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未来中国如何“现代化”:发展经济学的视阈

更新时间:2019-07-31 20:25:02
作者: 洪银兴  
三  “现代化”的中国特色


   现代化是当代每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目标,但各个国家搞现代化的进程是参差不齐的。成功地进行现代化的社会,具有许多相同的特征。这意味着,探求那些使得现代化成为可能的共同条件是大有益处的。后起的发展中国家有必要遵循现代化的一般规律,走先行现代化的国家所经过的基本路线。中国的现代化作为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折射出现代化的诸多共性,反映了现代化过程中的一般性规律。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和文化,各自的现代化道路也有自己的特色。中国作为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国家,尊重现代化的一般性规律,重视从其他国家现代化的成败得失中总结经验,但是,作为一个发展阶段、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和文化背景迥异于西方的国家,现代化历程不可能是西方现代化的“翻版”,必然渗透着本民族的张力和“中国特色”。

  

   (一)“现代化”的社会主义要求

  

   中国的“现代化”,既要体现世界现代化发展的一般特征,更要突出社会主义特征。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有特定的社会主义要求。

  

   根据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的观点,发达的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入口,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容纳不了自身生产力的物质基础之上的;因此,社会主义社会的物质基础是高于资本主义条件下所达到的生产力水平。但在现实中,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都是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而且在空间上与资本主义国家并存。迄今为止,进入现代化阶段的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没有哪个社会主义国家达到现代化水平。现在中国达到的生产力水平,可能已经大大超过马克思当年所处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水平,但仍然不能说中国的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已经建立起来,原因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依赖其科技进步,不断地创新技术,创新产业,由此其生产力达到了更高的水平。在这样条件下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现代化,应该以现阶段发达国家所达到的生产力水平作为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参照系。先进社会生产力每一时期有其新的内容,产业水平是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综合反映。一百多年前讲先进社会生产力是机器大工业,现在是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新兴的高科技产业和绿色产业。在此背景下,社会主义国家要建立自己的物质基础、发展社会生产力,有了明确的参照系,即发展体现科技最新发展的先进产业。

  

   社会主义突出社会公平与正义,这个要求理应体现在现代化的进程中。

  

   先行现代化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普遍出现了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问题。这被称为现代化的社会代价。库兹涅茨在《现代经济增长》一文中指出了某些表现:城市化造成的生活条件的变化,显然包含有各种各样的损失和收益;从乡村迁往城市,要承受巨大的损失;学习新的技能并失去过去所掌握技能的价值,是一种浪费;结构调整会使农民、小生产者和土地所有者地位下降;现代化会导致利益结构的调整,一些群体过去存在的相对地位如果持续地处于动荡中,便孕育着冲突;等等。因此,所有的推进现代化的国家都会面临着防止和克服现代化的摩擦和冲突的任务。马克思当年所揭示的资本主义积累的规律就是,一极是财富的积累,一极是贫困的积累。这也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现代化的规律。基于这些,库兹涅茨又指出:“既然为了现代经济增长不得不把由于经济和社会结构的迅速变化而不断产生的冲突在萌芽状态中加以解决,那么,现代的经济增长便可以说是有控制的革命过程。”

  

   面对这种状况,不少发展经济学家提出了发展是否值得的疑虑。收入差距过小,平均主义的分配会牺牲效率,推迟经济增长。收入差距过大,贫富悬殊,会导致有增长而无发展,最终也是牺牲效率。因为个人的满足并不仅仅取决于绝对收入,同时也取决于他与其他人收入的相对水平。持续不等的收入增长率会引起社会的紧张,经济的增长会受到处于相对贫困地位的集团和阶层的抵触。要特别注意,在人均“GDP”处于低水平时,如果收入差距过大,最低收入组的收入不能满足基本生活需要,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社会冲突,从而成为现代化的障碍。

  

   1987 年,邓小平部署中国现代化建设发展战略所明确的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标准,不仅要求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还要求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富裕,无疑包括人民收入水平的大幅度提高。除此以外,还涉及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居民家庭财产明显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随之增加。二是居民享有的公共财富明显增加,特别是社会保障覆盖面扩大,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三是居民消费水平明显提高,这是人民富裕程度的集中表现。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发动经济增长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发展的动力。现在推进现代化,就要明确提出缩小收入差距的要求,由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转向大多数人富裕起来。人民群众在每个发展阶段都要能够分享发展的成果。尤其是农民,享受城市文明的程度就成为现代化的重要评价指标。为了实现共同富裕,要关注城乡一体化和区域协调发展,关注达到中等收入的人口比重,关注社会保障普及率,避免平均数掩盖的收入差距。

  

   社会主义现代化体现以人为本,更加突出发挥社会每个成员的潜能,更加突出每个人都能获得全面的发展。人的自由的全面发展,就是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指的是人的身体素质、文化素质、道德素质达到现代化水平。人是现代化的主体,现代化最终是由人来推动的;如果人的素质没有达到现代水平,也就不可能有现代化。

  

   人的现代化对经济现代化具有决定性意义。首先是人的观念与现代技术的关系。1974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缪尔达尔(K. G. Myrdal,1898—1987)提出了人的“现代化的思想”问题。他说:“测验一个国家的先进程度,就看它利用现代技术到什么程度。现代技术不是得到和使用一种工具问题。现代技术跟随现代思想而出现。你不能以古代的思想去掌握现代工具。”其次是人的道德素质与现代文明的关系。市场经济以追求个人利益为基础,但不意味着所有的社会利益和社会责任都是在人们追求自身利益中达到的。许多社会利益和社会责任应该成为人们主动追求的目标,这就与人们的道德素质和文明程度相关。遵守共同的道德准则,有共同的道德观和价值观,这是现代人的基本素质。

  

   一般说来,人的道德素质与人的受教育程度相关。正如发展经济学家森德鲁姆所说:“现代经济行为的扩散和人吸收现代技术的能力,并以教育、社会基础和制度为基础。根据这个观点,一个社会,它的成员的教育程度较高,它提供的基础结构较大,它的经济制度较好,能鼓励现代技术的学习与运用,它才能认为是较发达的社会。”显然,发展教育,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推动人的现代化,是现代化的必要过程。正如马克思所设想的未来社会,不仅需要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存在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用于创造科学、艺术等活动,也需要生产劳动同智育和体育相结合,造就全面发展的人,还需要发展支持人的全面发展的文化、教育和科学。因此,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充分重视社会发展,是中国特色的现代化的应有之义。

  

   (二)现代化进程的中国特色

  

   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大国来说,现代化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启动现代化建设伊始,邓小平就提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中国式的现代化进程,突出表现在包括相互衔接的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和基本实现现代化两个阶段。

  

   中共十五大对邓小平1987年提出的中国现代化“三步走”战略进一步细化,提出了21世纪的“新三步走”战略,即201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富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党一百周年(2021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建国一百周年(2049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共十八大进一步重申了这“两个一百年”的发展目标。

  

   全面小康与基本实现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互相联系、前后衔接、由低到高的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全面小康社会,上承温饱社会,下启基本实现现代化,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一个人民丰衣足食、生活较为富裕的历史时期。全面小康是初步现代化,是实现现代化的第一个阶段;基本现代化是中度现代化,是实现现代化的第二个阶段。

  

   中国现在全面小康社会即将建成,部分地区已率先达到全面小康社会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正在开启。在此背景下,需要在与全面小康社会比较中明确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要求。

  

   基本现代化,不是简单的延续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要求;相对于全面小康社会,现代化不是数量上的简单扩大,而是质的飞跃和提升。

  

   “全面小康社会”有着中国特色,“现代化”不仅有中国特色还有国际标准。基本现代化,是在全面小康基础上提出的更新更高更强的奋斗目标,是一次新提升和新跨越。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即基本现代化,它是实现基本现代化的基础

  

   全面小康满足人民的经济要求,基本现代化突出满足人民的幸福感。人民的幸福感不仅仅要看收入,还有文化、精神、健康等多方面的需求。这些需求,需要在实现现代化阶段满足。尤其是社会发展的要求,人的现代化要求的实现在全面小康阶段不可能成为重点,而在基本现代化阶段越来越成为重点。

  

   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着重经济发展和提高效率,在经济上达到全面小康水平的同时也伴有收入差距扩大和环境生态遭到破坏等负面效应,由此产生“中等收入陷阱”的威胁。基本实现现代化,就是要针对这些负面效应进行重点突破,以公平性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因此,与全面小康相比,基本现代化不仅仅表现为经济发展水平的进一步提升,而是要更加强调“以人为本”和人民的幸福,更加强调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更加强调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社会文明的全面协调。

  

比较现代化与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指标体系,可以发现,由小康社会建设转向现代化,有些是小康指标的延伸和扩大,如人均 “GDP”、人均收入;有些是质的改变,如产业结构的根本性转变、环境质量要求等;有些则是小康社会没有提出而在现代化阶段则要提出的要求,如人的现代化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对小康社会建设和现代化作出阶段区分是必要的。所谓现代化的国际标准,大致的核心指标涉及:人均“GDP ”接近 2 万美元、高科技化、克服城乡二元结构、普及高等教育、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以及良好的生态环境等。在这里,虽然基本实现现代化仍然有人均“GDP”水平的要求,但已不是根本性的衡量指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13.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