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姜龙范:日韩建交后的“慰安妇问题”:政府、民意与美国因素

更新时间:2019-07-05 23:32:53
作者: 姜龙范  
开始分阶段对日开放文化市场。金大中在结束访日时特别强调,“本世纪发生的问题应在本世纪内了结”,要以崭新的面貌迎接韩日关系新世纪的到来。(18)在金融危机爆发的特殊背景下,金大中政府又一次将“慰安妇问题”搁置起来。

   但是,历史问题并不是单凭政治家间的协议或者一纸文书即能“了结”的。(19)2001年4月,日本文部科学省审查通过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成员执笔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此举引起韩国社会极大愤怒,纷纷向政府施加压力。韩国政府5月8日向日本政府递交了要求修改“新历史教科书”的备忘录,强烈谴责“新历史教科书”严重歪曲韩国历史。7月8日,韩国国会一致通过决议,敦促金大中政府对日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要求政府宣布1998年签署的《韩日共同宣言》无效。为抗议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出尔反尔的恶劣行径,韩国政府还召回驻日大使,两国关系严重倒退。8月13日,刚上台执政不久的小泉纯一郎首相正式参拜靖国神社,把日韩关系进一步推向深渊。正是在这一背景下,10月15日小泉首相对韩国进行工作访问。为了缓解对韩关系,小泉一下飞机,就直奔西大门独立公园,参观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残酷镇压韩国独立运动人士的“西大门监狱”。但是,小泉在那里的反省和道歉之辞并未赢得韩国国民的充分信任。金大中总统在与小泉首相的会谈中,要求其在今后将反省和道歉“付诸具体实践”。一言以蔽之,金大中执政五年间,尽管韩日关系取得了不少进展,却未消除两国间的历史积怨。

   卢武铉就任总统后,韩日两国的高层互动颇为频繁,并确立了首脑不定期会晤机制。卢武铉曾公开表示:“在本政府任期内不从政府角度提及历史问题。”(20)此言论一出,旋即在韩国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媒体以“屈辱外交”等措辞对卢武铉表示谴责。在强大的舆论批判下,卢武铉改变态度,敦促日本妥善处理“历史问题”。2005年恰逢日韩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为了使两国关系获得进一步发展,双方确定将该年定为“日韩友好年”,并筹划安排一系列双边交流活动。然而事与愿违,就在这一年日韩关系急转直下。3月16日,日本岛根县议会不顾韩国方面的强烈抗议,强行通过“竹岛日”条例。翌日,韩国政府发表声明,将这一条例视为对韩国的“第二次侵略”,并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3月23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发表《就韩日关系告国民书》,呼吁国民要不惜经济代价,准备同日本打一场“持久战”。8月26日,韩国外交通商部宣布解密韩日建交时的156份、共35000多页的政府文件,目的是揭露《韩日关系基本条约》谈判时两国并未涉及“慰安妇”等日本二战罪行问题,以便日后继续追究日本的“法律责任”。同日,韩国政府官员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在“慰安妇问题”上“日本依然负有法律责任”。这是韩国政府首次明确表示日本负有对韩赔偿责任。对此,日本外务省当天做出回应称,日韩之间的赔偿问题已完全并最终得到了解决。

   针对日本政府大张旗鼓开展的“入常”外交,韩国指出,“日本获得邻国的信赖是其在联合国作为领导国家受到尊敬的第一步”,并开始公开利用“慰安妇问题”敲打日本,称韩国将要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国际组织追究日本“反人道的非法行为的法律责任”。(21)这对于在“入常”问题上欲寻求韩国支持的日本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

   2006年10月,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访问韩国并与卢武铉总统举行会谈,双方同意共同为构筑“面向未来的友好关系而努力”。安倍提出朝核、绑架、加速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等问题,卢武铉则强调靖国神社、历史教科书、随军“慰安妇”及“独岛”问题(22),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此后,两国不但未能恢复首脑“穿梭互访”,反而持续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发生摩擦和冲突。

   李明博上台后,大幅度调整卢武铉时期的对日外交方针,韩日两国关系迅速升温。2008年4月,李明博总统访问日本并与福田康夫首相举行会谈,双方在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中提到,同意把双边关系提升为“成熟的伙伴关系”,开启日韩关系“新时代”。李明博表示,他和福田康夫首相决心建立“牢固的双边关系”,“就像能不为强风所动摇的深深扎根的大树一样”。(23)尔后,中断四年之久的“穿梭外交”得以恢复,双方关系迅速升温,韩国驻日使馆甚至一度删除了其网站上关于“独岛”的历史和地理位置的表述。

   然而,在历史问题上采取宽容姿态的李明博,后来也遇到了棘手的难题。日本政府不顾韩方一再交涉,首次在文部科学省制定的《初中社会科教科书新指导纲要解说书》内将“竹岛”表述为日本领土。韩国媒体纷纷谴责日本的“挑衅”和“背叛”,韩国政府也向日本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召回驻日大使,李明博的对日“现实主义外交”遭受重创。不仅如此,日本在2008年版的《防卫白皮书》中增加了日本“固有领土——竹岛的领土问题仍未解决”(24)的内容,引起韩国极大不满。2008年9月,韩国《中央日报》的民调结果表明,认为日本是“最讨厌的国家”的韩国受访者从2007年的38%增至57%。(25)

   李明博执政以后,虽然双方围绕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的争执从未停止,两国关系却“冻而不僵”“斗而不破”。2010年8月10日,日本首相菅直人不顾党内外的反对,就《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发表首相谈话,对日本过去对韩国实行的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事件”发生后,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日韩关系迅速得到回暖,原本相对薄弱的日韩军事合作也大为加强。2011年10月19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访问韩国,向李明博总统移交日方在殖民统治时期掳走的五卷古书,呼吁两国发展“以未来为导向”的双边关系。但是,在“慰安妇问题”上,野田佳彦仍以日韩建交时业已解决为借口敷衍塞责。

   (三)险些断送日韩关系的“慰安妇问题”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组阁。2013年2月,朴槿惠就任韩国总统。此时,两国关系因前任总统李明博登上“独岛”而急剧恶化。安倍上台后,在历史问题上频繁制造事端,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2013年12月26日,安倍首相公然参拜靖国神社,使韩国政府强烈不满,日韩两国陷入互不往来的“近乎断交的状态”(26)。12月31日,韩国国会一致通过谴责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决议案,其中指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是对韩日关系和东北亚和平的挑衅”。尔后,韩国外交部紧急召见日本驻韩国大使表示严重抗议和谴责,朴槿惠总统还发表谈话强烈批判日本“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价值、道德标准及人类良心的行为”,希望日方在“新的一年不要撕裂历史的伤痕,导致国家之间的互信遭到破坏,使国民感情恶化”。(27)

   在“慰安妇问题”上,第二次安倍政府的立场不仅没有进步,反而进一步倒退。实际上,安倍第一次执政时就试图通过修改“河野谈话”来否认“慰安妇问题”。为此,他指示相关部门组建“有识者恳谈会”以重新评估“河野谈话”。(28)第二次就任首相后,安倍不仅拒绝继续推进业已建立的日韩两国磋商机制,还试图否定“河野谈话”。对此,韩国主流媒体《中央日报》发表社论,警告日本“如果否定‘河野谈话’,韩日关系将遭到破坏”。(29)2014年2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要重新审查“慰安妇”当事者的证言。4月,日本正式组建“有识者恳谈会”,并于6月22日发表“河野谈话”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谈话内容是妥当的。(30)

   显然,“有识者恳谈会”的审查结论与安倍政府的政策基调相左。于是,2014年10月2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开否认“河野谈话”,指出该谈话“有很大问题,我们否认那个发言”。(31)此言一出,招致韩国强烈批评,美国也敦促日本坚持“河野谈话”精神并同韩国改善关系。迫于美国压力,安倍不得不承诺依然坚持“河野谈话”。(32)

   综上所述,历史问题和领土问题始终是横亘在日韩两国之间的最大障碍,而在历史问题中“慰安妇问题”最具象征性意义。日韩建交以来韩国历届政府在历史问题上不断对日本做出让步,避免与日本纠缠,力争不做出极端反应,以至于2011年8月韩国宪法法院裁定行政当局在“慰安妇问题”上的不作为属于“违宪”行为。(33)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肆意推行“历史修正主义”路线,导致日本官方层面在以“慰安妇问题”为代表的历史认识问题上态度严重倒退,成为制约两国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

  

   二、日韩达成“慰安妇协议”的动因分析

  

   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后,日韩关系持续恶化,引起美国的高度关注。敦促日韩改善关系、推动美日韩三边峰会尽早召开成为美国的首要课题。针对日方在涉及“河野谈话”和“村山谈话”立场上的动摇和倒退,韩国提出严正交涉,呼吁日本停止相关错误言行,认真面对和解决“慰安妇问题”。2015年,日韩两国以建交50周年为契机,在美国积极斡旋和推动下,针对棘手的“慰安妇问题”达成了“最终且不可逆”协议。长期横亘在两国之间的外交难题何以很快达成共识,蕴藏其后的历史背景和深层动因值得深入解析。

   (一)美国的斡旋与韩国的“双轨战略”

   美国担心日韩关系持续恶化将使韩国倒向中国一边,为此频繁劝诫日韩两国尽快举行和谈。2014年2月13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与韩国外长尹炳世共同出席的联合记者会上呼吁日韩双方搁置历史争议,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处理方案,面向未来,加强双边和多边合作。3月6日,奥巴马总统致电安倍首相,提出了举行美日韩三边峰会的方案。

   实际上,韩国政府并未完全关闭与日本对话的大门。2014年1月6日,朴槿惠总统在记者会上表示,“迄今为止,我从未宣布过不举行韩日首脑会谈”。即便是在发生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严重事态后,韩国仍未放弃促成韩日首脑会谈的努力。韩国采取“政经分离”的对日外交政策,以“双轨战略”应对日本的政治右倾化,即在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上坚持原则和坚决应对,同时努力保持外交接触,不断推进两国经济合作和民间交流向纵深化方向发展。

   在对待安倍政府的历史认识问题上,韩国采取了安倍政府如果不对历史问题和参拜靖国神社做出承诺,则不与之举行会谈的立场。为挑拨日益密切的中韩关系,日本刻意实施“拉韩抑中”策略,试图向中国打“韩国牌”。2014年3月12日,安倍派外务省事务次官斋木昭隆赴韩国就首脑会谈事宜进行磋商。3月14日,安倍首相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无意修改河野谈话”,将总体上继承包括“村山谈话”在内的历届日本政府的立场。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一再强调,“日本方面对话的大门永远敞开,希望从大局出发,为了构建与韩国的合作关系而做积极配合”。(34)日本之所以转变态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加紧劝和促谈攻势,另一方面是为瓦解中韩在历史问题上形成的统一战线。(35)对于安倍首相发出的“善意”信号,朴槿惠总统也发表声明称“值得庆幸”。

   2014年3月25日,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斡旋下,美日韩首脑会谈在荷兰海牙举行。此次会谈是2012年5月野田首相和李明博总统在北京举行首脑会谈以后时隔一年十个月举行的,也是安倍首相和朴槿惠总统上任以后进行的首次会谈,美日韩三国就朝鲜核问题和防止核扩散等主题进行了磋商。由于此次会谈并非日韩首脑之间的单独会晤,而是在美国的呼吁下借助核安全峰会并以美日韩三国首脑会谈的形式实现的,因此日韩双方未能就两国间敏感的历史问题、“慰安妇问题”以及领土争端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也就难以消除彼此间既有的隔阂和不信任。不仅如此,在同一场合,朴槿惠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双边首脑会谈,更加凸显了日韩关系的胶着状态。

2014年7月,朴槿惠总统在青瓦台会见日本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这是朴槿惠就任总统以后首次在韩国会晤日本政治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045.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