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戴正 洪邮生:美国学界对“灰色地带”挑战的认知

更新时间:2019-07-26 13:30:24
作者: 戴正   洪邮生  
[19]维斯那·丹尼洛维克(Vesna Danilovic)认为,利益的不对称性导致某些具有强烈地区利益的大国不惜铤而走险采用危险的“灰色地带”策略。[20]

  

   从实力的角度上看,美国的实力虽然在整体上凌驾于任何国家,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在应对“灰色地带”挑战时可以得心应手,实力与能力并不是完全对等的概念,因为实力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实力可以被细分为存在于不同层面与领域的能力,对于实力的评估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标准,比如,有纯粹按照GDP的规模进行衡量的,[21]也有通过人口、领土面积、资源禀赋和组织化竞争力等多个维度进行评估的,[22]更有学者建议应当把团结程度、民族主义精神和意识形态等精神层面的要素也纳入衡量的标准。[23]而在应对不尽相同的具体问题时,所需要的能力层次结构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有观点认为,正是因为实力被分散为处在各种层面的能力导致了美国很难发挥其总体上的优势去震慑“灰色地带”挑战。

  

   (三)模糊性(Ambiguity)

  

   这种模糊性贯穿于事态发展的整个过程。在美国看来,它们对“灰色地带”策略的使用者的身份、所要实现的目标所知甚少,也不清楚他们的行为是否已经违背国际规则以及应当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回应。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公布的《灰色地带白皮书》也认为“灰色地带”的特点在于冲突实质的模糊性、参与方的不透明性或者是相关政策与法律框架的不确定性,[24]这种高度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导致现状的捍卫者难以决定是否应该以一种致命的武力加以回击。[25]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认为绝大多数的承诺在细节上都是模糊的,如果要兑现承诺则必须要越过一定的门槛,但是很多时候就连门槛本身也是模糊的。[26]模糊性所带来的优势便在于它能够让现状的改变者可以继续以对现状满意者的身份进行伪装,并通过含糊不清的行动绕开国际社会所公认的红线以防止危机的升级。由于信息的高度不对称性,国际社会实际上对“灰色地带”策略的使用者是否改变了现状没有清晰的认识,因而也很难履行“维持现状”的承诺。

  

   (四)渐进主义(Incrementalism)

  

   “灰色地带”策略反对“毕其功于一役”的思维模式,不会谋求在一次行动中取得决定性结果。相反,它往往通过长时段的渐进式活动缓慢地推动目标的实现,“切香肠”(Salami Slicing)和“既成事实”(fait accompli)这两种手段是“灰色地带”策略渐进主义特点最典型的体现。手段上的渐进性活动使得“灰色地带”策略的使用者们得以避开对手的反击,同时也能在难以察觉的情况下使得事态的发展逐渐发生质变。谢林对于渐进策略的实质有着比较全面的概述:如果一次小的违规与一次严重的冒犯之间并不存在本质上的不同,而仅仅是一种在持续性行动的刻度上所显现的差别,那么一个国家完全可以从一种微小得不至于引起反应的小动作开始其侵略活动,并通过难以察觉的进度不断增进状况而不是发动可能引起对方反应的轰动性突然袭击。[27]通过渐进主义的策略,各种行动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展开,每一步都在小心谨慎中展开以免超越了能够引起反应的“门槛”,最终,这一系列不断递进的活动将最终改变现状。[28]不过,也有学者认为渐进主义的手段在规避冲突的同时也可以让对方相信,如果冲突真的发生,自己将会采取升级冲突的方法加以应对,因为国家“可以采取有限度的进攻向对手施压,使其相信自己在将来能够继续发动进攻。”[29]


三、“灰色地带”策略的行动手段

  

   大体上来看,在美国学界的相关论述中,“灰色地带”策略的使用者们都在尽量规避以公开和激进的方式破坏目前的国际秩序,而是通过缓慢地积累逐渐影响事态的发展进程。在“灰色地带”策略的行动手段上,美国学界倾向于一切对于美国所领导的国际秩序具有破坏性且低于正式战争门槛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等行为均可纳入“灰色地带”的范畴,马扎尔做了一个比较全面的总结(见表1)。

  

表1  “灰色地带”策略的行动手段

资料来源:Michael J. Mazzar,Mastering the Gray Zone: Understanding aChanging Era of Conflict, Carlisle: United War College Press and Strategic StudiesInstitute, 2015, p. 59.


四、“灰色地带”策略的主要使用者


   自奥巴马第二任期起,美国着手进行战略东移,通过“亚太再平衡”政策应对中国不断增长的实力。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所引发的冲突使俄美关系进一步紧张,大国博弈的加剧导致美国安全战略进入了调整期。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修正主义大国”俄罗斯和中国明确列为战略竞争者,[30] 2018年1月,特朗普在其国情咨文报告中再度强调大国竞争已经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31]在美国学界的表述中,同样也把俄罗斯与中国视为美国所领导的国际秩序的“破坏者”,而两国所使用的策略便是“灰色地带”。以中俄两国作为主要的分析对象对于美国学界而言更加具有现实意义,因为中俄是当今世界上两个既非美国盟友又不完全遵循美国所主导的价值规范的大国,其拥有的实力远超其他同样被视为“灰色地带”策略使用者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因此,“灰色地带”对美国所造成的困扰更多地应该从行为者所能施加的力量而非手段本身来理解。

  

   (一)美国学界对俄罗斯的看法

  

   根据美国研究者的观察,俄罗斯在2008年的俄格战争时期所采取的通过“法律战”创设干预合法性的行动已经是一种“灰色地带”策略。在战争开始前,俄罗斯已经事先在阿布哈兹地区部署了不违反1994年《独联体协定》规定的2 000人左右的维和部队,随后,莫斯科宣布在谋求独立的南奥塞梯地区发放俄罗斯护照。之后,俄罗斯便强调保护在格鲁吉亚的俄籍公民的责任,并且以此为其进一步的军事行动进行辩护。也就是说,在格鲁吉亚的行动中,俄罗斯以“保护在格境内俄罗斯公民”为理由利用事先部署在阿布哈兹地区的安全部队成功实施了军事干预。[32]

  

   美国学界认为,最近几年,俄罗斯又构想了一种新的“灰色地带”策略,这种手段一般被称为“混合战争”(Hybrid War)。其特点是“结合一系列不同的冲突模式,这些模式包括传统能力、不对称的战术和组织形式以及包含无差别的暴力、胁迫与犯罪行为的恐怖主义活动。”[33]混合战争通过混合使用非军事手段、制裁暴力以及军事力量以实现政策目标,它既不是传统战争,也不是非传统战争,更不是非对称战争,而是三者的结合。

  

   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将军(Valery Gerasimov)是当代俄罗斯“混合战争”理论构想的主要人物之一,在《科学在预测中的价值》一文中,他阐述了“混合战争”理论。格拉西莫夫指出,在21世纪,战争与和平之间界限越来越模糊的趋向已经十分明显了,战争将不再从宣战时才开始,它将以一种人们并不熟悉的方式推进。战争的规则已经改变,非军事的手段越来越多地成为实现目标的途径,并且在很多时候能够比武器更加有效。以维和以及危机管控为名公开使用武装部队的状况只会在战争的最终阶段才会出现,它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夺取最终的胜利;无论敌人拥有怎样的军队,无论他们的军队装备有多精良,我们总能够找到他们的弱点,这也意味着克敌制胜的方法始终存在。[34] 2014年,俄军的作战准则将现代战争定义为武装力量、非军事角色的整体运用,并且强调非常规作战部队以及私人军事公司对于作战行动的参与以及在行动中对非对称手段的使用。[35]这也意味着俄军的作战序列整体上向适应非传统性质的军事冲突靠拢。

  

   在俄罗斯后续的战略动向中,2014年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行动也被美国学界认为是“灰色地带”策略的绝佳体现。2014年2月底,俄罗斯空降部队伪装成身份不明的武装人员先行抵达克里米亚半岛并迅速解除乌克兰部队的武装;随后,俄黑海舰队及其所属海军陆战队官兵展开后续行动夺取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由俄罗斯本土出发的部队则进一步控制了克里米亚各处要冲枢纽;在短短的两周内,俄罗斯全面地控制了克里米亚。为了证明占领克里米亚的合法性,俄罗斯宣布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赠予乌克兰的行为是“违法”之举,并认定克里米亚民众享有“民族自决权”。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进行全民公投以决定其是否加入俄罗斯联邦,投票结果显示96%的选民赞成加入俄罗斯。[36]北约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此次所谓的“公投”并不合法,因为这是在缺乏国际社会监督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进行的过程十分仓促且全程都有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进行管制,投票的结果实际上并不能体现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的结果更具合法性。[37]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成功不仅取决于迅速有效的军事行动,同样重要的还包括俄罗斯长期以来对克里米亚地区各种民间力量的影响力。比如,在俄军占领克里米亚的过程中,原“金雕”特警部队(Berkut)的俄裔乌克兰人成功发挥了阻止乌克兰部队进入克里米亚的作用,在夺取辛菲罗波尔机场的过程中也是亲俄的武装自卫队员率先行动并在黑海舰队俄军陆战队士兵的协助下控制了机场。俄罗斯在控制了克里米亚后立刻展开了对本地居民的舆论宣传攻势以增进民众对俄罗斯的认同感。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2015年3月即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一年后,当地84%的俄裔居民以及乌克兰裔居民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相比于居住在乌克兰西部与中部的认同欧洲人身份的乌克兰人,85%的克里米亚居民并不认为自己是欧洲人,许多居住在克里米亚的俄裔乌克兰居民受到俄罗斯电视节目的影响,相信继续留在乌克兰版图内的结果就是成为二等公民。[38]

  

在介入乌克兰内乱的行动方面,俄罗斯也是在熟练运用“灰色地带”策略的情况下进行的,在2014年2月26日基辅的“广场骚乱”当天,俄罗斯便在靠近俄乌边界的俄罗斯西部军区展开名为“快速检查”(Snap Inspection)的大规模军事演习。[39]几个星期后,俄军又在中部军区举行更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399.html
文章来源:国际展望杂志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