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米塞斯:官僚体制导论

更新时间:2019-06-23 11:38:22
作者: 米塞斯  
也没有道理。行政官员由选举产生的做法,仅仅对最高行政官员有意义。选民只能在他们了解其政治品格和信念的候选人中做出选择。用这种方式任命大量不熟悉的人,无异于胡闹。公民选举总统、州长或市长是有意义的。假如让他们投票选举成百上千的下级职员,则是无稽之谈。在这种选举中,选民不可能做出选择,他只能批准政党提供给他的名单。以正当方式当选的总统或州长,任命自己的全部助手,或选民对一张名单进行投票,上面列出了选民中意的候选人选定的所有助手的姓名,这两者之间没有实质性的区别。

  

   极权主义趋势的反对者说得十分正确,官僚们可以运用他们的自由裁量权,随意决定那些对于公民个人生活至关重要的问题。确实,官员不再是公民的仆人,而是不负责任而又专横的主子和暴君。然而这并不是官僚体制的过错,而是一种新的政府体制的产物,它限制个人料理自己的事情的自由,为政府指派越来越多的任务。罪魁祸首不是官僚体制,而是政治体制。享有主权的人民,仍然能够自由地抛弃这种体制。

  

   另一个事实是,官僚体制对私人工商业和自由创业怀有难以平息的仇恨。但是这种体制的支持者,却把这视为他们最值得赞赏的态度。他们非但不以反对工商业的政策为耻,反而以此为荣。他们的宗旨就是政府对工商业的全面管制,把希望逃避这种管制的工商业人士一概视为公众的敌人。

  

   最后还有一个事实:仅从形式主义的角度看,这种新政策并没有违反宪法,然而它背离了宪法的精神,它无异于消灭过去数代美国人所珍爱的一切;它肯定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放弃人们习惯上称为民主的东西,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不属于美国。但是,在它的支持者看来,这种指责并没有使“进步”趋势信誉扫地。他们以一种不同于他们的批评者的眼光看待过去。他们说,美国语言里的所谓“个人主义”,是一个“响亮的概念,它代表着扭曲了的贪财行为,它被称颂为一种美德”。这种观念“让那些一心搞钱的人、狡猾的骗子、股票玩家和搜刮国民财富的土匪放手大干。”①美国的制度被诅咒为伪造的“权利法案的民主”,而斯大林的俄国体制,则被慷慨地赞扬为唯一真正的民主。

  

   ①W. E. Woodward, A New American History(伍德沃德:《新编美国史》) (New York, 1938), p. 808. 我们从这本书的封套上可以读到:“今天,任何有着健全思维、对事实了如指掌的父母都可以发现,贝内迪克特·阿诺德作为其儿子的楷模,总体上要比林肯更令人满意。”显然,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可能从违背美国精神的官僚统治中看到任何弊端。

  

   目前政治斗争中的主要问题是,组织社会生活应当以生产资料私有制(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为基础,还是以对生产资料的公共管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计划经济)为基础。资本主义意味着自由创业、经济事务中的消费者至上以及政治事务中的选民至上。社会主义意味着政府对个人生活一切领域的全面管制,以及作为生产管理董事会的政府的不受限制的至上地位。与大众的幻想相反,不存在中间道路,不存在作为可以长久存在的社会秩序的第三种可能的制度。②公民必须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或像许多美国人说的那样,在美国和俄国的生活方式之间,做出选择。

  

   ② 见下文117-119页。

  

   在这一对抗中,凡是站在资本主义一边的人,就必须坦率而直截了当地站在资本主义一边。满足于抨击为社会主义铺平道路的某些措施是徒劳的,只去对抗一些附带现象,而不是极权主义的趋势本身,也是没有用处的。仅仅沉迷于对官僚主义的批评,无异于虚度光阴。

  

   3.官僚主义的“进步”观

  

   “进步分子”对官僚主义的批评,把矛头主要指向公司化大企业的官僚化。他们的理由如下:

  

   “过去的企业相对较小。企业家能够监督企业的方方面面,亲自做出一切重要决定。他是全部资本的所有人,或至少是大部分资本的所有人。他本人极为关切自己企业的成功,因此他会尽力提高自己企业的效率,避免浪费。

  

   “但是,由于不可抗拒的经济集中化趋势,情况迅速发生了变化。今天,舞台的主宰者是公司化的大企业。它的所有者缺席,法定所有人,即股东,在管理中没有实际发言权。这一任务被交给了专业管理者。企业是如此之大,各种职能与活动必须分配给各个部门和负责管理的下属。对事务的管理必然变成官僚的管理。

  

   “今天,支持自由企业的人,就像歌颂中世纪手工艺的人一样,过于浪漫了。他们完全错误地把一些曾经属于中小企业的出色素质,赋予了巨型公司。根本不存在把大企业分解为小单位的任何可能。相反,经济权力进一步集中化的倾向必然得势。垄断性的大企业将蜕变为严酷的官僚主义;政府将变成无所不能的企业派阀的傀儡。

  

   “政府责无旁贷,必须采取行动扼制这种管理寡头的权力。对政府严格管制的抱怨是没有根据的。事情只能如此,只能在不负责任的官僚管理体制的统治和国民政府的统治之间做出选择。”

  

   这种推理的诡辩性质是显而易见的。对于政府官僚主义的扩张受到的普遍批评,“进步分子”和新政派回答说,官僚体制根本不限于政府,它是工商业和政府中的一种普遍现象。它的最广泛的原因是“巨大的组织规模”,③所以它是一种无可避免的罪恶。

  

   ③参见Marshall E. Dimock and Howard K. Hyde, Bureaucracy and Trusteeship in Large Corporations (迪莫克和海德:《大企业中的官僚体制和代理人制度》), TNEC Monograph No. 11, p. 36.

  

   本书力求证明,凡是追求利润的企业,无论规模多大,只要它的管理不受政府干预,都不易于变成官僚体制。走向死板的官僚主义的趋势,并不是企业演化过程所固有的。它是某些政策导致的结果,这些政策旨在取消利润动机在社会经济组织结构中的作用。

  

   在这篇导言中,我们只打算扼要地谈谈大众对企业官僚化的抱怨所涉及的一个问题。人们说,官僚化是由于“缺少有能力、有效率的领袖”引起的。④需要“创造性的领袖”。

  

   ④参见Dimock and Hyde, Loc cit., p .44, 以及他们引用的文章。

  

   在政治事务的领域里,抱怨缺少领袖,是一切独裁制度先驱的典型态度。在他们眼里,民主政府的主要缺陷,就是它没有能力产生伟大的Fuhrers(德语:“领袖”)或Duces(意大利语:“领袖”)。

  

   在工商业领域,创造性的领袖表现在调整生产和分配以适应供需条件的变化,以及采纳实用性的技术改进。工商业界的伟人,是能够生产更多、更好、更便宜的商品的人,他是进步的先驱,为其同胞提供他们过去不知道或出乎意料的商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把他称为领袖,因为他的创新精神和活力,迫使其竞争者要么模仿他的成就,要么离开工商业。他的不知疲倦的发明精神和对创新的喜爱,阻止着所有的工商业机构蜕化为闲散的官僚机构。在他的身上,体现着不知疲倦的活力和进步精神,这是资本主义和自由企业制度所固有的。

  

   如果说今天的美国缺少这种创造性的领袖,肯定是言过其实的。美国工商业界许多昔日的英雄依然健在,并且活跃在他们的生意场上。对于年青人的创造性,在发表意见时需要谨慎。正确评估他们的成就,需要一定的时间。真正的天才,是很少被当代人所承认的。

  

   社会无法为培养天才做出任何贡献。创造性的天才不是训练出来的。没有培养创造性的学校。所谓天才,恰恰就是藐视一切教育和规则的人,他离经叛道,在过去无法行走的土地上开辟新的道路。他向来是自我塑造的。他不祈求任何有权势者的支持。不过,政府倒是能够造成某种状态,窒息创造性心灵的努力,阻碍他为社会提供有益的服务。

  

   这就是今天工商业领域的局面。我们不妨看看所得税吧。过去,一个聪明的新手从事一项新计划,他很贫困,资金无多,并且大部分是靠举债。当最初的成功到来时,他并不增加自己的消费,而是把大部分利润用于再投资。于是他的生意迅速扩展。他变成了自己那一行的领袖。他的咄咄逼人的竞争,迫使富有的老企业和大公司调整自己的管理,以便应付他的创新带来的新局势。他们不能对他熟视无睹,沉浸于官僚式的疏忽大意之中。面对这个危险的竞争者,他们必须日以继夜地保护自己。假如他们找不到能够对付这个新手、管理他们生意的人,他们只好同他的企业合并,服从他的领导。

  

   但是,今天的所得税吞没了这个新手80%甚至更多的利润。他无法积累资本;他无法扩大自己的生意。他的企业不可能变成大企业。他不是既得利益的竞争对手。老的企业和公司已经拥有可观的资本。所得税和公司税既阻碍着它们积累更多的资本,同时也阻碍着新手积累资本。他注定只能永远经营一家小企业。已经存在的企业受到保护,聪明的新手威胁不到它们。它们不必惧怕他的竞争。它们以传统的方式、传统的规模维持着自己的生意,就此而言,它们享有真正的特权。⑤当然,它们也被剥夺了进一步发展的可能。税收不断汲取它们的利润,使它们不可能把自己的资金用于扩大生意。

  

   ⑤本书的主题不是税制的社会和经济后果,因此没有必要讨论遗产税的后果,多年以来人们一直能够感受到它的影响,而所得税的上述作用则是一种晚近的现象。

  

   今天,在所有国家的任何成文税法中,征税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阻止新资本的积累以及它能够带来的进步。同样的趋势也见于公共政策的另一些分支。“进步分子”抱怨缺少创造性的工商业领袖,他们是在胡说八道。缺的不是人,而是允许他们运用个人才干的制度。现代政策束缚着创新者的手脚,不亚于中世纪的行会。

  

   4.官僚主义和极权主义

  

本书将要说明,官僚体制,以及官僚主义的行事方式,是非常古老的,而且它们必然存在于对一大片地区享有主权的一切政府的行政机构之中。古埃及的法老和中国的皇帝,都建立了庞大的官僚机器,另一些统治者也莫不如此。中世纪的封建主义,是一种不采用官僚和官僚手段在一大片领土上组织政府的尝试。这种努力以失败告终。它造成了政治统一的彻底解体和无政府状态。这些封建领主最初只是官员,服从于中央政府的权力,后来却变成了独立的君主,几乎无休止地相互征战、废除国王、法院和法律。自15世纪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21.html
文章来源:《官僚主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