性物品充斥的经济的西方工业模式。

  

   最后,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需要全面协调。现代化涉及方方面面。根据不平衡发展的原理,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时,不可避免会产生某个(某些)方面的建设超前、某个(某些)方面相对滞后的状况,一般都是经济建设快于其他方面。在达到全面小康社会水平后推进现代化,就需要针对这些“短板”进行重点建设,实现各个方面建设的相互协调。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同时也是现代化建设的总体布局。既然是五位一体,就意味着这五大建设必须全面推进。

  

   (四)现代化动力的中国特色

  

   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经济的快速增长的动力可以概括为:供给推动加国际市场需求。

  

   供给推动本身也是有中国特色的。一是农业大国的剩余劳动力转移推动了低成本的工业化;二是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所产生的人口红利支持了高储蓄高投资;三是土地和环境资源的宽松和低价供给也造成了增长的低成本。现在,这些要素的供给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力明显减弱:一是农业剩余劳动力供给进入“刘易斯拐点”(lewis turning point),表现为城市化和农业劳动力转移速度减缓,“民工荒”显现;二是人口红利随着人口老龄化而趋向消失;三是能源、资源、可建设用地的瓶颈约束日益突出,特别是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健康要求的提高,发展项目的生态和环境约束也更为严格。这意味着,相比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劳动和自然资源的比较优势正在失去,中国的经济增长动力不可能再指望供给推动,需要转向需求拉动。这不仅反映中国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的要求,也是经济发展转向现代化阶段的基本特征。

  

   再就国际市场需求的引擎作用来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发展的引擎基本上是外向型经济和出口导向。其效果也很明显。中国的小康社会建设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外开放,外商直接投资和对外贸易。但是就现代化来说,虽然一些小经济体依靠出口导向型经济开放能够实现现代化,而对中国这样的巨大的经济体来说,不能只是靠进口和出口的扩大来实现现代化,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量在2013年已经达到世界第一,但没有因此而实现现代化。随着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以及中国国力的增强,外需的引擎对中国经济的带动力明显减弱。从国际经济环境分析,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过后,紧接着又产生欧美主权债务危机,世界经济出现两次探底。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在蔓延,其后果必然是紧缩需求。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在“减速”,不可避免地要影响中国这样的以制造业和出口为主导的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

  

   国际市场变化对中国发展动力变化的影响,严格地说还只是短期的,不足以说明发展引擎由外转内的变化的长期性。根本性的长期起作用的因素是中国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竞争的比较优势不再具有优势。长期以来,中国按照比较优势理论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竞争,以至于一些开放型经济水平高的地区有“世界工厂”之称,中国也成为世界制造业大国。所谓比较优势,指的是劳动、土地、环境等物质资源的比较优势。时至今日,在这种建立在利用中国自然资源和劳动力基础上的外需型经济模式的发展效应明显衰减,建立在比较优势基础上的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所实现的经济增长只是数量上的增长,没有质量和效益的提升。这种建立在比较优势基础上的开放型经济,无力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因此,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 2001年度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ugene Stiglitz)所说:“随着经济增长和全球经济环境的变化,那种主要依靠出口和国外直接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战略的重要性将降低。同时,中国面临着继续改善资源分配和生产力挑战”;应对这个挑战的对策,就是“使国内经济成为增长和平等的发动机”。

  

   所谓内需,指的是国内发展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就扩大内需来说,关键是要认识和发现中国的内需市场容量究竟有多大。一个肯定的回答是中国国内市场的总体规模将位于世界前列。扩大的内需,说到底就是现代化的需求。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许多市场需求处于从无到有的阶段,如家用汽车、住房、地铁等基础设施。无论是工业化,还是城市化、信息化,都会产生强大的投资和消费需求。这样的需求乘上13亿人口,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当然,存在扩大内需的巨大空间不等于说是现实的内需。因此,扩大内需市场不仅需要发现,更需要去开拓。

  

   需求拉动型经济意味着经济增长主要靠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拉动。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和出口这两驾马车拉动。现在,这两驾马车的拉动力明显下降。消费需求不仅作为第三驾马车参与拉动经济增长,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三驾马车中消费需求长期乏力,需要在现代化中着力培育。

  

   当然,转向扩大内需不排斥继续坚持对外开放,而是要在培育自身竞争优势的基础上参与对外开放。根据扩大内需增强自身竞争力的需要,对外开放的着力点需要转向获取国际资源。对中国的内需市场来说,进口国际资源比外国产品更重要,经济全球化的基本特征是要素的全球配置。只有开放,才能获取现代化所需的国际资源尤其是现代化要素。中国的现代化需要自力更生,但不排斥利用国际资源。例如,石油和矿产资源是工业化所必需的,中国已有的储量不足以支撑如此大规模的工业化。再如,中国的科技和经济要实现跨越就需要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和先进的管理;尤其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需要通过引技、引智来引进国际创新资源,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无论是引进来还是走出去,都是为了现代化获取资源。

  

   总之,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现阶段的现代化是基于全球化、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推动的。现代化本身是一个不断运动的过程,现代化的水平是不断提升的,内涵是不断丰富的。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现代化是以发达国家作为参照系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发展道路,也会打上不同社会制度的烙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无论是其目标内涵还是道路都需要探索。既要发挥自己的后发优势,又要避开先行现代化国家所走过的弯路,走出一条有别于西方的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

  

   原编者注:该文发表于《南国学术》2015年第1期第13—25页。为方便手机阅读,微信版删除了注释,如果您想引用原文,请到“中国历史文化中心”网站点击“南国学术”后,下载PDF版。网址是:https://cchc.fah.um.edu.mo/south-china-quarterly/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13.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