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卓华:清诗总集的诗学价值与文化、文献学意义

更新时间:2019-06-29 13:42:14
作者: 王卓华  

   内容提要:清诗总集数量众多,是认识和研究清代文学发展,尤其是诗歌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清代诗歌总集的选辑,实则是清代诗学建构的过程,诗歌选本正是清代诗学家表达其诗学主张的主要阵地之一。同时,对清诗总集诗学文献进行整理与研究,在复兴中华文化传统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其不仅在于让大家从清代诗学中认识和体悟诗教传统,提高个人审美和道德修养,从而促进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还在于,每部清诗总集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清代诗歌发展的风貌,也从不同侧面完成了辑评者主体对于清诗的一次建构。同时,清代诗歌总集所选诗歌,大多为第一手资料,具有较高的校勘和辑佚价值,清诗总集系列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有清一代文学史料。

   关 键 词:清诗  总集  诗学  文化  文献  Qing poetry  general collection  poetics  culture  literature

  

   清诗总集,即清代诗歌总集,主要是清人汇编清代两个以上诗人的所谓“网罗放佚,使零章残什,并有所归”的全集型诗歌总集,也包括辑录评选二人以上清人的所谓“删汰繁芜,使莠稗咸除,菁华毕出”的诗歌选集。目前学界对清代诗歌的认知还处于比较浅的层次。如果说清词是中国词自宋以后的复兴期,那么诗更是如此,清诗创作的繁荣与清代诗学的建构与创新从清代诗歌总集的繁荣就可以窥见一斑。清人选清诗的繁荣,正是清人利用诗歌选本建构清代诗学的重要体现。清诗总集数量众多,据谢正光等先生《清初人选清初诗汇考》统计,知见和待访的清初诗歌总集就有72种。潘承玉《〈清初人选清初诗汇考〉六补》在此基础上补出6种,待访8种。本人《邓汉仪〈诗观〉研究》补出清初21种。其实清诗总集远不止此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为我们所知的清人所辑诗歌总集有1000馀种。清人所辑清诗总集涵盖面广,涉及诗人众多,是认识和研究清代文学发展,尤其是诗歌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谢正光先生说:“这实在是一份值得重视而亟待发掘和整理的文化遗产。”[1]

  

   一、清诗总集研究概况

  

   目前清代诗歌研究逐渐被学界重视,比如杜桂萍先生对清诗别集的整理与研究等。对清诗总集的研究,近年也逐渐为学界重视。综合研究如:谢正光等《清初人选清初诗汇考》(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清初诗选五十六种引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邓晓东《清初清诗选本研究》(南京师范大学2009年博士论文)、王兵《清人选清诗与清代诗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刘和文《清人选清诗总集研究》(安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夏勇《清诗总集通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版)。专书研究有:潘承玉《清初诗坛:卓尔堪与〈遗民诗〉研究》(中华书局2004年版)、王卓华《邓汉仪〈诗观〉研究》(2007年博士论文)、王炜《〈国朝诗别裁集〉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等。其他如陈启明有《清代女性诗歌总集研究》(复旦大学2012年博士论文),朱则杰先生《清诗考证》(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版)一书有较大篇幅关于清诗总集的考证文章。其他涉及清诗选本研究的还有陆林、蒋寅、杨松年、邹云湖、张伯伟等等学者。清诗总集专书整理,近几年也富有成果,如《明遗民诗》《国朝诗别裁集》《清诗铎》等等。20世纪80年代以来影印的《文渊阁四库全书》《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续修四库全书》等,都收录有数量不等的清诗总集。国外亦有少量研究,如日本神田喜一郎《清詩の總集に就ぃて》,以及日本京都府立大学松村昂先生《清诗总集131种解题》(后增订为《清诗总集138种解题》)。从整体上看,目前学界对清代诗歌的研究多集中于个案、别集,而对清代诗歌总集文献整理与研究的重视程度还不够高,课题与成果偏少,更缺乏整体的、系统的整理和研究。特别是以下几类总集尚未引起重视:一是流于境外,或在境外刻印者(如和刻本等)。比如:日本静嘉堂文库所藏梁川孟纬辑编《清六大家绝句抄》二十四卷,为稀见本。类似的现存国内外稀见本较多。二是清代地方诗歌总集。如清张潜之辑《江苏国朝昆山诗存》三十二卷。这类总集在200种以上。三是清代少数民族诗人诗歌总集。整体上说少数民族地区诗歌总集受关注的程度是不高的,李调元所辑《粤风》,是一部少有的民间歌谣总集,尤其是其含有大量广西少数民族歌谣,值得研究。另如铁保等辑《钦定熙朝雅颂集》一百六卷余集二卷,收清初至嘉庆初满洲八旗、汉军八旗、蒙古八旗534位诗人诗作共6000馀首;再如吴淇编《粤风续九》四卷,涉及两广,特别是广西瑶、俍(壮、布依、侗、仫佬)族诗人。这类总集数量相对少一些,但涉及少数民族诗人较多,非常值得重视。

  

   二、清诗总集的诗学价值

  

   清人为尽快建构起自己的诗学理念,确实是煞费苦心的,诸如成立诗社、著书立说、纳生授徒、选评诗歌等等。清代诗学文献的整理,学术界和出版界均做过许多工作。文献专集有上海古籍出版社版《清诗话》《清诗话续编》,重要单行本则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版《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专著选辑》所收各种,以及各地方出版社的相关书目(如黄山书社《皖人诗话八种》,七种是清人著作)。

   中国古代学者对于文学的认识和思考,不仅以理论或批评专著的形式流传,而且更多的思想成果保存在其他各种形式的文学作品中。前者如四库分类中集部“诗文评”和“词曲评”所收之属,后者如名家作品的评点(指个人别集的逐篇批评)、各种总集中的评论资料,以及具体作品前后的序跋等。作为封建文化集大成的清代学者们,他们有关诗学的见解,不仅在“诗文评”中以理论专书的形式出现,在别集和总集中,确实还有大量有价值的理论文献存在。譬如,被视为唐诗总集或选集的徐增《而庵说唐诗》、黄生《唐诗摘抄》、吴修坞《唐诗续评》、吴智临《唐诗增评》,被视为杜甫诗选集的金圣叹《杜诗解》、黄生《杜诗说》等,均保存有与所批诗歌篇幅相当甚至过之的评论文字——这还是就清人对前代诗歌的研究而言;对于清代诗学和诗歌创作研究同样具有价值甚或更具当代意义的,则是清人所选的当代诗歌总集。

   清代诗歌总集的繁荣,既是选学的繁荣,实则又是清代诗学建构的过程,诗歌选本正是清代诗学家表达其诗学主张的主要阵地之一。清诗总集的选家都有非常清醒的诗学意识。比如:魏耕、钱价人《今诗粹》(清初刻本)。是选本乃清早期的选集,其受云间派影响较大,所以在诗学主张上反对竟陵,明确标举陈子龙,以力返大雅相号召。其《凡例》云:“自数十年前,作者多学竟陵,字雕句别,以示新异。大樽先生独宗济南,力返大雅,风气沛变,乃有云间诗体之号。后来诗人,青过于蓝,于盛唐诸家,爬罗剔抉,张皇幼眇,遂臻极盛。然要其始,实大樽摧廓之力也。故每体皆以大樽为首,志风会之所自。”[2]无论形式或内容,都以标举云间邓子龙为尚。再如魏裔介《溯洄集》,其诗学宗旨主要是强调儒家的诗教传统。严沆在为是集所写之《序》,揭示了魏裔介辑录诗歌的诗学意义:“且夫操选政者,近今不乏矣。其意各有所向,持所见以行一切之法,而不揆于六义之正,不足以垂来者,传无穷。若济南、云间之流,号为彬彬矣,然其言曰修辞宁失之理,取声调格律,而不言性情,于兴、观、群、怨之旨何归焉?先生之论诗,一准于发乎情,止乎礼义,言有合于温柔敦厚之旨,《国风》之不淫,《小雅》之不怨者,乃始登之简犊,施之丹黄。故是集沨沨乎善人之心渊乎,其似道郁乎其远于鄙倍,虽与三百篇、《离骚》并存可也。”[3]。既说明选本诗学主张各有所向,又标举《溯洄集》的言性情、回归诗教传统的宗旨。

   清诗总集,按照诗学内容,大致可以分为四种类型:一类是仅按人选诗,无小传评点,如顾施祯《盛朝诗选初集》;一类是仿钱谦益明诗总集《列朝诗集》之例,有详细小传者,如魏宪《皇清百名家诗》;一类是有简略小传和选诗有较详评论,如邓汉仪《诗观》;一类是有简略小传和诗话总评者,如沈德潜《国朝诗别裁集》。除了第一类外,后三者均包含有较为丰富的诗学理论文献和爵里字号资料。清代人选当代诗总集,按照时间分有两类:一类是同时代人选同时代诗,如邓汉仪《诗观》、姚佺《诗源初集》等;一类是时间稍后者选前此清代各朝诗,如沈德潜《国朝诗别裁集》、符葆森《国朝诗正雅集》等。如果按照地域分,也有两类:一类是全国性总集,一类是地方性(省、府、县)总集。后者如孙桐生《国朝全蜀诗钞》、杨淮《中州诗钞》、阮元《淮海英灵集》、吴颢《国朝杭郡诗辑》、张潜之《国朝昆山诗存》等。这种或有较详小传、或人下有诗话总评、或诗后附有评语的总集编纂,是清人对前此形式的突破。朱观《国朝诗正》凡例云:“前代诗选,大约无评点者多;近选俱尚评点,又跋以统论。”[4]对于研究清代诗学、文学和史实,均有较高的文献价值。

   无论是清人对前代诗歌的评点研究,还是清人所选的当代诗歌总集,其中许多具有很高的理论价值和资料价值。但对诗学理论专书的整理研究,向为古今学者所重视(当然仍有许多工作可做);对于总集评点类,篇幅较小者尚能将全书整理出版,如清初黄生《杜诗说》、清中叶沈德潜《国朝诗别裁集》,篇幅太大者只能是望而却步了。但是,对于研究古代文论尤其是黄、沈诗学思想的学者而言,他们最需要看到的不是占全书主要篇幅的诗歌作品,而是附着于诗后的评语(如《杜诗说》),或各家名下的诗话类总评(如《国朝诗别裁集》)。即便是杜诗和清代前中期诗歌史的研究者,他们翻检此类书籍时的目的,检索评论文献或传记文献的兴趣也可能远远大于具体篇目本身。

   对于清诗总集诗学评点文献如何予以整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有新的思路,先师陆林教授生前曾有过系统设想。他认为:不仅做到在内容上发掘新史料,还要在形式上具有新特色。“新的历史条件”,主要是指随着《四库全书》《四部丛刊》的电子版和许多古代文献电子史料库的不断问世或开发,随着《续修四库全书》《四库禁毁书丛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四库未收书丛刊》等大型古籍丛书的相继出版,对于古籍整理来说,既提供了版本上的便利,又提出了新的课题:许多明清时代的珍本秘籍已经成为寻常学者耳熟能详的常见读本,唐宋名家名著的每一句轻敲一键即可迅即搜得,这一方面会调动学界对于明清诗学研究的兴趣,另一方面要求我们整理清人的诗学资料、诗学传记文献要有新的方式。不能像以前一样,拿一部书来照样影印或全文校点。此类方式,尤其对于篇幅浩繁的清诗总集(包括清人对唐宋名家的诗评著作)的整理来说,是很难大量展开的。我们不妨将其小传、诗话和具体诗评的有关文字辑成专书,为清代诗学、文学和历史研究,提供丰富、系统的传记、评论资料。举一极端的例子:体例类似于《国朝诗别裁集》的民国徐世昌编《晚晴簃诗汇》,总篇幅约380万字;如仅选择诗人小传(6157人)和诗话总评,便只有约60万字左右了。这里的篇幅“瘦身”、从而使对于清诗总集理论资料的系列整理成为可能,还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经过“瘦身”处理的有关文献资料集,将原本淹没在大量诗歌作品中的诗传、诗评文献凸现了出来,势必会引发当代学人对清诗总集中诗学理论的研究、对清代诗歌作品的兴趣和对清诗总集中小传资料的关注,故其价值和意义必将远大于诗学研究本身;有关的文献资料辑刊,也不仅仅是诗学文献,同时也是文学文献、史学文献辑刊。可考虑从两个角度研究与整理:

   1.清诗总集小传。清诗以诗人小传为主的,辑为“清诗总集小传系列”(仿《列朝诗集》——《列朝诗集小传》例),原有诗话、诗评附见;

2.以诗话、诗评为主的,可辑为“清诗总集诗话系列”(仿《明诗综》——《静志居诗话》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935.html
文章来源: 玉林师范学院学报 2018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