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洪银兴:未来中国如何“现代化”:发展经济学的视阈

更新时间:2019-07-31 20:25:02
作者: 洪银兴  
过去较长时间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出来,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经济增长容易出现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因此,大部分国家长期在中等收入阶段徘徊,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人均国民收入难以突破1万美元。

  

   中国面临的“中等收入陷阱”压力,首先是发展模式问题,或者说是发展方式问题。低收入国家在成为中等收入经济体之初,往往难以摆脱以往由低收入阶段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的困扰——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其次是收入差距达到“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inverted U curve)的最高点。广受关注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正是一项收入差距的指标,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是0.48。贫富两极分化程度已经超过了美英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种差距不完全是由于制度的原因,与生产力发展水平及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有较大关系。再次是腐败指数也达到了“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的最高点。人均“GDP”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的时候,再加上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政府权力太大,腐败的机会和数量都在扩大。面对“中等收入陷阱”的压力,中国不能陷进去,必须要跨越过去,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本路径是推进现代化。

  

   中国的现代化涉及经济、社会、文化各个方面,但中国的现代化需要以经济现代化作为先导,然后渐次拓展。先解决人民的物质富裕,然后解决人民的精神富裕,从而使现代化的进程由经济向政治、生态、社会多个维度延伸。这也符合马克思当年的设想:只有在生产力发展了,才能给所有的人腾出时间,并创造出手段,个人在艺术、科学等方面达到发展。

  

   建构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理论毫无疑问需要借鉴已有的现代化理论,包括把发达国家达到的现代化水平作为参照系,把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作为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在发展中国家启动现代化时,先行现代化国家与之并存。这就给发展中国家现代化提供了后发优势。正如库兹涅茨所分析的,在现代增长阶段,创新的知识和技术可以在世界范围进行全面传播。一个国家经济的增长日益受到别国新知识和新技术的影响。较晚进入现代经济增长阶段的国家,可以选择和利用的世界知识和技术存量丰富,因而有可能有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其现代化所需的时间也不需要先行现代化国家当年那么长。关键是后起国家要具备相应的学习和利用世界创新的知识和技术的机制。因此,发展中国家的对外开放参与全球化经济是最为重要的。

  

二  追赶目标:发展能力


   现代化的追赶目标不仅涉及追赶对象,还需要明确追赶的指标,由此可找到与之的差距,从而明确现代化的目标。

  

   中国的现代化是在人均“GDP”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建成小康社会的起点上提出来的,其追赶发达国家现代化目标就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参照系的选择应该分阶段,基本实现现代化是追赶中等发达国家(如韩国),全面实现现代化则是追赶发达国家(如美国)。二是被追赶国家所达到的现代化水平,涉及科学技术、经济结构、人口素质等方面的水平。这个水平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例如,中国领导人邓小平(1904—1997)在1987年提出的基本实现现代化,是以中等发达国家作为追赶目标。由于发达国家经济也在发展中,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目标和参照系只能是动态的,因此,中国现代化的追赶目标既不能定格在1987年的中等发达国家所达到的现代化水平,也不能定格在这些国家当年进入现代化国家行列时的水平,应该是以这些国家现代化的最新水平作为参照系。经典的现代化理论曾经把工业化和城市化作为现代化水平的主要标志。中国的这一发展水平基本上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阶段就可完成。现代化应该有更高的参照系。其发展的内容,不仅涉及工业化、城市化,还涉及信息化和绿色化。

  

   长期以来,人们对现代化水平的评价往往偏爱数量指标,尤其是人均“GNP”指标。不可否认,人均“GDP”大致反映一国的经济增长水平和能力。世界银行以国民人均年收入为主要标准,把不同国家划分为4类:高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根据2013年7月的核定标准:人均国民总收入达12616美元属于高收入国家;低于1035美元为低收入国家;4085美元则为中上和中下收入国家的分界线。而高收入国家一般被认为是现代化国家。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有近50个高收入国家。中国2013年为6767美元,处于中上等收入国家下限。中国在人均“GDP”上的追赶目标可以分两个阶段:先是基本实现现代化,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韩国为追赶目标。其2013年的人均“GDP”为2.5万美元,相当于中国当时的4倍。在基本实现现代化后,中国则要以美国、德国为追赶目标,前者2013年的人均“GDP”达5.1万美元,后者达4.4万美元。

  

   但是,人均“GNP”或人均“GDP”指标在衡量经济增长时存在着功能性缺陷:第一,它不能反映生产成果的结构,因而不能反映人民群众对多方面需要的满足程度;第二,它不能反映为取得这些成果所付出的代价,包括人力、物力及各种各样“牺牲”的代价;第三,它不能反映增长成果的分配,哪些人在增长中得到更大的利益和共同富裕的程度。

  

   增长不等于发展。经济学家不只是关注增长指标,更为关注与能力相关的发展目标。库兹涅茨所谓的进入现代经济增长阶段的经济发达国家的指标大致有:人均产值的持续稳定增长;由技术进步推动的产业结构的变化;受制于分配的各种收入的提高几乎与由国民总产值的提高并驾齐驱,收入差距趋向缩小的收入分配结构的变化;总收入中消费支出快于储蓄的增长,消费结构沿着教育和较高生活标准所要求的其他消费项目的方面发生变化。

  

   这样,从提高发展能力角度确定的现代化目标就涉及以下四个方面的现代化:

  

   首先是生活质量现代化。现代化既要发展生产力,又要培育消费力。人民群众消费水平达到现代水平是现代化的标志。为了满足人民群众多方面的并且日益增长的需要,就要求由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绝对充裕。充裕既包括使用价值的量,也包括使用价值的多样性,这又决定作为生产者的人的现代化水平,决定人的全面发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编制的人类发展指数,从健康长寿、教育水平、体面生活三大维度衡量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据2011年世界银行资料,人类发展指数的整体数值,美国为0.936,与澳大利亚并列第二;韩国为0.907,在世界上排名第12位,仅次于日本和加拿大,均属于“极高人类发展指数”国家之列。中国为0.695,世界排名第89位;而现代化水平较高的中国苏南地区的人类发展指数为0.813,恰好为“极高人类发展指数”国家的下限,与世界排名第43位经济体的水平相当。

  

   其次是产业结构现代化。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现代化是经济结构剧烈变革的过程,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克服城乡二元结构。目前中国农业还是“四化同步”的短板,农村还是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根据“木桶原理”,现代化的整体水平最终是由“短板”决定的。在历史进程中,工业化可能会丢弃“三农”,而现代化就不能丢弃“三农”。现代化的核心问题是克服二元结构,包括城乡二元结构、工农业二元结构,使农业和农村进入一元的现代化经济。现代化则需要从根本上克服农业的弱势状态,改变农村的落后状态,提高农民的发展水平。二是三次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随着现代化国家先后进入高额群众消费和追求生活质量阶段,三次产业中服务业比重明显提高,中等收入国家普遍达到50%,高收入国家则达到70%的水平。例如,韩国达到58%,中国的服务业只有43%。这意味着,中国的服务业需要有大的发展。三是制造业的现代化。虽然中国的制造业中大部分产品居世界第一,但现代部门产品并不都占优势。例如,美国是在飞机制造、特种工业材料、医疗设备、生物技术等高科技领域占据更大份额,中国是在纺织、服装、化工、家用电器等较低的制造业科技领域享有领先地位。这意味着,现代化过程在中国将是现代部门快速增长并成为主导和支柱产业的过程。

  

   再次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有两个层次:一是科学技术本身的现代化,二是生产和服务领域掌握现代科学技术。这是现代化的基础和推动力。库兹涅茨在描述现代经济增长特征时特别关注科技创新:“知识和技术的创新是任何重大经济增长的前提。但是在现代的经济增长中,这种创新的频率显然快得多了,并且为速度更高的总体增长提供了基础。”在创新的时代,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技术进步,更不是采用在发达国家已经过时的技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面对先行国家创新的现代科学技术,其现代化的一个必要途径是分享和利用国际最新科学技术。正如库兹涅茨所说:“某个特定国家对现代经济增长的参与,是一个学习和直接利用国际性技术和社会知识的问题。”就像现在发达国家进入了以信息技术和产业为代表的新经济阶段,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就应直接瞄准国际最新技术,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实现跨越式发展。从现代化角度界定的科技进步,突出的是科学的应用,高科技的产业化。跟踪世界高科技发展和高科技产业化已经成为科学技术现代化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中国正在实施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就是以科技创新来驱动现代化:一是以科技创新来节省物质资源的投入;二是依靠创新技术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三是依靠科技创新来建设低碳生活、生产方式,从而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现代社会。

  

   最后是社会发展水平现代化。现代化不只是体现在经济现代化,同时也要在社会发展方面体现出来。中国确定的建成全面小康社会标准中就有两个社会发展指标: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教育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从社会现代化角度,与参照系国家进行比较,中国还有明显的差距:一是城市化率,美国已达82%,韩国达83%,中国才达52%;二是人均预期寿命,美国达78.64岁,韩国达80.87岁,中国为73.49岁;三是每千人拥有医生数,美国为2.7人,韩国为1.7人,中国为1.8人;四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美国为82%,韩国为 96%,中国为30%;五是研发投入占“GDP”的比例,美国为2.79%,韩国为3.70%,中国为1.70%;六是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美国4.1吨/万美元,韩国4.8吨/万美元, 中国 8.0 吨/万美元;七是基础设施,以高速公路里程为例,美国达92000公里,韩国达3215公里,中国为96000公里,尽管中国已超过美国,但按国土面积和人口数平均,差距仍然很大。随着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深入,社会发展将越来越成为现代化建设的重点。

  

   现代化的目标是动态的。由于发达国家的经济也在发展中,发展中国家以某个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作为现代化的参照系,其参照系也应是动态的,现代化目标必须是分阶段的;因此,现代化更为重视其过程意义上的规定,即将“化”看作是过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513.html
文章来源:南国学术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