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之伟:应容忍和支持刑辩律师正常执业——有感于张扣扣案和律师辩护词引起的争议

更新时间:2019-07-25 23:28:23
作者: 童之伟 (进入专栏)  
52个百分点。这里,苏文作者显然采取了舍近求远的态度,即舍离客观事实近而求离客观事实远,从而有违其本人在同一篇文章中的基本主张。至于苏文中“这类犯人在狱中只要不惹事,听管教,减刑完全正常”的说法,我想各地监狱管理官员闻听此言一定都会窃笑。因为,只要“不惹事,听管教”就能将刑期从7年减到4年的说法,完全背离客观实际和我国有关法规范性文件的强行性规定,过去二、三十年如此,今天同样如此。

  

   苏文作者对刑辩律师的职业准则的理解显得违背宪法精神,很可能是不正确的。苏文这样指责邓学平律师:“他根本就没遵守律师依法辩护的规则。这个依法不仅指自己的言行要守规矩,而且辩论的问题和诉求也必须有制定法的根据!”我们再仔细看看《律师法》在第3条、第31条和第37条分别做出的规定:“律师执业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律师执业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律师在法庭上发表的代理、辩护意见不受法律追究。但是,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除外。”

  

   我以为,苏文作者对邓律师上述指责不仅过头,而且很可能包含学理错误。我做这个判断的理由是,国家机关等公权力组织享有和行使的权力以法律规定的为限,公民等个人可以做法律不禁止的任何事情。律师事务所不是国家机关,律师刑辩执业活动也不是行使国家机关职权,而是行使从业权利。因此,对律师“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和律师执业“根据法律”的理解,只能是不违反宪法和法律,绝对不必也不可能像国家机关等公共主体及代表他们的官员行使统治权那样“必须有制定法的根据。”刑辩律师行为不违法即合法,刑辩不违法就是“根据法律”执业。所有法治国家的律师都是这样执业的,我国律师没有例外的法理基础和宪法根据。

  

   另外,苏文倾向于将中国刑事司法放在民众监督视野之外的主张,不符合中国宪法的精神和基本国情。苏文写道:“在中国,诉诸民意是近年来,少数律师无计可施时,常用的手段之一,反正中国法官也不可能因为你法庭上无视法官不谈法律只煽情就吊销你从业执照。甚至说不定还真能让案子翻转——想想2017年‘辱母案 ’的二审。”这里不说别的,只看“辱母案”,此案的二审实际上纠正了一审法官办的一个错案,故应属我国坚持刑事司法人民性或刑事司法受人民监督的一个积极成果,不应被简单否定。

  

   不知不觉文字写得多了些,现用一句话将本文打住:容忍和支持刑辩律师正常执业,既是有效保障各阶层公民人身权利和自由所必须,也是社会长治久安所必须,我国官民各方应在这个问题上形成广泛共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387.html
文章来源: 华政法治建设研究中心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