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立文:和合生活境界论

更新时间:2019-07-03 23:11:44
作者: 张立文  

   内容提要:在信息智能时代,人类作为在世的“灵明”之物受到挑战,但每个人所拥有的生活世界各自拥有,便超拔为生活境界,作为生活方式和精神心态的生活境界是客体社会历史演化过程和主体智能创造的自由选择的融突和合。生活境界是群体思维的结晶,是修身养性的自觉,是审美情趣的实现,是人在“认识你自己”中的自我体悟,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自古以来,中华民族的先圣先贤孜孜不倦地探赜思想精神境界。生活境界体现为对生命的关爱和享受,是生命的“烈光”和壮美,是生命的智慧和创新,是生命的自由和快乐,是生命的融突和合。生活境界的追求既是中国人的伦理道德的重要基础,亦是中华民族理论思维的形上学的追寻。儒家以成圣为最高理想的生活境界,道家以真人为最高理想的生活境界,墨家以学夏禹为最高理想的生活境界,佛家以成佛为最高理想的生活境界,这是人生生命的自我度越与圆融,是人生生命价值的实现与和合,亦是人生生命生存、意义和可能的卓越智能和自由。近现代以来,接着宋明理学讲的各家提出了各种生活境界论,以重建价值理想和精神家园,提升人生的生活境界。体会、领悟先辈的境界论,在当下以和合学观照生活境界,从天、地、人三才之道体贴为天的和合可能世界、地的和合生存世界、人的和合意义世界。人一落地,被抛到一个特定的时空境域,便是和合生存世界的“环”境,人要生存下去,便欲求一定物质资源,便是“物”境;人活着为什么,如何活着,便进入和合意义世界,人人追求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万物各有其性,人有人性,物有物性,人性是人生价值和意义的基础和出发点。性有善恶、正邪、美丑之分,改恶从善,弃邪归正,转丑为美,这便是和合意义世界的“性”境;命有夭寿、正与非正之别,命又与运相关联为命运,命具必然性,运具偶然性,这便是“命”境。人类追求价值理想,便进入和合可能世界,“立天之道曰阴阳”,“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便是“道”境,由道境而进入“和”境。和是中华文明精髓的核心价值。和合三界开出人生生活境界的网络体系。

   关 键 词:生活境界  和合三界  环物  性命  道和

  

   在信息智能时代,人类作为在世的“灵明”之物,受到颠覆性的挑战,如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冠军。回顾人类演化的历史,从过去的“驿站”,现在的“驿站”,走向未来的“驿站”,永无止境。换言之,是从一个“洞穴”,一个“洞穴”,走向一个个“洞穴”①,即一个光明一个光明,走向一个个光明,无穷无尽。每一个驿站和洞穴,都是追寻光明之道的煎熬和炼狱,都是千丝万缕关系网络聚合点、联系点和休息点、起步点。囚禁在洞穴的人,无时无刻不在追求自由和光明。人类是过去、现在、未来的融突和合,是洞穴和驿站的化合体。

  

   生活境界呈样态

  

   在智能网络铺天盖地发展之际,生活在世的人,是宇宙时空中千丝万缕的交感联通、智能相应的网络凝聚点、纠缠点。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宗教、军事网络,皆是人的智能赋予的研发、创造而存有;价值观念、伦理道德、风俗习惯、审美情趣、意识形态、思维方式,亦都化合在世人的精神(灵明)之中。这便是人类生活于其中的在世生活世界,是在场的“洞穴”或“驿站”,过去与未来是不在场的“洞穴”或“驿站”。然而,过去虽已过去,但它已把精华留在人间;未来虽未到达,但已在不断跋山涉水的途中。过去、现在、未来三维融突和合,过去即是现在,现在即是过去,过去的脐带,现在不能割断;现在即能未来,未来即能现在,未来融入了现在。无论是过去,或是未来,都离不开现在;无现在,便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无过去与未来,也便没有现在。在过去与未来的融合中,现在才获得现实的在场现在,这便是人的生活世界,或曰生活境界。

   在生活世界的三维时空里,天堂是宁静的,大地是纯朴的。自从天地间有了人,人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为了生活,必须吃喝住穿用;于是宁静变成喧闹,纯朴变得错综,人网化为复杂。既有锦衣玉食者,亦有饥寒交迫者;既有富丽堂皇的别墅,亦有不遮风雨的陋室;既有腰缠万贯的为富不仁者,亦有艰苦奋斗的己欲达而达人者。生活的在世,就像万花筒,没有什么比生活更能包罗万象。生活穿行在人类存在的日常之中,渗透在精神生活内,锦衣玉食者的心灵不一定比饥寒交迫者坦然,居富丽堂皇者的精神不一定比不遮风雨者坚强,腰缠万贯者的灵魂不一定比达己达人者纯洁。生活世界往往是平衡、平等、公平的。老子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合。”②有无、难易、长短、高下、音声,都是相对待而生成,体现和谐存在。若做到平衡、平等、公平地和谐存在,在世的生活世界应该“高者却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③。老子反对在世世界损不足以奉有余,这样必然是富者越富,贫者越贫,贫富不均的差距越来越大,是当今世界不安定动乱的原因。作为西方资本民主政治的美国,实是利益集团、金融集团、权力集团三维一体执政掌权,为了他们利益的最大化,任人唯亲,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排斥异己,稍有相左,立即下台,同而不和,独断专行。挂民主的羊头而贩卖专政的狗肉,挂自由的招牌实卖集权的货色,打人权的广告实行草菅人命的勾当。天下不平事,谁来抚平;心灵的怨恨,谁来“仇必和而解”。“认识你自己”,才能认识生活,生活世界的历史,提供了认识你自己和他者以及他者的他者的本真。生活世界史是充满冲突、融合,又冲突、又融合;危机、化解,又危机、又化解的循环往复、错综纠缠地演化着,不知何时有个尽头。人们就在此感同身受的生活世界中,发现了生活世界,也拥有了生活世界。

   每个人所拥有的生活世界各自拥有,各美其美的生活世界,便超拔为生活境界。生活境界是人自然而然地受生活于在世的宇宙自然、社会环境、伦理道德、礼仪氛围、风俗习惯、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审美情趣的整个网络控制和制约的。这种网络控制和制约不断交织积累多了,便豁然开朗并内化为一种生活方式和精神心态,这是无穷的网络控制与制约的一种境界。作为生活方式和精神心态的生活境界是客体社会历史演化过程和主体智能创造的自由选择的融突和合,它观照着人生活于其中的境界的实在存有。

   生活境界是群体思维凝聚的结晶,思维着的精神是地球上最美的花朵。思维的魅力诱导人们“思与境谐”,指引人们灵感突发,引领迈向“神与物游”的理想境界。理想就是生活,理想境界就是生活境界。思维是想象的万花筒,是无穷无尽错综复杂的交感联通起来的一张张“精神图片”。这一张张“精神图片”,既贴近又度越在世的生活实在。盖而言之,思维是在客体的实存与主体的智能创造、融突和合中,通过概念的分析、综合、判断、推理、抽象、概括的智慧活动,既存有又超越,既内隐又外显地表现出来的。思维着的生活境界,不是僵死的抽象概念,而是鲜活地不断绽出的花朵。

   生活境界是修身养性的自觉、自立、自律成果,是明明德的逻辑进化。“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朱熹解释说:“修身以上,明明德之事也,齐家以下,新民之事也,物格知至,则知所止矣,意诚以下,则皆得所止之序也。”④修身以上为内圣之事,齐家以下为外王之事。熊十力认为,内圣与外王可以“直通”,牟宗三认为是“曲成”。内圣与外王的融突和合,便达到人生活于其中的道德最高境界。换言之,为天人合一的境界。《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⑤诚是形而上的天道,是宇宙的本体和道德律令。圣人境界,是人的生活最高大全的境界,不勉不思就能自然而然地符合天道诚的境界。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⑥本然的天道,诚实无伪,它博厚、高明、悠久,能载物、覆物、成物,是天地万物之所以在的根据。思诚的人道要符合天道的意愿,要遵循天道旨意,使行为活动止于至善。朱熹说:“见思诚为修身之本,而明善又为思诚之本。”⑦诚普适地联通天道与人道、修身与明善、内圣与外王。因为“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⑧。至诚是圣人的本质特征,是天地化育的根本依据,也是修身养性的最高生活境界,即是与天地参的天人合一境界。

   生活境界是审美情趣的实现之境。此境可谓“神与物游”之境界。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说:“思理之妙,神与物游。”⑨神居胸臆,审美就是神与物精神交流、交往,在神与物的互动中融突和合,便呈现为一种虚幻的美好的景象,而获得一种美的感受,兴起人的喜悦的情趣。这是以景寓情,以物写心的演化。由形入神,是人化了的形象,亦为神化了的形相,此形相是神观照的形,形内化为神,神超以象外,而神贵乎形。“神贵乎形也,故神制则形从,形胜则神穷。聪明虽用,必反诸神,谓之太冲”⑩。神统形,形从神以合,若形胜神,则丧神,聪明用于外,神于内以守,神安而形全,这便是形神和谐、协调的审美情趣生活境界,是缘神感物,神投射于物,物是神化之物,神是物化之神,形神不离而不二。审美情趣之审美呈现为境。王昌龄的《诗格》认为有物境、诗境和意境。境生象外,度越物境,进而神物融合,为心境与物境的和合,心境即物境,物境即心境。“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11)物境与心境的冲突融合而和合,亦即真景物与真感情的融突和合。

   王国维对境界的论述独辟生面。他说:“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12)在人的万花筒似的日常生活中,观是与人须臾不离的概念,无时无刻不观,无处无地不观,以我观物,物呈现于我观,为有我的境界,它是由动之静的情感状态,具有宏壮之美;以物观物,物度越于我,为无我的境界,它是处静的情感状态,具有婉约之美。(13)邵雍认为“以物观物”是一种“反观”。他说:“圣人之所以能一万物之情者,谓其能反观也。所以谓之反观者,不以我观物也。不以我观物者,以物观物之谓也。既能以物观物,又安有于其间哉。”(14)观物有目观、心观和理观。不以我观,随物见物,外无物障,内无我障,诚而明。以物观物,观之以理,去目观、心观的障,而以理观。

   王国维说:“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故一优美,一宏壮也。”(15)有我之境,人在动静之中,无我之境,是在静中。周敦颐说:“动而无静,静而无动,物也;动而无动,静而无静,神也;动而无动,静而无静,非不动不静也。”(16)动就是动,静就是静,滞于一偏;动而静,静而动,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神妙莫测。有我之境,非不动不静,于动静中得之;无我之境,动静不可测。生活的审美情趣之境,是无我之境与有我之境的融突和合,而成高迈的理想境界。

生活境界是人在“认识你自己”中的自我觉醒和体悟,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人不仅是天地之精英,五行之秀气妙聚而有,而且有异于有机、无机物以及草木禽兽。人是能体悟到“天命之谓性”的具有历史使命和担当的存在者。尽管在人与人、人与物的网络关系中,有你、我、他之别,然而,人类与天地万物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之间呈现为交感联通、智能相应的关系,人类应有与物(机器人)同体的仁者情怀。二程说:“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莫非己也。认得为己,何所不至?若不有诸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999.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2018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