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小文:我亲见的赵朴初

更新时间:2019-07-15 21:23:56
作者: 叶小文  
这些活动的开展,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佛教界同日本佛教界之间的友好关系。朴老的功绩,不仅为国内广大佛教界人士所称赞,而且为日本佛教界所景仰。在日本佛教人士心目中,朴老不仅是中国佛教的一面旗帜,也是日本佛教界、中日两国佛教友好交往的一面旗帜。日本佛教界知名人士,原日本佛教净土宗宗务总长、日本中国友好协会副会长、日中友好净土宗协会会长水谷幸正先生曾说,日本佛教界将在赵朴初先生的旗帜下,继续发展两国佛教界之间的友好交往。

  

   赵朴老对国际宗教友好的特殊贡献,最后还体现在他的“黄金纽带”的构想上。这是他在晚年总结中日韩佛教友好交流历史的基础上,经过认真思考所提炼出来的思想。他认为中日韩三国佛教友好交流的关系,在历史上曾如“黄金纽带”一样栩栩生辉,他希望未来继续像“黄金纽带”那样牢固缔结下去,为东南亚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作出贡献。这个构想,得到了我国领导人的肯定和支持,也得到了中日韩三国佛教界以及日韩两国政府的理解。1995年在北京召开了首届三国佛教友好交流大会,江泽民总书记亲切会见了三国佛教界代表。从那以后,在汉城和京都轮流召开了第二与第三届大会,赵朴老的这个构想,正在成为三国佛教界热爱和平的共识。

  

   我离开宗教事务局局长工作岗位后,又担任了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每次去日本,我们中方的主任委员唐家璇同志只要向日本人一提起我是赵朴初的学生,他们就肃然起敬。以至家璇同志下来对我说,索性就叫你“叶朴初”吧。

  

赵朴初与台湾星云大师


   我作为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与星云大师从交往甚多到结为忘年交的挚友,不仅因为要推动两岸佛教交流的职责所系,更因为朴老对星云大师的一往情深所感。

  

   还记得,我刚当宗教事务局局长不久,朴老就特地给我看过两幅他的诗词墨宝。一是《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九日赠星云大师》,缘起是“星云大师来金陵省母,余藉缘南下与师相见,共叙昔年‘千载一时,一时千载’之语,相视而笑。得诗两首,奉乞印可”,诗云:

  

   大孝终身慕父母,深悲历劫利群生;西来祖意云何是?无尽天涯赤子心。

   一时千载莫非缘,法炬同擎照海天;自勉与公坚此愿,庄严国土万年安。

  

   另一幅是《调寄忆江南词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日至南京赋赠星云大师》:

   经年别,重到柳依依,烟雨楼台寻古寺,庄严誓愿历僧只,三界法云垂。

   金陵会,花雨满秦堤,登岸何须分彼此?好从当下证菩提,精进共相期。

  

   朴老是在以诗示我,尽管海峡两岸还处于分离状态,但毕竟是一家,迟早要统一。有佛法就有办法,可以“法炬同擎照海天”;有高僧就有努力,“好从当下证菩提,精进共相期”。

  

   还记得,2004年(编者按:此处时间应有误,赵朴初先生于2000年去世。经查应为1999年),当时已久病不起的朴老不顾医生劝阻,坚持亲自到香港为佛指舍利赴港主礼,那是朴老最后一次参加公众活动,回来一年竟然就与世长辞了。当时我陪着朴老,会见专程从台湾赶到香港的星云大师。只见二老紧握双手,互相凝视,百般感慨,尽在不言中。良久,朴老才深情地说,医生们都不许我远行。其实我哪里是只为送佛舍利过来,我是要和你见一面啊!闻此言,我感动不已,朴老这是在言传身教开示我,作为大陆主管宗教事务的官员,一定要和台湾高僧以诚相待、深交朋友啊。尽管回到北京后,朴老就再没有从病床上起来,但我每次去看他,他都十分欢喜,谆谆教导我:“佛牙何所言,佛指何所指?有了佛陀慈悲、智慧的加持,能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祖国统一,民族复兴,世界和平,皆大 欢喜。”

  

   还记得,朴老九十一岁时,曾手书一幅大字赠送“星云大师印可”,上面写着“富有恒沙界,贵为人天师”。而星云大师回忆,“当赵朴初居士九十几岁逝世的时候,我不能前去为他奔丧,只有亲自题写一幅‘人天眼灭’,托人带去北京,表示哀悼。多年后,我到大陆去访问,在他的灵堂前,看到我写的‘人天眼灭’还挂在中间,他的夫人陈邦织女士接待我,带我参观他的故址家园,让我怀念不已。赵朴初居士,这也是现代的菩萨。”

  

   一个“贵为人天师”,一个“人天眼灭”。这岂止是“惺惺相惜”感人深,实乃“星星相耀”满目辉!

  

   人民政协70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数不完的杰出人物,说不尽的赵朴初。

  

   (作者:十三届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曾任第九、十、十一届政协常委,第十二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17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政协2019-07-1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