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北约东扩与美俄中的地缘政治

更新时间:2003-05-26 16:03:00
作者: 叶自成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北约东扩对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它是“冷和平”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美国对俄罗斯发动的地 缘政治中的“冷攻势”,是美国 保持其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全球 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俄罗斯无力阻止北约东扩,它将对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产生消极影响,俄将推行新的地缘战略来减轻其后果。北约东扩除了推动俄中进一步接近之外,对中国在东亚的地缘政治走势也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关键词:北约东扩 地缘政治 多极世界 美俄中三角关系

  

  1997年,北约东扩将会有重大举措,北约将对希望加入北约的中东欧国家的申请进行审议。这不仅将是一个会对俄罗 斯产生重大影响的大事,而且也将改变整个世界的地缘政治格局。本文试图从世界地缘政治的角度对这一趋势进行分析。

  

  一 北约东扩是美国保持其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地缘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约成立于1949年,是冷 战时期美苏对抗的一个产物。在冷战后,与北约对抗的苏联东欧军事集团不复存在,作为苏联继承国的俄罗斯也今非昔比,国力大大削弱。照理,北约集团也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但是,北约在冷战后经过一个短暂的徘徊之后,不但没有解体,反而有东扩之势。那么这其中的深刻的含意是什么呢?

  当然,从表面上说,北约东扩首先反映的是中东欧国家对俄罗斯的深刻的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在历史上,这些国家曾多次受到俄罗斯的侵略和压迫,对俄罗斯这一地缘近邻大国怀有恐惧感。苏联东欧的解体和俄罗斯国力的大大削弱,为这些国家摆脱俄罗斯的控制提供了绝无仅有的机会,它们认为,现在不向西方靠,以后想西靠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中东欧国家身处东西两大势力夹击的夹缝中,总是要寻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的。它们在历史中感受到,俄罗斯靠不住或不可靠,靠了也没有什么好处,因而现在想西靠。正是从这一角度上说,中东欧国家纷纷提出申请加入北约,虽然并不存在俄罗斯的现实的威胁,但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加入北约实际上是加入以发达国家为主体的西方国家集团,加入后,它们可以与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上进一步接近,对于它们今后的政治经济发展可能会有更大的有利的影响。所以中东欧 国家加入北约不仅是个军事地缘战略的问题,而且也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问题。

  对西欧国家来说,联合对付欧洲大国俄罗斯,一直是它们的一个重要的地缘政治目标。因为靠它们自己的力量,难以对付强大的俄罗斯,而且它们知道,现在衰弱的俄罗斯迟 早会重新强大起来。扩大以西欧国家为主体的北约,使 北约的边界向东推进,可以大大延深自己的地缘战略的防御线。尤其是把波兰吸收进来后,西欧国家在军事上就增加了数百公里的缓冲区,可以大大减少来自俄罗斯的突然袭击的可能性。

  推动北约东扩的最主要的力量来自美国。从冷 战后的实际情况来看,俄罗斯既使 在冷战时期也难以长期与美国进行对抗,冷战后的俄罗斯就更难对美国构成威胁了。既然如此,美国为什么还要大力推动北约东扩?这正好反映了美国在冷战后的一个基本的世界战略,那就是尽力保持美国的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这一战略在地缘政治上反映出来,就是要全力维持美国在世界各主要地区的军事存在。在冷战后的一个时期,美国一度在国内的政治压力下,试图减少其在海外的军事力量,全力推动国内的经济建设。但美国很快改变了这一势头。现在美国虽然表面上承认俄中欧日在世界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也很难说美国就是要建立一个美国的单极世界,但其内心却并不把俄中欧日视为平等的伙伴。如果说今后的世界是一个多极世界的话,那么美国想要建立的是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多极世界,或者说,这多极中的“极”并不平等。

  作为一个“极”,总是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综合势力的一种结合,缺少那一种因素,这一个“极”的存在的意义就要打折扣。在这些“极”中,以美国的综合实力最强,尤其是它的军事力量,远远超过俄罗斯,超过中日 欧的总和。在以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美国的这一突出的优势将不会受到挑战。照理,美国在冷战后的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中应当削减其军事力量。但 美国在冷战后的军事存在不仅不见其减弱,反而 还 在不断地加强。美国通过海湾战争得以第一次在波斯湾地区驻扎其军队,在波黑冲突中美国再次显示其强大的军事力量,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影响也大大增加。

  但更为重要的还是美国对北约东扩的推动。北约东扩的地缘政治战略的意义在于:

  第一,对俄罗斯进行军事遏制。

  冷战后美国对俄罗斯外交战略的目标是,1 大力支持俄罗斯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对其亲西方的势力进行支持,对叶利钦政权推行的政治改革 方针表示认同;2 有限度地支持俄罗斯的经济改革;3 在军事上推动其削减核力量,削减常规力量。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陷入了空前的政治经济大危机,政治经济势力大大下降,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急剧降低,唯有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核打击力量,还能在今后俄罗斯重新复兴之时对美国构成重大的挑战。尽管这一前景并不迫切,但从长远出发,美国仍把它视为潜在的地缘政治对手。它认为,应该趁俄罗斯势力大大减弱时构筑对俄进行军事遏制的地缘防御线。北约东扩正是这一战略的核心内容。这一军事遏制 ,不仅将直接表现为在北约东扩的第一阶段吸收波,捷,斯,匈 ,罗等国加入北约,而且在第二阶段有可能将其对象扩大至波罗的海国家,还有俄罗斯的传统盟友保加利亚。再进一步,北约东扩的战略不仅会把地缘政治中的东欧这一“破碎的板块”整合到“欧美板块”中,可能还会将橄榄枝伸向乌克兰。

  在军事上受到遏制的俄罗斯,在多极世界中作为一极发挥自己的影响就将受到限制。

  第二,对西欧成为多极世界中独立的一极进行制约。

  北约东扩从一方面说,对西欧增加其在多极世界中的地位和分量有 积极意义,因为这使欧洲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一体化的进程加快了。但实际上,我认为,它对西欧成为多极世界中的独立的一员的进程会产生复杂的影响,也许总体上会推迟多极世界体系形成的进程。因为北约东扩会使欧洲继续在军事上依赖美国。其一,东扩使北约成员增加,在形成统一的决策上更加困难,而且会使法,德,英等国更难发挥其核心的作用,影响力会下降。其二,东扩后的欧洲有可能与俄罗斯更加敌对,而联合起来的欧洲也难以单独与俄罗斯对抗。因此,北约东扩与其说有利于欧洲成为独立的一极, 还不如说使欧洲在军事上更加依赖美国,更离不开美国。北约东扩不会影响美国在北约中的指挥和领导地位。扩大了的北约为美国长期保持其在欧洲的军事存在提供了更牢固的基础和更充分的理由。它也 使独立的欧洲拥有其独立的军事力量的进程后延了,而这正是欧洲成立多极世界中的单独的一极的一个基本标志。

   还应特别提出的是,美国的这一种通过 保持其海外的军事存在的地缘战略来维持其唯一超级大国地位的做法,在东方也正在显现出来。美国在欧洲推行其北约东扩的同时,在东亚的军事存在也在“西扩”,这主要是指美国1996年4月与日本签署了新的美日安保条约,它的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把其适用范围实际上扩展至东亚甚至东南亚。美日安保条约“西扩”

  也具有双重含义:一是包含针对中国和俄罗斯之意,二是使被捆在美国军事战车上的日本难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政治大国,一个在军事上严重依赖它国的国家,又怎能成为一个多极世界中的独立的一极?

  北约东扩和美日安保条约西扩,这一东一西,两个方向同时进行对外扩展,不正反映了冷战后美国的世界地缘战略吗?北约东扩是冷战后“冷和平”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美国对它的潜在对手俄罗斯发动的一 场“冷攻势”,美国和西方不费一枪一弹,就和平地“攻占”了俄 罗斯地缘军事政治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地区。

  

  二 北约东扩对俄罗斯地缘军事政治战略的影响

  

  俄罗斯在美国的地缘军事政治攻势面前,陷于无可奈何的境地。俄罗斯对北约东扩有三种选择:

  第 一种选择是强硬立场,即如果北 约东扩,俄罗斯将对此持否定态度,并将采取行动阻止中东欧国家加入北约。

  第二种选择是有限支持,即将北约东扩限制在一定的程度和范围内。

  第三种选择是推动美国和西方解散北约,用全欧安全体系取代北约。

  第一种选择是俄罗斯官方长期的立场。俄总统,总理,外长,国防部长等要员都曾发表态度强硬的讲话,表达这一立场。叶利钦总统1996年11月29日在会见总理和外长时说,俄罗斯对北约东扩持否定态度的立场没有变,北约东扩将导致欧洲的分裂。俄罗斯国防部长罗季奥诺夫在1996年11月28日的俄《独立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说:北约东扩将造成一种同冷战类似的局面,“事情可能发展到这种地步,即我们可能调整导弹的目标,将导弹瞄准一些将参加北约的欧洲国家,特别是如果这些国家同意在他们的领土上部署北约核武器的话”。

  但实际上,俄罗斯并无实现阻止北约东扩的实际手段。综合国力大大削弱的俄罗斯没有能力为此与美国和西方进行军事对抗,没有能力对参加北约的中东欧国家采取军事行动。即使从道义上看,俄罗斯采取强硬的行动也缺少一种基础:如果是北约强迫中东欧 国家是一回事,而中东欧 国 家坚决要求参加是另一回事。说到底,中东欧国家参加北约是它们与北约之间的事情。这正如俄国防部长罗季奥诺夫所说,“我们坚决反对北约东扩,虽然说北约有权接受或不接受其它国家,其它国家也有权加入或不加入其中”。而且,俄罗斯的政治经济改革进程都有赖于西方的支持,俄罗斯不大可能为北约东扩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完全断裂。因此,第 一种选择实际上不是现实和可能的选择,而只是一种恣态。

  第三种选择实际上也不大可能得到实现。因为欧安会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它是以两个条件为基础的:第一,是苏联与美国的实力大体相当,西欧处于夹缝之中,担心自己成为两个超级大国争霸的牺牲品,因而对苏联实行缓和政策,第二,是东欧国家处于苏联控制之下。这也正是全欧安全体系得以为欧洲接受的两个重要的因素。现在这两个因素都 不存在。没有什么欧洲国家对俄罗斯提出的以欧安会取代北约的建议有兴趣。因此这一倡议必定要失败。

  所以,对俄罗斯来说,唯一可能的现实选择就是有条件的支持北约东扩。这 种条件可能是按法国模式或东德模式的例子,一方面同意中东欧国家参加北约,另一方面反对北约在中东欧 国家部署军事装备,尤其是反对在这些国家的领土上部署核武器,同时,俄罗斯与北约之间也签署一项条约,使北约与俄罗斯保持特殊关系。这是以俄罗斯作出重大让步和妥协为前提的,因而对俄来说,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这种选择可能就是俄罗斯的底线了。值得注意的是,以前俄罗斯是一直反对这种观点的,但现在认可这种观点的人多起来了。

  列 别德 将军过去是坚决反对北约东扩的,一度声言北约东扩会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但在他下台前,又改变主张,赞同与北约签署特殊条约,并大谈北约在维持欧洲和平和稳定方面的积极作用。国防部长罗季奥诺夫虽反对北约东扩,但也不得不说,如北约与俄罗斯签署特殊条约,也可能同意北约东扩。普里马可夫外长虽然说北约东扩威胁俄的安全,但除了阻止北约东扩的方案外,普里马可夫领导的外交部也在研究减缓和冲淡北约东扩影响的方案,其中也包括认可中东欧国家加入北约的政治组织,而不参加其军事机构。普里马可夫1996年10月22日在《独立报》上发表的《21世纪前夕的国际关系:问题和前景》文章反映了这一变化。他在文章中指出:“俄罗斯对北约的立场取决于两个方面的情况:首先,这个组织是冷战时期为了全面对付苏联 而建立的,从一开始就奉行军事对抗的方针,冷战结束后也没有大的变化。其次,莫斯科认为,北约是一支切实的力量,不过正在出现北约性质变化的条件。考虑到这种双重认识,俄 罗斯不局限于对北约扩大持消极态度的立场”。1996年11月新上任的俄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则进一步主张俄也加入北约政治组织。

  所以,北约的东扩是俄罗斯不可能阻止的事情。

  不管俄罗斯以什么方式接受北约东扩这一事实,有一点是不可改变的,就是俄的地缘政治军事态势较过去是恶化了。俄失去了它历史上的传统的缓冲地区,它的中部地区在今后“有事”时更容易受到外部的攻击,当波罗的海地区国家也加入北约时,俄的重要城市彼得堡将完全暴露在北约的军事力量面前。北约东扩使独联体的内部形势更加复杂,俄的南部边境安全的问题也更大。因此谁都无法掩饰俄地缘军事政治失势这一事实。

  这一基本格局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俄今 后的地缘军事政治战略的走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燕园评论发布(www.yypl.ne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