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帆:战略机遇期的判断与维护

更新时间:2019-06-22 23:39:47
作者: 王帆  
但双方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仍有望不断增强。美国同时将中俄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客观上也会强化中俄之间相互借重。此外,中日关系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出现转圜迹象,中印关系自今年4月底两国元首武汉会晤得到明显改善。

   从当前全球主要力量的经济、军事、科技增长率研判,在未来五到十年间,大国多将以全方位外交为重,大国关系发展和新的组合一般不会以牺牲另一组大国关系为代价,大国关系总体呈现求稳态势。国家间力量对比虽出现变化,但没有达到替代关系。金砖机制、二十国集团(G20)与传统的多边机制仍将处于并行发展阶段。随着主要大国间实力差距逐渐缩小,大国间关系呈现复杂组合、相互倚重制衡局面,竞争性接触仍将是大国间互动的主流方式。

   (四)全球化进程不会逆转

   全球化浪潮整体上加速了世界经济发展,增进了人类福祉。但从历史视角看,全球化始终处于不断调整变化之中,其发展演变充分体现了全球势力在此消彼长过程中不断形成新的均衡。(13)当前,全球化进入了新阶段,在中国等后起之秀不断推动全球化进程的同时,传统大国开始推行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潮流盛行,但全球化进程不会因此逆转。

   第一,当今全球化出现的变化趋势不应被视为全球化的倒退或逆转,而是一种调整,全球化转型这一表述更为准确合理。资源的自由流动、自然配置被人为阻隔,但难以中断经济全球化业已深入的进程。第二,国家行为体一直在全球化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当前这一作用被进一步强化。在一些非国家行为体长期共存与冲击下,民族国家的重要性和政治影响力被重新强化。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势力在回潮,但还远没有成为各国社会的主流意见或主要大国的战略选择。第三,区域一体化受阻直接冲击了全球化趋势。地区多极化发展导致全球化分化为以区域为中心的局部全球化的集合。第四,相互依存因素对全球化的正向作用有可能下降,但仍将发挥相对积极的作用。随着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相互依存对于冲突的限制作用可能下降,但对多数国家间相互依存的制约作用仍会增强。第五,新一轮全球化集中于面向发展中国家和基础设施建设,推动者主要为新兴大国。阿米塔·阿查亚认为,中国的崛起和发展将引领全球化进入全新模式,不同于以往多关注贸易,新型全球化将更多地关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共同发展。过去的全球化基本上由西方国家主导,而新型全球化将更多地由东方世界主导,中国、印度等国家将发挥更大作用。(14)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入新一轮调整,全球产业链和补偿机制、全球治理也将随之出现调整,经济全球化进入转型期。传统发达国家对经济全球化的驱动力量减弱,新兴国家成为新的推动力量,并将由此带来与新兴国家发展相适应的观念更新,例如更加强调公平、公正与均衡发展等。

  

   三、如何维护和延长战略机遇期

  

   客观分析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国际形势,我们认为中国仍处于战略机遇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对外工作具备很多国际有利条件”。(15)但不可否认,在现实主义回潮与经济全球化转型背景下,维护战略机遇期的难度明显增加。

   随着中国实力和影响力不断扩大,来自外部的竞争和压力也在增加。中国既要抓住机遇、有所作为,又要避免风险,尤其是潜在的重大战略风险。习近平在2018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中强调,“对外工作要坚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坚持战略自信和保持战略定力,坚持推进外交理论和实践创新,坚持战略谋划和全球布局,坚持捍卫国家核心和重大利益,坚持合作共赢和义利相兼,坚持底线思维和风险意识”。(16)这是把握战略机遇期的重要指导原则。

   为维护和延长战略机遇期,中国在对国际形势发展进行预判的同时,对国家威胁进行主次重点分析和目标定位,有针对性地论证、设计、调动、部署、分配和应对,强化和完善如下几方面举措。

   一是努力把握系统性、整体性深层次改革。中国要防止系统性失灵、强化整体性稳定与发展。新时代要有大格局、大布局、大空间,从全球系统层面思考和把握问题,拓展战略回旋空间。在百年未有之变局中,中国需要深度参与国际体系调整与重塑,强化全球治理能力,提供更多、更好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推动国际秩序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在新一轮全球化转型中,美国出现了卸责倾向,这对中国既是机遇也是风险。中国应主动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积极引导国际秩序变革;同时应把握好动态平衡和趋势性因素,防止系统失灵,预防可能的被动卷入,在变局中把握主动,顺势而为。

   二是努力实现自身更大发展,提升战略能力。发展自身与把握机遇相辅相成。自身强大即是最大的机遇,集中力量把自己的事办好即是核心。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将中国机遇转化为世界机遇,世界机遇转化为中国机遇。(17)中国具有强有力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具有综合调动战略资源的能力优势,当务之急是要更加积极地谋划和使用好这些战略资源,加快实现战略资源向战略能力的有效转化。

   如何更加有效地实现战略资源向战略能力的转化是把握战略机遇期的核心命题。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关键在于促进国家实力向战略能力的转化,促进中国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日益匹配。这需要发挥举国体制动员能力和集中能力办大事的优势,合理适当地运用外交资源,把有限的资源用在最亟需、最具战略性意义的领域和场域。通过把握前沿、占据先机、统筹兼顾,合理调配使用资源,争取实现超越式发展。

   三是努力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重点在于平衡好大国关系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形成有利的互促互动模式。

   其一是协调好大国关系。随着国际体系发展演变,大国关系在转型期呈现渐进而深刻的变化。对中国而言,解决好中美关系矛盾和地区热点问题至关重要。中国要在中美关系与周边热点问题上寻求新的突破口。

   其二是推动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兼容并蓄的联动发展。中国在非洲、拉美、东南亚的发展合作事关未来发展战略全局,强化大国关系良性互动,保持新兴国家整体发展势头,中国将在新兴国家群体发展中得到发展,并将带动新兴国家群体发展。构建新型国际关系要扶弱合强,与发展中国家共谋发展,改变以往大国的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为扶小合大、协调发展。

   四是努力推动构建整体全面、层次丰富、领域多元的地缘政治经济环境。中国的战略选择要有全球视野,亚太仍将是地缘政治重心。周边形势风险与大国关系矛盾叠加是中国把握战略机遇期需要面对的关键问题。在战略布局上,既要突出重点,也要强调多元化与多面性,防止新的战略真空出现,努力构建北合南稳、远交近合的政治经济环境。

   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进欧亚大陆的和合之势,向东发展以太平洋为中心的亚太自贸区。“一带一路”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抓手,是区域间的合作与联通,也是地缘核心区的联合。

   在国际安全方面,中国要继续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向联合国贡献了最多的维和力量,在许多地区热点问题中发挥着维稳促和的积极作用。中国在维和领域的贡献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应进一步加大相关投入。

   五是努力把握好相互依存度与战略自主性的关系。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对外部世界的依存度也不断增加,如何平衡好相互依存度与战略自主性的关系十分重要。中国在经济上要有更大的自主性和回旋能力,从过多依赖外部市场到更多立足于国内市场,从而改变因对外部市场依赖过多导致的战略选择有限问题。

   六是努力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强调共商、共建、共享等理念,坚持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境界,坚持雪中送炭而非落井下石,坚持合作共赢而非零和博弈。全球化发展过程中出现了贫富分化问题,中国推动的全球化转型要旨在促进各国均衡发展。中国要与其他国家携手,共同推动全球公共产品的均质化服务,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中国的崛起必然要冲击现有国际权力格局和利益格局,给国际体系带来巨大震撼。(18)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中国的发展都将在阻力中前行,对此既要抓住机遇、积极作为,又要量力而行、避免冒进。把握战略机遇期,既要加强战略预案储备,又要提升对于重大突发性危机的战略化解能力,同时增进决策的科学性和战略性以及迅速有效的纠错能力。在危机和乱局中,要避免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在发展上升期,要客观看待战略真空下的战略诱惑,避免战略冒进。面对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历史时期,要避免大冲突,强化战略研判与预判,谋求乱中有序、乱中有度,在变局中把握住、把握好有利态势和发展局面。

   ①“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网,2017年10月28日,http://cpc.people.com.cn/n1/2017/1028/c64094-29613660.html。(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②“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2018年6月23日,http://www.xinhuanet.com/photo/2018-06/23/c_1123025867.htm。(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③“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人民网,2018年6月23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8/0623/c1001-30078644.html。(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④[美]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世界经济霸权1500-1900》,商务印书馆,2003年,第359页。

   ⑤[美]罗伯特·吉尔平:《世界政治中的战争与变革》,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30页。

   ⑥“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

   ⑦“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

   ⑧“十九大报告:数字里的中国自信”,光明网,2017年10月18日,http://politics.gmw.cn/2017-10/18/content_26541079.htm。(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⑨张蕴岭、邵滨鸿主编:《中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国际环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209页。

   ()⑩[加]阿米塔·阿查亚:《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袁正清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0-41页。

   (11)习近平:“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关于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人民日报》2014年7月14日,第16版。

   (12)“智库兰德公司:中美冲突可能性提高”,联合早报网,2017年10月26日,http://www.zaobao.com/news/world/story20171026-80590l。(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13)Jeffrey D.Sachs,“The Shifting Global Landscape,” Boston Globe,January 22,2017,http://www.bostonglobe.com/opinion/2017/0l/22/the-shifting-global-landscape/O844Wwn9EYsB5yXGSVPkLK/story.html?s_campaign=bdc:globewell:opinion.(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14)[加]阿米塔·阿查亚:“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与复合世界的来临”,《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年第6期,第14-25页;阿米塔·阿查亚:“特朗普与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3期,第8-13页。

   (15)“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

   (16)同上。

   (17)“刘延东: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新华网,2016年11月25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11/25/c1119990468.htm。(上网时间:2018年8月25日)

   (18)胡键:“中国和平发展道路:历史逻辑、基本经验、未来前景”,《探索与争鸣》2013年第7期,第38-4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806.html
文章来源: 《国际问题研究》 2018年05期
收藏